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三章 驚神一刺

第二八三章 驚神一刺

罡風呼嘯,中間相隔一輛馬車,足有**丈的距離,包道乙腳下如驚雷疾電,轉眼間便拉近了,陳凡也毫不猶豫地迎了上去。

周圍的人洶湧而來,一時間卻並沒有出手,只是圍成了一個巨大的圈子。對於這些跟隨者來說,包道乙的悍然出手也是出乎眾人意料。不過,能夠在方臘這個全靠一拳一腳打下來的朝廷里爬到如此高位,包道乙的功夫本就不弱,年輕時便是憑着本身武藝闖下的莫大名頭,這些年雖說性好漁色,但道門之中本也有頗多採補養生之術,因此雖然顧著享受權力,武藝也不見得就落下了,這時短短几步間幾乎是縮地成寸的身法便足以證明他的厲害,拂塵一揮,鐵掌飛撲,剛猛無鑄。

轉眼間兩人就撞在一起,眾人圍上來,兩人已經噼噼啪啪的交手數招,速度既快,威勢也是驚人,旁邊那第四輛馬車的車身在兩人交手中轟的被撞了一下,隨後木輪都被直接踢斷,車身傾斜下去,被拉車的兩匹馬拖着往前走了幾米才倒下。

包道乙的掌底、拂塵功夫走的都是剛猛的路子,身形卻也快得如閃電般,只是這速度不是為了躲避,而是為了將破壞力增加得更高,拂塵加腿踢、肘砸合膝撞,手掌揮斬時,掌緣鋒利如刀,當他此時含怒出手,整個人就像是分出了三頭六臂,每一下攻擊都是剛猛驚人。而前方的陳凡卻也是在這一瞬間「啊——」的暴喝一聲,全出如風,狂打猛砸,將包道乙的上半身捲入怒濤般的攻勢中。

他方才從好幾人的攻擊里衝鋒殺人,每一下佯攻取的都是對手下盤,但在此時他卻是步伐沉穩。手上直拳如電。使的是此時江湖上極其常見的炮錘功夫。這門功夫後世太極拳中有,也孕育出過三皇炮錘這類拳法,但在這時。就只是簡簡單單的外家拳,拳風硬朗凶蠻,如炮如錘。

他們這類武者平時講究修氣。打鬥時便是能夠開口說話、換氣,也是極有章法,但陳凡的陡然開口卻已經不是換氣,那聲大喝中,口中呼吸如風箱鼓動,已經將力量推至爆發的巔峰。手中炮錘連出,取的都是包道乙上身要害,太陽穴、眉心、頸項、喉結、腰肋、胸腹隔膜,一般人打人取要害頂多取一處。但在這短短片刻,陳凡的攻擊竟像是同時籠罩住了對方的整個上半身,無數的直拳。取最短路徑轟出收回轟出收回轟出收回轟出轟出轟出轟出轟出轟出。在空氣中都激起了隆隆轟鳴。

旁觀的眾人幾乎都睜大了眼睛,這無數的直拳其實只是炮錘中一式簡簡單單衝天錘衍生。但能夠將一式拳法在短短片刻間打到這個程度,就沒幾個人做得到,打出來也沒幾個人受得了,那氣勢看來就像是有根石柱擺在眼前都會被他生生打斷。

但包道乙的武藝也確實了得,整個上半身陡然被卷進去,手腳之上竟是毫不相讓的猛攻路數,他的上半身不斷地前沖后避,陳凡的身體也會在對方施以狠手時朝後方一仰,但手上攻勢卻是絲毫不停。這樣的瘋狂攻守局面只維持了幾個呼吸,包道乙猛然一喝:「去死——」一掌印在陳凡胸口,陳凡毫不留情的一記揮拳直攻他的太陽穴,隨後拂塵劈在他胸口,包道乙的左肩被陳凡連續揮出的一記直拳轟中,他的一腳踢在陳凡身上。

拂塵帶着衣服的碎屑與鮮血飛濺在空中,包道乙籍著這一腳退出丈余,陳凡也連續退後幾步,兩人再要前沖,一道身影轟然飛至:「這傢伙給我了!我要打死他!」與陳凡硬碰硬地對了兩拳。

包道乙伸手拍了拍被陳凡打中的肩膀,在那兒咬牙切齒地停了下來。方才那一刻,他打中陳凡的一共三下,看似毫不吃虧,佔了上風,甚至陳凡的胸口都被他的拂塵撕出血來,但包道乙心中卻只有驚駭。他心下明白,自己打中陳凡的三下並不算多重,甚至最後那一腳,主要是為了將陳凡踢開,拉開距離而已,陳凡打中自己的這一拳,眼下幾乎令他整條左臂都有點提不起來,痛入骨髓。

對於陳凡的身手,之前他是算不得非常了解的,他知道陳凡是方七佛的關門弟子,也知道陳凡為人頗為悍勇,戰場之上斬將奪旗不落人後,而且能夠跟劉西瓜打來打去的,自然也算是一流高手。不過方七佛對這弟子雖然有教導,一直以來卻並沒有開始重用,這個應該是保護和磨練他的意思,包道乙倒是明白。

能夠與劉西瓜打來打去,有方七佛的教導,自然也算是一流高手。但劉西瓜也好,陳凡也好,都是後輩,在他看來,自己真要斬殺對方,當然也是簡簡單單,不會有問題。前段時間陳凡在城內維持治安,打了他不少手下,他只當做是小輩鬧事,給佛帥面子不願意一般見識。卻怎麼也沒想到,這個被佛帥調教出來,一直藏鋒至今的年輕人,身手竟然已經到了如斯境地,如果公平比試,恐怕已經壓過自己一截了。

他這次過來,真正的一流高手還是隨行了的,但與他身手相仿,能與陳凡爭鋒的五六人都與他一般在後面的幾輛車上。方才他一怒出手,這些人便都不好插手進來,免得落下以眾凌寡的口實。但眼下忽然出手的,卻是那身材魁梧高大、滿身刀疤的凶閻羅陸陀。如果秦嗣源的次子秦紹謙在這裏,必然能夠認出他的身份來。

當初幾個遼國刺客刺殺秦嗣源,後來那為首的貴公子被救走,途中護送的武藝最高的一人便是這廝。當時若不是秦紹謙使計將他迫走,恐怕秦紹謙與身邊的小將胥小虎兩人都要面臨苦戰。當時有關他的通緝文告就被廣發全國,秦嗣源復起之後,下面更是增加了追緝力度。他走投無論便來投了義軍,他投靠的時機有些晚了,但本身武藝驚人,頗受包道乙重視。不過他的性情也極是桀驁。先前他駐守古桐觀,被陳凡截了,被他視為奇恥大辱。這時候恐怕也只有他敢在包道乙面前擺出這虎口奪食的架勢來。

陸陀身材魁梧,比之陳梵谷出一個多頭來,力道極大。但陳凡平素也已力道見長。眼見這人插手,只是冷哼一聲,悍然迎上,短短片刻間,就已經硬碰硬的交換數拳。

「宰了他!」

「打死這小子,卸了他的手腳!」

陸陀不比包道乙,此時周圍包圍已成,眾人當中,有人便大喊起來。陸陀與陳凡雖然硬碰硬。但一時間交手騰挪也是極快,周圍的人便在旁邊施以手腳,作勢要幫忙。事實上。這時候的局勢。基本上就已經被定下來了,幾十人對一人。陳凡武藝再高又如何。他這時被眾人圍住,與陸陀打鬥完全不落下風,看來身手還在巔峰之上,但縱然這樣眾人也都知道,方才那短短片刻幾乎將眾人正面壓倒的氣勢不可能有了,懸念只在於這個年輕人會在這樣的時刻倒下而已。

眾人知道陸陀的力量與兇殘,他身上滿是刀疤,也是經過戰陣無數的,陳凡與他頂多也就是勢均力敵,但在這種情況下,陳凡只能死在他的手上了。周圍的眾人幾乎都有如此觀感,而看在遠處的一大批觀看者眼中,恐怕也是同樣的感受,至少兩人在身材比例上,力量對比就是一目了然。「正氣會」的一幫孩子就要衝出來,寧毅已經趕了過去,將人堵住。

「不想陳凡死的話,現在就不許去!這已經不是你們的戰鬥了……」

「為什麼不許去,我們跟他們拼了!陳凡大哥這不是死定了?我們不去又怎麼樣……」

「你們去了就死定了,不去……也許還有機會……」

寧毅皺了皺眉頭,看了看四周,「正氣會」畢竟不是傾向他的,其中一個少年仍舊想要衝出去,被他掐住脖子一把按回凳子上。

另一座樓上「青年團」的一干孩子此時也在掙扎著要不要去,他們已經準備好石灰粉包,提好小水桶,但還是被此時的寧毅喝止了。

寧毅皺着眉頭,看着那邊的打鬥。

情況混亂,變化極快。類似眼下的情況,寧毅只看見過一次,陸紅提刺殺宋憲時,被宋憲以二十多名武烈軍精銳埋伏,相對而言,武烈軍精銳的身手自然到不了眼前這個黑高個這麼厲害,但這些武林人士的配合算是一盤散沙,軍隊中的精銳在彼此進攻配合上卻可以發揮極其恐怖的力量,那時宋憲以為埋伏了陸紅提,卻被陸紅提反過來迎著這樣的阻力將他硬生生的殺掉,可謂真正的以力證道。

但眼下,寧毅也確實看不到多少的希望,他一時之間也只能看着。

位於長街一側的某個角落裏,聞人不二的一雙眼睛,也在看着長街上的這場打鬥。寧毅是在今天中午時分去找他的,讓他過來看看會發生的事情,有沒有什麼值得利用起來或者是做文章的地方。他過來看到這事情的發生,也有些意外,不過顯然,此時也沒有多少可插手的餘地了。

忽然出手的陳凡武藝高強,方才這番打鬥及其勇烈。他在想着既然寧立恆叫自己過來,或許他能有什麼操作轉機的想法,但看看那邊的寧毅,顯然也是沒辦法的了。

這邊戰鬥打到五六十招上下,陳凡陡然一矮,轉變了打鬥風格,他步伐靈動快速,轉眼間繞過半個圈,身形飛撲,雙手隔開陸陀揮來的一拳,抱住對方腰部陡然將他推出去,那陸陀穩住身形,一拳砸下,陳凡抱住他的腿,兩人一齊摔倒在地,起身,陸陀揮拳,卻已經失去目標,回過頭時,一記剛猛到極點的揮拳已經狠狠印在了他的頭上。將他整個打飛,翻滾一地。

兩人拼了許久的拳頭,陳凡與他都是滿身鮮血,卻未想到陳凡到此時還有留手拿出來。陸陀虎吼一聲爬起來,陳凡已經沖了過來,兩人幾下交手,陳凡再次一掌砍在了他的頸項上,緊接着拳落如雨。

在這等情況下,陸陀竟還不是陳凡的敵手。旁人心中都有些不可置信。也在此時,一支長槍刺出人群,在陳凡的腿上割了一道血口。

陸陀與陳凡的戰鬥。只能說是稍居下風,真要打還要打出許久的時間,圍觀武者的這一下出手。顯然令得陸陀很受傷,他一聲大吼:「不許插手!」陳凡受那一下幾乎連皮肉傷都不算,他只是冷笑一聲,放開陸陀,陡然朝旁邊沖了過去。

頓時一團混亂,刀槍劍戟紛紛架出來,乒乒乓乓的一陣,陳凡身上連中三下,鮮血飈出來時。他抓住那使長槍的退出包圍,按在地上打爆了喉結,口中長笑:「哈哈。包道乙——」

那邊包道乙怒極揮手:「殺了他!」

情況再度變得混亂起來。陳凡抓起兩把武器,試圖在人群中左右奔突。他在戰場上保命的經驗是極其豐富的,但在這樣的情況下,顯然也已經沒有多少用處了,鮮血開始不斷的在他身上流出來,他躲避着陸陀的追擊,幾個人被他趁機打斷了腿腳或是開了腹腸。

但終究是英雄末路了……

目睹這一幕的人心中或多或少都生出了如此的感想,那邊的孩子又已經騷動起來,開始準備衝出去。也在此時,有人從長街一端趕了過來。

二十餘人,著黑衣,配刀劍,為首的正是安惜福。

「住手!」

「安惜福你管不了這事!」

幾乎在安惜福說話的瞬間,包道乙在那邊已經聲色俱厲地指了過來。這邊安惜福也拔出了劍,舉步前行:「長公主令我署理城內治安,爾等城內鬥毆,還不停手!」

「陳凡要刺殺本國師,就是鬧到佛帥面前,你也保不了他!安惜福,你給我退下!」

「那也是鬧到佛帥面前之後的事情,包天師,今日我黑翎衛在此,就歸我黑翎衛拿人,請你吩咐手下退下!」

「沒!有!可!能!」

安惜福站在那兒,咬緊了牙關,那邊戰局還在進行,下一刻,只聽得他說道:「動手。」

「你們敢!」

包道乙喝了一句,那群黑翎衛便也有些遲疑,安惜福冷冷地回頭看了一眼:「動手!」說完,朝着前方直衝了出去,二十餘名黑翎衛也跟着衝上去了。

「攔住他們!殺了陳凡!」

一片廝殺與混亂,陳凡依舊被圍困在了人群中間,廝殺之中幾乎變成一個血人,而在這邊,黑翎衛根本就沖不散十餘名武林人士組成的防線。包道乙畢竟是護國天師,一幫下屬此時並無戰意,安惜福的武功又有限,只是殺進了外圈,身上就連中了兩刀。寧毅已經揮起手,叫上一幫少年拿着石灰趕過去,也就在此時,讓大家都沒想到的一幕,發生在所有人的眼前。

那邊的戰況,最為激烈的,終究還是圍困了陳凡的那一團,江湖人士配合性本就不是頂好,陳凡左衝右突,將整個局勢已經攪得極亂,但他想要衝出去,終究還是不太可能。身上滿是鮮血,衣服破破爛爛,就算每一次都能躲過要害手上,他的腳步也已經緩慢踉蹌起來,但也就在這最為混亂,每個人都想要隨手割他一刀的此時,有兩個人的身體都在他前方飛了起來,驚人的鮮血噴上天空。

拳罡破風如虎吼!

「包——」

陳凡的身體撲出數米之外,翻滾,起身,刀劍遞來,他身形平治,撞開了前方未來得及反應的一人,避開如林的攻擊。

「道——」

沒有人料到事到如今他還有這等力量,那在人群中硬沖夾雜躲避的身形猶如天外飛來的一筆,混亂的戰局被拉長,人影被撞開,他竟然在此時,直撲戰場最深處。包道乙的身邊,三四個人一齊出手,有一劍遞到了陳凡的肩膀上,也有一隻手抓住了他的衣襟,後方還有數人圍追堵截,此時的陳凡幾乎是被一群人拉着、拖着、圍着,但也在此時,他殺出了重圍,直奔目標!

「——乙!」

簡簡單單的一拳,在這樣的瘋狂戰況中,朝着包道乙遞了出去,包道乙眼中凶芒暴綻,揮掌迎上。

無論再怎麼悍勇,他終究是強弩之末了,這一拳,終究也是象徵性的一拳,包道乙能夠明白這些東西,終於,拳掌相交,將那一拳停在了空中……

……

……

砰——

漫天的石灰粉……

……

……

「鏘……」

阻隔的視野中,像是被延長了無數倍的、刀鋒經過刀鞘的聲音,這一刻,無數的人在他的身側、身後刺出了刀槍,陳凡渾身是血,他身體保持着前進的姿勢,睜開了被鮮血染紅的雙目。直到此時,他才從身體兩側拔出了從開戰至今一直隱忍的雙刀,露出了……

真正的獠牙!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八三章 驚神一刺

23.13%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