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一章 看見蟑螂也不怕不怕了……

第二八一章 看見蟑螂也不怕不怕了……

天陰著,秋風蕭瑟,從霸刀營主宅院子里看過劉西瓜出來之後,有人找。

從書院那邊過來的人一共三個,由於寧毅今天還沒去上課,是封永利領著過來的。這三人俱都身材健碩,看來都是練家子,為首一人四十歲上下,眼神銳利且高傲,有一種居高臨下的氣勢,像是黑心貪墨卻往往能夠破案的老練捕快,跟隨的兩人都是二十來歲的年輕武人,目光有些冷漠。

「御史台,你是寧立恆?」

拿出官牌,為首那人做了自我介紹,看了寧毅幾眼之後,補充了一句:「降過來的?」

方臘建立永樂朝,沿的是武朝的制度,御史台的作用是監控內部官員。但在先前一點的時間裡,所謂御史台還只是只有名字沒有成員的空頭衙門,這幾日里厲天閏回來清算先前的招安派,才在表面上用了御史台的名字。幾日以來,外界中下層官員已經是談御使則色變的程度,因為一旦有這類人找,接下來百分之九十的流程就是收監下獄拷打行刑,雖然有一個看來正式的名頭,但實際上的審問過程根本還是自由心證,是沒處說理的。

眼下這三人找來,想來便是出自厲天佑的手筆了。寧毅對此早已做好準備,不過他原以為對方會在霸刀營以外突然動手,這次倒有些先禮後兵的苗頭,讓人委實有些看不懂。

但也在片刻之後,他發現事情與想象的或許有些不同。

「……你本是降過來的,我永樂朝覺得你有幾分學識,許你在文烈書院教書,你當思國恩之重。可你在書院之中不好好教書,反而妖言惑眾蠱惑人心。將錢希文這等朝廷走狗宣揚為大德之人。令書院中諸多學生結黨營私,成立什麼會什麼團,如今影響極壞。你可知罪!」

就在附近找了個房間,為首那人說著這事,聲色俱厲。另外兩人以各種神情動作威嚇暗示,此時儼然已經是審問的模樣。但寧毅是何等樣人,於人心用意,許多時候一看便知,他們這時候在這裡做著這樣子,卻顯然只是虛言恫嚇,並不打算抓人。在眼下這樣的警告或許可以嚇到些真正不經世事的歸附者,哪裡能對自己有用,厲天佑肯定也是知道這點的。他打的又是什麼主意。

他心中疑惑,表面上便也未曾做出太害怕的神情,說得一陣。對方似乎是覺得他毫無反應態度囂張。其中一個年輕人便想要動手打人,但最後被那中年人喝止住。對方大概也忌憚這裡是霸刀營的地盤。不願意把事情鬧大,只是圍繞他所教授的學生私自結黨的事情加重了警告,言下之意,似乎是讓他主動將學生的兩個團隊解散。

「……這件事情,上面已經有人知道,影響極壞。上方的大人寬厚,只說看上一看,不與你計較,似你這等人,降過來的,豬狗一般,我本可打你一頓,要麼廢你手腳,也不會有人說話,但你畢竟是學堂先生,我給你留幾分面子。若過段時間再過來,便必定是要拿你了,你好自為之。」

那人說完這些,跟隨的兩人罵罵咧咧,隨後走了。寧毅原本就打算在霸刀營營造一番自己被逼得走投無路的氣氛,倒不在乎對方這等盛氣凌人的態度,只是心中疑惑,從後面跟了一段路,隱約聽得那邊傳來對話,似乎是年輕的在詢問中年人為什麼不打他一頓。

「……這等讀書人,總有幾分傲氣,就算心中害怕,表面上也喜歡撐著……」

「……切,降都降了,還什麼傲氣……」

「你知道他是怎麼降的?你這樣警告他一番,他心中肯定是有忌憚的,往後怕了也就是了……我教你們看人,他方才那神情,奇怪但有恃無恐,分明也是有些後台的。我們倒是不怕這個,但扯起皮來,兩邊找人,今天一天就又過去了,我今晚還有事,不想節外生枝……過幾日再來問問,他若仍未收斂,那就真是放不過他……」

寧毅聽了這些,折返回去,便見卓小封正從他方才被警告的院子里出來,氣喘吁吁地正在找他。

「寧、寧先生,他們、他們沒刁難你吧?」

「怎麼回事?」

「包天師……包天師那邊動手了,今天中午就將陳騰的父母家人全抓了,說他們串通朝廷。但動手的全都是與包天師有關係的人,我聽說有御史台的人過來找你,便擔心他們要為難你……」

「我沒事。」寧毅皺起了眉頭,「消息怎麼走漏得這麼快?你們以往與我關係不算好,他們只是過來警告我,倒是沒事。不過陳騰如今怎麼樣?還有你們,會不會受影響?」

他以前便聽說過包道乙收手下生冷不忌,錢多兄弟多關係多,卻是沒想到對方會神通廣大到這種程度,只是半天時間就已經找出目標來。卓小封顯然也是被嚇到了,但仍然搖了搖頭。

「陳騰沒事,陳凡大哥安排的地方,他們一時半會應該找不到,我今天中午回家問了爹爹,爹爹說我們一時半會不會被牽連,包天師也不會這樣犯眾怒,頂多也只會將陳家做目標殺雞儆猴……」說完又有些猶豫,「寧先生,你說……你說是嗎?」

「嗯,要動一片那就真的過分了,你們別再繼續調查這件事,應該沒有大礙……哦,透露消息的估計還是你們內部的孩子,估計你們家中或多或少的也有跟包道乙有關係的。」

卓小封點頭:「我爹爹也是這麼說的……寧先生你沒事就行,我先回去了,跟他們……跟他們商量一下以後的事。」

少年說完,返回了書院。寧毅皺起眉頭將這事情想了一遍,包道乙也真是心狠手辣,一旦被惹,殺人全家,甚至連對方學堂的老師都要警告一遍。不過卓小封的父親倒還算鎮定。畢竟學堂里孩子的家庭都是永樂朝中層的官員,知道包道乙應該不會把事情再擴大,還能放孩子回學堂安撫事態。

如此想著。劉天南便過來了,詢問的是他方才被刁難的事情,大概了解事態后才揮了揮手:「御史台的關係。動不了你,如果再來找麻煩,不要跟他們羅嗦,隨便招呼幾個人,打一頓扔出去就行。跑到這裡來撂話了,人善被人欺……好了,我還有些事,先走。」

寧毅說得含糊,劉天南還以為是厲天閏的人來挑釁。一時間深恨方才沒有把人截住。老實說,作為霸刀營的總管,平日里劉天南的風格基本還是走穩重路線的。但霸刀營之所以對齊家動手。目的就是為了在厲天閏回來之前展現自己的實力,甚至作為莊主的劉西瓜都為此受傷。如果這個時候還會被人找上來挑釁。以霸刀營一貫的硬派風格,那就真的是要拔刀斬回去了,即便對手是厲天閏也是一樣,否則還如何在永樂朝上層立足。

這時候已是下午,劉天南離開之後,寧毅回到小院。待到接近傍晚,楊志武與陳細砣來敲門時,寧毅心中猜到可能事情又有了進一步的惡化,果然,兩個孩子說的是「正氣會」那邊的行動。

「……方才看見卓小封他們十幾個人都聚在一起,往東門那邊去了,聽說是出了大事,寧先生,他們把事情鬧大了,你可以跟我們去看看嗎……」

楊志武與陳細砣並不知道寧毅與卓小封有聯繫,不過他們恐怕也已經預感到事態嚴重,知道即使自己這永樂青年團加入進去,恐怕也無能為力,因此才來找寧毅出山給點主意。寧毅點了點頭:「是陳騰家人的事?」

「不是……好像聽說是陳騰本人……」

「嗯?」

「還聽說陳凡大哥也去了……」

由於這些時日的接觸,風格率性張揚的陳凡在這幫孩子中還是頗受歡迎的,不過真要處理事情,大家恐怕還更相信寧毅的運籌。出了院門,這邊已經等候了七八名「青年團」中的骨幹,大家一路往東門過去,途中又有人過來報信。原來那陳騰傷勢頗重,陳凡救下人之後,安排在一名認識的大夫那邊療傷,並未告訴任何人位置,但下午時分包道乙的人找到了那名大夫。具體發生了什麼,沒人知道,但結果是……大夫和那名叫陳騰的少年,如今都已經死了。

一路來到東門附近的市集時,其中的一段,如今滿是肅殺的氣氛,醫館大開著門,裡面陳著幾具屍體,都由白布蓋著。按照寧毅的理解,當包道乙的人找到陳騰,恐怕還不是直接一刀結果了,應該是罵啊打啊的慢慢把原本重傷的少年打死的。

十幾名少年此時站在那街頭,一個個的紅了眼睛,有的咬牙切齒正在說話。一隊黑翎衛隔斷了兩邊的行人,醫館門口站的是安惜福與陳凡,但這個時候,兩人看來已經吵過一架。安惜福拔出鋼刀指著陳凡,陳凡冷笑著點點自己的胸口。

相識已有一段時間,雖然與安惜福之間的來往並沒有與陳凡那樣多,但寧毅大概知道,安惜福這人並不以武功見長,與自己的身手大概相仿。如果真的動手,在陳凡手底下恐怕是走不過多少招的。

寧毅等人過來時,安惜福將目光望了過來,這時候陳凡大概也已經略略冷靜下來,他看看那些紅了眼睛的少年,再看看寧毅,最終攤了攤手,轉身退去……

********************

生命與骨氣,到底什麼更重要,這是一個難解的命題。寧毅一向不是一個極端論者,極端論解決不了任何問題,他一貫覺得人要有理想和堅持,但不至於為了堅持而失去生命,而即便這樣,仍然要有理想和堅持,沒有這些東西的人,與蟲子又有什麼區別。

成熟的人可以為了他的理想卑賤地活著,不成熟的人願意為他的理想英勇地死去。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寧毅是務實派的人,如果定下什麼目標,會不擇手段地去完成,就算有挫折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當然,如果這個人的理想是一輩子都不彎腰,或者是像錢希文那樣作為一個儒家的精神樣板死給人看。那就另當別論。人生就是一路掙扎。彎腰、挫折、扭曲都沒什麼,只要有一口氣,總是可以往前擠過去。

當然這些東西沒辦法與那幫孩子去說。他們也不可能理解。看見那些孩子紅著的眼睛寧毅就大概知道了,他們畢竟年輕,不會理解形勢比人強的涵義。而且這個年代里,他們父輩的手也是被鮮血染紅的,拳頭硬,有骨氣,就什麼都有。下跪的是孬種。

包道乙終究是逼得太過了,當卓小封因為陳家的事情想要置身事外時,這幫孩子其實就已經選擇了退卻,但耳光打到臉上來,他們恐怕是退不下去的。當然。包道乙那邊,恐怕也並未將這幫孩子當成一回事,或許在他來說。對孩子。自然就得一個一個地扇耳光扇到聽話才行。

可能會出事。出事了對於寧毅也有好處,不過對於眼前的這事。寧毅並不打算插手引導,既不打算讓他們冷靜,也不打算真去煽動點什麼。他知道包道乙如今所在的道觀叫做白鹿觀,那邊守衛森嚴氣勢巍峨,當天晚上,倒是夢見了一幫少年拿著刀槍殺上道觀時的情景。

第二天,楊志武與「青年團」的一幫少年過來找他。

「……正氣會那邊準備動手,我們……打算幫他們……」少年這樣說道。

「打算怎麼做,如果是殺上白鹿觀手刃包道乙,為師替你們叫好。」

「呃……我們合計了一下,有一個機會,今天下午可以動手……古桐觀那邊出事之後,包道乙應該是覺得地方不能用了,他要將那些女子轉移掉,我們打聽到今天下午車隊會經過平昌街……」

寧毅神情嚴肅起來,點了點頭:「繼續。」

「那邊是鬧市,我們打算想辦法把路截住,只要砸爛其中一輛,讓人看見了馬車裡的女人,我們就鬧事。那麼多女人,上了檯面,他們說不過去的。梁子反正已經結下了,我們干不過包道乙,但事情鬧大,那些女人總算是救下來了。先生以前就說做事情要有章法,不能蠻幹,我們想來想去,恐怕也只有這個法子可以做些事情了。」

寧毅看了他好一陣,隨後笑了起來,走到窗前點了點頭,好半晌,開口說道:「你們兩邊加起來,四五十個人總會有,家裡都有關係,其實運作得好,不必怕包道乙的報復。這件事我之前不願意說,因為你們未必做得到。我現在告訴你們,這件事過後,不管你們家中大人打也好罵也好,你們這些當孩子的不能退,咬死了抱成一團,你們不退,你們家裡的大人就無論如何退不了,只要豁出去逼得他們抱成一團,包道乙就沒辦法對誰動手。既然你們不是蠻幹,這事過後,我幫你們。」

「謝謝先生!」聽得這話,楊志武高興地朝他行了一禮,他們與寧毅打交道這麼久,對於這老師的過往自然要了解透的,往日里那些事情只是口耳相傳,他們大都認為老師很厲害。但從頭到尾,青年團的事情是他們自己動手,寧毅並不參與,如今這件事中,寧毅的態度又一直曖昧,直到此時才清晰起來,頓時讓人覺得真正有了主心骨,片刻后又興奮地問道:「那……先生,你覺得我們這件事,能成?」

「情報準確的話……」寧毅笑著點了點頭,「應該就能成。」

他是這樣說著,待到楊志武離開,寧毅站在窗前皺起了眉頭,成也好敗也好,事情是不可能輕鬆的。原本他想的只是以厲天佑那邊的壓力來做文章,但這件事之後如果真插手包道乙的事情,局面恐怕就更加複雜,也更加的不可控了。

如此到得下午,「永樂青年團」一共過來了近三十人,一部分是班上的學生,有幾人則是二十餘歲的年輕人,有陳細砣的堂兄,也有「青年團」之前做好事的時候結識的市井遊俠,對包道乙的勢力並不在乎的。有關這件事情,楊志武原本與卓小封等人商量過要一起干,但卓小封那邊表示了拒絕,那邊死的畢竟是自家兄弟,熱血激憤,中午便已經錢去埋伏。這邊便在集合之後再往平昌街過去。臨行之前,寧毅給了每人兩包生石灰粉,順便發給一幫孩子每人一個小木桶。

「……石灰用來防身。打一小桶水放在旁邊……這東西如果不是情況緊急我是不贊成用的,結仇太深,但你們體力不行。如果起了衝突,撒石灰,再不行,就潑點水……」

如此叮囑一番,寧毅稍微化妝,一行人去往平昌街的方向,到了位置方才分手,青年團的一幫孩子去了道路轉角的茶樓上方,「正氣會」的那些孩子則早在道路對面酒樓里坐下了。看見對方過來,多少有些感動,但並沒有打招呼。寧毅去到稍遠一點的街邊。推了一輛小車一邊賣菜籽油一邊看著周圍的動靜。

大概到了原本探得的時間。有一名在前頭盯梢的少年騎著馬回來,表示了訊息的無誤。寧毅遠遠地看著那街口,不知不覺間,陳凡在旁邊坐了下來,那馬車的隊伍出現時,他偏了偏頭,朝寧毅笑了笑。

「他們搞錯了情報。」

「嗯?」寧毅微微愣了愣。

「那些女人不是從這裡運走的,昨天晚上,那些孩子得到消息之後,我去查了查,包道乙給他們設套了……不過也許是他們保密不好,所以被人反過來利用。」

寧毅看了他一眼:「怎麼這個時候才說?」

「我昨晚想了想,過去警告他們,對他們的將來沒有任何意義。如果不吃虧的原因只是有人在保護他們,恐怕他們會習慣。可如果事情失敗了,他們被抓住,又理虧,家裡再被打壓,往後恐怕就什麼事情都做不成了。我想了一夜,就只剩下一件事可以做了……」

寧毅閉上眼睛:「sonofbitch……」

他語音既輕,陳凡也聽不懂這話的意思,這時候笑容中透著幾分興奮。

「我以前也跟他們一樣,天不怕地不怕的,我認得的很多人都是這樣,他們天不怕地不怕,但後來,慢慢的被這世道教得怕了。其實怕沒關係,但再後來他們就什麼事情都不敢做了,他們不敢做以後,還想出各種理由來說服自己,然後又去說別人,好像他們的不敢是什麼天大的光榮一樣,罵敢去做的是傻子。其實我也慢慢的怕了,不知道什麼事情該做,總覺得這世道里,什麼事情都是做不成的,因為大家都怕。」

他頓了頓:「你教的這些孩子,心裏面有很多想法,做事敗了沒關係,可以讓他們學會做事的辦法,但我不能讓他們從一開始就怕。我得讓他們看到有些大人是不怕的,有些事情,只要他們長大以後還記得,就沒有別人說的那麼難。」

馬車漸近,陳凡站了起來,隨後偏了偏頭,疑惑道:「你推個車幹嘛,沒用的話借我?」

寧毅看他一眼:「這是菜籽油,我讓學生準備了石灰。有人被灑了之後,可以到這裡來洗眼睛。」片刻後補充一句,「……不傷和氣。」

「那還有命?」陳凡愣了半晌,「你真陰險。」

說完這話,陳凡轉過了頭,秋天的街景蕭瑟陰晦,這往日繁榮的街市上便也沒有太多的人。他洗了一口氣,骨骼在空氣中輕輕地響起來。

那邊的街角,「正氣會」的一幫少年已經開始下意識地站起來了。然後他們看見街邊的一道人影暴喝一聲,朝著那邊沖了出去。

過來的馬車一共有七輛,每輛都由兩匹馬拉著,速度不慢。那道身影像是疾箭一般這蕭瑟的秋景,卻將整個氣氛在瞬間化作了不斷繃緊的弦,轉眼間,那人影沖向第二輛馬車,蓄力至頂峰的一拳重重地轟在了那駿馬的頭上。

血光爆裂,馬聲長嘶,隨著這一拳,那匹奔馬幾乎整個身軀都離開了地面,朝著旁邊的另一匹馬撞了過去,奔馬拉著車轅,整個車身陡然間開始傾斜,車輪離開了地面,轟然之間往側面翻了過去。

轟隆隆的巨響,馬車車身倒在了地面上,還在隨著巨大的慣性朝前方推進,這街道之上的污水、垃圾一時間都被激起,馬車前方,那道身影雙手推著已經豎起來的車弦,整個人都在被車體推得朝後方滑動,但終於那滑動的勢子停了下來。後方的一輛馬車倉促間轉向,幾乎朝路邊一棵大樹撞了過去。只見那身影推著車弦,開始使力。

此時馬車的一根車轅已經斷了,倒在地上的奔馬也脫了韁,傾倒的車廂開始被那人推得開始朝側後方滑動,勢子竟越來越快。隨著轟隆巨響,那人口中也大喝出聲:「江湖恩怨,不想死的滾開——」路邊幾個小攤的攤販奪路而逃。

馬車撞翻了一個小攤,那小攤原本是賣油炸小吃的,一鍋滾油被打翻在地,柴火亂飛,馬車從上方碾了過去,撞在道路那邊的牆壁上,停了下來,下一刻,火焰在轟然間升騰而出。

馬車車廂既大,此時七八人慘叫著從裡面爬出來,都是原本埋伏的武林人士。那身影抓住半根車轅,用力朝車廂上踢了一腳,將那巨木抓在手上做武器,打爆了第一個爬出來的人的頭。遠處第五輛馬車上,有人嘩的撕裂了錦簾,身影從那邊站了出來:「陳凡!你幹什麼!」便是包道乙。

第三輛馬車上,車夫揮舞長鞭,刷的朝陳凡這邊揮過來,陳凡動也不動,伸手抓住用力一扯,那長鞭啪的碎成幾截,連帶著人影成了滾地葫蘆。但一輛輛馬車上,一名名神色、兵器各異的江湖人士都已經出來了,七輛馬車將長街前前後後堵了個嚴實,一片驚亂之聲,陳凡拿著那車轅向前走。

「包道乙,你今天要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八一章 看見蟑螂也不怕不怕了……

22.97%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