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四章 搶風頭

第二七四章 搶風頭

槍鋒奔襲,直刺少女背後。

從一旁街邊的黑暗忽然出現的這道身影速度極快,槍尖疾刺,隨後在空氣發出叮的一聲響,卻是少女猛然間一個錯身,彷彿將手巨刃靠到了背後。槍尖與巨刃一碰,緊接著,便又是幾下蜂鳴般的金鐵相交。

這人出槍速度快,卻是點到即止,收發自如,看準了空隙,轉眼間,將劉大彪逼得身形搖擺,施展不開。

霸刀營的刀法原本就不適合女去學,只是劉西瓜聰穎,另闢蹊徑,配合著內家功夫找到了極端的發力方式。只是她這力量因巨大的慣性積累而來,既然要求慣性,在應變之道上,就總會有些缺陷,她尋找到應變之法,依靠的是本身的天才以及從父親那邊繼承過來的武道經驗。不過,一旦真將她作為假想敵,大家首先想到的自然還是從這方面著手,畢竟並不是所有人都想陳凡那樣有著怪物般的力量,能夠跟這女硬碰硬的。

能夠憑著一把巨刃揚名,在方臘軍佔下這樣的地位,就說明在她的手,即便是短板的一部分,都已經超出了別人的長處。然而一旦真能遏制住她的沖勢,就意味著她這恐怖的刀法便被破了。

齊家之人顯然便是明白這一道理,埋伏在此陡然殺出的乃是齊家的第三齊新義,他的槍法並不像二哥一般剛猛,而是靈動老辣,如鷹擊燕啄,每一擊力量並不用盡,卻只是照準劉大彪可能沖往的方向刺過去,阻住女奔跑的方向。

少女自然也不會因此就無法應變,倉促之,她拖著那巨刃,身形、腳步看來猶如醉酒之人一般,搖晃變幻。只是單手操控刀柄,便用那巨刃將刺過來的攻擊悉數擋下。只是那齊新義人隨槍走,如跗骨之蛆般跟了上來,想要在片刻間拉開距離卻是不容易了。另一邊,齊新勇也已經緩過氣來,從另一側揮槍衝上,劉大彪雙手握住刀柄,猛地拖刀轉身。那刀鋒在地面上劃出一道半圓的深痕來,齊新勇的鋼槍揮在鋒刃上,直划而下,在黑暗拖出一大條的火光。

那巨刃在小小的空間里揮舞不易,當這兩兄弟一齊圍過來,少女的應對便已經不如方才那邊迅猛。她躲閃招架。刀尖一時間卻不再離地,每一次揮舞、推動,都在地面青石上刮出巨大的摩擦聲。空氣點點火光,齊新勇齊新義兩人一時間卻也攻不破少女的防線,看起來,槍尖只是在那巨刃上不斷徒勞地敲打。

寧毅如今的武學水準很難清晰地判斷出這場戰鬥可能會有的走向。在他看來,至少劉大彪那邊還是遊刃有餘的,倒是這邊的婁靜之,情勢逐漸便變得不太妙。圍攻的三人武藝明顯高於婁靜之的幾名家衛,加上又都是不怎麼要命的狀態,轉眼間,又是一名家衛被當的大漢以三截棍打爆了腦袋。

此時圍在婁靜之身邊的只剩了四人,婁靜之本人也是有些武藝的,但在這等情況下,已經沒什麼意義,這邊三人迫來,他提著長劍便下意識地朝另一邊退過去。兩邊戰場的距離不片刻就已經拉近。他的一名家衛意識到不妥。說了一聲:「少爺。別往那邊去了。」婁靜之微微愣了愣,這一下。便不知道該走去哪裡,在他看來,這邊劉大彪與齊家的老二老三在打,還是劉大彪佔了上風的。另一側,齊新翰揮舞長槍,再度浴血殺來,要衝過四名家衛的防線。

那一邊,正與劉大彪在戰鬥的齊新勇與齊新義陡然撤了槍,身體一晃,朝著婁靜之這邊就刺了過來。

砰的一下,齊新翰與阻擋的家衛一下硬碰,身體卻是朝著劉大彪那邊投了過去。

局勢就是在這一刻,有了變化。

在場的形勢原本是齊新勇齊新義圍攻劉大彪,齊新翰帶著兩名家將取婁靜之,而婁靜之的四名家衛將他擋在了後方,但在這一瞬間,齊新勇齊新義撤回了攻擊直奔婁靜之,卻在短暫的片刻形成了五人齊攻婁靜之的局面。這一邊,劉大彪猛地揮起了巨刃,然後,局勢再度變化。

齊新翰朝著她猛撲過來,齊新勇齊新義也是虛晃一招,再度奔向劉大彪,齊家的兩名家衛,有一人投出了長槍,那長槍呼嘯飛過婁靜之的身側,朝著少女猛襲而去。這是齊家最為得意的投槍技「索魂槍」。

假作攻擊婁靜之,隨後猛然圍攻劉大彪,並不是什麼很妙的策略,但倉促之,這一切卻如同經過無數次的演練一般。齊家幾人的配合何其默契,婁家的家衛當雖然也有人看出可能遭逢的不妙情況,但他們本就打得吃力,自然也無法施以援手。齊家三兄弟猛撲而來之時,空氣只聽少女「哈」的笑了一聲。

兵刃交錯,這一瞬間嘩的絞在了一起。長槍與巨刃的碰撞激烈轟鳴,從寧毅這邊看來,在短短的一兩秒時間內,那巨刃的縱橫揮舞竟將齊家三兄弟處於巔峰狀態的攻擊都給迫開,投出的鋼槍飛上天空,齊新勇、齊新義都在隨之而來的死磕退後了一兩不,人影的縫隙,少女目光冷冽,將手巨刃回揮到極點,猶如繃緊了的弓弦。隨後,是一記橫揮。

巨刃呼嘯、脫手、飛旋而出。齊新勇齊新義朝著旁邊躍開,那巨刃飛舞的道路上,就連後方攻擊婁靜之的大漢都在擋了一下以後幾乎握不穩手的三截棍。巨刃飛向街道另一邊的牆壁,轟的一聲嵌了進去。也是在這一下之後,少女朝後方踉踉蹌蹌退了幾步,她已經空了雙手,還未及站穩,前方勁風襲來。

齊新翰悍然殺至。而在齊新翰的後方,齊新勇齊新義抓住了機會,猛攻而上。

這是唯一的機會……

無論是齊新翰還是齊新勇齊新義,這一刻都是這樣告訴自己的。

長久以來,沒有人看過劉大彪巨刃脫手后的情況。如同她自己說的,她並未入過江湖,這幾年來,大家所能見到的她的出手,要麼是在戰陣上。要麼是在方臘營前,霸刀營不講道理也不願意跟人扯皮的時候,少女就二話不說拔刀斬人,對於她手刀法的凌厲,沒有人能夠有所懷疑。特別是在戰場上掀起的殺戮,少女手刀鋒所至,足以以一破百,當者披靡。

然而。沒有了武器之後,一切也就急轉直下了。

在婁靜之甚至於旁觀的寧毅都有些錯愕的目光,齊家三兄弟攻勢凌厲驚人,猶如一堵巨牆,轉眼間,四人推出十餘米的距離。長槍揮擊、鋒牙交錯,已經將那嬌小的少女淹沒在怒濤般的攻勢里。

在這邊根本看不清那狀況如何,但顯然少女已經處於完全的劣勢當。不過,此時此刻,也只有在前方的三人,才開始意識到情況的詭異與不妥。

就在少女的身形狂退,衣袂翻飛間,隱隱的破風聲開始包圍住他們的攻擊,然後。齊新翰小腿上挨了一腳,痛入骨髓,隨後他側臉避過一記破風聲,衣袖帶起的風力颳得他的臉頰都隱隱作痛,從他眼角一現即逝的,是一隻白皙小巧的……拳頭。

這只是一切的開始。

位於三人央的齊新勇槍身被猛地拉住,朝著前方被拖了過去,少女如幽靈般地與他錯身而過,一拳轟向旁邊的齊新義。齊新義才倉促躲過。腹部上陡然一痛,這突如其來的一擊幾乎令得他腸胃都痙攣翻騰起來。隨後,大腿應該是被對方足部一點,痛入骨髓。隨之而來的第二腳踢在了他的胸口上,接著是肩膀,上天梯,少女的身體翻飛起來,下一刻,又再度沉入三人之間。

轉眼間,齊新翰頭上又挨了兩拳,齊新勇手臂上被連續攻擊,手長槍被刷的扔飛了出去。三兄弟步伐踉蹌,試圖重振旗鼓恢復陣型,也是到得此時才意識到,眼前少女手出如風,打的竟是一套拳法,她身形迅速,出拳如電,但每一擊的力道竟都讓人感到痛入骨髓,配上擒拿手法,三人在這片刻間就如被捲入了颶風之,踉蹌迎擊狼狽不堪,誰也想不到,少女失了武器之後,看來竟然比武器在手時更加可怕。

這三人畢竟也是戰場摸爬滾打下來的人,倉促之,組織起攻勢勉力抵抗,齊新翰被打一拳,說了一句:「哈……咳……開什麼玩笑……」

少女一拳砸在齊新勇的肩膀上,又是一擊切對方手腕,目光冷漠,話語也是淡然:「我早說過,我未入過江湖……」

齊新義長槍刺來,她側身避開,轉眼間朝三人揮出五拳,握住齊新義手槍身一奪,隨後將他連槍帶人推向一邊:「戰陣之上,刀槍越重越佔便宜,不過江湖切磋,顯然並非如此……」

弓步直衝,揮拳之,破風呼嘯,肘擊順勢下擊,砸在齊新翰胸口之上,少年踉蹌退後,吐出一口鮮血來:「這套小金剛連拳,我從小練起,從未用過,總不見得我劉大彪失了武器便會一無是處!」

語聲清吒,雖然一開始聽來平和,但到得後來,也已經微有薄怒與訓斥之意。她先前揮舞巨刃對敵,其實猶有餘力,現在看來,若不是旁邊有個礙事的婁靜之不能死,恐怕她從頭到尾都不至於將兵器扔掉。

雙方實力懸殊猶如天壤,此時還有大量兵將在外面尋找齊家叛黨的下落,血仇眼看便不能報了。那齊新勇陡然間虎吼一聲:「動手——」

砰——的一聲巨響響徹夜空。

此時戰局原就激烈,幾人揮舞兵器,浴血而戰,齊家三兄弟雖然趨於劣勢,但仍然悍勇,死戰不退。齊新勇陡然這樣喊出來,所有人都已經提高了警惕,但誰也沒想到,會響起這樣的一聲巨響。就連劉大彪都被嚇了一跳,因為她陡然反應過來,這是槍響。

當初太平巷的那一夜,她就已經見識過這樣的響聲,後來也有過大量的了解,如果說在這個時候,寧毅朝著她開了一槍,她都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受了傷。然而下一刻,所有人都感到有些錯愕,隨著那槍響聲,一道暴起的人影骨碌碌地滾在了地上,連續的滾了好幾個圈。

大家都愣住了。

這個人是方才那店鋪的老闆。

就在齊新勇大吼動手的那一瞬間,他就像是潛伏了許久的獅,無聲的、迅速地從藏身處暴起躍出,然後……落在了這槍聲上,血灑長空,人就骨碌碌地滾出去了。

從他躍出去那一刻的氣勢,到隨後的收尾,一切實在是有著太大的反差。齊新勇等人其實已經沒有辦法了,從方才叫出來的那一刻,實際上是想要出盡籌碼,做最後一搏的,人忽然死了,這蓄積到最高的力量就發不出去。而在劉大彪這邊,當然也被對方忽然的大吼嚇了一跳,她是厲害的武學高手,立刻做出了警惕,但隨後的這一幕,也令得她蓄力的一拳打不出去。大家都愣了愣,場面就尷尬下來了。

屍體滾啊滾啊,就停住了,血流出來,寧毅看著屍體,眨了眨眼睛,片刻之後,微微拱手:「咳,在下血手人屠寧……」

他話沒說完,齊新勇退後了一步,說道:「走。」隨後,幾人未說二話,拔腿就跑,轉眼間消失在黑暗。

寧毅站在那兒也愣住了,風吹過來,覺得有些冷,他用手指抓了抓頭髮:「呃……怎麼這樣……」

他也不是故意的,條件反射而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七四章 搶風頭

22.41%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