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七章 同志、家人

第二八七章 同志、家人

戰事初停,經過了那慘烈的搏殺,鮮血與亂局,誰也沒想到,事情會忽然間急轉直下,變成眼前這個樣子。

之前的事態擴大到幾千人混戰的規模,本就不是含含糊糊可以抹過去的事情了,但霸刀營陡然間祭出來的這個理由卻委實讓人心情上上下下的難做歸納。要說事情小,確實,一個人頂多一家人的事情,何至於波及到眼下這種局面上,但要說事情大,在場任誰都覺得陳凡確實有出手的理由,女人被人上了,鬧到什麼程度,都是沒話說的。

但即便如此,包道乙這邊終究還是平日里蠻橫慣了的,知道此時決不能露出理虧的樣子,一時間便有人喊起來:「空口無憑。」

「就只有你們說啊……」

「有種別走……」

這聲音吵吵嚷嚷,只是比起方才的理直氣壯,氣勢自然就低得多了。劉西瓜看他們說了一陣子,道:「包天師,古桐觀是你的地盤,你還真想撇得清么!今日之事,我霸刀營就管定了,我帶陳凡走,看還有誰敢阻攔一下!」

她如此說完,就此吩咐回營,包道乙吼道:「你敢!」

「厲帥,告辭了。」

「此等事情,憑你說說就算么!」

無論是否真有此事,眼下終究是沒有證據的,包道乙便不可能用默認的態度將事情坐實在自己身上,他這樣一出聲,其餘嘍啰又是紛紛吼了出來,陣線前方的一人大喊著:「絕對是你們隨意栽贓!」旁邊一人小聲問道:「沒這事嗎?」

「不奇怪,我覺得肯定是真的。」那人努了努嘴,隨後繼續大喊,「絕無此事,含血噴人!」

厲天閏那邊將戰旗轟的扎在了道路中央:「誰也不許動手!」他強勢起來,畢竟還是有分量的,先前只是需要一個足夠強勢的理由而已。這話說完,也朝包道乙拱了拱手:「包天師,古桐觀無論如何都是歸你轄制,若真是在你那邊出了這等事情。你是否也該管一管你下面的人呢。若真無此時,陳凡之罪自可到金殿之上再議……」

他這下子便是要向著霸刀營,將事情壓下去了,但厲天閏的態度一旦真堅決起來,包道乙也知道,這架已經沒辦法再打下去,吵嚷作勢幾句。又道:「我回去必定徹查此事,若真是我手下犯下如此罪行,我決不輕饒,但若無此事,最終證實我這邊的清白。就算佛帥回來也別想保住陳凡的命!」

如此這般,霸刀營連同酒樓、茶樓上的孩子,連同寧毅一塊從平昌街出去了,包道乙帶人散去。一直到回到馬車上,他才砸掉了身邊的辦張椅子,沖著手下大吼起來:「誰他媽乾的好事!我平時就說過。你們要玩可以,被他媽給我弄出這種手尾來!今天搞成這樣,要查出是誰,我絕不放過他——」

要寧毅來說,包道乙就算平均一晚玩一個女人,兩個月的時間又能玩多少,只是他有這種習慣,跟在他下面的那群手下便也有恃無恐,許多時候打著他的名義抓人的事情並不出奇,他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方才當著眾人的面他說事情肯定不是自己這邊乾的。這時候沒了外人,要他說不是身邊這幫人做的,他才不信呢,一個兩個都不是什麼好鳥,媽的這次真是無妄之災,被這幫牲口害死了……

****************

一個人。壞到自己都能對自己失去信心,確實是件很誇張的事情。不過至少這一次,可憐的包道乙確實是被冤枉的。

有關陳凡家隔壁的情況,寧毅前兩天就聽他說起過,走丟了人,鬧得很麻煩,陳凡感嘆過一次,寧毅當時問起,他說道:「肯定被包道乙手下的人抓走了,這事情不奇怪……」無論如何,那位翠花姑娘也不可能跟他有什麼私定終身的事情。

一路回到霸刀營,寧毅去看陳凡時,陳凡正躺在床上整理繃帶。他久歷生死,體質好得驚人,見寧毅進來,笑道:「如何?」

「太棒了,誰想出來的?」

「我啊。」

「包道乙還真是啞巴吃黃連……不過話說回來,嫂子長得怎麼樣。」

按照目前的身體年齡,陳凡比寧毅還要大上幾歲的,他一問,陳凡那邊將臉揪成了包子。

「你說那個翠花?小身板小腦袋,嘴巴還尖尖的,像只雞。」

「就這樣也會有人抓?」

「其實還不錯啦……不過她反正被人弄過很多次了,我是不可能要的。理由光明正大,嘿,你少來看我笑話。對了,劉家老大想要幹嘛?」

「嗯?」

「我跟她認識很久了,她若有事,找我幫忙,我是會幫的。但她說要買我一條命,這就不是小事了……」

寧毅點了點頭,在這種情況下,陳凡依舊保持著敏銳的思維。應該也正是因為擁有著如此出眾的能力,劉西瓜才會付出這麼高的代價來救他,不過寧毅這時自然也不好跟陳凡說劉西瓜的想法,再聊得幾句,有人來叫他,是劉西瓜招他過去。

今天發生了這些事情,接下來應該就要進入正題了,劉西瓜下了決心,他也已經準備好了初步的應對。去到劉西瓜的書房時,少女坐在窗邊皺眉沉思著什麼,片刻後方才說道:「包道乙一定要死。今天的那種狀況不能殺他,但在這之後,就有由頭了。」

這自然是正理,今天在平昌街上,霸刀營再霸道,也是不能當場殺掉包道乙的,那確實太過突兀,但接下來就已經發展成兩個勢力的對抗,接下來若能弄垮對方,才算是有了名正言順的理由。寧毅點了點頭:「嗯。」少女轉過頭來:「不過那個不算是最重要的事情,現在還是要先想最重要的。」

這是要進入正題,跟寧毅談論「革命」之類的事情了,寧毅從身上拿出一疊草稿來,只聽劉西瓜說道:「今天晚上,我要去參加一個詩會。」

「嗯?」

少女皺著眉頭:「你給我的兩首詩用完了,我覺得挺不錯,待會再寫幾首好的給我。我覺得身邊應該多幾首備用的。哦,之前不是還有那些你寫了給我但是我覺得沒用的嗎?忘了扔哪了,我現在覺得那些也不錯,詩會上可以用。好像有什麼寒蟬凄切,什麼門暢通無阻的……」

寧毅嘴角抽了抽:「寒蟬凄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都門帳飲無緒?」

「啊,就是這個就是這個,寫下來寫下來……不是暢通無阻啊?我覺得你之前給我的那幾首也不錯,很適合我。都寫下來吧,今天晚上可以用。你以前好像說這首是死了相公的吧,以後我要殺誰,就送這首詩給他們家娘子……」

「呃,死了相公的是另外一首,叫做聲聲慢……」

兩人頗為可恥地在房間里研究了一番詩文,隨後,少女將寫滿了詩詞的紙張視若珍寶又理所當然地收進懷裡:「這些以後是我的了。你不能再寫了哦。」待寧毅點頭,她坐在那兒,面上才顯出一抹明亮的笑容來。那笑容只是一閃即逝,有如幻覺,但的確是寧毅第一次在對方臉上看見的神情,片刻之後,她坐在那兒看著寧毅,深吸了一口氣,又過了一會兒,低下頭再抬了起來。

「然後……是真正的正事了。」

********************

駕車駛出細柳街,寧毅回頭看了看後方屬於霸刀營的這片宅子,黃昏已至。天昏暗下來,家家戶戶,亮起了燈光。

劉西瓜終於下定了決心,要為了那從未見過的,據說更好的精神與理念將霸刀營的運作方式做出一番革新。作為以牧羊人自居的她而言,或許算是找到了可能更好的牧羊方法。寧毅算是始作俑者,但即便作為他,也不知道今後的霸刀營會變成什麼樣子。杭州城遲早還是會被朝廷攻破的,但霸刀營如何,此時無從去想了。

他在給劉西瓜的草稿里,做了第一步拋磚引玉式的思考和發問,有的對,有的錯,但大而化之,並不處理和介入實質問題。公平原則、契約精神、互相監督、三權分立的終極設想,首先要幹些什麼,需要劉西瓜自己去想,寧毅並不打算將正確的底牌從一開始就兜出來。目前的幾天,還只是她想法的孕育期,重要的是,她得覺得,這些想法都是她自己的,寧毅便只做甩手掌柜了。

反正幕僚就是這麼好當。

眼下他有更為重要、更為迫切的事情需要處理。一路離開霸刀營的範圍,回到平昌街,由於白日里的那番打鬥,眼下這邊還是一片狼藉,燈火黯淡。寧毅在街角停了馬車,穿過街頭,隨後折入一條小巷子,他謹慎地觀察了周圍,然後在其中一個院門前準備敲門,手才舉起,門便開了。

女子已經不知道在門邊靠了多久,聽見腳步聲過來,她就轉身將門開了,彼此對望了兩秒,寧毅左右看了看,女子便伸出手將他拉了進來。

按捺了心頭的波動,兩人一道沉默又快速地關上門,女子拉著他朝正對面的房間走去。院子不大,兩個房間已經有了幽幽的燈火,屋檐下也有另一道熟悉的、嬌小的身影。他們進了房間,寧毅反手將門關上,女子轉過身來,將他抱住了。她咬緊牙關,臉上滿是淚水,但沒有哭聲。

寧毅吸了一口氣,將女子抱住,閉上眼睛時,心中也儘是暖暖的感覺。在他心裡,早知道女子性格中的堅韌與剛強,雖然在平日那堅韌已經與這個時代的特質融合在一起,可以成為溫柔安靜的妻子,但當真正考驗人的事態出現,那些特質還是會嶄露出來,做出那些無比驚人又無比窩心的事情。

當初從杭州一路輾轉回湖州,九死一生才獲得安寧,然而在寧毅被俘近三個月後的今天,蘇檀兒竟然又帶著丫鬟娟兒在內的幾個人生生地殺回了此時戒備森嚴的杭州。她一貫是有這個能力的,不過聞人不二那邊沒有傳來消息,霸刀營那邊也沒有絲毫端倪,這說明她甚至瞞天過海,同時避開了身邊的所有耳目,這或者才是連寧毅也不得不驚嘆的事情。

他靠著房門,想著這些東西,蘇檀兒身材本就高挑,此時微微惦著腳尖,摟著他靜靜地流淚,那哭泣倒不像是羊入虎口、水深火熱,而更像是煎熬日久、苦盡甘來了。兩道身體貼在一起,寧毅攬住她的腰肢,感受著她已經稍稍隆起的肚子,心頭才泛起一股明悟來:是啊,她懷孕了……懷孕后的女人,才真是最兇狠可怕的。

無論如何,這樣的評價,終究只是針對她的行事能力而來的,此時的蘇檀兒,只像是一隻歸了家的羊兒一般,安靜地貼著他,寧毅將她摟起來,他坐上房間里的凳子,讓妻子坐在自己的腿上,兩人又如此在黑暗的房間里相擁了一陣,寧毅方才開了口,語氣溫和,如閑話家常。

「怎麼過來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八七章 同志、家人

23.45%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