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〇三章 那一場風花雪月……

第三〇三章 那一場風花雪月……

第一天說好,第二天就開始操辦婚事,事實上,並不是皇宮之中方臘等人想要看到的結果,純粹是劉西瓜獨斷專行的決定而已。

霸刀營在行事上從來都頗為光棍,這與上一代劉大彪就延續下來的形式作風是分不開的,雖然很少被人拿著把柄,然而一旦有這樣的事情,應對的也就完全是做錯就認挨打立正的風格。這一次,劉西瓜已經確定事情推不過去,成親是避不了了,其它的方面,她便完全不想被別人找樂子。

另一方面,還是因為與寧毅之間並沒有太多的感情基礎。一開始的時候,與寧毅的來往,劉西瓜是將自己放在類似「主公」的位置上的,雖然她不是什麼全能式的人物,但貴在虛心學習,腦子又好用,每每能將別人思維中的閃光點學過來。可惜寧毅不算什麼狗頭軍師,當他的那些理念、想法、思維體系逐漸凌駕於劉西瓜的吸收能力之上時,就成了諸葛亮這類的左膀右臂,再後來,就真的只能稱作「同志」了。

到得這一步,兩人每每議論不休,或指點江山或說說家長里短、別人壞話,又或者開開玩笑。熱絡是熱絡,以劉西瓜的性子,能夠將寧毅的詩詞毫不猶豫地拿去充自己的,就說明她已經完全信任寧毅,算是自家兄弟,但要說成為夫妻的感情、特別是心理準備,確切來說是沒有的。

要是讓他看見自己很享受很認真地在辦這件事。以後可怎麼面對他啊。這是最讓劉西瓜困擾的問題。

但另一邊,她並不是不懂事的人。對於各種人情世事,少女想的其實比一般人還要多。事情一確定下來。縱然倉促,她的心中還是免不了去想假若以後真的跟寧毅在一起的事情了,這個時代,再豁達的女子也擺脫不了婚姻的倫理,一旦成了親,可能一輩子就真得跟寧毅綁在一塊。對這一點。稍稍想過之後,有一個即便以她的率直性子也不願直視的結論在心中沉澱下來:或許……她並不是不能接受。

很多事情再想下去,就真的很羞人了。

可現實矛盾也擺在面前,這事情算是真的呢還是假的。現在是假的。若以後變成了真的,自己會不會為此時的兒戲覺得遺憾,作為女子,若真找到了歸宿,她當然也是希望能夠好好出一次嫁的。可偏偏眼下又不可能好好的辦……

當天晚上從皇宮回來時她心頭也是為此亂糟糟的,後來倒是寧毅的那句「霸刀營里還是熱鬧一下」給了她一條出路,此後想來,也不知道當時寧毅真是隨口亂說,還是在心中下意識地算計了所有方面的情況,這個恐怕寧毅本人也說不清楚。

外面就不管了。霸刀營內部,至少還是可以好好弄一下的。大家熱鬧一番嘛,堂堂正正,反正寧毅也這樣要求了,自己就大發慈悲地答應他……於是婚禮交給了劉天南,西瓜接下來就出面擋住外面的所有人,抗議也好勸說也罷全都不管,老娘要成親了,至於南叔要弄得很正式。反正她也沒辦法,對不對。

這期間,幾個相對敏感的問題,就被拖下來了。寧毅跟蘇檀兒的關係怎麼辦,他還是已婚贅婿的身份,如何好再婚。劉西瓜又是以怎樣的身份跟他成親,當然,無論劉西瓜這時算是公主還是莊主,寧毅都等同於入贅。他還是贅婿,又如何能入這個贅,不真成了一個贅婿兩個妻子,兩頭大的情況了。

不是沒有人在關心這個情況,方百花和邵仙英等一干婦人是相當關心的,但劉西瓜不管。這個時候,想要殺掉蘇檀兒是沒辦法了,送走也送不出去。一干婦人擔心的時候,方臘也在抗議,把劉西瓜叫上金殿罵一頓,反正劉西瓜堅持著「我要成親了,請聖公和皇後到時候去當我的爹爹和娘親……」其餘的也一概悶著頭聽著。

方臘也沒辦法,一邊想辦法讓西瓜改主意,一邊往霸刀營里賜各種東西,譬如西瓜作為公主的各種正式身份、嫁妝、賞賜,另外也有給寧毅的官爵、賞賜等等,一天五六趟地往霸刀營里補過去。外面又在考慮假如西瓜真的一意孤行,城裡要不要先做好慶祝的準備。等等等等。

寧毅這邊也是有些混亂的,嚴格來說他算是在這邊第一次成親。作為新郎官,也有很多人來問他的意見。事情是有點倉促和兒戲了,但劉天南等人能夠看出來,西瓜對寧毅,多少還是有些好感的,成親的事情還是得好好辦。可寧毅的正牌娘子還在這邊,問他婚禮的事情,不是給人家穿小鞋滴眼藥嗎,寧毅對於任何跑到家裡來談這個事情的人都沒有好臉色,至於那位一天過來過來傳旨、給封賞五六次的宮中內侍,寧毅熟悉了以後,見他過來也是直接將聖旨什麼的接過去,然後拍拍對方的手:「知道了、知道了,別念了……」

以他的性子,當然不會真覺得有多麻煩,這樣子只是在蘇檀兒、小嬋面前做做,外面遇上一幫學生時,誰敢好奇地問親事,則一律用竹片打手板二十下。蘇檀兒原本擔心方臘這邊會有人逼著她這樣那樣,後來發現沒人來煩她,整個事情在霸刀營里都成鬧劇了,外面整天忙碌,可寧毅身份還沒定呢,見到寧毅不爽的樣子,便也忍不住會笑出來,看著這事情會怎麼發展。就連陸紅提也覺得這事態發展頗有意思。

然後到得農曆十一月十二這天,婚禮如期進行,從上午到下午,整個細柳街的範圍,都開始沸騰起來。

婚事的流程,其實簡單,但細柳街這邊,已經張燈結綵熱鬧得跟過年一樣。這個婚禮蘇檀兒等人自然是參與不了了。不過就連新郎官的袍子都是蘇檀兒替寧毅穿上的,到得此時。她也免不了感嘆幾句:「一趟杭州下來,都成公主駙馬了。這算怎麼回事啊……」

這三天時間裡,目睹了霸刀營的種種張羅,劉西瓜本人也有過來找她說過兩次話,她也知道這次的親事算是假的,可是要將自家相公送出去跟另一個女人拜天地,晚上還得睡一晚。蘇檀兒的心中也免不了五味雜陳。

之後接親、遊街,範圍定在細柳街的霸刀營勢力內。但霸刀營本身比較有凝聚力,每家每戶都準備了一點酒菜,準備了幾句吉祥話。一路拖下來,待回到霸刀營主宅里要在方臘、邵仙英等人的面前拜天地的時候,已經接近傍晚了。這時候城裡的各處也都開始點起燈籠或是燃放爆竹,熱鬧起來,光芒開始映紅整個天空。

杭州城外,圍城十里的軍營當中此時都能夠看到城裡的動靜,正準備吃飯的童貫從營中出來,遠遠地望著這一切:「怎麼回事啊?」

「好像是……在辦喜事?」

「……媽的。」

隨著天空的愈發黑下來,細柳街那邊煙花爆竹升上天空,一片火樹銀花當中。也越發的熱鬧起來。城市一端,原本是樓家的宅子里,穿著黑色衣裙的樓舒婉從房中走了出來,將這份熱鬧看了一陣子,然後問身邊的人:「那怎麼了?」

樓近臨與樓書望死後,樓家的局面已經是一落千丈,雖然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但自從進入戰時狀態,城內物資的流通也已經脫離樓家能夠涉及的範圍了。人走茶涼。自守孝以來,樓舒婉能夠感受到的,也是這個家裡逐漸開始瀰漫死氣的衰敗與冰冷。二哥樓書恆已經完全頹廢了,整日里酗酒玩女人已度日,樓舒婉只是努力保持著自己的清醒,但周圍的一切如同要將她不斷拉下去的沼澤,她也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只能任由這黑暗將自己一點點吞噬……

那件事情之後,殺虎頭陀秦古來已經走了,倒是靈山仙子魏凌雪還呆在這邊,相對於主家的頹廢,作為武林人士,她自然還保持著對各種信息的打探。此時魏凌雪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說道:「霸刀營辦親事,聽說……寧立恆與那位護國公主劉茜茜成親了……」方臘軍系中,方百花為鎮國長公主,劉西瓜則被封為護國公主。

聽到寧立恆這個名字,樓舒婉手上陡然顫了一下,眼神顫動,神情卻是愣了半晌,方才抬起頭來:「哦。」遠處照耀過來的光芒在她的臉上交錯閃耀著,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又或者是能想些什麼,過得半晌,終於獃獃地轉身,回到那冰冷的房間里去了……

熱鬧繼續著,小院之中,蘇檀兒等人自然也在同樣的看著煙花,吃東西,說話聊天、下下五子棋,偶爾娟兒也會問問:「小姐、小嬋,你們說姑爺現在在幹嘛呢。」小嬋就會委屈地看看蘇檀兒,蘇檀兒也只得翻個白眼:「不想它!」

至於寧毅在幹嘛,山寨里的成親,其實模式都差不多,拜堂之後大碗喝酒大塊吃肉,咋咋呼呼的瞎熱鬧,方臘等大佬離開之後,就更加無法無天了。有人脫了衣服互相打架,有人一邊喝酒一邊大罵,陳凡拿了寧毅的火銃要打擺在鄭七命頭上的蘋果,最終打到了屋頂上的瓦片,等等等等。

寧毅倒是及時地脫了身,至少沒有喝醉。畢竟霸刀營中尊卑還是有的,劉西瓜成親了,沒人敢把她的新郎官灌得稀里嘩啦,劉天南等人也會盡量避免這種事情出現,但脫身之時,天色也已經不早。一路穿過後堂,來到新房所在的院子里,這邊安安靜靜的空無一人。

推開房門,大紅燈燭將新房照得溫暖馨紅。蓋著紅蓋頭、穿著大紅衣裙、紅色繡鞋的少女安安靜靜地坐在床邊,雙手在膝前交握著,也不知道已經這樣子坐了多久,至少寧毅清楚,從拜完天地她被引進來之後,他在外面應付眾人,可不是一段很短的時間。

關上房門,寧毅站在那兒看了片刻,然後走過去拿起桌上的金秤桿,挑起了蓋頭。蓋頭后戴著大大鳳冠的少女眨了眨眼睛,看了他幾眼,微微地將頭低下了。雖然看不出太多含羞的感覺,但此時的她也絕不是那個會揮著大刀叱吒風雲的霸刀庄莊主劉大彪了,與三天前那個晚上類似,此時的她,看來就只是一個美麗、好奇、而又有少許懂事的文靜少女而已。

原本定下的想法是自己要豁達一些,說幾個簡單而自然的話題來沖淡這件事情的刻意與尷尬。但片刻之間,寧毅發現自己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了……章節名只是一半,跟下一章連起來才會完整,哈哈,這兩個人洞房會是什麼感覺呢……

更新了!繼續求這個月的……不管第幾張月票吧,手上還有月票的,趁著雙倍請投過來吧^_^(未完待續)rq!~!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〇三章 那一場風花雪月……

24.74%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