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五章 密會

第二六五章 密會

第二六五章

密會

入夜後,遠遠近近的光點,河流如帶,一條條地在城市裡延伸。光芒亮些的地方,那水帶便也晶瑩晃動,光芒暗些的街道旁,水光沉默在那黑暗之中,只是偶爾有船隻亮著燈光,在視野中緩緩劃過去。

四季齋內外燈火通明,檐廊鉤掛的三棟樓宇將這片街道點綴得絢麗,附近街道之上,路過的行人都會忍不住朝這邊望過來幾眼,矚目指點,樓內則是一片觥籌交錯的熱烈氣氛。今日這四季齋中,既有文會,也有表演,此時樓中宴飲未歇,自此時城內青樓中請來的幾名當紅名妓已經開始上台演唱詞曲。

杭州城破之後,雖然因為方臘已經決定將這裡作為立國之基,對屬下有所收斂,但最初的混亂當中,仍留在城內的女子所遇到的遭遇,難以一一例舉。原本興盛的風塵行業也大受打擊,不過入城兵丁抓住男子,有各種虐待殺戮,能用在女子身上的,卻總歸是那一類事。

最初的那段時日里或被糟蹋后自盡或在蹂躪中被殺的女子不勝枚舉,身處青樓之中也有不少節烈女子因受辱而殉身的,但總的來說,身處這個環境,在這方面承受打擊的能力就總要強上不少。經過了最亂的那段時間之後,有人避過了大亂,有人找到靠山,有人繼續利用起了長袖善舞的本領,總歸而言,飯總是要吃,人也總得找到出路。

此時杭州的花魁名妓比之數月以前已經換了一批,感覺上已然有所不同,失了當初的靈性,多了敬畏與拘束。但只要不去深究,能夠替上來的人,本身藝業總是不錯的。而那深藏其中的心神不定有時候也能當成楚楚可憐來看,別有一番風味。幾場表演之後。廳堂內氣氛已經愈發熱烈起來。有些人便有詩作出爐,交傳賞析。

今日這場聚會,雖然也有文會的氣氛在其中,但總的來說。與普遍意義上的文會並不一樣。朱炎林是官員,在此時的方臘朝廷中。所交際來往的,便不可能只是文人,一部分交好的武人其實也已參與其中。聚會之上。便不可能有什麼太過強迫性的規矩,只能由主家或是想要出風頭的人儘力挑起寫詩作詞的興趣,而由於此時方臘系統里圈子眾多,宴會之初,便有人端起酒杯到處走動閑聊打招呼,這時候也正是狀況熱烈的時間。

人多、熱鬧。二樓的一處宴席旁,此時也正有一些狀況正在發生。端著酒杯的書生與人揮了揮手,轉身往前走,猝不及防與旁邊的男子碰了一下。

「當心。」

「哎……」

砰、嘩……

發生的狀況並不大,書生並沒有撞翻桌子,只是一不小心,將旁邊的醬碟打翻在了衣服上,他只是一個踉蹌便已站穩,但打在衣服上的醬汁總是留下了痕迹,一時半會擦不掉了。書生有些苦惱地攤了攤手,旁邊的人問候一兩句,然後便有四季齋的人過來查看,隨後在掌柜的吩咐下安排房間和衣服給他替換。

他與不遠處同來的白衣書生打了招呼之後,在小廝的引路之下,上去了三樓。

四季齋的一樓二樓如今是作為飲宴的大廳來使用,三樓也亮著燈火,人卻沒什麼。書生進了剛剛點起油燈的房間,換了衣服,隨後也在窗口前朝外面看了看,夜風襲來,燈點晃動著,微帶涼意。

「……按照寧公子的吩咐,你依然平安的消息已經傳回去,尊夫人與一幹家人都平安無恙……尊夫人腹中胎兒也安好……」

如果此時有人也身處這房間之中,或許便會聽見,細微的交談聲正在這片空間里進行著。

「沒有驚動官府或者軍隊吧?」

「寧公子特意叮囑過,所以我們並未節外生枝,除了尊夫人,這一情報只以單線往最上線傳遞,不過……我覺得寧公子未免也太謹慎了些……」

「一次都不能輸的情況下,只能小心一點了。劉大彪在我妻子身邊安排有人,若是讓那些想要立功的人知道,死的就只是我們夫妻而已……你上面那位,還有上面話帶來嗎?」

「接應寧公子出城是第一要務,但一切以寧公子的安排為主導……上面還說,要你切記保重自己。」

此時在這裡秘密交談的,自然便是寧毅與秦嗣源安排在方臘這邊的密探聞人不二,這一次接頭的地點定在四季齋的理由寧毅此時也已知曉,聞人不二在這裡的身份便是百年堂任四季齋的掌柜。寧毅對於官方的力量已經頗不信任,不過聞人不二顯然有些不同,而說到將指揮權交給他時,寧毅搖了搖頭。

「我不懂這些事情,你是行家,你們要怎麼行動,還是由你安排,不過,我要知道你的下一線是誰在負責,如果你出了問題,我應該如何與他聯繫……」

「這個自然……」

聞人不二所在的小系統並不是屬於六扇門的官方直屬組織,它原本是為了對付遼人而設的一個密偵司,散出去的人不多,而且只為大事上的補漏之用。雖然是這樣,作為方臘這邊的最高負責人,聞人不二手頭上的事物仍是眾多,秦嗣源在這件事情上直接動用他來對寧毅單線負責,足以看出老人家對這事的重視。

交流完一些必要的資料后,聞人不二說道:「如今最重要的,終是護送寧公子離開這邊,按照預計,最近的一個月內,杭州的情況恐怕會越來越緊張,如果要走,最好是安排在半個月的時間內。如今我們對霸刀營那邊情況已經有了一定了解,寧公子如果有什麼知道的……」

「我暫時也許走不了。」寧毅搖了搖頭,隨後頓了頓,「方臘軍中,頗多綠林人士,我聽說,有一些法子。可以讓人身上沾上特殊的氣味,這氣味可以以訓練的蠱蟲追蹤。他們說起。我最初只當神話來說,但後來看他們倒不似作偽……聞人兄知道有這回事嗎?」

聞人不二臉色變了變:「湘西一帶,養蠱之術中確實有這類法子,只是那類蠱蟲極不易養。只能對一人使用,活的時間也不長……這類法子只對極重要的人使用……」他看了寧毅一眼。隨後皺眉思考起來。

「不是沒有解法,只要知道養蟲人是誰,弄死他的蟲子就是。或是知道蟲子何時會死。到時候伺機逃走。也有不少法子,應該可以沖淡這類追蹤之術……這些事情,我會去調查,寧公子放心。」

「倒還真有這些事……」寧毅笑著點了點頭,其實這類事情倒算不得多奇異,信鴿相隔千里也能抵達目的地。要說精確如雷達自然不可能,但是在這些武藝高強又精通野外生存的武林人士這邊。即便只能確定一個大概方向,自己恐怕都很難逃走。他之前大抵有了心理準備,這時候倒不介懷。

「這些事情,麻煩聞人兄了,不過如果事不可為,我打算先送走我身邊的丫鬟。這件事情,應該還是可行。」

那邊沉默了片刻,聞人不二顯然並不怎麼認同這件事:「寧公子,這件事情恐怕……」

寧毅揮了揮手:「送走了她,我才有心思留在這裡做些事情……問題不大,之前我已經推算過。我目前所住的院子隔壁,有一個膝下無子的老大夫,他在霸刀營中頗有聲望,小嬋這段時間內一直在醫館幫忙,老大夫待她如女兒一般。如果只是一般的情況,老人家不會幫忙,但我得罪了人,不管是厲天閏還是石寶,都足以跟劉大彪對上,我有危險,就容易波及到身邊人,壓力下來的時候,我會拜託那位老大夫至少將小嬋送走。這期間……還需要聞人兄的協助。」

聞人不二愣了半晌,對於寧毅身邊的狀況,他自然是查過的:「寧公子……自月余以前……就在安排這事了?」

「談不上安排,未雨綢繆而已,那位老人家性格剛硬,反倒更懂世事的殘酷,到時候只要求他,他會幫忙的。這是目前最成熟的一條路子,如果他不幫,再想其他辦法吧。」

「可一旦有這事,你再要走,就真是難上加難了,甚至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搏一搏。」寧毅說道,「能一起走固然好,如果不能,她留下,我以後就更沒有走的機會。你說一個月內情況會變壞……北邊打得怎麼樣了?」

「嘉興已經解圍,但方七佛聚集兵力,將童大將軍的兵力死死牽制在了秀州一線,後方不斷收割燒掠,此戰之後,杭州與嘉興、湖州之間,朝廷顆粒無收了……」

「果然……」寧毅點了點頭,「依你看來,杭州能守多久?」

「不知道,但半年到一年,恐怕……」

這些事情,已經與普通的情報人員無關了,但說起它來,聞人不二明顯皺起了眉頭,寧毅也有些沉默。他對於歷史上方臘的這一段並不清楚,只知道方臘最後是敗了,但也將童貫的十餘萬大軍拖在了南方。如今看來,方臘攻下杭州一地,正趕上收糧時節,它搜颳了杭州附近的糧食后,此消彼長,武朝朝廷的負擔必定更重,如果他們拖上一年兩年,後果就真是不堪設想。

「事情……暫時這樣決定吧。我現在在霸刀營混得還不錯,厲天閏回來,壓過來,我迫不得已送走小嬋,只要自己不走,他們也不至於殺我。如果覺得我有價值雙方杠上了,當然是最理想的狀況。如果不行,你告訴上面,我在這邊教一幫正直一點的學生出來,也算是略盡綿薄之力了。」

寧毅說著,搖頭笑了笑,聞人不二想了想:「教……正直的學生?」

「嗯。」寧毅點著頭嘆了口氣,「如今這世道,正直便是與世界為敵啊,讓他們稍微內耗一下,多的事情反正我也是做不到了。」

與聞人不二談完這些,寧毅出門下樓,大廳中熱烈依舊,倒是聽得台上正在唱一首《望海潮》,那歌姬正唱到:「重湖疊瓛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釣叟蓮娃……」樓舒婉在那邊聽,見寧毅下來,笑著說:「唱你的詞呢。」廳堂之中也有與劉希揚一般認識他的,這時候紛紛望過來,有人已經從人群中朝這邊過來,看來是要與他打招呼了。

便在此時,騷亂聲隱隱從東邊傳來。

那先是鑼聲號聲吶喊聲,混雜在一起像是打仗一般,逐漸起來了。此時杭州才經戰亂,聚會的人當中更有許多是直歷過戰場的,都開始去到窗邊往外看,有的還上了三樓樓頂,隨後,也有些家丁小廝摸樣的人匆匆忙忙過來尋找各自的主家,傳遞消息。

遠遠的街景中,混亂很快就形成了輪廓,煙柱與紅芒升上了天空,騎馬的、配刀的士兵們湧向那邊的街道。由各個家丁小廝傳來的消息也很快的就在眾人口耳間傳開了。

葉黃秋末,九月初七,新立的永樂朝迎來了第一場叛亂。

參知政事齊元康反了。

對於這個名字,寧毅只有一定的印象,他與婁敏中、包道乙一般,乃是方臘軍中頂層的大員之一。而在此時想來,寧毅曾聽人說過,這位齊元康,曾經是方臘軍中的招安派之一。

與樓舒婉一道站在四季齋的窗前,寧毅已經明白過來,劉大彪口中所說的今晚要發生的大事到底是什麼。厲天閏尚未歸來,對於方臘軍系中的第一道清洗,就這樣開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六五章 密會

21.69%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