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談笑

第三十章 談笑

(ne?

馬車離開了蘇府,宋茂掀開帘子看了看外面的風雪,隨後扭頭向宋開確認了一遍準備好的禮品。

「上次買到的那顆人蔘……然後是求林甫同林大家寫的字……嗯,人蔘放中間,不起眼一點,秦師最喜歡的是字畫,這幅字他當是喜歡的……」

宋開跟在宋茂身邊已經好些年了,為人謹慎可靠,這些早已交待的事情不可能出錯,宋茂之所以確認一次,也僅是無事可做而已。對於方才與蘇文興的那番對話,他實在是有些感慨的,這外甥能力不夠、眼界不廣的事情著實令他嘆息,不過,目前也實在是無法可想。

當然,要從親情上說起來,宋茂與蘇家雖然走得近,但若真要說與這妹妹外甥之間有什麼骨肉相連般的親情,還是不可能的。本身在老家他與作為蘇府二夫人的堂妹也沒有太多來往,後來稍稍發跡,蘇家花了大筆錢財投資到他身上,雪中送炭他記在心裡,不過,這基本也是對於蘇太公以及蘇家而言了。

時間流逝,如今他已經位居知州,以往蘇府算是他背後的一大助力,現在卻也不過是錦上添花而已。蘇家二房將來若能掌控整個蘇家,對他來說,自然有些好處,但關係其實是不大的。蘇文興與他畢竟是更近一些的親戚,若他能掌控蘇家,大家的利益牽扯也就近一些,但是以這外甥的資質,能不能管好蘇家,實際上也是在兩可之間,日後說不定反倒牽累了自己。

而如果是那蘇檀兒掌控蘇家,那女娃兒是有能力的,更能審時度勢,自己的知州身份,對方一定會巴結上來,實際上這一股助力也不會改變。而因為自己的存在,妹妹與外甥這一支就算拿不到蘇家的管事權,但實際上也仍然會保留蘇家人的身份,有些小權力,衣食無虞,這樣一來,既能成為自己與蘇家的紐帶,或許對能力不夠的文興來說,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他腦中在猶豫著要不要做這樣的選擇,當然,如今蘇太公還健在,他自然也是顧及親族關係,對妹妹外甥更親近一些。那水調歌頭的名聲他之前也聽過,當然,最近打聽一番,得到的消息卻有些蹊蹺,若真是沽名釣譽之徒,看在外甥的請求上,自己也是會順手將之揭穿的。這是晚上才需要考慮的事情,他看看禮品,搖搖頭,拋諸腦後。

這時候見他表情,管家宋開在那邊將禮品單遞過來,隨後笑了笑:「老爺,秦公辭官已有數年,但近日聽聞北地局勢複雜,金遼紛爭頻繁,朝堂之中又有讓秦公復起之聲,老爺覺得,秦公可會復出嗎?」

宋茂搖了搖頭,停了片刻方才說話:「怕是很難,秦師當日離去,其中情況複雜。黑水之盟,秦師一肩承下所有罪責,其實是為其他人背下黑鍋的,若是一般的事情倒還好說,不過,以最近幾年的形勢來說,怕是復起困難了……」

武朝近百年來國力積弱,遼人一直犯邊,武朝先後兩次求和,簽訂的條約都是為人所詬病的,六十五年前的檀淵之盟喪權辱國,幾乎划斷了武朝收回幽雲十六州的意志和可能,到六年前黑水之盟中,需要被繳納的歲幣幾乎被提高了近一倍有餘,更是在眾多愛國人士的心上狠狠地劃了一刀。

當時遼軍南下,本任吏部尚書的秦嗣源是力主抵抗的,甚至親赴前線督戰,但後來前線幾戰失利,主和派佔了上風,決定議和之後,據說有些心灰意冷的秦嗣源又自前線星夜兼程的趕回來,接下了議和的使命。

據說當日他走上金鑾殿時身上戰袍未脫,鬚髮皆亂,衣甲破了幾處,煙熏火燎的,手上也受了傷,看來極其悲壯,眾人還以為他要以死相諫,當時才繼位一年的官家連忙叫人拉住他,誰知他並不是要反對,竟是要一肩擔下議和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當時朝堂之上自然也有各種反對之聲,說他在前線督戰不利,如何還能承擔議和之責,分明是想從中作梗,破壞和議。不過稍懂一些的大抵也明白那幾場失利並非是這位一直為文官的尚書之責,這事情商議了兩天之後,上面竟真將議和的責任交給了他。

隨後黑水之盟,零零總總的加起來,歲幣幾乎翻倍,不過考慮到武朝的狀況,遼人答應了金錢布帛不足之處,可以陶瓷、珍玩等各種物品相抵。這時候檀淵之盟已經過了一個甲子,遼國發達,對這些物品的需求也已經多了起來。和談達成之後,雖然當時官家並沒有處置他的意思,但秦嗣源心灰意冷,一力抗下了戰事失利以及議和的多項罪責,天牢關了一月之後雖被放出,但還是黯然掛冠而去,後來他連老家都未回,只稱:「此為千古罵名,無顏見家鄉父老。」便在江寧隱居。直到如今,也未被複起。

「……怕是就算上面真讓秦師復出,以秦師心境,這幾年內……也是不會再出山了。」宋茂想著,如此搖了搖頭,車內安靜片刻,那邊的宋開想起什麼,壓低了聲音。

「老爺,聽說秦公當年辦事能力極強,許多事情上看來不拘小節,卻從來無人敢以此事非議於他。近幾年金遼紛爭不歇,小人也聽到一些說法,說當年黑水之盟,便是考慮著當年金國日盛,多次向遼國請求貿易權未果,於是設計以大量奢侈品為餌,挑動兩國紛爭。黑水之盟前面幾年,宋金之間便有黑市貿易流通,六年前黑水之盟簽訂后,朝廷不止向遼國納貢,甚至偷偷運出大量瓷器珍玩,乃至於胭脂水粉流入金國,也有說法,官家將宮廷中的物件都選了一批送出。而第二年,半之……」

宋茂皺了皺眉:「此事聽何人所說?」

「家中四少爺曾與人議論此事,似是四少爺本人的推測……」

「老四。」宋茂嘆了口氣,「以一國之力為籌碼挑撥,此等想法實在太過異想天開,阿回不務正業,整日里只會瞎想……但無論是真是假,勿要與他人說起。」

「小人明白。」

說話之間,馬車也已抵達了目的地。要說起來宋茂與秦嗣源並非是真正的師徒身份,只是秦嗣源當年管吏部,宋茂後來搭上一些關係,對方離任之後,雖然因為黑水之盟的原因有許多人不再與秦嗣源有聯繫,但只要來江寧,一向面面俱到的宋茂都會執弟子之禮過來一趟。

在他的人生格言中,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秦嗣源的兩個兒子如今也在官場,雖然如今還在四品以下,但秦嗣源當初替一大批人背了黑鍋,有他的背景在這,異日很有可能被官家大用。特別是看最近一段時間的情況,秦嗣源過幾年被複起的可能也不是沒有。

隱居江寧之後,秦嗣源居住的地方並不奢華,一個簡簡單單的書香院落而已,宋茂執弟子之禮送上名帖,不一會兒便被邀請了進去。隨後才發現,這裡已經有了另一名客人,這衣著華麗的老者宋茂之前未有見過,但想來身份不凡,之後秦老一番介紹,宋茂才明白對方身份。

成國公主駙馬康賢康明允,這位老人雖不涉朝堂,但他是當今聖上的姑父,在文壇聲譽極盛,能夠與他結識,對於當官的自己,自然也是一大助益,連忙以弟子之禮參拜。

秦老與這個弟子平日是沒有多少關係的,不過這幾年他每年都來,這時候當然也表現得親切,他本與康賢在賞些字畫,這時候便拉了適逢其會的宋茂一塊過來,宋茂一時間也是受寵若驚,不過他雖有才華,與這兩人比起來卻是差了許多,不敢亂插嘴,只是恭謹地侍立一旁,聽兩人議論交談,偶爾問及他,他才開口回答,心中想著過幾日可以去成國公主府上拜會一趟了。

也是在這樣的氣氛當中,外面傳來腳步聲,隨後卻是秦公小妾芸娘的聲音:「他們便在書房賞畫呢,公子進去便是……呃,這是……」秦老與康賢正在研究著一副長卷,只見康賢一邊仔細看,一邊隨口說道:「倒是來了,真不知有何等物件能令老夫吃驚的……」秦老便笑了起來。隨後,但見有人推開了虛掩的房門,走了進來。

這人想來與康、秦兩人也很熟了,只見他穿一身青色長袍,手上卻是提了一隻罈子,令得宋茂吃驚的是,來人竟只有二十歲出頭的模樣。那人進來,原本笑著想要說話,看見宋茂,也是微微愣了愣,宋茂心想這大概是康、秦二人的子侄輩,正要自我介紹,秦老已經開了口。

「哈哈,立恆你可來了,來見見來見見,這位乃是老夫當年弟子,宋茂,宋予繁……」

那年輕人笑著一拱手:「宋兄,幸會。」

隨後,宋茂聽得秦老說道:「予繁,此乃我與明公小友……」他說著,「寧毅,寧立恆。」

宋茂瞳孔微微一變,隨即露出質樸的笑容:「寧公子……莫非便是那明月幾時有的寧毅寧立恆?哈哈,久仰。」

幾句寒暄,隨後,便見康賢與那寧毅隨意地說起話來:「方才不是說有些好東西拿來,莫非便在這罈子里?」

「哈哈,自然。」寧毅將那罈子隨手放到桌上,「正好宋兄也在,今日便一塊嘗嘗這松花蛋……」

康賢微微一愣,隨後似乎有些哭笑不得地搖頭:「虧得老夫方才還想著是何等新奇事物,想不到是些吃食。寧毅小子,此事可並非老夫自誇,當今天下,老夫未曾吃過見過的點心菜肴可真不多,你今日怕是要出點丑了……哦,這看來像是鹹鴨蛋,雖然樣子不一樣,如此腌制出來,也無非是鹹鴨蛋,你莫非能腌出一朵花來不成……」

寧毅笑起來:「便是腌出了一朵花來讓你看看……」

宋茂對於甜蛋鹹蛋什麼的都沒有多大興趣,他如今位居知州,在這兩人面前也是一直拘束。此時看著幾人說笑,隨後那小妾芸娘從外面端了一盆清水,拿了幾副碗筷進來,竟也是與寧毅頗為熟稔的樣子,想著今日藏書樓所見,心中兀自震撼不止……

*************

求推薦票!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章 談笑

2.49%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