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三章 血、火、刀、槍

第二七三章 血、火、刀、槍

夜風颯颯而過,黑暗中的道路邊木葉輕響,血腥的氣息瀰漫開來,劉大彪抱著那長木盒站立在寧毅與婁靜之的前方,安靜得猶如抱琴侍女。【.cm

|我&|】

以摩尼教為首,方臘起事之時,當中真正為骨幹的力量,大都是些綠林豪傑。雖在這些人中間,山匪響馬居多,真正為國為民的豪俠之流幾乎沒有,所謂江湖,也與後世金庸筆下的江湖頗有不同,但只要是綠林,有一大群人混的,終究還是有他們自己的規矩、路數,三五人也好,三五十人也好,打鬧的,也有著屬於他們彼此之間的生活狀態。

這樣的生活狀態在方臘真正起事之時,就被打破了。往日里若有恩怨,或彼此奮起而戰,或糾集朋友,滅人滿門,個人的豪氣勇力,在其中佔了頗大的一部分。但其實之後,不是幾百人上千人的陣容,就已經上不得檯面,雖然偶爾也有互相看不順眼的放對廝殺,在這之前,卻往往要經過多達上千人的關係的過濾,雖然性質上無非也是呼朋喚友拉關係,但這其中的複雜程度,遠非之前幾十人可比。純粹屬於個人勇力方面的影響,已經降到了一個極低的程度。

方臘軍系之中,要動齊元康,這中間已經不涉武林之事了。齊家雖然猝然受襲,但齊元康根基是有的,甚至有著真正足夠造反的力量,當他遭逢這突如其來的發難,雖然翻不了盤,但家中的子弟、麾下的將士一時間大家卻無法完全掃掉。齊元康原本有五個兒子,被外界成為齊家五虎,這次亂局當中,他們有的被殺,也有的逃掉,會想著報仇,這是人之常情。但對於他們要報仇的對象。恐怕誰也不會真正擔心。

劉大彪也好,包道乙也好,婁敏中也好,方臘也好,這些人不僅本身藝業驚人,而且誰的身邊都有重重護衛。綠林之中,忠良之後要廝殺尋求,對上普通人,那是容易的。可若對方是官員,則往往難於登天,對方根本就不會將他們當成真正的對手。誰也沒想到,以劉大彪的身份今天會站在這裡等著他們過來殺自己。

自起事之前,霸刀庄就是天南武林第一庄,庄中數百人皆練刀,擴大至影響範圍,能成軍者數千。人數到了這個程度。他們在武林上的性質原就已經變了。偶爾有江湖名宿找莊主切磋無妨。你若與劉大彪一人有仇,人家幾千人剁你,那還叫什麼武林。少女當時還未長大,也從未闖過江湖,到劉大彪去世,她接手山莊,造反的準備都已經做好一半了。只是大家沒想到的是,她雖未入過江湖。對於這些江湖規矩,反倒更要看重幾分。

寧毅也是到此時才能明白少女的用意,他倒不至於膚淺到什麼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真正這樣做的人,其實是什麼事情都做不成的。從這段時間的來往中看,少女原本就是這等性情,只是自己被捲入其中,就頗有些無妄之災的味道了。他今日在四季齋上才從鬼門關走過一圈。此時頭上纏著繃帶,身上帶著血跡頗為狼狽,但一時間,也只好拔刀出來。

略想了想,又拱手道:「在下血手人屠寧立恆,今日齊、劉兩家的恩怨,在下願意做個裁判……」

他話完,沒人搭理他。[..cm我]齊家來了四名刺殺者,唯有齊新勇完全露面,潛伏在黑暗中的或許還有。今天這樣的情況下,就連婁靜之都知道事情不可以江湖二字度之了,齊家的人如果在這裡將江湖規矩,一旦軍隊過來,他們就是死路一條。此時這位左相公子臉色如看傻瓜一般的瞥了寧毅一眼。在場唯一重視寧立恆的恐怕就只有前方的少女,夜風拂過,雙方僵持片刻,反倒是少女轉過了頭來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揚起,眼中有著清澈的笑意。

像是寧毅的這個冷笑話,這時候反倒把她給逗笑了。

也就是在她回頭的這個瞬間,齊新勇陡然握緊了鋼槍,腳下一踏,飛快地縮近了距離!破風疾響,寧毅前方,少女還在回頭笑,「咔」的一聲,響起在她的懷裡。

那一瞬間,她的手上也未見動靜,只是那長木盒陡然滑開了蓋子。下一刻,她也轉過頭去。

四周的天地在此時也都已經響起了破風聲!

後方一根索命鐵槍破空而來,飛向婁靜之,側面兩道黑影悍然殺出。寧毅身前,裝刀的長木盒被少女反手一擲,轟的飛過了寧毅身側朝後方襲去,而少女的身影已經推著刀柄,炮彈般的投了出去,轉眼間,沖向那持槍而來的齊新勇。

砰砰砰!像是打鐵一般的巨大聲響,隨著金鐵相交的火光爆起在長街之上。

裝刀的木盒與後方飛來的鋼槍一碰,碎屑飛舞,那鋼槍也被反彈上了天空,一道身影從那邊疾沖而來。長街之上,婁靜之在寧毅身邊拔出了隨身的長劍,護衛他的六名家衛也在瞬間動了起來,從側面衝出的兩人當中有一人身軀高大,「啊——」的一聲沖將出來,手中長槍化作一根三節鐵棍,如同環抱一般直接鎖住了六名家衛當中一名使刀漢子,推著他徑直朝婁靜之衝來,旁邊同伴一桿大槍如靈蛇揮舞,將試圖上來阻擋的家衛瘋狂揮開。

寧毅朝一邊的店鋪靠,婁靜之則試圖與家衛會和,此時見對方第一時間沖向他,提著劍又趕快往旁邊走,他手下家衛畢竟也有一兩名武藝高的,一齊上前將側面逼來的兩人截住,順便擋住了後方飛擲長槍過來的那人,轉眼間戰作一團,人影騰挪,長街上混亂不堪。

那使刀漢子原本是長刀與身體都被對方以三節棍鉗制住,那人身材魁梧高大,一衝出來氣勢逼人,他被推得不斷後退。但稍稍過得片刻,鋼刀也就拚命掙紮起來,腳下紮起步子要與那大漢對抗,才這稍稍一停,大漢那張猙獰的面孔已經在他眼前放大,頭槌轟的一下砸在他腦袋上。他腦袋嗡嗡作響。只覺得身體被拉得轉了好幾個位置,卻是旁邊同伴欲救,這大漢推著他做便做擋箭牌,將要反應過來時,腹中卻是猛然一痛。

那隨在大漢身邊的少年槍法凌厲,看準這機會直接將他捅了個對穿,槍尖刺出脊背,在少年的咬牙使力中還朝著使刀漢子身後的家將逼過去。

這次隨著齊新勇過來的不過三人,後方善擲投槍的與這使三截槍棒的大漢都是齊家的家將親衛。齊新勇在齊家五虎中排名第二,隨在那大漢身邊槍法凌厲的少年卻是齊家五少爺齊新翰。齊元康在造反之前原本有報效家國之心,前四個兒子分別以忠勇義節為名,到第五個兒子覺得家中尚武的孩子多了,這個將來要讀書考翰林,因此以翰字為名。

不過五個孩子中,這齊新翰反倒是武學天賦最高的一位。他年紀尚輕,一手鋼槍凌厲。軍中向來稱他是趙子龍第二。但此時家破人亡死了父親,槍法凌厲中卻是凶戾了十分,大吼之中推著那被刺穿之人轉了好幾圈,鋼槍揮舞間,將那人整個腹部都給拉開,屍體倒下時形如腰斬。不過這人體內臟器在方才就已被絞得粉碎,人早死了,倒也不用受那種苦楚。只是漫天的肉屑鮮血橫飛,將這長街附近轉眼間就殺得如修羅屠場一般。

婁敏中雖然是左相,之前混江湖時也是文武雙全的豪俠,此時他畢竟專註文事政事,前來投奔他的高手倒不是沒有,但婁靜之平日里也就是與人談書論文泡泡妞,家裡給他安排的護衛中高手卻不多。畢竟真正投奔過來的人是想要干一番事業的。對於護衛一個公子哥的興緻也不高。這時候幾名家衛里真正厲害點的不過兩三名,然而齊家兩名家將已是亡命之身,那齊新翰背負著血仇而來,橫的怕不要命的,轉眼間就已將他們殺得左支右拙,隨即又被齊新翰刺死一個。

這次有婁靜之在,齊家的人也不是單純光棍地尋仇了,由齊新勇接下劉大彪,其餘三人卻是一開始就將目標定在了婁靜之身上。他們倒不是真的相信婁靜之與劉大彪有一腿,但一來由此可能,二來這種政治鬥爭,婁敏中肯定也是毀掉齊家的首肯者之一,三來婁靜之若在劉大彪眼前死了,他們就算殺不得劉大彪,婁敏中也必然與霸刀營交惡,此時進攻婁靜之的攻勢凌厲無匹,反倒將持刀躲在一邊的寧毅給空了過去。

畢竟血手人屠惡名不彰,齊家沒人認識他。

這邊在第一時間就遭逢殺手,鮮血飈射,險象環生,然而卻只有劉大彪與齊新勇那邊的戰局,才是最為驚人的。

齊家五虎,齊新翰天賦最高,但畢竟齊新勇年紀大些,他闖過江湖,又經歷過戰陣,槍法剛猛沉穩,乃是在場四人之冠。他第一時間持槍衝來,腳步並不離地,卻是快速非常,身形似箭,轉眼間拉近了距離,破風疾響,儼如縮地成寸一般。那桿鋼槍在他手中猶如靈蛇,槍尖並不平穩,卻是如同靈蛇吐信一般在前方一個圈子內不斷舞動,轉眼間就推過十餘米。

這是無比老辣的一式中平槍,槍名中平,基本招式也是平平無奇,幾乎每種槍法里都有,無非平舉著當胸刺出。但這中平槍也是最為難擋的一式槍法,練到極處,隨意一刺,胸腹肩頸都在範圍內。齊新勇內勁極大,雙手握槍,手不動,卻已令得槍身籍著鋼鐵的彈性顫動起來,兩人之中原本還隔著那破棚子,他身形一衝,劉大彪自那邊投過來,便轟散了地上的木片。

「啊——」的一聲,槍尖朝著前方刺出去,下一刻,火光激射,他前沖的勢子在下一刻,就被硬生生的砸了回去!

金鐵交擊之聲如同炒豆子一般瘋狂響了起來,齊新勇當著正中刺出的森嚴槍勢幾乎在第一時間就被砸得偏離了中心。那劉大彪揮舞巨刃,原本沉重,但此時揮舞疾旋,竟是快速到了極點。她腳下穿著白色樸素的繡鞋,腳步飛旋中,裙擺如匹練般響動,身體與那巨刃卷在一起,背、推、撞、揮、劈,看起來就像是她拖著刀、刀也拖著她,颶風一般無法停止地舞蹈起來!

齊新勇想要穩住槍勢,但根本不可能,槍聲揮砸間,腳步止住了沖勢,被逼得後退,那後退的勢子越來越快,手中鋼槍揮舞,卻也是越來越快了,口中「啊啊啊啊啊——」的暴喝而出。

他使槍多年,又是得父親親傳,對這大槍原本就是如臂使指,比起寧毅在四季齋上對上的那人還要高出幾籌來,這時候隨著那大喝聲,全身的氣力、經驗都已經使了出來,那大槍在他的揮舞之中如棍、如鞭、如蛇,在這夜色之中,空氣里揮出無數殘影來。但那槍勢隨著時間越變越凌厲,他的步子竟也越退越快,處境也越來越不妙。

他那中平槍原本該是在中央一點轉動,在第一時間便被砸開,隨後口子也是越來越大,劉大彪的刀先是砍他槍尖,隨後卻是一寸一寸的不斷蔓延,劈上槍聲前端、中段,看起來,簡直像是一隻猛然砸進去的大鐵球,而齊新勇的槍勢,就像是暴風雨中陡然被吹得炸開的傘骨!無論這槍勢如怎樣的亂鞭揮舞,卻無論如何無法阻擋那大鐵球的去勢。

倒塌的涼棚下還有桌椅,在第一時間就被碾過去的兩人撞成了碎片。兵器講究一寸長一寸強,但齊新勇手上的槍對上劉大彪的刀,轉眼間就又退出十餘米,優勢盡沒。齊新勇猛然間奮力撤手,側身後躍,巨大的刀刃從他頭上揮過,切下了一大截的頭髮,下一刻,劉大彪挾著巨刃從他頭上撲了過去。他才微微起身,回頭,就在丈餘外的視野中,少女的身影呼嘯飛旋,她腳步交替,裙擺、衣袂呼嘯如舞蹈,但手中拖著巨刃朝著這邊便是猶如驚鴻的一刀斬來。

轟的一聲巨響,齊新勇整個人連人帶槍都被批飛了出去,僥是他及時以鋼槍抵擋,否則恐怕整個人就已經被劈成兩半。但即便如此,虎口上一陣劇痛,都有將要裂開的錯覺。若非親自交手,恐怕誰也想不到,眼前看似身輕體柔的少女,會在身體疾舞之下,劈出如此恐怖的力道來。

婁靜之這邊一片混戰,那邊的巨響之中,寧毅朝著一邊的店鋪靠過去,此時那店鋪棚舍已毀,但老闆還在裡面。這人能夠在這等情況下還開著店,想來也有些關係,但遇上眼下的情況,也被嚇傻了,躲在房間里不知所措,與寧毅倒是同病相憐。那邊劉大彪一刀將齊新勇斬飛,身體也微微停了停,雙手握刀就要前沖,也在此時,又是一桿鋼槍自黑暗中刺了出來,直奔少女的後背。

這人先前躲在街道旁邊的房舍里,此時方才出手,便是要籍著少女舊力已消,新力未生之時將她鎖死,讓她無法那樣迅速地動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七三章 血、火、刀、槍

22.33%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