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八章 夫妻夜話 河山鐵劍

第二八八章 夫妻夜話 河山鐵劍

-起她這些日子的經歷,回到杭州的來龍去脈。倒是聽到這裡時,寧毅皺了皺眉頭,他知道杏兒從小並沒有家人在身邊,或是幼時被拐賣,或者因為是女兒身,便徹底被家人扔了,賣入蘇家之後便也將蘇家當成了唯一的歸宿:「有可能是真的嗎?」

「不知道。」蘇檀兒搖了搖頭,「逃難途中有一次杏兒的衣袖破了,手上有塊小胎記被那人看到,後來一對夫妻哭著喊著來認親。當時剛到湖州一堆事情,又擔心相公的安危,我也沒有太上心。杏兒本不打算認他們,但那邊纏了半個月,看他們心誠,杏兒也就心軟了。相公派人通知以後,妾身查了一遍,他們跟這邊的人確實有聯繫,後頭也還有人,我又聽他們說起相公,卻是說相公已經投了他們,當時看來竟不像有惡意的樣子,朝廷那邊來傳話的人又含含糊糊……」

她此時稍稍恢復常態,擦了眼淚,點起油燈,倒上茶水,在寧毅身邊坐下,話語倒是愈發小聲起來,聽來竟有幾分忐忑之意。寧毅雖然也從那些話語中大概拼湊出事情的經過,聞人不二接手他的事情,是直接對秦嗣源負責。派去湖州給蘇檀兒通風報信的人,自然也不會有太高的許可權,當時寧毅也沒有太過在意,只覺得告訴了蘇檀兒自己平安的事情。再確認蘇檀兒也平安就無妨了,但以蘇檀兒當時的情緒,自然想要知道更多,詢問無果之後,免不了還是擔心。

此後調查了身邊姦細的情況,希望通過反向的調查間接知道寧毅的情況。她若沒有這個能力也就罷了,偏偏商場運籌掌局總也是在人心上做揣摩。探知方臘這邊竟似對她沒有太大惡意,她便知道寧毅在方臘這邊多半已經安全,這就說明自家相公暫時取得了對方的信任,這要麼是虛與委蛇,要麼就是真的。

放下一顆心的同時,她回想起湖州逃亡路上的事情,對方追殺難民是正常行為,但後來想要專門抓住自家相公卻聽說是某個大人物制定了的。這樣一來,相公想要逃走便不太可能了。她又已經懷了孕,不免多心。若是最壞的情況,說不定是朝廷想要通過自己這邊將湖州這邊的亂軍姦細一網打盡。寧毅一時半會看來是回不來,亂軍那邊又似乎已經成了氣候,若是日後僵持不下,成了兩個朝廷割據的情況,那這戰亂分離,就真不知道要持續到何時了。

當然,有些細節寧毅是以後才能從丫鬟等人口中知道的。自戰亂中分開之後,蘇檀兒回到湖州,得不到他的情況。幾乎萬念俱灰,那段時間拚命地咬了牙找關係打聽,幾乎對腹中胎兒都有些忽視。後來得知了寧毅未死,放下一顆心的同時,蘇檀兒也彷彿活了過來,她那種狀態下。又有腹中胎兒,只覺得夫妻之間,是再也不該分開了。

姦細那邊透露的態度並無惡意,朝廷卻是曖昧不清,寧毅又回不去,唯一的辦法,只能是她過來了。以她當時的心思,是絕不肯坐在那兒等的,但此時與寧毅重逢,才有些擔心自己是否太過魯莽,或者是寧毅覺得她太過魯莽,聲音愈發低起來。

「……妾身換了個身份,用其它途徑故意與那姦細後方的人聯繫上,湖州那邊讓杏兒維持妾身還在的假象,早兩天過來,應該是誰也沒驚動的。走的關係是這邊吏部一位閔台章閔大人,他們要一批好布料做官服……相公,我想過了,若你走不了,我也不走了……」

寧毅握住她的手,將她摟進懷裡,好半晌,方才低聲說道:「走還是要走……」片刻后又道:「你能過來,我很開心。」

蘇檀兒抬起頭:「那相公你……」

「我不會有事。」寧毅笑了笑,「你運布料過來,肯定也可以拿到放行的路條出去吧?」

懷中妻子點頭,目光殷切:「後天還有一批布料到,然後會放出出城的路條給我們,相公,到時候我們可以一起……」

「我不行,你可以帶小嬋走。」寧毅搖了搖頭道,「我如果要這樣走,出城可以,但眼下杭州這一片都是他們的地方,我一旦消失,到不了安全的地方,一定會被他們追上,你還有身孕,不能冒險。只要我留下來,你們就一定可以走掉。」

他如今在劉西瓜心中已經有了不小的分量,才剛剛將對方心中的火焰挑起來,這個時候要是敢撂挑子走人,既然懷孕的蘇檀兒能從湖州殺回杭州來,被觸了逆鱗的劉西瓜就一定可以追殺他到天涯海角。這類女子,都是比男人更執著難纏的動物。但相反只要他不走,送走小嬋就只是一件小事,對方不至於會生太大的氣,甚至就算出了意外,劉西瓜可能都會出手將檀兒小嬋保下來。

這件事情基本上可以就此說定,蘇檀兒已經見到了他,確定他的安然無恙,便也不做太多堅持了,只是神色是有幾分黯然的:「相公打算在這裡做什麼?」

寧毅此時自然沒辦法跟她詳細說出霸刀營的情況,只是大概說說自己的處境,是被人逼著當了幕僚,又將聞人不二的情況說了,免得她再猜疑對方。

「秦老手下的人,還是可信的,跟朝廷官兵不一樣,你們離開的路上,我也會讓他們派人照拂。我現在騎虎難下,真要從這裡逃走,他們恐怕會有很多追蹤的辦法。我在杭州這麼久,也看到一些東西,秦老是想要做些事情的,我將來也許會上京幫幫他,眼下既然就可以插手,不如趁機做點事。問題不大,方臘這邊事了,我有把握可以安全脫身,你在湖州安胎養身,或者乾脆回江寧,等我回去。」

「我在湖州。」蘇檀兒看著他,好一會兒低下了頭,「你們男人,總是要為國為民的。我只是小女人,你要做事,我不管了,還是那句話,你若回不來……我也活不下去了……」她這樣說著,眼淚流下來,拿手擦著。不過她終究是堅強的女子,這次只是哽咽片刻,便擦乾眼淚,恢復了常態,兩人又說得幾句,說起讓小嬋隨他離開的細節,蘇檀兒想起一件事。

「哦,對了,這次過來,撿了個武林高手。」

「啊?」

「就像相公你以前說的故事裡那樣的,是個女俠。我們南下途中,她好像是被仇家追殺,躲到了我們這裡,後來一路下來,她對我們也頗多照顧,昨天我們準備交貨時,有個人還想故意刁難,被她三兩下打倒了。相公你沒見過吧。」

起這個,蘇檀兒笑起來。寧毅也是笑笑,無非是自家妻子與另一個會武功的女子有了點交情。如果是兩年前他還是頗為好奇的,但這些天在杭州,武林高手見得哪裡還少了,霸刀營一把把抓出來都是。至於女俠,聽上去很美,看了就讓人心情比較複雜了,除去劉西瓜,靈山仙子魏凌雪長的一張國字臉,霸刀營中「鴛鴦刀」紀倩兒也不過是村姑形象,已經嫁人了,嫁的還是霸刀營中與寧毅有些相熟的師爺劉志章,平日里拿葷話開玩笑,不比男人差,其餘的也大抵是這等形象。當然,既然一路護送妻子下來,他還是心存感激的。

「武藝很高強嗎?」

他問,蘇檀兒想了想,點頭:「我覺得是吧,應該很厲害。她有自己的事情,不過這兩天在院子里一起住,我覺得……呃,相公待會出去的時候,最好還是避開一下。」

寧毅點了點頭:「她沒說開這裡幹什麼?」

「沒有,人倒是挺好的,跟娟兒和我都聊得來。」

「既然這樣,她的名字和外號告訴我一下,說不定我還聽過。既然有交情,往後若在杭州城聽到她,說不定我還可以幫幫忙。」

「嗯。」蘇檀兒笑著點了點頭,「外號嘛……沒怎麼聽她說,好像是沒有……」

那就是無名小卒了,日後可以盡量幫幫忙,寧毅心中想著,然後聽得妻子繼續說道:「名字是姓陸,她閨名紅提。」

寧毅嘴唇張了張,表情呆在了那裡,一旁,妻子伸出手指,在空氣中寫字,加深他的印象:「陸是壹貳叄肆伍的那個陸,紅色的紅,提東西的提……陸紅提。長得不怎麼漂亮,臉色有點黃,聽說是年輕時受過傷,大概三十歲……相公?」

「……她現在住在這裡?」

「嗯。」

「……我覺得,還是見一見吧,當面道個謝。」

「相公……認識她?」

「舊相識了。」寧毅站起來,看著妻子,嘆了口氣,隨後道,「河山鐵劍陸紅提……嗯,她的外號叫河山鐵劍……」

背過手,做往事滄桑、高手寂寞狀,儼然他的血手人屠曾經打敗過河山鐵劍一般。

心中一片亂七八糟、無可歸類的錯位感……哈,這算是什麼神展開……

這個肯定沒人猜到了……^_^

span

id="endtips"

span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八八章 夫妻夜話 河山鐵劍

23.53%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