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一章 看似收尾的街景

第二七一章 看似收尾的街景

星光寥落,還未至子時,杭州城裏,漸漸的便靜下來了。

因齊元康叛亂帶來的一陣陣騷動在此時還未散去餘波,但逃散的黨羽、負隅頑抗者們所引起的動靜也已經被壓在了極小的範圍之內。城內的燈光熄滅到最黯淡的程度,倒是偶爾便有士兵走過街道,也有極少數還未曾回家的人匆匆回趕。雖然事情鬧得有些大,但此時城內還未開始戒嚴,有些地方,士兵會稍作搜查,但還沒到無人敢出門的程度。

四季齋上,宴席也已經散去,作為掌柜的聞人不二正在指揮着留下來的幾名小廝整理著店面里的東西。今夜為大家津津樂道的或許不會是朱炎林所舉辦的這個文會,而只會是後來寧毅、劉進與厲天佑的一番大戰。當那名抱着盒子的女子後來上了樓,厲天佑揮手叫上一眾跟隨的士兵就此離去,這一幕給眾人帶來了頗多的疑惑,不過當那女子隨後也抱着盒子離開,樓中的文會,也就已經到此為止。

隨後而來的大夫開始救治劉進,同時也為寧毅做包紮治療。幾名隸屬於霸刀營的人物進來收拾殘局的情況下,大家也就與朱炎林拱手告辭,由於在杭州城內與霸刀營打過交道的人不算多,大家與進來的這批人還是有些陌生的,頂多知道霸刀營經營著木料一類的生意,但此時也攀不上交情。若要推測一番,無非是這霸刀營來了人,厲天佑又吃了個啞巴虧。知道再糾纏無益的情況下,只好光棍地退走。

如果是在方臘軍系中關係深一點。地位高一點的。會想到一些其他的事情。譬如那位過來只露了一面便走的女子到底是誰,例如先前下樓的朱炎林在最初時曾有一個想法。這名忽然過來的女子。很可能便是傳聞中的劉大彪本人。但對這一點,他心中委實是不能確定的。無獨有偶,即便是旁觀一側的聞人不二,也曾經想過這個可能。而後不長的一段時間裏,他更是接到了城內傳來的許多消息。

先前忽如其來的叛亂消息。雷聲大、雨點小,只能說無論參知政事齊元康是不是真心叛亂,這次是上面首先定好了對付他的計劃,而齊元康在隨後被迫做出最後的反抗。但隨後底定這一切的是屬於劉大彪的霸刀營,此時留在杭州城內的軍隊。雖然霸刀營只有八百人,卻屬於方臘手下的中堅力量之一。只是霸刀營一向低調,不是屬於中樞的一份子,也很難估量這支軍隊的重量。可以想見,一開始對付齊元康的計劃遭到了霸刀營的反對,但在最後,劉大彪還是迫不得已的對此作出了首肯,她首先遣人向齊元康所在的街區送過去了一首詩,這首詩,與後來上樓的那名女子所寫的,恰恰吻合,名叫《笑傲江湖》:

「天下風雲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

宏圖霸業談笑中,不勝人生一場醉。

提劍跨騎揮鬼雨,白骨如山鳥驚飛。

塵世如潮人如水,空嘆江湖幾人回。」

在之前聞人不二所掌握的有關霸刀營不多的信息中,這位名叫劉大彪的女子,是沒有這等文採的,這詩詞也不知是誰人所做,對齊元康的一番作為做出了定調與感嘆。而後,劉大彪率領霸刀營最精銳的一支力量強殺進去,在鏖戰之後,親手斬下了齊元康的人頭。之後的一切,便只是仍在延續的餘波了。

而作為參與此事一份子的宣威營,顯然在齊元康死後也大抵得到了消息。在四季齋下,包圍的士兵原本是不會允許那女子上樓的,但顯然,在那女子寫出這首詩詞之後,宣威營的一名幕僚意識到了不妥,連忙上來告知了厲天佑,厲天佑也是因此憤然離去。這是聞人不二如今能夠掌握到的事實,這期間,那女子的身份,也就成了今晚最受大家關注的疑點之一。

不過,聞人不二此時並未在思考這件事。那女子到底是劉大彪還是別人狐假虎威,這時再想也沒有太多意義。這個時候,他正站在那遭到了破壞的小包廂里,仔細地檢查著周圍的一切。

這件事,在圍觀的朱炎林或是那四五十名文人士子、青樓名妓的眼中,並沒有多少意義和疑惑,但對於在場的懂得武藝的許多人來說,近乎不解之謎。

湯寇被殺之後,無論是宣威營的眾人還是旁觀的聞人不二,都在第一時間尋找著那包間里乃至於周圍的所有可疑身影。大家都篤定了,寧毅不可能斬殺那位名叫湯寇的漢子,以他的風格來說,最大的可能只是他在這黑暗的小包廂里設下了埋伏或是安排了幫手,但隨後宣威營眾人的反應雖快,卻並未有找到任何可疑的痕迹。

聞人不二當時往那邊靠過去,打的其實也就是這個主意,他要進到那小房間里,趁著大家反應不過來,斬殺湯寇。但後來事情發生得太快,他根本就來不及。退一步說,即便他當時想到辦法進來,有心算無心,一刀砍下湯寇的人頭他是可以的,但他也絕對無法在那樣短暫的時間裏,就逃出這房間去。

那麼,當時在這房間里的第三人,如果說可能有……他到底是誰?

******************

夜風拂來,帶着深秋的涼意。寧毅走在街上,評估著之前發生的一切,讓自己的腦袋能夠稍微清醒下來。

今晚的一場戰鬥,對他來說,也實在是在沒有任何把握的情況下所做的亡命一搏,只要走錯一步,自己或許就沒了性命。這樣的心理準備他是有的,但做完之後,心裏還是會升起劫後餘生的巨大疲倦感,先前的一切真是猶如夢幻了。若再讓他做一次,還真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雖然他每一次都是這樣想的。

打完之後。霸刀庄也有幾人隨後趕來,這些人地位不高。寧毅也只認識其中一人。是個木匠。自己受的傷不算非常嚴重。但劉進的情況卻委實不妙,當下只能讓大夫在附近的醫館就近治療,自己則在確定劉進沒有了生命危險之後準備散步回家,兩名霸刀庄的人便也一路跟了過來,在這樣的時候。也好保護他的安全。

平心而論,對於這些人的出現,寧毅其實有些意外。看厲天佑走人那乾脆的架勢,他此時也有些懷疑,那名只露了一面的女子。乃是未戴面紗又做了漢裝打扮的劉大彪本人。但如果真是劉大彪,那麼其後跟隨她出現善後的。就算不是霸刀營的那些親衛,也該是「殺人償命欠債還錢」的八人之一,在這路上,他便也開口問了問。不過,跟隨的兩人卻也不知道對方的身份,只道有人拿了塊令牌找他們,他們方才也在附近,便連忙過來。

「不過那女人長得真是漂亮,如果說她就是莊主本人,我們也是信的。」

「背影看起來還真有些像哦……」

「要是讓莊主聽見我們這樣議論她,可是會被穿小鞋的……」

「我覺得該是莊主身邊的人,寧先生未曾見過?」

兩人在旁邊議論紛紛,劉大彪在莊裏人的心中頗有威嚴,但平日裏畢竟保持着距離,下面能見到矇著面的莊主的人都不多,何況未蒙面的。正說着,一道人影出現在前方的道路上,兩人看見,頓時都閉了嘴。

此時距離霸刀庄如今所在的細柳街還有些遠,這條街道顯得寧靜,大大小小的商鋪人家都已經關了門,但在不遠處的街邊,有一家店鋪的燈還亮着,那是一家販賣豬頭皮之類滷菜的小飯館,門外扎著棚子,此時那木棚之下的一張餐桌前,之前的出現的那名女子就背對着這邊坐着,看來正在吃飯,那隻長長的用來存放霸道的木盒,就擺在餐桌的一邊。

「你們……先回去。」寧毅對身邊的兩人輕聲說道。

「可是,我們若走了,你一個人……」

「那姑娘一個人就能把厲天佑嚇跑,她在,我應該不會有事的……何況如果她真是你們莊主,你們就這樣上去見了是沒什麼問題,以後要是吃排頭,可不能怪我。」

這樣說着,兩人想了一會兒,便也點了頭,從街道這邊繞過去,只是走過去時偷偷看了一兩眼那女子的容貌。寧毅從後方過去,他心中暫時是覺得眼前的女子可能不是劉大彪,不過身形看來確實有些相似,只是眼下的氣質有所不同。

「大彪?」

他這樣說着,在旁邊的位子上坐下了,女子正在吃飯,看了他一眼,表情上沒有拒人於千里之外,也沒有分外親切的神情。她長得漂亮,看來頗有富家千金的氣質,臉上甚至微微有些嬰兒肥,但皮膚並不顯得紅潤,反倒像是勞累了一天頗為疲倦的樣子,咽下了口中的飯,只聽得她說道:「傷沒事了?」

「不是很嚴重,謝謝了。」腦袋上扎了繃帶,令得寧毅此時像個戴歪了帽子的阿拉伯人,不過相對於劉進,他終究是能跑能跳的,身上都是皮外傷,也沒有出現腦震蕩的跡象,作為自稱血手人屠的剽悍武者,也就不必將自己看得太過矜貴了。

「既然沒事的話,快點回去,今夜不太平,你不該一直呆在這裏。」

「看起來應該還好了。」對方沒有確認身份,寧毅只能看看那木盒子,的確是用來存放劉大彪霸刀的盒子,只是在霸刀庄,這樣的盒子,橫豎也不止一隻,再看看女子顯得有些***的臉色,試探著問了一句:「你受傷了?」

女子看了他一眼,隨後道:「那就一起吃飯。」

桌上只有幾樣滷菜,但寧毅橫豎也餓了,對這女子也有些好奇,自顧自地去向店鋪老闆拿了碗筷,盛了一碗飯開始吃起來。兩人一時間沒有說話,只是才吃了幾口,不遠處有一輛馬車駛過來,不久之後,來人倒是證實了他心中的猜疑。

有**名跟班隨行,此時自車上下來的,是在四季齋中有過一面之緣的婁靜之,他下了車,看見棚子下的少女,便微微舒了一口氣,只是看見寧毅時,又皺起了眉頭,隨後,便走了過來。

「劉……大彪。還有這位是寧先生……我可以坐下嗎?」一開始他對稱呼像是有些斟酌,但最終還是叫了劉大彪,只是對寧毅,就純屬敷衍。寧毅先前看少女對他並沒有多少驅趕之意,就留了下來,這時候,倒是微微有些頭疼了。

婁靜之與劉大彪之間,是有婚約的……

看來小兩口是趕在這裏相會,自己這樣插上一腳,便有些不地道了。

他心中嘆了口氣,預備着要開口告辭,只是片刻之後,發生的事情讓他發現,一切並非是他想的這樣。

「我想起還有事,先走了。」

寧毅不是拖泥帶水之人,說着,抱拳而起。旁邊,劉大彪挑眉看了婁靜之一眼:「你最好別坐。」又對寧毅說道,「你坐下,吃完再走。」她對寧毅的聲音,卻是柔和了許多。

縱然經歷過許許多多的事情,對上眼前的情況,寧毅還是感到有些無聊。而在對面,婁靜之看了他一眼,隨後拉開身邊的長凳,坐下了,便不再理會寧毅。

「我……知道了今夜的事情,只是碰巧路過,知道你心情不會好,所以過來看看……」

夜色安謐,生的聲音響起來,顯得頗為溫柔……

************

起來太晚,終於還是沒到九號。(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七一章 看似收尾的街景

22.17%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