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〇章 鐵劍山河 天涯再會(下)

第三一〇章 鐵劍山河 天涯再會(下)

寧毅並不知道陸紅提先前在屋頂上聽過他與妻子的談話,因此自然也沒法對她的反應產生太多的聯想。從開始到後來,他都只能算是隨口說話,談不上多少機心。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當然,即便在某些情境之下紅提這樣的女俠也會格外的感性一下,卻不代表這心會被觸動到什麼程度。甚至可以說,縱然對寧毅並不討厭,甚至還有欽佩讚歎之情,但在她的心中,實際上已經打消了下山時有過的一些念頭和可能性的推測。眼前的這個男人,與她並不是一片天地里的存在,有了這重認知之後,其餘的也就變得簡單了。

既然已經決定了早日回江寧,第二天早上,寧毅也就通過湯家的關係,找到了一艘官船。江南一地各種富豪官商盤根錯節,在逃亡路上結下的善緣即便在鎮江也是能有影響力的,湯修玄這類大佬雖然不在鎮江,但得知他要走,一些湯家的子弟或是受過恩惠的富豪、親族也都匆匆趕來,紛紛表示往後若有什麼麻煩事情,可以找他們,必定兩肋插刀義不容辭,蘇家是商家,若要做什麼生意,大家有關係的,也都將客套話說上一說。

當初在逃亡路上,寧毅昏迷之後,整個隊伍也陷入窘境,後來得知追兵想要抓寧毅,隊伍當中有人是使過一些手段,讓追兵的注意力盡量轉到他身上來的。例如在安惜福等人偷襲炸營之時,特別派一隊人馬保護寧毅,實際上根本是引人注意的多此一舉。寧毅被抓之後曾隱約拼出了整個事情的用意,但那種情況下發生的事情,他也不打算追究了,對方也只是順水推舟的小動作,不是真正想要害人的惡意。畢竟寧毅在當時也從不曾寄望周圍人有多高的品德,並未將對方當成同伴,發生這樣的事情。也不能說完全出乎意料。

如今自己既然回來,他們願意結個善緣,也就不必客氣了。當初離開杭州時因為樓家的原因準備放棄的生意,如今就可以籍這些關係直接朝著京杭大運河一道鋪開。

蘇檀兒的身孕已經近九個月。每耽擱一日,離分娩的日子就越近。因此,這天中午,一家人便上了船,屬於官府的這艘樓船是目前內陸水道中能找到的最大船隻,即便溯長江而上,一路之中也頗為平穩。船分兩層。寧毅等人都被安排在了一層最感受不到顛簸的房間里,按照預期,夜晚會休息幾個時辰,到第二天的傍晚,就能抵達江寧。

景翰十年二月二十八,明媚的春光中,逆流而上的巨大樓船緩緩駛過長江水道,兩側林木蒼翠。偶爾在視野里閃過阡陌的稻田與農舍、村莊。陸紅提站在船頭看著這一切,告知寧毅將要離去的打算。

「明天傍晚下船之後,我往北走。就不進城了。」

寧毅在旁邊沉默了一會兒:「知道你急著回去,但也不差這幾天的時間,何況要給你的那些想法,還沒有完全整理好,多留幾天吧,帶你好好看一看江寧。」

陸紅提笑了笑:「我知道你已經整理得差不多了,這應該是你的習慣,凡事不拖拉。」

「是個壞習慣……」

「而且你們回去以後,家裡應該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再要分出心來招待我。就沒必要了。況且我這次真的出來太久了,能早一日回去,就更好上一日,畢竟我要做的事情,也很多呢。」

陸紅提言詞誠懇,倒並非講講客氣而已。寧毅想了想:「如果是家裡那點事,到真是沒什麼可忙的,都很簡單,不過你既然……」

「我確實是擔心寨子里了,出來太久,心裡挺想的。」陸紅提笑著說道。

「嗯。」寧毅點頭,「那今晚我把東西全準備好。」

「多謝了。」陸紅提拱了拱手。

「江湖兒女,咱們就不必說這些矯情的話了。」

「呵呵……」聽他這樣說,陸紅提笑著渾身都在顫,「我也給你寫了一個小本子,不是你那些武俠故事裡說的那種秘籍,但應該對你有用,往後你大概成不了一流高手,但照著練下去,三五年後,防身有餘了。」

「我說……你說的一流高手到底是個什麼概念啊……」

「霸刀營與你有瓜葛的那位西瓜莊主、劉天南總管、陳凡、他的師父方七佛,還有厲天閏、王寅這些人,乃至於被你殺了的包道乙,都能算是一流,你心有旁騖,根基又不穩,這一輩子恐怕都到不了那種程度了。」陸紅提話中帶著笑意。

寧毅自然不會被這種事情打擊,要是陸紅提說他能跟這些人單挑他才會覺得世界很玄幻,略想了想:「那方書常他們算不算?」

「那七位,算是差不多了。排行第一的杜殺先生已經到了一流的門檻,目前最厲害的該是那位『燼惡刀』羅炳仁,只是他素來低調而已,但資質最好的是排行最末的錢洛寧,往後他的成就,應該在其它同伴之上,你是到不了了。往後若努力一點……嗯,應該能與眼下的方書常差不多。」

她的武藝在眼下估計已經是宗師般的水準,說出來的評價想來不會錯,說著這些,她看了寧毅一會兒,隨後,倒是有些感嘆地低喃了一句:「不過,戰力高下如何,倒也不是用這些可以評判的……」大抵是想到了寧毅心性變態,手段果決而又總能將人心人性操於股掌之上,非常人可及。

當然,這些她是不會直接對寧毅說的。又閑聊幾句,她嘆了口氣:「其實一路之上,有件事我一直想問……」

「什麼?」

「你在霸刀庄中做的那些事情,告訴劉姑娘的那些事,真的有可能實現嗎?」

寧毅看了她一眼:「能問出這些的,多半是些熱心人了……」

「嗯?」

「我不知道。」寧毅說了一句,「我不知道做下去會變成什麼樣子,認真去做,可能會有用,可能在一百年、兩百年以後會有些人實現一些東西,但也可能。這些東西會被埋上四五百年才有人發現他們。不過不管怎麼樣,只要在八百年內,我們都算是先走了一步了……」

最後這句八百年內,陸紅提聽不懂是什麼意思。但寧毅通常說一些古怪的話語,她也習慣了,只見寧毅笑著搖了搖頭,繼續說道:「你暫時不用想它們……當然想一想也可以,但做不到什麼的。你們那邊,還是先去做一些務實性的事情吧,老實說。杭州之圍已經解了,我現在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上京的這個必要,而且……將來要是真捅了不得了的簍子,可能就得去投奔你了。」

「嗯?」陸紅提眨了眨眼睛,頗為感興趣。

「人做事總是這個樣子,一開始只是想要做些事而已,中間你會遇上各種各樣的人和事,得罪不好得罪的人。用了不該用的手段,到頭來……恐怕這些事情就壓倒了初衷。你知道嗎?朝廷里的那些官員,他們多半都是有能力的。一開始,他們也有一番愛國報國之心,但是慢慢的,他們背後集結的利益不一樣,方向不一樣,眼前需要維護的利益反而比當初的想法更加重要了。我跟他們大概也沒什麼兩樣,而且……恐怕我比他們會更加沒有顧忌,那將來有一天,就得落草為寇了。」

「我歡迎。」沒有絲毫遲疑的,陸紅提笑著說了出來。「說句過分點的,要是真有這一天就好了,我等著你來。」

「我會盡量剋制的。」

兩人都笑了起來,過得一陣,陸紅提回頭瞧瞧後面,看見蘇檀兒等人不在。方才輕聲道:「你家娘子其實對你很好。知道嗎?我在湖州監視她的那段時間,周圍的傭人都說,要是你真的死了,你家娘子恐怕連腹中的胎兒都會不管不顧,隨著你下去。一個女人能做到這種程度,她是真的很喜歡你,我……我有些佩服她。」

寧毅肅容點了點頭:「……知道。」

「那江寧那位聶姑娘怎麼辦?她也是個好女人,我知道她早些年身世坎坷,淪落風塵,但從來潔身自好,如今也是全心全意地喜歡你,你若棄了她,她便什麼都沒有了。你怎麼辦?」

對這個問題,出奇的,寧毅倒是沒有多少猶豫:「你說呢?」

「我不知道……不過你們男人總是三妻四妾的多,呵,倒是好女人總是讓你遇上了,還有那位劉姑娘……」

「喂。」寧毅偏過頭笑著看她,「這個就太多了吧,沒必要什麼都往我身上扯……」

「你剛才回答那麼快,說明你也一直在想這些,倒不算是沒心沒肺了。」陸紅提笑著說道,「你結果呢,你想出來的結果是什麼?」

寧毅看了看她:「如果我為了檀兒,直接跟雲竹分了,此後再不往來,你覺得如何?」

陸紅提看著他沒有說話,微微皺起眉頭來。

「那要是我為了雲竹,就這樣離開蘇家,你覺得呢……陸紅提皺了皺眉,還是沒有回答,這雖然是三妻四妾的年代,但只是對男人要專一的想法淡些,陸紅提之所以問出來,恐怕還是希望寧毅本身是個比較完美的人的。

寧毅低著頭看自己的手,手背、手掌:「其實有一段時間,我想為了雲竹離開蘇家,後來沒有做成。最近這段時間,其實我在考慮為了檀兒跟雲竹分開,不過……」

寧毅搖了搖頭,笑了笑,最終沒有再說什麼。蘇檀兒抿了抿嘴,隨後也微微地笑起來,似乎是覺得寧毅也會有這麼糾結的時候。兩人這樣聊了一陣,到得夜間吃完晚飯,船隻在途中的一個村莊停下來,晚上在這裡休息,租了個農家院落住下。掌起燈、安頓好之後,陸紅提聽見院子里傳來寧毅的聲音:「卻說從前有一個書生,叫做寧采臣,他……」

小嬋在說話:「姑爺……呃,相公相公,這個故事我以前聽過的……」小嬋與寧毅成親雖然有一段時間了,但時常還是脫口將寧毅叫做姑爺。

「聽過了也再聽一遍。」

陸紅提知道這一家子的關係頗為融洽,晚上聊聊天,說說故事或者下棋打牌之類的,就算娟兒杏兒這些丫鬟繡花納鞋底。寧毅也總能找些事情與她們一起做。她走出門外,果然,蘇檀兒也坐在那邊的屋檐下,畢竟天氣暖和起來了。這種日子在院子里賞月賞星都可以,當然,此時月底,天上只有星星而已。

寧毅說的,是一年多以前她聽過,卻沒有聽完的那個名叫《倩女幽魂》的故事。她出來時,蘇檀兒等人便也朝她招了招手。她搬了張凳子,在蘇檀兒身側、距離寧毅最遠的地方坐下來。

「……卻說寧采臣在蘭若寺中遇上了聶小倩之後……燕赤霞大喝一聲『天地無極,乾坤借法』,八把寶劍同時飛向黑山老妖……終於,聶小倩對寧采臣說完這句話……」

星光迷離,寧毅坐在那兒,說完了這個並不算漫長的故事,待說完之後。又在小嬋的呼籲下說了個叫做《梅女》的神怪故事,自始至終,倒也沒有與陸紅提交談。

故事說完之後。夜已深了。第二天早上,那艘官船清晨啟程,到得下午,已經接近江寧,陸紅提收拾好自己的小包袱,準備在江寧附近下船。

「上次答應說給你聽的故事,總算說完了。」

「原以為第二個故事你還得賣個關子呢。」

「豈不成了一千零一夜了……」

將寫出來的小冊子等物交給她時,寧毅如此說道,隨後笑起來,交給她一摞銀票:「一共兩萬四千兩銀子。最近能拿出來的極限了,當是我的投資,或者當蘇家的投資也可以。」

陸紅提皺了皺眉:「我們那邊……倒不缺這些……」

「錢是能生錢的,不是你們內部用,是跟那些商人買東西,先把這些投資運作起來。這些銀票。關內都能兌,他們不至於不收。好的兵器、盔甲最重要,練兵也要投入,吃的用的,不過也別養懶了人,讓他們同吃同住同受罪,往死里練,呵,這些終究是你最懂。武力是基礎,靠經濟運作就能擴大,東西都在裡面,你的梁爺爺很厲害,給他看。我還等著將來有一天到你那裡去避難呢。」

「那我就等著那一天早點來了。」陸紅提收下銀票,笑著望向他,有些欲言又止,但最後還是笑著說道,「蘇姑娘也好,聶姑娘也好,都好好對待,她們值得這些,你也……值得她們這樣。別辜負了,別搞砸了。」

寧毅點頭:「知道,下次再給你講故事,也聽你講呂梁的,若有麻煩事可以到京城找我,我站在你們這邊的。」

陸紅提看著他,臉上神情變幻,沉默片刻,豁達地笑著點頭道:「好的。」

陸紅提在長江北岸下了船,說了後會有期之後,寧毅回到船上,他們看著這個武藝高強卻孑然一身的女子騎著馬,在那邊的山間漸漸地走遠了。

半個時辰后,船隻進入江寧,在碼頭靠了岸。

江寧依舊是往日那副熱鬧的景象,碼頭上人來人往,他們去到附近的蘇家倉庫附近取了馬車,在這裡的掌柜過來見蘇檀兒和寧毅,隨後倒也說了一些最近這段時間家中的變化。事實上,蘇檀兒當初說是去杭州散心,若是一切無礙,蘇家或許也就安安靜靜的了,但自從杭州戰事爆發,寧毅等人在那邊失了音訊之後,蘇家二房三房肯定是會有動靜的,這麼長的時間以來會改變的想必已經改變不少了。

聽著掌柜帶來的訊息,蘇檀兒靠在寧毅身邊,只是淡淡的一笑,寧毅隨後扶著她上了馬車。

夕陽已經落下來,在遠處渲染出春日的殘紅:「走吧。」他們看著遠處江寧的街景,「看看家裡變成什麼樣子了。」

馬車駛過了街道,日光降下,風拂動了路邊的柳樹,像是在想他們招著手,寧毅透過車窗看著遠處的景象,秦淮河的支流偶爾從視野中轉出來,夕陽的波光在水面上蕩漾。寧毅知道,在這城市的某一處河灣上,會有一棟小樓,有一個人,也在那裡等待著他的回來……昨天下午停電今天下午斷網,難道我連更的計劃已經驚動老天了?

接下來當然會繼續……(未完待續)rq!~!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一〇章 鐵劍山河 天涯再會(下)

25.38%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