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〇二章 再婚通知

第三〇二章 再婚通知

戰時戒嚴,馬車經過街道時,四下都顯得安謐,火光與燈點在視野之中朝著四面八方稀稀疏疏地擴散,有的亮起來,隨後又沉沒在靜謐的夜的海洋之中。

「回去以後……怎麼跟你家娘子交待這事啊?」

「跪搓衣板唄。」

「什麼?」

「哦,我有辦法交待……」

回細柳街的過程中,陳凡與寧毅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對於發生的這件事,眼前這沒心沒肺的傢伙顯得頗為幸災樂禍且真心感到有趣,且看不出半點其它的情緒來,這是令寧毅覺得奇怪的。

「話說回來,你幹嘛這麼高興?跟大彪打了這麼多的架,就沒有一點那個什麼……什麼的?」

「什麼啊?」陳凡偏頭看著他,隨後還是笑著搖了搖手,「所有人都覺得我們該有點什麼是吧?」

「你到細柳街上隨便找人打聽一下,說是的,比街上叫劉亦菲的女人還多。」

「什麼劉亦菲的女人……」陳凡皺起眉頭,隨後倒也大概知道了意思,「呃,其實這個嘛……打了這麼久,要說完全沒點感情,那也不對,不過我確實只把她當妹妹看,她性格太彆扭了,我以前就有喜歡的,但跟她不一樣。」

「隔壁家翠花……」

「會武功的,而且現在已經成親了。」

「不會是什麼官宦人家的大小姐,會武功,小時候跟你一拍即合,她父親不同意,你就造反了之類之類的吧……」

「都不對。」陳凡皺眉,隨後招了招手。「告訴你就告訴你。你過來我跟你說,不要說出去……」他小聲說著這話,車簾那邊已經隆起一團。陳凡一腳在這霸刀營的車夫北上踢了過去,「再敢偷聽我們單挑!」

這話說完,他附在寧毅耳邊。聲音聚成一線,小聲道:「倩兒姐……敢說出去就殺了你。」

寧毅愣了半晌:「哪個啊?」

陳凡又靠過來:「鴛鴦刀、倩兒姐。」

寧毅這才反應過來他說的是鴛鴦刀紀倩兒,有些意外。那女人雖說在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幾人中算是年輕的,但也已經快三十了,而且一向是村姑模樣,霸刀營中親和力是很好啦,但開各種玩笑啊、說葷段子是不比男人差的,想不到陳凡口味這麼重。陳凡倒是又靠過來,小聲地做了解釋。神情頗為自得。

「剛跟師父學藝的時候嘛,我還小,倩兒姐也年輕。英姿颯爽。我去霸刀庄的時候,很熱心地教我武藝。她的刀法。嘖嘖嘖……又快又狠又厲害,女人就應該這樣嘛,而且沒過幾年,她就打不過我了,不過那個時候她也已經成親啦。但是……你不明白,她本來是很厲害的,一開始我在她的刀下兩招都過不了的,打敗她的那個時候真的是……嘖,那一下,我一輩子都記得那種感覺。」

他壓低聲音,興奮不已地比劃:「而且你有沒有注意,倩兒姐是瓜子臉,下巴很尖的。要娶就娶這樣的。西瓜是圓下巴,也不是說她是什麼包子大餅臉,但不夠尖。而且倩兒姐兩把快刀,這才是女人用的刀,劉西瓜一把那麼大的什麼刀,砸過來是很嚇人,當女人看是一點感覺都沒有了。我把她當妹妹,或者當弟弟看……」

這話說完,他捏了捏嘴巴:「不過話說回來,如果不看她身邊那把刀,你也不是一定要喜歡尖下巴的話,西瓜長得還是很不錯的,打了這麼些年,我對她清清楚楚,她要不是真對你喜歡,我覺得不可能這樣子在金殿上救你。我以前就覺得她要是真嫁給婁靜之太可惜了,如今既然跟你,兄弟一場,這肥水也不算流了外人田。但是你家裡那些事情……嘿嘿,你就自己擺平,自求多福吧。哈哈……」

陳凡說完這些,寧毅也不由得要嘆一口氣。一路回到細柳街,這邊已經是隱然的肅殺氣氛,視野中的人雖然看不見多少,但明崗暗哨的,其實都已經緊張起來。

這是為了保護蘇檀兒以及小嬋等人的安全,寧毅心中明白。儘管只是少女的年紀,在金殿上說出那種話來,劉西瓜或許也是心緒紊亂的狀態,但回過頭來,她還是在第一時間料到了可能發生的事情,做出了應對的措施。

在小院門口下車時,長街四周都顯得安靜。推開院門進去時,正坐在梧桐樹下石凳上的蘇檀兒站了起來,目光中閃出神采來,隨後又微微露出了幾分焦慮之色,望著進來的寧毅。月光孤魅,樹影阡陌,那身影倒也顯出幾分煢煢孑立的感覺來,但隨即看清了寧毅身上的傷勢,趕了過來。

「別跑,我沒事。」

蘇檀兒的身孕已經有了五個月,縱然掩在冬衣之下,也隱約能夠看到肚子,她過來扶寧毅,寧毅也順手扶住她,關了房門,砰砰她的臉頰:「幹嘛在院子里坐著。」

蘇檀兒檢查著他身上已經包紮好或者打了補丁的傷,有些複雜地笑了笑,隨後又低下了頭。寧毅環顧四周,那邊的屋檐下,陸紅提也出現在了房門口,朝著四周指了指,示意周圍都有人看著。

寧毅身上的傷是被陸紅提後來補上的,雖然不輕,但也都不會傷筋動骨。夫妻倆沒有說話,回到房間,嬋兒與娟兒端來熱水與熱茶等物,雖然眉宇中有不安與疑慮,但都是安靜地退走了。蘇檀兒替寧毅擦了擦臉,才輕聲說道:「明明說過沒有其它事情了,怎麼又弄成這樣啊……」

「運氣差……也不是,其實運氣還算好了。就是後續……有些意外。」

「不過也沒其它辦法了吧。」

「算是……沒有了吧。沒有更好的……」

事實上稍差一點的應對措施寧毅也是有的,但這時候不好再說出來了。殺掉包道乙之後,他決定將應對交給劉西瓜去做,因為在當時那種情況下,或許只有她死保,自己才有可能全身而退。但完全坐以待斃也不是他的作風。倉促之下。只能想到一個候補的應對措施。

那就是在西瓜的努力不完全能夠保下自己的情況下,由陸紅提以真實身份拜訪方臘,冒充田虎勢力的一員。在寧毅想來。陸紅提雖然一直在北面,但她的師父既然那麼厲害,南方武林中。未必沒有知道對方名聲的人,加上陸紅提本身的身手,只要展示一番,她的出面,是能夠有一定的分量。

此時杭州被圍,各種消息無法進出,方臘軍系內部也不可能再去完全確認陸紅提與田虎的關係,這時再加上霸刀營的強勢,自己就一定能夠被保出來。拖到破城之後。其它的也就沒有意義了。

這一考量當然不好告訴妻子。蘇檀兒心思是極為細膩的人,事實上,金殿上西瓜保寧毅的消息傳來。很多關聯她都已經能夠考慮清楚。知道有些事情是不得已。但不得已未必就真能讓她心中舒坦,可這件事情又不能算是自家男人的錯。到得此時,她的心情,也頗為複雜了。

「其實……他們可能會過來逼我與相公分開吧……」

沉默許久,說些細枝末節的事情,檢查傷勢、重又上藥,直到快要上床睡覺的時候,她蹲在寧毅身前,才輕聲說出這件事來。孕婦不適合保持這種姿勢,寧毅看她仰起的目光又連忙將她扶起來。

「先別多想,這時候城都被圍了,我們分不開的。」

蘇檀兒不是什麼傻女人,完全敷衍的回答是不行的,但如果此時並沒有大軍圍城,方臘那邊可以有人逼著蘇檀兒寫休書然後將她們送出城去。但大軍圍城的狀態下,這類事情就沒有太大的意義,頂多做做樣子,那邊恐怕就很難滿足。蘇檀兒點了點頭,在床上睡下:「我……就算是假的,我也不想有那種事,可是……」

說到這裡,終於沒有說下去,將頭掩在寧毅肩頸上,不再說話。如此安靜了許久,到寧毅覺得她可能睡著之時,她又輕聲道:「相公,你……我們往後不要你這個入贅身份了吧……」

「嗯?」

她恍恍惚惚地輕聲說話:「反正……反正我們以前也商量了……如果事情真的沒辦法,我們就……我們就現在先把這個婚退了……不管這時候做不做得數,等回到了江寧,相公再娶我一次……若事情真沒辦法,就只能這樣了吧。」

要說出這些話來,對於蘇檀兒來說,終究有些艱難。寧毅畢竟是入贅到蘇家的,雖說兩人如今感情頗深,但真要改變寧毅的入贅身份,蘇檀兒心頭未必沒有一絲絲異樣,這是人之常情。「為什麼就不能像現在這樣呢」「現在這樣也許也很好呢」「他一直是入贅,我也一直敬他愛他,沒什麼不行啊……」到得此時,說出這些話來,也算是說服自己的一個方式了。寧毅拍了拍她的後背:「事情不見得會到這一步,我現在倒很好奇,明天的時候劉西瓜會怎麼跟我說這件事……其它的到時候再說吧。」

不過,劉西瓜跟他的攤牌並沒有等到第二天,當天晚上睡下不久,便有人來敲門了:「莊主從皇宮回來了,邀寧先生過去議事。」

此時已近午夜,寧毅穿上衣服起來,去到大宅那邊時,路上的燈火也已經暗了下來。主宅的院子里,只有劉西瓜的書房隱約亮著燈,他一路進去,少女穿一身月白衣裙坐在書桌前,正擺出一副在處理公務的樣子,低著頭不看他,隨後,也是毫無抑揚頓挫地開了口,只是並沒有用那種刻意的沙啞聲,而是不經意的清冷女聲。

「坐吧,今天突然發生那樣的事情,大家都忙了一天了,估計都很累,我就長話短說。事情不是你的錯,金殿上的事,我也沒有辦法。你負責那麼多事情,盡心儘力,大家既然是……同志了,我就一定會保你。你的妻子、家人,我也一定會盡量保護她們的安全,但麻煩的事情很多,你也是知道的。三天之內,我們……我們要成親了……」

儘管一直板著臉一眼都沒看寧毅,說到這裡時,少女還是停頓了下來,在那兒像是定格一般的坐了好久,將手中用來做樣子的毛筆啪的放下。

「這件事情,我也是沒有辦法。你家裡……你家娘子,可能會……咳,反正那些事情你就自己處理好,我、我去處理其他的,沒有問題吧。」

寧毅看了她好久,點頭:「……哦。」

劉西瓜也是猛的一點頭:「那就行了有關成親的事情讓南叔處理就行時間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喔。」

寧毅忍住心底幾分想要笑但又有些耐人尋味的古怪心思,轉身朝門外走去,倒是一直走到門邊時,後方傳來了柔和的女聲。

「吶,寧立恆。」

「嗯?」

回過頭時,少女已經從那邊書桌后抬頭看著他了,眉宇深處,其實也有幾分茫然無措:「你……我知道這件事情其實很亂來……的樣子。你、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寧毅看著她:「成親……盡量簡單一點。」

「嗯。」

「不過……霸刀營里還是要熱鬧一下吧……」

「嗯。」

「以後會怎麼樣,看著辦吧。」

「嗯。」

「這件事情,其實……」說到這裡,寧毅其實也有些絞盡腦汁了,但隨後頓了頓,道,「謝謝你,還有……有些對不起。」

「呵。」少女笑了起來,隨後在身前擺了擺手,彷彿一下子,放下了什麼東西,「沒事。」然後低頭看桌子上的東西:「你先回去吧。」

寧毅離開之後好久,少女才又在書桌后抬起了頭,隨即,腦袋朝前方緩緩倒下去,額頭敲在了書桌桌面上,「啊」的,輕嘆出聲來,大大的眼睛眨啊、眨啊……

這天晚上,一直到爬到床上抱著被子時,少女的目光都有些艱難和複雜,望著窗外淡淡的星光,都有些要哭出來了。

「爹爹,女兒要成親了……怎麼辦啊……」

然後,只到得第二天,這場複雜的婚事就在霸刀營中大張旗鼓地開始操辦了……

**************

發現我以前求月票的時候總是錯過每個月的第一天,原因各種各樣,但每個月的一號總好像有點碼不出章節來。不過2013年的第一天,還是趕上了。一元復始,萬象更新,世界末日終於過去了,祝大家在新的一年裡萬事如意吧^_^

友情推薦一本書,看女頻文的可以去看看,叫做《花開時節》,作者叫跳躍的雪球。書名是我取的,據對方說,因為我取了這個書名,所以她的書才沒什麼人看。質量怎樣姑且兩說,總不能讓「我取書名=沒人看」這種邏輯成真吧,所以用力地推一下。好不好看不保證哦,她給第一稿給我看,被我罵得體無完膚,推翻后重寫的稿子就不給我看了……只是有看女頻文的不妨試試看不看得下去……

同時用力地求2013年的第一張月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〇二章 再婚通知

24.66%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