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四章 八卦

第二六四章 八卦

夕陽絢爛,街景依舊明媚。

馬車與護衛的隊伍穿過杭州的街道時,陽光正從西側的天空照下來,道路邊三三兩兩的行人匆忙而過,帶著刀劍的江湖人,持著布幡的行者游醫,挑著擔子的農夫低頭而行,偶爾在道路的轉角邊停了,等候疾馳而過的車馬。

臨河的柳樹黃了葉子,在風中擺動,梧桐樹葉飄飄蕩蕩的卷過道路上方的屋檐時,烏篷船的船夫撐著蒿子,讓船兒沿著城內的小河飛速向前。

寧毅看了一會兒那烏篷船,小船與岸上的馬車並排行駛了一陣,馬車拐上石橋,小船自橋下駛過,在前方的水路拐角與馬車分道揚鑣了。

杭州城內水路縱橫,從細柳街去往那位於城區中部的四季齋,走的也都是相對熱鬧的道路,大大小小的院牆、高高低低的屋檐,店鋪如今已經開了許多,人流穿行間,也有了幾分繁華的規模。當然,觸目所及更多的其實還是各種各樣的兵丁,自杭州城陷,義軍們從四面八方的朝這座大城湧來,有大股大股的,也有三三兩兩,有新人有老兵,如浪濤裹挾著細流,匯入這片海洋之中。行過短短的一條街,便能看見四五撥兵士或行或坐,出現在視野中,隨後再被馬車拋遠。這些人服裝參差,兵刃不齊,身體素質也都算不得好,有的見馬車過來,在路邊等等,也有的仰著頭抱著刀從前方緩緩走過,馬車便停下來一陣。這些兵丁,往往便是什麼稍微有名的義軍系統中的了。

「這是捧月軍的人,將軍叫吳值,聽說麾下有近兩千號人,聲勢挺大的。」

馬車停下來時,樓舒婉便指指點點,評價一番路上士兵的歸屬,一路之上便已評點了五六撥人。她今日要去參加詩會,一身白衣的男裝打扮,看來俊逸倜儻,手中晃著摺扇,一路之上,如數家珍地與寧毅說著這些,竟也頗有幾分指點江山的瀟洒氣息在其中。

如今的女子能有這種能力的並不多見,即便能將家內事務管得井井有條的,格局也往往僅限家中的小小圈子,而樓舒婉給人的感覺則顯得大氣。而在這年月,女子即便能為大事,往往也需要比一般人設更多的心機隔膜,但她在此時,倒像是舉凡知道的,都毫無芥蒂地與寧毅說起來了,倒豆子一般的知無不言,令得這女強人的形象中,又添了幾分知心往來的親切與俏皮感。即便是與人來往戒心極重的寧毅,也免不得會生出幾分好感來。

「樓姑娘對這些倒真是「樓姑娘對這些倒真是下了功夫。」

「如今杭州這局面,不下功夫可不行了。」

樓舒婉笑起來,雙唇勾出一道月牙兒。與寧毅的來往之中,她並不諱言自己與大部分女性的區別,也並不掩飾自己相對於他人來說好強的一部分。如今大部分的男人或許會希望自己的女人足夠溫婉嬌弱,但那是對於家中的女人而言。她與寧毅的關係則並非如此,她表現得足夠獨立或許才更能激起對方的心思。

一件事情一種狀態持續得久了,人總會為自己找出各種正當的理由來。對於自己喜歡上寧毅的事情,樓舒婉並未覺得有什麼不妥,她一貫覺得自己是個苦命的人,她求的也不多。喜歡上對方,那是因為對方足夠優秀,對於這種有能力的男人來說,或許獨立的女人更能激起他的征服欲。而另一方面,在樓舒婉看來,寧毅有才學有本領,卻是入贅之身,即便蘇檀兒與他相敬如賓,與一般男子想比也肯定仍有許多不愉快的地方。自己的形象與蘇檀兒是相似的,但蘇檀兒不可能做到的地方,自己可以做。有些事情,想起來很羞人,但確實藏在她的內心深處。在她想來,寧毅甚至可以將她當成蘇檀兒的替身,握在手中,征服蹂躪,這是他在蘇檀兒身上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她卻可以一面保持著女強人的形象一面在他面前千依百順,怎樣都好,如果寧毅真這樣做了,也只會讓她感受到對方的力量。

最近這段時間以來,她都是保持著這樣的心態在寧毅面前展露出她原本就有的才能,於她來說,這也是很輕鬆愉快的。當然,結果比較奇怪,她可以知道寧毅對她確實有了幾分欣賞,但那欣賞之中,卻是看不出太多的東西來。他對於自己這樣的女人居然沒有偏見,而對於自己,竟有著幾分淡然的認同——她以往遇上的男子,即便能夠認同她的拋頭露面,也如同做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了一般,但他倒像是司空見慣了——去***認同,她心中其實才不需要這等認同。

不過,這種見慣風浪的淡然倒有反過來更令她著迷了,她看不透這個男人到底想的是什麼,她不知道那目光後到底有沒有想要將她怎樣怎樣的心思,但也是這種看不透,反倒更讓她感到了力量。沒關係,反正……事情才剛剛開始呢。

當然,她不是花痴,心中倒也不是時刻想著這些事,只有偶爾午夜夢回時,會認真地想一想這些羞人的的心思。此時與寧毅同路時,她便只是扮演著恰如其分的友人身份,在車上指點閑聊。

馬車從細柳街去往四季齋的路程中,隨行的自然還有好些人。寧毅的跟班只有一人,是霸刀營中一位名叫劉進的小兵,職位不高,人也年輕,寧毅出門時便隨著他當使喚的小廝。樓舒婉身邊則有許多人,如今杭州並不太平,她一向出門,除了七八名跟隨使喚的丫鬟、家丁,還有兩名投靠樓家的綠林人士。

這兩人一男一女,男的乃是一名樣貌兇悍的帶發頭陀,四五十歲上下,臉上兩道刀疤,武器是一把鐵杖,旁人都是稱他秦大師,聽樓舒婉說,這位秦大師在武林中頗有凶名,叫做殺虎頭陀秦古來。女子則是一名持劍女俠,三十多歲,據說尚未成親,但人長得不好看,肩寬腿圓胳膊粗,長著國字臉,一身正氣的樣子,當保鏢正好,而且外號和名字好聽。

寧毅第一次跟他們見面時,做過自我介紹:「幸會幸會,在下寧立恆,江湖人送匪號血手人屠。」「……這位是靈山仙子,魏凌雪。」

寧毅當時就愣了好幾秒,以後就決定不跟這些人一起做自我介紹了。

江湖一事只是寧毅閑時的消遣與惡趣味,自然也不至於為此認真太多,一行人穿過街市,過得不久,也就到了那四季齋的所在。四季齋臨河,由附近的三重樓院相銜而成,後方還有不小的院子。這裡原是杭州城內最大的集古齋之一,收集各種古玩文物,同時也收各種時人字畫,販賣書籍時文,寧毅原本看各種傳奇,也來過一兩次,只是在破城之時,四季齋被洗劫一空,後來輾轉被人買下,如今被開成了酒樓。名字倒沒改,此時老闆的名字叫做陳百年。

「先時四季齋的郭老闆與我樓家還有些往來的,城破之後,不知道去哪了……」馬車漸近時,樓舒婉望著那樓宇蹙了蹙眉,只是隨後便又舒展開了,「不過,如今這陳老闆原本聽說是叫陳萬年的,義軍起兵時,他跟著販賣吃食,將自己的鋪子叫做萬年堂,聽說聖上也曾光顧過。哪裡都離不了吃的,義軍聲勢越大,他的生意也就越做越大了。不過聖上稱帝之後,他又怕越了本分,趕忙把自己的名字叫做陳百年,生意也改成百年堂。因為百年堂跟四季齋很貼,所以就把這邊買了下來,當他在杭州這邊的第一個鋪子。」說著有關四季齋的這些軼聞,家丁在路邊停好了馬車,兩人朝著那翻修一新的酒樓門口過去。今夜在這四季齋請宴、開文會的人名叫朱炎林,乃是方臘永樂朝新任的翰林學士。說起來無論在哪朝哪代,翰林基本上都是士人階層的頂峰,不過永樂朝的情況稍有不同。

此時朝堂初立,有實力的武將與有能力的文人已經分潤了各種務實性的職位,翰林就目前來說是個閑職,在官員之中,地位半高不低。說不怎麼樣吧,將來隨時可能上位,看得重了,他們手上其實又沒有實權。大抵來說,是上面覺得某些人有能力有學問,一時間又不知道插到哪去,閑著又虧待了對方,因此給的職位。

但無論如何,對於大量甚至得不到官身的幕僚、才子來說,翰林之職,還是令大夥都趨之若鶩的。這朱炎林做得一手好詩詞,早就在方臘軍系中混跡,也頗有些人際關係。今夜的宴飲,前來赴會之人便著實不少,例如寧毅在文烈書院如今的同僚王致楨、劉希揚,或是曾經有過些不愉快的屈維清、郭培英,據寧毅所知,今天也是過來了的。

寧毅在書院中相對獨立,而且他今天邀請了樓舒婉,並未在書院中提及文會之事,此時下了車,倒是在前方的人影中看了看,倒是看見了正與人交談的劉希揚。走過去時,劉希,劉希揚也看見了他,眼中閃過一絲訝異之色,隨後倒只是拱拱手,並未過來打招呼。他是杭州本地人,大抵認出了女扮男裝的樓舒婉,對於書院中如今在傳的寧毅的紅顏知己,他大概知道一些底細,樓家如今扶搖直上,寧毅攀上這根高枝,讓人有些不恥,也……有些羨慕。

「劉希揚……」樓舒婉瞥了那邊一眼,輕輕說了一句。

「認識?」

「算不上認識,不過見過。劉先生學問很好。」

樓舒婉笑了笑,兩人到得門口,眼前的人也多了起來,便在此時,聽得後方隱隱傳來些動靜,兩人回過頭去,街道一側,正有人停了車馬,朝這邊過來。身前身後,有不少人都已經拱著手迎上去,雖然此時來的多是文人,保持著克制,但仍然可以讓人感覺到那股熱度,來人身份不低。人聲嘈雜間,寧毅只隱隱看到那邊來的是個年輕公子。

「那是誰啊……」樓舒婉自言自語了一句,隨後後方有人說話:「請讓讓請讓讓。」寧毅與樓舒婉避開一側,才發現從酒樓中迎出來的正是這百年堂四季齋的老闆陳百年。樓舒婉看著那身影迎過去,隨後思考的眉頭也舒展開了,拍了下摺扇:「哦,那是婁靜之。婁相的兒子……立恆應該見過吧?」

「沒有啊。」寧毅想了想,笑道,「我該見過嗎?」

「倒也不是。」樓舒婉側著頭笑起來,「立恆如今所在霸刀營的主人不是一名女子么,雖然一般少有人說起她,有些人還以為霸刀營的主事是名叫劉大彪的男子,但我之前可是聽說了,霸刀營的這位女大人,與婁相的兒子,是有婚約的。」

「呃?」料不到忽然聽到這麼大的八卦,寧毅微微愣了愣。

樓舒婉對寧毅有好感,於是也粗略向人詢問過有關霸刀營的情況,也問了寧毅所在書院的大概,這算是其中頗有價值的一份資料。據旁人說,婁靜之與那霸刀營的女子從小有婚約,又是一同造反的情誼,聽說霸刀營的背後便是左相婁敏中,那麼兩人的感情自然是很好的,婁靜之或許會常去霸刀營,立恆自然也有可能看見。不過此時倒是在心中笑起來,立恆只是做幕僚之職,想來是看不見這些的,是自己想得多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六四章 八卦

21.61%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