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九章 枝節

第二七九章 枝節

四更,鳳凰山側,古桐觀。

微風起時,黑暗裏隱約傳來城市的犬吠之聲,古老的城池間,偶爾劃過的燈點幽浮般的閃動。

後世或者說另一段時空中將成為南宋皇宮的這片山嶺如今只在城市近郊,距離城牆不遠,並不顯得繁華。古桐觀不是什麼大的道觀,軍隊入城之時經受了一次劫掠,道士跑的跑,死的死,後來便被三教九流的義軍佔據,在一支支義軍劃分勢力的過程中,這古桐觀也有了新的主人,功能和外觀上看來仍舊維持着原本道觀的模樣,但過來參拜的人自然是沒有了。

古桐觀所在的小山坡距離有人居住的地方僅是一片小樹林的間隔,但如今是閑人難近的禁地,常有軍士把守,無意間接近的民眾自從被殺了幾個之後,敢隨意過來的人便沒有了。外界沒什麼關係的人大抵能打聽到這邊駐紮的是名為淬火營一撥士兵,為首的是一個滿臉疤痕、望之可怖的黑膚大漢,偶爾會有人知道,這人名叫凶閻羅陸陀。

而在這之上,即便在方臘軍系內部,也沒有多少人能夠查到這淬火營最終的後台到底是誰。淬火營是新出的編製,在關係錯綜複雜山頭林立的方臘軍系中,到底是隸屬於誰,不相干的人很難弄得清楚,它本身頗有關係,平素除了維護著這一畝三分地,又沒有什麼高調的行動,會對它感興趣的人,便也不怎麼多了。

只是偶爾風大的時候,會有些聲音,順着山上的風被吹送出去。外界聽來,如嗚咽如鬼哭,又如女子的呼喊。杭州城才經歷過戰亂的洗禮,其中死人無數,許多還屬於屍骨未寒的範疇。周邊住的人又不多,一時間倒還沒出現什麼鬧鬼的傳聞。

此時還只是四更天,俗話說一更人,二更鑼,三更鬼。四更賊,五更雞,這時辰正是天亮前最為黑暗的時間,人都已經乏了。古桐觀里燈點不多,只隱約露出朦朧的光點來,安安靜靜的,彷彿也已經睡了過去。這邊的小樹林里。一道人影小心翼翼地避過了守衛設下的各種陷阱,悄然潛入了那邊的道觀之中。

古桐觀雖然不如那些真正的名山大觀,但所轄範圍相對於普通人家,也算不得非常小,前前後後**個院子。三兩層的建築相連還是頗有規模的。這個時候裏面巡邏的人不多,黑衣潛入者個子不算高,但身手靈敏矯健,巧妙地避過了不多的幾名巡邏者,他終於進到道觀中央最大的建筑前。

或許是因為此時的杭州城沒有多少人會打這裏的主意,道觀外圍雖然有人巡邏。內部卻並沒有多少守衛,一名穿道袍的江湖人坐在門邊低頭沉睡,那大門開了一條縫。裏面有黯淡的燈火滲出來。黑衣人想了片刻,悄然前行,推開那門,潛入了進去。一進去,他便有些呆住了。

女子的哭聲,如同潮水般湧來。聲音都不大。但大概是因為哭泣者甚多,抽泣聲重重疊疊的彙集起來。這還是在四更天的時候,白天不知道會變成怎樣的一種情景。門的這邊,燈光黯淡。這裏原本是一座大殿,但此時兩側都被做成了牢房般的隔間,有的是房子,有的則只是柵欄。

黑衣人沿着過道往裏走,兩側的牢房裏鋪着稻草,一名名的年輕女子被關在了裏面,手上鎖著鐵鏈,有的衣衫襤褸、披頭散髮,有的身上、頭上染著鮮血,也不知道受了何等虐待,靠近門邊的這些女子大多都已睡去,也有睜着眼睛,目光獃滯,在深秋時節猶然光裸著半個身子茫然呻吟的,身體上下狼藉不堪,估計染了傷病,已在彌留之中的。空氣中蕩漾著血腥與**的臭氣,大殿盡頭是已經被打爛半邊的三清像,而在神像的後頭,還有男子的笑罵聲與女子的痛苦聲隱約傳過來。

黑衣人其實只是十三四歲的少年,大概能夠明白這些事情的涵義,卻並未經歷過,一時間,也有些茫然了。片刻之後,他咬着牙關微微顫抖了一下,往裏走的步伐停住,緩緩地開始後退,退得幾步,卻又停住了,看看那些牢房上的鎖,有些不知所措。也就在這時,後方夜風灌入的聲音,低聲嗚咽。

他怔了一怔,門原本是關着的,這意味着……它現在已經打開了。

回過頭,破風襲來,腦袋頓時嗡的一響!

「什麼人。」

穿着夜行衣的少年身體從大門中飛出來,面罩被撕裂在空中,鮮血已經從口鼻中噴了出來。

此時出現在這裏的,包括那原本在打盹的門外看守一共五人,由一名小頭目帶領,方才猝然出手,傷害最猛的是揮在少年頭上的一記刀鞘。由於勝券在握,小頭目的那句「什麼人。」就沒有大喊出來,少年身體掉落在地上,已然暈厥,有人拔刀,另一人說:「是個孩子?要不要示警?」

「看……」

黑影從天而降!

五人都算得上是江湖人士,將少年打出的瞬間,都已經跟了出來,此時正在大門外的廊道上。那黑影陡然降落在五人中間,揮出的一記右拳猶如怒潮般破開風力,轟在了正面一人的太陽穴上,頃刻間,這人的整個面部都開始扭曲,波浪般的衝擊紋路帶着破皮碎骨的鮮血由頭部瞬間擴散。

黑影的出手猶如咆哮的雷霆,揮舞、跨步、疾旋、大摔碑手、刀光揮舞、匹練如狂龍。他踩斷了其中一個人的小腿,這人身形稍稍一矮,被那一記剛猛到極點的摔碑手印在頭上,這人的腦袋從頸椎處被直接朝後方打折了,腦袋拖着身體皮球般的在青石走廊上砸出去,走在旁邊一人刀才拔出來,也被他順手奪了,轉眼間揮出四刀。剛猛到極點的刀勢劈臉、斷頸、碎胸,那頭目才將「看看」兩個字說完,一時間還沒能大聲喊出來,人影已經欺至身前,一隻手掌在眼前放大。

沉悶的聲響。

這大殿的外牆用的是堅硬的青石。那小頭目被巨大的沖勢推得退出兩步,後腦砸在青石上,頭骨恐怕都已經碎了。那手掌擰住他的口鼻,將他的身體都已經推得離地。最後在這小頭目眼中變得清晰的,是年輕男子兇狠冷冽如猛獸般的目光與那道算不得魁梧的身影。那目光死死地盯着他到了最後一刻。

陳凡將鋼刀刺進對方的肚子,看着對方的眼睛緩緩地絞過一百八十度,然後將人放開。此時的屋檐下,兩個人是被他的拳、掌打死的,兩個是被剛猛得不成樣子的刀法劈開的,他此時全力出手,其中一個中了頭和頸。另一個中了頸和胸,骨頭都已經被劈裂了。除了這些人身體倒出去時的碰撞聲,幾乎沒有別的聲響。一將手上的屍體放開,他立刻回頭,將那少年背起來。拿出布條,綁在了背上,回頭看了一眼,大步朝外走出去。

那五人沒能大聲喊出來,但初時的動靜還是已經驚動了附近的人,一道人影猛然衝來。大喊:「什麼人!」手中鋼鞭朝着陳凡當頭砸下,這人身體矮胖,狀如鐵塔。也是力氣極大,但陳凡只是單手抓住那鋼鞭,身體仍在向前走,那胖子不斷後退,由單手轉雙手,要將鋼鞭奪回。口中「啊啊啊啊啊啊——」地大喝起來,臉色已經漲得血紅。但刷的一下。虎口崩裂,陳凡一腳踢在他的心口上,鋼鞭當頭揮下。

血光飈射,那胖子捂住腦袋,踉蹌後退倒地,陳凡走了過去。院落側面又有兩人的身影出現,他想了想,轉身朝着胖子頭上又是一下,接着再一下。當着兩人的面連續幾下將那胖子砸得不在動彈,這才轉身出去。

這道觀中的防禦力量已經完全被驚醒,但道觀本身不算大,陳凡徑直殺出,直來直往,腳下看似行走,實際上速度快逾奔馬,轉眼間就已經抵達了正門,兩個持刀的兵丁守在那大門處,陳凡幾乎沒有絲毫減速,朝着那已經有些殘破的觀門沖了過去。

古桐觀外的樹林側面,一大一小的兩道身影正在那兒有些疑惑地看着裏面的騷動。此時趕來的正是寧毅與通風報訊的卓小封。原來學堂中反對寧毅的這幫學生也是在爭着要做幾件大好事,以示比寧毅教授的那幫孩子厲害。雙方攀比之下,各種打聽調查便沒什麼收斂,此時杭州城內各種亂七八糟的事情不是沒有,而是太多,這一次卓小封等人無意間查到了一個他們不能惹的名字,內部一時間也發生了分歧。初生牛犢不怕虎,當中一個名叫陳騰的孩子藝高人膽大,不顧卓小封的勸阻決定夜探古桐觀,卓小封思來想去,最終卻是來向寧毅求援,希望他能有辦法說服對方。

但卓小封終究是來得晚了,他們趕來這邊,沒能截住對方,隨後便發現道觀之中騷亂起來。他們這時候自然想不到陳凡從一開始就在關注著書院兩撥孩子的動靜。看得片刻,只見那道觀大門轟然碎裂,一道身影挾著兩個衛兵從漫天碎木中沖了出來,其中一人胸口被鋼刀貫穿,在地上滾了幾圈,另一個人還沒有死,被那身影單手拖着,轉了幾圈,隨後將他的脖子挾在腋下,奔跑之中,如同擰小雞一般的擰斷了。

碎門、奔跑、殺人、隨手棄屍,這人的速度沒有絲毫停留,背後倒像是背了一個人。便在此時,一束煙火升上天空。

一支穿雲箭,千軍萬馬來相見。

這是觀里人向同伴的示警訊號了,火光隱約找出那衝出來的身影的輪廓,雙方其實已經接近了,寧毅看了看,反手一拉卓小封,同樣試圖朝山下逃逸而去,大約奔出了百餘米,昏暗中陡然有人迎面而來:「何方賊子,竟敢……」

「看刀!」

這大概是看見煙火從附近回來的士兵,卓小封已經被嚇得怔住,寧毅卻是在第一時間低喝一聲,揮手而出,前方刀光一斬,噗的一下,一包粉末狀的東西劈頭蓋臉地罩上對方的上半身,那人瘋狂揮刀:「咳……噗……什麼……」

「石灰粉。」

寧毅說完,已經貼近對方,一刀將他斬翻在雜草里。

陳凡此時距離這邊也算不得遠,這邊聲音一發出,他便察覺了。寧毅砍翻那人,陳凡也已經聽出了聲音,只是微微遲疑,朝着這邊做了幾個手勢,寧毅指了指自己這邊,陳凡一點頭,引著追兵從另一邊奔行而下。

「走。」

回頭招呼卓小封一聲,寧毅朝着原本的道路繼續奔行,卓小封看着這書院先生方才那乾脆利落的殺人手法,微微有些呆了。無論他們因為寧毅逃亡時的事情對他如何不滿,寧毅在書院的形象,終究是個書生,而且是極其正統的書生,有學問、手無縛雞之力、跟官府混的那種,「血手人屠」之類種種,雖然被人提起過,後來自然只認為是玩笑了。這時候才終於看到他血腥出手的一面,但只是微微遲疑,終於反應過來,連忙跟上去了。

不過……隨身帶着石灰包砸人,似乎有些卑鄙吧,但看這寧先生方才出手的隨意率性,在他使來,又好像很是光明正大的樣子……想起接觸過的一些江湖說法,這小小的迷惑在卓小封的心頭閃過,但終究還是逃命要緊,片刻之後,這想法便被他拋諸腦後了……

喧鬧、火光,漸漸接近,又漸行漸遠,隨後在城市的一側,引起了小範圍的騷動。黎明漸至,攪動一池春水……

************************

卯時,太陽已經升起來了。一隊隊士兵聚集在了古桐觀外,而在道觀內部,此時多出來的,是一些看來相對正式的道士與道姑。觀內的打鬥現場還保持着原狀,一名身着黃色道袍,看來有幾分仙風道骨的中年道人正在一面查看一面朝里走,他面容溫潤,微微帶着笑容,倒不像是很生氣的樣子,在他身後跟隨的是幾名樣貌各異的江湖人士,其中最為引人注目的是左側猶如黑鐵塔一般的大漢,他的臉上、身上能看見的地方疤痕處處,這人便是凶閻王陸陀,他原本被委託駐守此時,只是昨晚被叫出去赴宴**,未曾回來,想不到就出了這事。

「啊……好、好……奪鞭、殺人……一路乾淨利落……好、好、好……大摔碑手,還行……看看,刀法就差了點……除了力氣大,廚子都劈得比他好……有力沒處使……」

為首的那中年道人似乎正在品評這一路的戰鬥,時而讚歎時而調侃,津津有味,待到看完了正殿檐下的五具屍體。道士背對眾人,退後幾步,看着那半掩的大門,似乎在思考着什麼,伸手朝右邊的木柱上拍了一下,又收回來,握起拳頭在嘴邊有些寒冷般地呼了口氣。

後方陸陀已經忍了許久,此時說道:「天師,莫非你知道昨夜過來的是誰,這地方是我看的,我昨夜不在,是我失職,你告訴我他是誰,我去殺了他!」

道人轉過了身,浮塵一揮,仍舊笑了起來:「到底是誰,那是不知道的,說話做事,要有證據,要有規矩,不過……」他伸手拍了拍對方肩膀,「……有機會的。」

說完這句話,他抬起了頭,站在檐下,微微眯起了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仙風道骨中,有幾許滄桑,似乎也微有幾許苦悶,片刻,微帶苦笑地搖頭。

如果寧毅在這裏,也會認出他的身份,因為曾經是在百官宴上見過一面的人。

如今在杭州,號稱錢最多、傢伙最多、兄弟最多,手下來者不拒,三教九流彙集,卻也最為參差不齊,任何人都無法忽視的一個人。

——護國天師,包道乙。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七九章 枝節

22.81%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