亡靈醫者編號1

亡靈醫者編號1

聖誕,沒什麼拿得出手的禮物啊,先扔個開頭埋人吧,編號1在異化里已經放過了,編號2才是新的……

楔子蜉蝣

雲在天空中飄蕩著,雲上淡淡的月光。

夜已經深了,平原上浩浩蕩蕩的動靜還未有停歇下來,火光蔓延,喊殺震天,投石車投出的火球不時劃過了夜空,劃過低矮的樹林,去往視野盡頭那片殘破的莊園與古堡,士兵一**的衝鋒在這片夜色下。

沖在前方的,已經是極為精銳的部隊,它們分為六個方向包圍了視野盡頭的莊園與古堡,儘管番號與旗幟各有不同,但各個部隊內部的戰鬥力、配合度都相當高,而出的鬥氣光芒,戰鬥法師的各種破壞性魔法,輔助戰鬥的加持與治療術在那邊沸騰著,人海中沸騰的光點,各種顏色形態不斷綻放,編織成死亡一般的光海,那古堡就在這片海洋中不斷承受著衝擊。

相對於這邊衝擊的熾烈與震天的喊殺,交戰的另一方雖然也會帶出巨大的震動,但卻沒有半點喊殺之聲,夜空下,古堡外圍的建築已經被毀滅大半,剩餘的一半核心也在不斷的衝擊下顫抖、剝落,投石機的威脅不斷的劃過天空而來,墜地時點亮大片光芒,但在這片轟擊之中,守衛的一方卻不見半點慌亂,光芒照耀之處,被巨石埋葬的身體只是在沉默地爬出來,有的身體被火光點亮了,光焰熊熊燃燒著,那火人便就那樣沖入戰鬥當中,最後在沉默的戰鬥中被焚為灰燼。

沒有吶喊、沒有求饒、沒有哭泣,當對面的軍隊歇斯底里地狂呼著衝過來時,他們只是沉默地迎上去。

古堡之中,全是死靈。

戰國曆五二八年,對大陸上最為邪惡的死靈法師沙迦?巴里摩爾的圍剿已經進入最後階段。

這場由教廷發起,附近六個國家聯手投入軍隊所進行的聖戰已經持續了半年多的時間,薩門行省當中這座原本籍籍無名的荊棘堡也因此成為整片大陸知名的黑暗與邪惡之地。

在之前為毀滅萊茵帝國而爆發的七年戰爭中,薩門行省這一片曾經爆發過最為慘烈的動亂,動亂過後又是蔓延的瘟疫,原住民十不存一,幾乎已經成為智慧生命避之則吉的生存荒漠,荊棘堡附近的情況就更為嚴重,曾經爆發的戰爭中,傳說有十餘萬人在這裡被屠殺,軍隊、平民都有,戰爭之後,怨戾衝天,直到兩年以前,才有人來到這裡,發現了支起的暗黑天幕與復建的荊棘堡,而後,他們也知道了死靈法師的名字。

沙迦?巴里摩爾,他的家庭曾經是萊茵帝國的貴族,在幾年前就已經因為修鍊亡靈魔法被作為異端處死,當知道了他在這裡建起城堡訓練起死靈大軍之後,人們更是將他稱作了萊茵帝國最後的怨魂。

亡靈法師操縱死者、褻瀆生命,無論在怎樣的時代都是不可饒恕的異端,大陸上也曾經有過幾次因死靈法師而引起的大亂,戰國初期的亡靈之禍甚至蔓延覆蓋過整片大陸的四分之三,相對於那次如蝗蟲般蔓延的災禍,這次出現的暗黑天幕並不大,它只是靜靜地盤踞在薩門行省最荒涼的一端,僅僅像是一個不起眼的小型城鎮,但沒有人會懷疑對方正在積蓄力量,企圖顛覆整片大陸。

最初的時候,教廷只是通過黑塔議會發出了清理任務,自己也派出了騎士團對這裡進行圍剿,然而當進入了暗黑天幕他們才發現,這裡的死靈,幾乎每一個都擁有七級乃至於十四級以上的力量,甚至有好幾名都超越二十一級的力量擁有了傳奇領域時,眾人才感到了死靈法師帶來的壓力。

長久以來,死靈法師都是走的遍地開花的道路,死靈大多脆弱,但在戰亂年代,材料卻是遍地都是,與死靈法師作戰,身邊的同伴一旦倒下,再站起來說不定就成了敵人,這是最讓人頭痛和恐懼的事情。但眼前的敵人卻儼然是另闢蹊徑,將每一個死靈的力量,提升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步,力量在七級以上的死靈黑鬥氣外放甚至不懼陽光,聖光的力量都被大大削弱,十四級以上就更是能與聖光分庭抗禮,這樣的死靈軍隊一旦蔓延開來,後果不堪設想。

此時大陸仍然戰亂不休,教廷發出任務后最初的一年半內,賞金不斷提高,無數傭兵團也在這片暗黑天幕下鎩羽而歸,沙迦?巴里摩爾的名字如同瘟疫一般的傳遍了大陸,而後,甚至有兩名傳奇境界的武者在殺入暗黑天幕後被格殺。結合曾經死靈法師在大陸上造成的破壞,對方的死靈軍團雖然沒有展開擴張,但這樣的沉默才形成了更為巨大的威懾,誰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發飆。

沙迦?巴里摩爾的過往被挖掘出來,曾經是萊茵帝國當最為古老的家族之一的巴里摩爾家的一員,由於是貴族與平民的混血兒,被取消了繼承資格,幼時天資不行,性格扭曲,或許是因為這樣,才向異端到極點的死靈魔法中尋求力量,七年戰爭里他與他的姐姐出賣自己的國家,他的姐姐因叛亂被梟首,而他最邪惡的地方,是將他姐姐的屍體煉製成死靈。而在七年戰爭的後期,他甚至在難民當中大肆修鍊亡靈術法,甚至有一種說法,他必須為荊棘堡附近十幾萬乃至幾十萬人的死負責……這樣一個性格扭曲到極點的怪物,必然是會做出反人類反社會的罪行的,毫無疑問。

這時候萊茵帝國雖然破滅,各國仍舊征戰不休,但在亡靈陰影的籠罩下,社會局勢動蕩,直到半年前,教廷才終於統合起附近六國的力量,發動聖戰。

軍隊出動,然而在最初的四個月里,由於各國未盡全力,對荊棘堡附近這片彈丸之地的攻擊幾乎為建寸功,到兩個月前,大家都意識到這亡靈法師的巨大威脅,各自妥協,拿出了最為精銳的力量發動進攻,才終於取得戰果,直到此時,將戰線壓入荊棘堡核心。

六國聯軍圍繞著荊棘堡不斷進攻,戰線後方,那片火光通明之地,也正是六個國家與教廷的領軍者聚集之地,一批最為精銳的預備隊也正集結於此。諾爾的薔薇騎士,伊斯坦的黑騎士,芬里爾的火狼衛,教廷當中被稱為「中央教條」的神秘衛士團……當然,他們的任務也並非是投入常規作戰中去,更多的其實是為了投入最後可能無法控制的局面,以及保護某些大人物的安全。

此時在這片營地前方,存在著兩位皇帝、三位公爵、三位侯爵以及一名地位僅次於教皇的紅衣主教,這些各國最為精銳的騎士隊伍,在這裡更多的還是保護他們的安全。如今在這營地前方的草坡上,他們就在遠遠地看著這戰鬥的進行,已然是戰鬥最尾聲也最緊張的時刻,所有人都繃緊了神經,看著遠處不斷亮起的光芒。

魔法、鬥氣的光芒,火焰的光芒,不同的軍隊有不同的戰鬥區域,但都已經壓入了荊棘堡的內部,不斷地破壞著那巨大的黑色城堡。儘管聯軍聲勢浩大,但亡靈軍隊的反抗依舊沒有任何減弱,黑色的、灰色的鬥氣,那片殘破天幕下湧出的死靈法術,或腐蝕或詛咒,延伸如觸手如怒潮,城堡的一側,甚至有進入傳奇境界的兩名強者在雞烈鏖戰。不過,此時最讓人震撼的,其實還是在城堡中斷髮生的那場戰鬥。

那是一條黑龍。

就在一刻鐘之前,這條巨大的黑龍從天而降,「沙迦!」的咆哮聲籠罩整片戰場,龐大的身軀挾著進入傳奇境界的巨大力量試圖突入城堡的核心,隨後被另一道身影阻擋在半途之中,隨後又有另一名屬於聯軍中的傳奇強者加入戰鬥,與巨龍一同圍攻那死靈一方的強者。儘管後方軍隊因此而將戰線延伸了上百米,但當這片區域變成三股力量碰撞的場所,卻已然沒有人再敢衝上來。

黑龍的力量驚人強大,配合著一名傳奇強者的進攻,原本該稱得上是無堅不摧,然而一刻鐘的時間下來,在城堡中段做出抵擋的那道身影以一敵二,卻是一步也沒有退下。這時候遠遠地望過去,戰況未明,但總的來說,巨龍力量強悍,這邊也有大量的預備隊,眾人只是看著戰局發展,遠遠的,那巨龍又是一聲咆哮:「沙迦――」

龍族的聲音與人類的聲音有些不同,但它以人類的語言說話,總歸有跡可循,這巨龍的聲音聽起來似乎飽含怨恨,但又像是與沙迦?巴里摩爾以前就認識。眾人對這巨龍的出現本就有些奇怪,這時候芬里爾公國的亞爾曼公爵朝坐在不遠處的紅衣主教問道:「主教大人,這條巨龍的出現,難道不是教廷向龍之崖請求的援助嗎?」

名叫多洛雷斯的紅衣主教望著那邊,搖了搖頭:「龍之崖並沒有對這次的事情做出回應,不過類似沙迦?巴里摩爾這樣的異端,以前結怨無數,曾經得罪過這條巨龍,也並不出奇。」

沒有多少人注意到,這話說完之後,多洛雷斯的目光朝諾爾公國的女皇格蕾絲?法瑞爾那邊微微望了一眼,隨後便不動聲色地收回到戰場上。

「哈哈,不管怎麼樣,赫伯特大師跟一條巨龍的組合,那邊只有一個人的話,我看是沒可能擋得住了。」亞爾曼公爵兀自笑了起來,「不過死靈沒有恐懼,持久力也比較長,倒是可以多撐一下。還有多久突破,誰要跟我打賭啊?」

芬里爾的人豪邁、好賭,這時候眾人的心中都綳著一根弦,有的人明白一些東西,有的人不明白,伊斯坦的黑騎士統帥史蒂夫大公爵微微皺眉,搖了搖頭:「亞爾曼,你根本不清楚那裡的是誰。」

「管他是誰,不過是個死人――」

這句話的話音未落,視野盡頭那片戰場上,陡然間有虛影籠罩了下去,那是鬥氣聚成的三道巨大的黑影合為了一道,靈壓朝著四面八方擴展而來,一瞬間便誇過遙遠的距離傳到了這邊,明明沒有響起聲音,但無比莊嚴的響聲卻如同聖唱一般的傳到了每個人的心中,這聲音三分肅穆,七分凶戾,儘管沒有實際的殺傷力,但附近的神官和牧師還是在瞬間支起了防禦精神衝擊的防護罩,靈壓如波浪般的瞬間蔓延過去。

那邊,鬥氣聚成的人影揮動了巨大的黑劍,那劍光撕裂天空,怒斬而下,在那巨龍的身體上帶起一抹驚人的血光,將黑龍的軀體斬出了數百米外,在廢墟中轟隆隆的翻滾。

亞爾曼公爵陡然站了起來:「那個……那個是……」

「三王殺。」有人替他做出了答覆。

「怎、怎麼可能!死靈怎麼還能斬出三王殺……」他說了幾句,隨後反應過來,「啊,那個是……」

說話之中,視野的那頭,失去了巨龍配合的力量,另一名擁有傳奇之力的武聖赫伯特也被一劍擊中,炮彈般的飛了出去。

「安吉麗娜……」史蒂夫大公爵緩緩說出了那個名字,「……巴里摩爾。」

安吉麗娜?巴里摩爾。沙迦?巴里摩爾的姐姐。是萊茵帝國末期最為耀眼的將星,同時也是大陸上最為年輕的劍聖之一。她原本是巴里摩爾家蘭斯特侯爵的養女,卻有著無與倫比的劍術天賦,極少有人知道這位敵國末期最耀眼的將星在成為萊茵帝國第六軍團軍團長之後為什麼會發生那樣的一場叛亂,但無論如何,叛亂最終被鎮壓,即便她當時已經是踏足傳奇領域的劍聖,也敵不過包括教廷、包括整個萊茵公國以及她的老師劍聖卡繆爾在內六七名傳奇強者的攻擊,最後被她的老師卡繆爾一劍斬首,如同流星一般隕落了。

後來人們才知道,沙迦?巴里摩爾將姐姐的屍體在下葬之前偷了出去,製成了活屍,這也是一向以來沙迦?巴里摩爾最讓人感到邪惡的一條罪行。

萊茵帝國曾經與伊斯坦有過數次戰鬥,安吉麗娜就曾經率領第六軍團親手打敗過史蒂夫大公爵,也是因此,他才會對這道身影如此熟悉。但無論在場的人曾經是不是了解視野盡頭那名已經化為行屍走肉的女劍聖,當這一式三王殺的靈壓傳過,眾人心中都是為此感到了深深的震撼。

安吉麗娜當初承襲劍聖卡繆爾一脈,但真正拿手的武學,還是巴里摩爾家族最為著名的武學「四界」,這「三王殺」便是「四界」中特徵最為明顯的招數之一,一招使出,以本身的力量引動靈力共鳴,具現出大陸上象徵著「公正」、「勇氣」、「博大」的三位古代帝王的身影,在當年的那一戰中,據說一位修習大預言術、擁有傳奇力量的教廷主教就曾在這一招之下被隔斷了魔網的因果之力,一劍斬碎。

但無論安吉麗娜在生之時能將這招發揮到何種程度,這一招要求的是心境與靈力的共鳴,她現在都已經死了,又怎麼可能共鳴出公正、勇氣與博大的精神,以往三王殺斬出,鬥氣浩蕩延伸,三道身影都是以金色的光輝形象降臨,這時候三道黑色身影聚集起的靈體,又能算是怎麼回事了?

「那條龍……沒受什麼致命傷,手下留情嗎?」

「不管怎麼樣,這一關難過了。」

「哈哈,誰也沒想過這會是一場好打的仗吧,早就有心理準備了!」亞爾曼笑著揮了揮手,對於自己方才說錯了話也並不在意。

「沒錯,還有這麼多人沒有真正出手,就算不是他們……」一側,寇曼帝國的皇帝維克托緩緩開了口,這是一名三十歲出頭,上蓄了鬍鬚,威嚴與帥氣並存的年輕帝王,將話說了一半,他頓了頓,目光望向不遠處的格蕾絲?法瑞爾,「就算不是他們,格蕾絲陛下如果動手的話,估計不管安吉麗娜還是沙迦,都是手到拿來吧?」

維克托與格蕾絲都是帝王身份,這時候踏足這樣的危局,意義其實很不一般。對外或許是說兩名帝王御駕親征,討伐邪惡的亡靈法師,但在內里,卻是各有各的看法,這時候維克托的說話中似乎微微有些諷刺的意味,旁人聽來,或許像是雞得另一個國家的國君去送死,但亞爾曼卻是跟旁邊的隨從笑了笑,小聲說道:「小兩口吵架了。」

寇曼帝國是與曾經的萊茵帝國分庭抗禮的大國,維克托三十多歲的年紀,繼承王位,本身能力也是非常出眾,而諾爾公國相對較小,作為女王的格蕾絲年齡相仿,同樣三十多歲,並未婚配,她長得極為美麗,氣質出眾,但從沒有人認為她是什麼弱者。

這位女王的經歷也不尋常,她擁有傳奇領域的魔法修為,曾經是與安吉麗娜齊名的女性天才,後來弒父殺兄登上女王之位,寶座之下的紅地毯也是由鮮血鋪就,儘管繼位之後施政平和,但對付敵人從來是心狠手辣,不會留情。亞爾曼之所以會認為眼前是小兩口的吵架,是因為維克托幾個月前曾對格蕾絲求婚,這一次兩人過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被人認為有聯手或是相親的意味。

這時候聽對方說完話,一直安靜望著那片戰場的格蕾絲?法瑞爾冷冷地將目光轉了過去,望定了那邊的維克托。如果真是打情罵俏,這樣的對望或許會非常有趣,然而她本身就是傳奇領域的強者,這時候力量雖然沒有展開,但冷然的目光中,威壓極大,過得片刻,或許是本著好男不跟女斗的精神,維克托將目光轉開,微微聳了聳肩,表情……像是不爽,或是不甘心。

無論如何,總有些知道某些事情的人在這場地當中,當格蕾絲再將那目光投向戰場時,維克託身邊的老公爵將身體側了過來,嘆了口氣。

「她現在就跟元素瓶一樣,一碰就炸,這個時候,陛下你又何必非要去點她呢……」

維克托未有說話,只是過得片刻,他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披上長長的披風,轉身離開:「我去走走。」

他還未走出場地,那邊的戰場上,似乎有什麼氣氛開始轉變了,微微的安靜與壓抑傳過來,他停下了腳步,回頭望去,戰鬥未有停止,士兵還在衝鋒,但氣氛變得凝滯了,許多天來,這個戰場的氣氛似乎第一次開始變得安靜下來。

片刻之後,傳來了報告。

亡靈的陣線開始收縮了。

「最後的時間……要到了吧。」維克托喃喃說了一句,隨後吩咐身邊的人,「叫幾位大師……準備吧。」

視野劃過戰場,越過重重人海與衝突形成的光河,我們進入那片古堡的核心當中。

震動從外側傳來,不斷搖撼著這片黑色的建築,戰火燃燒,光芒耀進那琉璃的窗戶,偶爾,會有火球帶起的紅芒劃過去。

「從城堡後方的小路下山,騎士答應了公主,一定要找到有大地之力的盾牌與火焰之力的劍,然後找到世界樹的嫩枝,回來殺死邪惡的亡靈法師,救出美麗的公主,恢復大地的和平,於是他走過了九座高山……」

緩慢而溫和的說話聲響起在空間里,幾乎要衝淡外界傳來的緊迫聲響。這是一間大大的房子,但由於此時聚集的人影,它已經顯得小而擁擠了,房子有厚厚的牆,漂亮的壁爐,大大小小的桌椅,g,蠟燭的燈光照亮了這片房間,隨著震動而搖晃,偶爾有沙石簌簌而下。男子就坐在壁爐邊的椅子上,緩緩地翻動著手中巨大的書頁,書頁上有插畫,滿滿的都是童話故事。

孩子們聚集在房間里,將整間房擠得滿滿的,聽他說著這些故事。也不知道有多少的孩子,或坐或站,有很多趴在了g上,有的小孩子坐在前方大孩子的肩膀上,發獃的、笑的、交頭接耳的,他們……會動。

孩子們穿的衣服其實都算得上乾淨,但如果普通人在這,會聞到強烈的屍臭。

戰鬥在外面不斷持續,男子就坐在那兒,安靜地說著這故事書上的故事,他的頭髮很長,全都是白色的,但並不會顯得飄逸或是漂亮,有些凌亂,甚至有些稀疏,長發下的身材和臉型都很消瘦,說故事的時候,臉上帶著微微的笑容,那是安詳恬靜的笑,然而眼神顯得死寂,從外表上看不出他的年紀。灰塵隨著城堡的顫動在房間里偶爾落下,他說了很久,口有些渴了,伸手去拿身邊凳子上的茶杯,放到嘴邊后才發現茶杯里已經沒有茶水,反而是積了一層灰,於是他又放了回去,伸手將那故事書又翻了一頁。

「他拿到了盾牌,於是急匆匆地往回趕……巨龍給了他祝福過的戒指……他終於通過那片危險的山脈,來到了世界樹的面前,世界樹好大啊……於是,他終於爬上了樹枝的頂端……將劍刺入了邪惡法師的心臟,所有的侍衛都不再動了……」

他一直溫和的、有條不紊地說著這童話,外面的戰場上不知什麼時候似乎傳來過「沙迦」的喊聲,夾雜了龍語的口音,但他也未有停頓。終於,童話書翻到了最後一頁。

「世界恢復了和平,王子與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他笑著,語重心長地說著這句話,當說完之後,還將那插畫深深地看了好久,隨後才終於翻上了童話書的封底,望向房間里的這些孩子。

「好了,時間很晚了,故事講完,大家回房間睡覺吧。」

孩子們站了起來,房間里發出嘈雜的聲音,有的還「啊――」的叫了一聲,伸了個懶腰,開始從房門那兒湧出去。外面是一條黑暗的、環形的長廊,雖然能夠看到外面的戰場,但這裡卻沒有絲毫的破損,就連投石機也沒有損害到這裡,長廊上亮起了火光,這是為了讓孩子們方便地回到自己的房間,然後,白髮的男子也走出來了,他穿著一身長袍,單薄得像是會被風颳走。

遠處。

戰場前沿,投石車陣地。

「發現……」

「發現目標――」

「準備魔法標識……」

「快快快!」

「打中他!一定要打中他――」

那廊道上的火光成為了黑暗中最為明顯的標識,一瞬間,整個戰場上沸騰成一片,有的沸騰,有的則漸漸死寂下去,這是因緊張而蔓延開去的不同反應。長廊上,男子看著那些孩子在前方奔跑向不同的房間,微笑地跟上去,然後,光芒點亮了他的側臉。

投石機投出的巨大火球,劃過了天空。

「好好睡啊。」

他朝前方走著,有孩子推開了門,進入了前方的房間,一顆顆的火球,朝這邊劃了過來。

轟――

火光四射,碎石亂飛,前方,巨大的帶火圓石從廊道側面轟入,一些還在奔跑的孩子在火光中飛出去了,然而他並沒有對此進行阻攔,半個長廊都開始崩裂、倒塌,然而他只是朝前方走著。

「好好睡吧……」

倒塌的、燃燒的石塊擋在他的前方,然而他沒有在意,當他走過去時,石塊自然而然地銷蝕掉了,一切障礙物都在他的前方分解,讓他過去,也有的地面其實已經倒塌掉,然而當他過去時,腳步卻是凌空踏在了本已沒有的道路上,他就那樣走了過去,伸手拍旁邊已經沒有的門。

「好好睡吧。」

這一片的城堡開始加速倒塌,他在半空中已然不存在的迴廊上舉步前行,拍不存在的門,向那些不存在的孩子道著晚安,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傷害到他,隨後,他又進入城堡內部。

一路向下,他走進了一個房間里。

這是一個擺設簡單卻乾淨的房間,女子坐在房間盡頭的一張椅子上,似乎在等待他過來,看見他進來時,露出了一個笑容,他便也朝著那邊走了過去,女子其實身材高大,但勻稱修長,視覺上並不會顯得胖或者壯,眉目間有迷人的英氣,此時坐在那兒,穿著薄薄的甲胄女性的武士服,巨大的劍就倚靠在牆邊,劍的名字是「橫城」。

他走了過去,就在女子身邊的地上坐了下來,女子伸出了手,摟住了他的肩膀,讓他靠在了她的大腿上,城堡仍舊在震動,兩人就這樣靜靜地倚靠在了一起,靜靜的,也不知過了多久,男子站起來的時候,女子已經閉上了眼睛,安安靜靜的,就像是睡著了一樣。

他望著女子的臉,隨後,抱起了她。一具棺材已經出現在了房間的中間,他朝那棺材走過去,將女子的身體放進棺材里。他凝視了那面孔一陣,然後從旁邊的桌子上拿起一本黑色的書,走出幾步,又走回來,拿起桌上的羽毛筆,翻開書的扉頁,加上了一行字:

沒有什麼死不了,沒有什麼能復活。

他將書放進棺材里,然後關上了棺蓋。

那一天忽然明白,命運濤濤,如天風大河,人在其中,即便擁有再強大的力量,也無法掙扎半點。

「對不起啊,姐姐,不能陪你到最後……」

他一掌拍了下去。

轟隆隆隆――

整片大地都在動搖,城堡簌簌而動,外層開始加速倒塌了,房間的地面上是一個不可見底的深坑,棺材被埋入這地層深入,咒力已經開始運行,希望這城堡倒塌,不會再有人過來追究,而即便追究,即便是傳奇境界的強者,也會在強行開棺的瞬間因巨大的爆炸而重傷,無論如何,蘊藏其中的聖光力量會將姐姐的屍體凈化,無論以何種形式,希望姐姐能因此得到安息。

但他卻不能陪姐姐安眠在這裡,他的屍體,那些人是一定要看到的。

他走過去,拿起了牆角的巨劍,這把巨劍本身不是什麼神器,經歷過千百戰鬥,鋒刃上豁口已是無數,然而即便如此,當落入他的手中時,一股凶戾、不屈的氣息還是擴散了出來。

「橫城,我們走了……」

然後,他聽見歌聲響起來。

他們聽見歌聲響起來。

遠遠的,從戰場盡頭那殘破古堡中傳來的歌聲,談不上旋律,歌詞也是完全不清晰,然而此時仍舊存貨的數千死靈哼唱的歌聲依舊傳遍了夜空。

「四日死歌……」

有人緩緩說出了這個名字,這是兩年以來,每逢夜間死靈們就會哼起的歌曲,曲調詭異,也不知道是誰給它取了一個這樣的名字,如同安魂曲一般的地獄旋律。在這最為詭譎的安靜一刻,這旋律又響起來了,他們靜靜地望著那邊,靜靜地聽著,也不知什麼時候,紅衣主教多洛雷斯皺了皺眉,他將目光望向女王格蕾絲那邊,只見她正閉著眼睛,雙微動,似乎在輕聲應和著什麼。

過了好久,多洛雷斯才忽然開口:「穿過白色的霧……」

格蕾絲睜開了眼睛:「穿過白色的霧,草在風裡搖……」

「……清晨的光點,搖落在綠樹的懷抱……」

「……雨的詩,初旋律中寂寥……」

「這是,早祭禮啊……」

格蕾絲喃喃的說話中,那歌聲依然在持續,然而沒有歌詞,聽來只是陰森的哼唱,旋律也已經荒腔走板,活屍們在這些年裡,其實身體都已經開始腐化,聲帶發不出正常的聲音,但終究可以發出沙啞的輕哼,每天的這個時候,孩子們要睡覺了,活屍們就開始唱歌,當然,或許教他們唱這首歌的人,本身唱起歌時也是荒腔走板的……

「……雨幕遮蔽,濕潤了黃昏的街道……」

「……月光散開,蕩漾起聖潔的舞蹈……」

「……我們盼啊、盼啊、盼啊,等待破曉……」

他從房間里走出來,漸漸的來到內層的街道上,死靈們已經在街道上聚集上,他拖著那把劍,在滿城死靈哼唱的歌聲中,朝認識的人打招呼。

「馬卡斯……」

「格雷……」

「海登……」

「麗娜……」

「加比麗拉……」

對於曾經孤僻的他來說,要記住這些人的名字並不容易,但他還是記住了,在那樣的萬人坑裡讓他們復活的時候,他曾經努力檢查過每一份可以找到的遺物,找尋他們活過的痕迹,努力地記住他們,只要自己能記住,他們或許死得不是那麼沒有價值。

當然,能找到,對上號的遺物也並不多,相對於整個城堡死靈的總數,總是不多的,於是他朝他們鞠了躬,跟他們說:「對不起大家了……」

「對不起大家了……」

他如此說著、說著,走過的地方,死靈們開始倒下去,只有他們剩下的最後的血肉,一絲一縷的蔓延過來,開始溶入他的身體。

最後的歌聲已然沉澱,戰場上也陷入了安靜,進攻的軍隊已經完全發現了事情的不對了,當看見第一個人類士兵的時候,他已經被血肉的盔甲包裹成身高兩米的畸形巨人,手持橫城。他回頭望了一眼。

城堡的一半都已經陷入火海,如今在這火焰中陷入了沉寂。可惜啊,他原本在城堡里栽了很多樹來著,雖然因為暗黑天幕的關係只能栽喜陰的,但其實也是蠻漂亮的來著,就如同眼前這一片的草原。一般來說,死靈法師所在的地方多是腐爛的沼澤或埋骨之地,他弄了一個草原,還有許多的低矮樹林。有幾隊過來的雇傭兵表示疑惑的時候,他對他們說:「這叫幽默感。」

不過,傳出去之後,估計又只會變成邪惡或者心理變態的標誌吧。

記得曾經有人跟他說過,不管在怎樣的情況下,一個好男人,都應該具有幽默感。

可惜了,直到現在,他或許還是沒能學會。

「沙迦――」

巨龍的咆哮聲傳了過來,他將目光望向城堡一側,那在血泊中掙扎著想要爬起來的巨大黑龍,隨後淡淡地笑了笑,微微開口。

「謝謝你,不過……省點力氣吧,你暫時爬不起來了……」

他不再望那巨龍,目光轉回來,望向了視野盡頭的那片光芒,隨後,握緊手中的巨劍。目光雖然是望著遠處,但他還是向著前方的士兵開了口。

「在心裡已經想過很久了,所以雖然是第一次這樣子戰鬥……但我可是不會手下留情的哦。」

下一刻,他褪去了溫和的面具,化身魔神。

轟然衝出!

「他……到底想要幹什麼……」

當看著視野盡頭那片血河延伸的時候,觀戰的眾人,都已經被這一幕所震懾,那化身血肉的渦旋直衝入成千上萬人組成的戰陣中時,所施展出來的,竟然不是魔法,而是鬥氣。

對於最後這一戰,如何克制沙迦?巴里摩爾的真正出手,眾人都有想過,考慮過,籌劃過,雖然不能說有多少把握,但無論如何,這人應該是個魔法師,死靈法師,怎麼可能他會變成這種運用鬥氣的武者的!

傳說中近乎不可能的的魔武雙修?還是他真的達到了那個如神一般的境界,力量的盡頭,殊途同歸?

戰陣之上的震動幾乎是在一瞬之間就拔升到了巔峰,當那道身影自死寂的古堡中轟然衝出,毫無保留地碾入最前方的士兵群,眨眼間就在視野的盡頭拉出了一條不斷延伸而來的血河,那完全是以生命與鮮血匯成的鮮血洪流。這些沖在最前方的精英士兵放在大陸之上也並非弱者,超越七級,能夠發出鬥氣的比比皆是,然而當那股力量碾壓而來,他們根本就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直接碎成漫天飛散的鮮血與肉糜,而下一刻,無數的箭矢、投槍,用作攻擊的魔法,用作束縛、減速、詛咒的魔法光芒,已經朝這邊彙集而來。

成千上萬人組成的戰陣之上,當這種力量彙集到一處,那情況是極其瑰麗和可怕的,元素與鬥氣的光芒在半空中便匯聚成幾十米高的怒潮,然後朝著沙迦?巴里摩爾的方向開始壓縮,那光芒怒潮的後方,還有成百上千股的力量正在以瘋狂的速度彙集過來,當兩道鋒面相觸,爆發出來的,是足以震動大地的雷響。

轟隆隆隆隆隆隆――

恐怖的魔法鋒面擋不住衝來的身影,甚至幾乎沒有達到將對方減速的目的,轉眼之間,一退百米,並且還在不停的推向後方。最前方的戰陣被直接撕裂出一道可怖的豁口,組成這條道路的,是在草地上驚人蔓延的粘稠鮮血與肉醬。

那身影破開前方的衝鋒隊伍,將後方的宮廷魔法團隊納入視野,接近傳奇境界的**師祭出最強的魔法,然而光芒亮起,他與那魔法力量一同被捲入恐怖的鬥氣渦旋里,與這條直線上不幸被捲入的其餘法師一同化為肉醬。

火光爆起,一個巨大的投石機被衝破了,無數零件連同巨大的吊臂飛起在天空中,當它落下去,就同樣被鬥氣分解成了木屑,匯入後方的血河之中。當這股恐怖的力量摧枯拉朽地直接撕開了前方的第一條戰線,原本身處戰陣之中的幾股最強的力量,也終於動了起來,西方的天空中,一道身影彷彿拉低了雲層,試圖引導滾滾黑雲中孕育的雷電,這是傳奇領域的魔法師在蓄積力量,而一道鬥氣的光芒彷彿撕裂夜空的璀璨流星,陡然劃破夜空,朝沙迦?巴里摩爾直刺過去。

這推上了傳奇領域的一刺,只是在那鬥氣的渦旋中,爆開了一朵更燦爛點的花朵,從那鬥氣中剎那間延伸出兩道光路,隨後又彙集在一起,四界中的雙分天路將這名傳奇強者一劍斬裂。

「他要殺過來了……」

「黑騎士準備……」

「火狼衛,左側突擊……」

「中央教條開始運作吧……」

原本觀戰的場地之中,各個勢力的領導者開始動起來了,儘管意識到了危險,但也是從一開始就在預備著這一刻的到來,六個國家連同教廷的資源投入,即便這個人再厲害,也不存在退縮的可能,當紅衣主教多洛雷斯走下這*平台的那一刻,回頭望去,只有格蕾絲女王依舊安安靜靜地坐在那兒,望著延伸而來的血河,沒有絲毫動靜。他皺了皺眉,隨後,轉身離開。

人。

人。

人。

眼前,身後,天上,地下,到處都是人,數不盡的,殺不盡的人,據說,每一個人的意志彙集在一起,聚成了命運。

曾經的理想只是想當個治療師或者魔藥師,卻未曾想過,命運猶如一個巨大的陰謀一般,早已將黑暗籠罩在了他的身上。

姐姐是個驚才絕艷的人,他從未想過要與姐姐爭奪權力或地位,當時的他只是覺得能夠安安靜靜的生活下去,安安靜靜的與他一直仰慕的姐姐生活下去,那就好了。儘管在父母去世后,外人的眼中兩人有過姐弟爭權的陰影,但實際上,他還是過了一段無憂無慮的日子。

那時候,早早地投入軍隊磨礪武技的姐姐開始變得沉默和安靜,有時候身上還明顯有著血腥和凶戾的氣息,儘管姐姐在他的面前盡量收斂,但他還是隱隱感覺到了。最初的時候姐姐曾跟他說:「你要變得很強。」可他並不理解其中的意思,被眾人認為天資不行的他也的確沒有多少習武或者修鍊魔法的天分,他想要當個醫生,治療病人,沒想過要與姐姐爭鋒。慢慢的,姐姐終於放棄了,不再說了。許久之後他才能明白,原來從一開始,他就誤解了姐姐的意思。

或許是從父母去世開始,姐姐就已經察覺到了那個巨大的陰謀,她曾經或許想過,姐弟倆都要變得很強,與之抗爭,然而那時軟弱的自己,從一開始就無法成為姐姐背後的支柱,孤軍奮戰的姐姐也開始變得愈發孤僻,沒有可以相信,可以互相扶持的人,當自己終於察覺到那個陰謀的時候,一切,卻都已經晚了。

「我要讓蘭斯特的兒女和後代,背上無盡的罵名,讓你們所有人……死也不得安寧!」

當時懵懂的自己,未曾想過仇恨會有如此巨大的力量,現在想來,或許那本亡靈法典落入自己手中,也是這謀划的一部分吧,自己只有在治療他人的手段上,有著驚人的天賦,到最後將亡靈法術溶入治療術當中,竟令得亡靈法術的修鍊一日千里,可是到了這個時候,即便努力也已經晚了。當時已成劍聖的姐姐發動了那次叛亂,自己那時的力量,仍舊無能插手其中。

「我答應過父親,要好好照顧你,所以,你背不起的,姐姐會幫你背起來……」

到那時才明白,當時變得孤僻的姐姐,並非是不喜歡自己。取得諒解的感覺是幸福的,可這幸福也是那樣的短暫,姐姐終於還是死了,他也被斥為修鍊死靈法術的異端,雖然他修鍊死靈法術只是為了其中的手法救人,可又有誰會相信呢?

此後行走於大陸之上,被傷害被誤解,救下過一部分人,然而一旦死靈法術的蓋子被揭開,他所面對的,無一不是憎恨的目光,他早已習慣了這樣的眼神,然而七年戰爭,荊棘堡一役,他想要幫忙難民的逃亡,阻攔敵人、救治傷者、呼求援兵,可是到最後,援兵沒有來,他們將十幾萬人當成了棋子,當這十幾萬人在他的眼前被殺害的時候,他終於知道,自己已經扛不起這如群山重壓般的命運,他在那時就已經死了,此後活下來的,只是留存著最終本能的一道怨靈而已。

戰亂連年,缺醫少葯,聖光的治療術又效果有限,死靈法術在許多時候反而會變成最廉價也最有效的救命方法,局部的死靈化,然後慢慢的逆轉,能夠給人們增加更多的生機。他從未想過要以死靈法術來求取長生,正因死亡的不可逆轉,生命才變得如此可貴,這是他一早就明白的道理。

可是在他最後的這幾年裡,他還是想要盡量的做出嘗試,不是為了讓人永無止境地活下去,而是讓原本可以活下去的人,至少可以活過他們應該擁有的歲月。這是從一開始就知道註定會失敗的事情,但他只是這樣子做著,走到這裡,可以算作盡頭,千言萬言,最終都只能匯成那一句話:

「對不起大家了……」

人。

人。

人。

無處不在的人,力量強大的、弱小的,曾經認識的、不認識的,無論有多少人,他都只能用力的衝過去,儘管……已經改變不了什麼……

這是他,最後燃燒的光點……

月色之下,雷電肆虐,碰撞的鬥氣猶如一朵朵盛開的花,大地之上震動如雷鳴,各種力量通過咒力彙集,點亮夜空。

血河蔓延,這是屬於聖域的戰場。

一刻鐘的時間,屬於六國聯軍中的傳奇強者,已經折損一半,之前從未有人想過,已然晉身傳奇領域的強者,竟會折損得如此之快。

各個國家蓄積的最強部隊,多有將力量彙集,推上傳奇領域,甚至讓一般傳奇強者都無法匹敵的法門,然而到這個時候,黑騎士死傷大半,火狼衛幾乎全滅,其餘的隊伍也都是慘不忍睹,戰場一側,多洛雷斯指揮著聖域的中央教條成員準備作出最後一次的咒殺:「他也是強弩之末了,打起精神來――」

如此多的力量投入並非沒有效果,那個被血肉包裹著,如怪物一般的沙迦?巴里摩爾在這一刻鐘里也不知受了多少的傷,身體各處,包括頭部都已經受到了毫無保留的重擊,魔法的力量,鬥氣的力量不僅阻擋著他的前進,也在不遺餘力地破壞著他身體上能夠破壞的一切,一桿長槍與一把大劍貫穿了他的身體,此時依舊嵌在上面。但那股魔神一般的力量未有停歇,依舊如同最初一般的咆哮沸騰著,傳奇領域的強者在這前方也只能退卻,強力的魔法轟上去,最明顯感到的,只是那如海潮般的洶湧反噬,誰也不知道他的極限在哪裡。

「惡魔!我要你死――」

天空中,洶湧的鬥氣力量聚集起來,手持利劍的騎士渾身是血,從天而降,隨著他的一劍斬下,鬥氣蔓延,靈壓席捲而出,這是金色的、正宗的三王殺。這人曾經是劍聖卡繆爾的另一名弟子,據說曾與安吉麗娜有過婚約,由於安吉麗娜死後還被煉成活屍,討伐沙迦的這次戰鬥中,他一直衝在最前方。

劍氣降下,他所看見的,只是陡然仰起的一對血色雙瞳,巨劍橫城陡然舉了起來。

更為浩蕩的靈壓席捲了周圍的一切,三位古代帝王的金色巨影合為一體,從沙迦身上衝出來的,是更為磅礴、浩大的劍招,同樣的三王殺,「博大」、「勇氣」、「公正」,沒有人料到這邪惡的死靈法師也能使出這威力浩大的共鳴劍招,當這道黃金巨影出現在大地上,從天空中降下的身影幾乎微不足道,被一劍揮成了光粉。

眾人還在驚愕的瞬間,那浩蕩的金色海洋里,惡魔的身體衝天飛起,雙手持劍,朝著前方平台上一直觀戰的女子揮斬而下,勢若天傾。

女子仰起了頭,風吹動她的滿頭金髮,天空中,魔法師布下的力量巨網發出無數的爆鳴,雷電撕扯著大氣,鬥氣而上,但無論如何,擋不住這一劍的威勢,一切都被撕裂。

戰場側面,多洛雷斯回頭示意:「準備發動。」

另一側,維克托望著這一切,喃喃地開了口:「他都已經瘋了,你這樣是幹什麼……躲開啊……」

有的人知道一些事情,有的人不知道,對於在那劍招之下仰頭不動的女子,人們心中有擔心,但並不多,作為諾爾公國的女王,同時被稱為風暴女神的格蕾絲?法瑞爾,曾經是與安吉麗娜?巴里摩爾齊名的魔法天才,她已經有數年未曾親自動手戰鬥,但力量恐怕是在場所有人中最強的都有可能,一重一重的結界聚集在她的身前,如果要擋、要逃,都不是沒有可能。

然而當這一劍斬下,眾人才發現猜測錯了。

高達兩米多的惡魔身影落下,劍鋒前方,無數的結界如同水紋般的銷蝕,它們並非是被鬥氣斬開的,而是猶如幻覺一般的自然消失,惡魔雙手執劍,劍鋒直落在女子的前額上,卻是陡然停下。

戰場側面,多洛雷斯揮下手臂,咒力發動,下一刻,反噬的力量從心口湧上,他噗的吐出了一口鮮血,後方,數十名中央教條的成員同時遭受了巨大的反噬,橫飛而出。

不僅僅是這邊,前方,也不知道有多少股力量抓住了這一瞬間的停滯,將力量轟上了那惡魔的後背。

巨大的震動、爆炸、氣流亂飛,那道身影卻連動也沒有動,只是在下一刻,灰塵中的巨影將劍撤到了身後,「啊」的一聲,橫揮怒斬,那喊聲沙啞深沉,然而劍鋒揮到女子的頸項上,終於還是無法寸進,空氣中劍鋒顫抖,發出「喑」的一聲長響,久久不息。

「你……為什麼……要過來……」

兩道身影站在那兒,連番雞戰,巨大的橫城之上豁口無數,幾乎已經變成一把鋸齒大劍,女子仰著頭,聽著他做出了問話,舉起了左手,似乎想要將橫城抱在肩膀上,右手則伸向了前方,似乎想要觸碰到對方被包括在可怖血肉中的那張臉,但終究沒有成功。

「我一直找不到你,我想陪你到最後……」她說著,「對不起啊……」

鮮血涌了出來,女子用那單薄的雙臂抱住了巨劍,那陪伴著魔神一直衝殺過來,殺死了千百人也未有過絲毫分離的巨劍此時也終於離開了魔神的手掌,女子斜斜地抱著巨劍,將沾染無數鮮血劍鋒嵌入了自己的身體。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清澈的低喃聲在戰場的夜風中一直響著,前方,那魔神的身影站在那兒,渾身的血肉終於開始崩解了,被包括在其中的身軀開始脫離出來,他似乎是笑了笑,又似乎是輕聲哭了出來,終於,朝前方滾落下去,倒在那草地上,長發慘白,樣貌清秀、單薄而消瘦。

女子抱著劍,在他的身前跪了下來,血液蔓延向四面八方。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夜風捲起了那低喃與歉意,飄過了視野上方的天空,硝煙與塵埃夾雜著從那裡劃過去,視野的盡頭,雲的上方,是清澈如昔的月兒。

「啊……知道了啊……」

他望著那片月光,視野之間,猶如命運的天風終於從他的身上卷了過去,帶著那硝煙、那月色,飄向遠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亡靈醫者編號1

21.37%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