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六章 陳家翠花 含血噴人

第二八六章 陳家翠花 含血噴人

讓平昌街頭浴血的場面開始冷靜下來的,是忽如其來的號角聲。

此時在杭州城內,當包道乙與霸刀營兩方火拚起來,能夠插入其中的人並不多。不過,哪怕是此時置身一側最希望杭州城內亂起來的聞人不二,也不會認為這場戰鬥能夠一直打下去,對於這已然涉及到杭州安危的火拚,真正有話語權的人,都是極其敏感的,劉西瓜口中的一首長詩一字一頓,還沒念完,陡然響起的戰號與介入者的第一面大旗就已經到了。

此時不僅僅是平昌街,就連平昌街附近的街道上,都已經開始聚集起看見包道乙煙火令箭而聚過來兵將,各種聲音嘈雜混亂。但最為驚人的,終究還是已經響起來的騎兵馬蹄聲,和著那號角,雖然還沒有到平昌街,卻將周圍一片的情況弄得愈發雜亂起來。他們大抵也被包道乙的人堵住了去路,但蹄聲仍舊是飛快地朝這邊蔓延過來。

幾名軍中精銳舉著大旗抄了近路而來,他們衝過側面的廊院,衝上屋頂,直接扎進了霸刀營與包道乙手下火拚的亂局當中,旗幟上是一個大大的「厲」字。

鎮國大將軍厲天閏,在這時的杭州或許是最能名正言順介入此事的一人,在永樂朝他本身就是全國兵馬大元帥一般的身份,這次又是為了肅清杭州局勢而趕回來。看見這面旗幟,眾人都不由自主地給了幾分面子,那些越過牆壁、屋頂過來的掌旗者也是武藝超群之人,有人大喊起來:「住手!厲帥有命,兩方罷手!」又有人分別衝過戰陣,去往劉西瓜以及包道乙那邊:「厲帥請兩方暫且停手!」

包道乙與厲天閏在造反中本就是平起平坐的身份,揮著手吼道:「停不了了!」劉西瓜那邊則是稍稍沉默。俄頃,一列四五十人的騎兵隊破開街道後方封鎖疾馳而來,為首那人騎一匹高大黑馬,身材魁梧。渾身著鐵甲,手中一柄紅纓大槍,氣勢凜然。他們此時沖向的是霸刀營陣型的後方,這邊的霸刀營精銳轉過頭來。那將軍衝到近處,一拉韁繩,馬聲長嘶中,人、馬昂然立起,後方十幾騎與這將軍成一條線,停了下來。

這人顯然便是厲天閏了。馬隊的出現,配合著那面厲字旗。與開始收斂的號聲。平昌街上的交戰雙方也都已經停下了手。氣氛便再一次地肅殺凝固起來。圍觀的眾人也都在看著這事態的發展。只有酒樓之上的寧毅,此時的心神已經完全不在這上面,他站在窗前,與斜下方隱匿在巷道中的那名戴了斗篷的女子對望片刻,但終於,有人從後方過來,使得他不得不將心神收斂起來。

「厲帥來得稍微早了些。」

此時上樓的,是過來查看他情況的劉天南。看著厲天閏此時的出現,其實是稍稍有些得意的。寧毅看了看局面:「是我們這邊派人通知他的吧?」

「嗯,太晚了也不好。事情就收不了了。」

「陳凡如何了?」

「他命硬,傷勢無妨。」

寧毅點了點頭,這時候,厲天閏的聲音也從那邊傳過來了。

「包天師,劉大彪,今天這事過了吧?」

這聲音同樣是驚人的內力迫發,響徹全場,不怒而威。片刻,包道乙咬牙切齒道:「問問她!」厲天閏將目光落向劉西瓜的那邊,但那邊只是沉默著。厲天閏再掃過一遍,朝側面的黑翎衛說道:「安惜福,今日之事,你給我說說這來龍去脈。」

這句話便不再是針對全場,安惜福走上前去,與厲天閏說了這事情的經過。他與陳凡頗有私交。但本身位置還是不高,也知道今天的事情靠隱瞞是沒用的,將陳凡刺殺包道乙的經過--了。厲天閏望望霸刀營這邊:「如此說來,陳凡以下犯上,你霸刀營要替陳凡出頭,鬧到這種程度,是否有些過了?包天師,你又是因何事與那陳凡鬧得如此不可開交,此時大夥都在,你可願說出來嗎?」

「厲天閏。」包道乙看著這邊,「你以何等身份來審問我?」

厲天閏低了低頭:「絕無此意,只是大家同在一條船上,不願意彼此真傷了和氣。」

「誰知道他發什麼神經!他對我有何不滿,便讓他出來說啊!」包道乙瞪大了眼睛,咬牙切齒,「厲帥,我今天給你面子,可以和和氣氣地讓他出來給我一個交代,但醜化說在前頭,此事若真的說不清楚,今天霸刀營就誰也走不出這裡!」

眼下只是暫時的停戰,霸刀營如今在杭州可用之人不過八百,聚在這邊兩百餘人,也很難再有伏兵了,而在平昌街外,包道乙的手下還在源源不斷地聚過來,因為事態嚴重,動員起來的人估計已超過兩千,他是有說這種話的底氣的。

但霸刀營這邊卻也沒有絲毫動搖,兩百對兩千,如果說霸刀營的人固守平昌街,恐怕不多久就要被人海戰術堆死,但若是從素質、士氣方面來考慮,一旦劉西瓜真的不顧一切放手大殺,不管破壞的程度,霸刀營的兩百多人恐怕只要幾次衝殺,就能讓兩千烏合之眾的士氣崩潰,到時候便只是屠殺而已,只是事情一旦擴展到這個程度,那就真是不死不休,在逼方臘做選擇了。

包道乙說完這些話,霸刀營的眾人只是冷笑,儼然「有種再來」的感覺,劉西瓜那邊看來也是沉默著冷笑了許久,頗為輕蔑。直到包道乙便要發作,她才開了口:「我送了包天師一首詩,方才還沒說完呢,如今寫完了,厲叔叔要看嗎?」

這說話間,有人奉了那寫有詩作的宣紙過來,字跡想必是不怎麼好看的,厲天閏倒不在乎這些,只是看完之後,也想不通跟這戰鬥有什麼關係。劉西瓜說道:「厲叔可知道,這首詩的名字,我將它叫做《俠客行》?」

「那又怎麼樣?」

「陳凡為何要殺人……你問問咱們包天師做了什麼事情!」

她此時語調不高,但語氣之中,已滿是控訴的壓抑。包道乙愣了片刻:「***你要說什麼就說!有什麼話。當著所有人說出來!老道……」

「你可知道陳凡隔壁家有個姑娘叫做翠花——」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包道乙也是滿心的憤懣與委屈,他當然隱約能猜到陳凡出手的理由,就是為了那幫孩子。但大家出來混。做事得講規矩,如果說他今天真的讓車隊運了一群女人從這裡過,被那幫孩子截住了,曝了光,他也只能認栽,放了那些女人。但問題在於車上沒女人,那幫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要來招惹。是你們那邊理虧,這個時候就輪到我來教訓你了。在他的世界,這個就是所謂的做錯了就要認,挨打了要立正。

他今天要對付那幫孩子,只是教訓對方一番,也不算是想要殺人。但陳凡就這樣殺出來了,沒關係,既然他豁出去了。自己這邊就接下了,殺不殺陳凡,就都是自己的事情。誰知道竟然還有霸刀營出來架這個梁子。還蠻不講理地將事態擴展到這一步。在他來說,這確實是對方太過分了,欺負人欺負到了極點。然而,兩邊針鋒相對,就在劉西瓜打斷他話之後的這一刻,包道乙陡然間在心中感到有些怪異的氣氛,連他自己都有些說不上來。

「什麼……什麼亂七八糟的。」

「你可知道,陳凡與那翠花姑娘相親相愛,已私定終身了。」

「……關我什麼事?」

「翠花姑娘前幾日失蹤,他家人已經找了數日!厲帥。我霸刀營今日在古桐觀發現大批被虜的良家女子,那翠花姑娘便身在其中,受盡折辱……包天師,你說你做了什麼好事!」

劉西瓜語氣沉穩,步步緊逼,包道乙陡然喊起來:「你含血噴人!」他此時其實也已經在心中忐忑:我最近有搞過一個叫翠花的嗎?但氣勢上自然不能落在下風。

厲天閏這時候也已經皺起了眉頭。包道乙這人的陋習,他是知道的,但這事情本身不算是什麼大事,就像是寧毅說的那樣,相對於義軍所做過的無數慘無人道的事情而言,包道乙的毛病頂多是一點上不得檯面的低級趣味而已。而且包道乙還算比較注重內部團結,抓人還是挺謹慎的,譬如軍中什麼將領的妻子,就算看上了,也不會去碰。這次恐怕是不知道,弄了陳凡的女人,要真是這樣,年輕人脾氣暴躁,要豁出命去幹掉包道乙,就變得理直氣壯了。

包道乙那邊色厲內荏,劉西瓜一步也不退地逼了過來:「不是要理由嗎!要對質嗎!包天師,匹夫一怒,血濺十步!你敢做下這事情,我霸刀營是看不下去的!便讓陳凡來與你對質又如何!」

這話說完,那邊已經有人抬了擔架出來,上面那人半個身子包了繃帶,正是療傷遼到一半的陳凡,老大夫還在旁邊跟著,皺了眉頭頗為不爽:「傷勢還未處理好,為何要抬出來。太亂來了,太亂來了……」

陳凡此時還有意識,他在這邊雙眼通紅地盯著包道乙,身子似乎努力地想要抬起來,被老大夫用手壓住了。他伸手指著包道乙:「老賊……只要我未死,不會放過你……翠花……噗——」話沒說完,一口血噴出去,在擔架上暈倒了。

老大夫大吼著讓人將擔架抬回去,霸刀營的眾人看著包道乙,劉西瓜看著包道乙,厲天閏看著包道乙,酒樓上的少年看著包道乙,滿街的人看著包道乙,就連包道乙麾下的眾人,此時也有些交頭接耳,沒辦法,老大是這樣的人,大家都知道……

寧毅方才心思還完全在別處,此時也瞪大了眼睛,因為陳凡方才的表演,嘴角微微抽搐著,壓抑著想笑的衝動:「你妹的……影帝啊這是……」(未完待續)rq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八六章 陳家翠花 含血噴人

23.37%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