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五章 錦兒姑娘

第三一五章 錦兒姑娘

水波流淌,夜色安謐,遠遠的,秦淮河在城市中勾勒出最為燦爛的一副景狀,燈火延綿、十里金粉,周圍樓宇檐牙鱗次櫛比地延綿開去,另得那河流猶如踞於地面上的金龍,孕育出繁華的江寧景象。然而在這邊的支流處,一切都還顯得安寧,由於並非河流的主幹,臨近城郊的水路兩側開發也並不顯得多,偶有房舍莊園,染出點點燈火,遊行於秦淮之上的花船也只在閑極無聊時才來到這邊,黑暗中猶如浮動的小小宮殿,從小樓附近劃過去,燈火渲染了小樓的平台片刻,隨後便漸漸遠離了,留下小小的燈籠,照亮這方寸之間。

「……你走之後,明月樓是最先開張的,我們將老店周圍的幾家店給買下來了,隔壁的兩家其實不想賣,就邀了他們一起做,明月樓之後,便是青苑了……」

夜晚的風吹來,將雲竹柔和的聲音浸在那風聲與水聲里。燈火朦朧,平台之上顯得有些昏暗。畢竟分離太久,寧毅與雲竹之間又並非兩人私會,相處的尺度反倒只能停留在曖昧與故作自然間了。相見後來到小樓之中,彼此之間,其實有很多話可以說,反倒也因為能說的話太多,因此卻難以想到首先該說什麼才好,畢竟還有個元錦兒置身其間。

打發了迎來的胡桃與扣兒,來到這往日里時常相處的小平台上,掛起小小的燈籠。雲竹靜靜地體會著終於相見的複雜心情,待到錦兒回去樓中說是準備茶點換衣服,她倒是輕聲說起竹記的發展來。其實,也是心不在焉的。寧毅找了張椅子坐下,看她說著這些,偶爾低頭、偶爾笑笑,一身男裝也掩蓋不住女子的身段柔美、嫻靜氣質,心中倒覺得若自己真是個什麼才子,此時那把扇子說不定更合這氣氛。這樣想著,便也不由得笑了。

將明月樓、青苑、憶藍居這幾家店的名字在寧毅面前說出來,雲竹倒並不覺得有什麼應該害羞的,寧毅那微有些心照的繾綣笑容也能讓她感到心神安定。除了一開始有些倉倉促促地問一句:「什麼時候回來的。」到得寧毅下午才進城的答覆。隨後能說起的,除了竹記,倒也只有一些瑣碎的事情,如晚上在青苑那幫才子又吵起來了啊,如青苑的牆壁被撞倒了之類。在她心中,真正想說的,倒是另外的一些東西。

「其實……呃……錦兒老喜歡說那些奇奇怪怪的話。立恆你也知道的,她說……她說親了她的事情,是因為……」

今晚在青苑之中,與錦兒親的那一下,原本心中倒是毫無芥蒂的,只是此時便見到了寧毅,錦兒又那樣張揚地宣布出來,倒是令得她的心思也有幾分複雜起來。不免患得患失。覺得沒必要說的,又忍不住想要澄清,可出了口之後又愈發覺得自己不必說這些。寧毅那邊卻是笑了出來。隨後,那身影籠罩過來,昏暗的光芒里,雲竹靠在椅背上,望見了那近在咫尺的面容,她的表情中原本說起與錦兒的親吻,還有幾分赧然的,這時候倒是安定下來。

「那是怎麼親的,這樣么……」

「是……呃……」

青蔥的手指在身側微微動了動,然後。輕輕地握住了寧毅的手掌,兩道身影在這昏暗的平台上融在一起,夜風微暖。一側的平台門口處,穿著鵝黃繡鞋的纖秀身影正跨進來,隨後微微地愣住了,那身影看了一會兒。終於又悄悄地轉身離去。

不知道什麼時候,昏暗中有兩人的輕聲低語:「錦兒看到了。」

「嗯……知道……」

元錦兒悄悄地回到客廳,小心地放下了茶盤,回頭望了望平台那邊的微光,垮下了肩膀,無聲地嘆了口氣。隨後,嘟著嘴,低著頭,慢吞吞地朝屋外走去了,偶爾就回頭看一眼,直到出了大門,才在屋檐下無聊地走來走去。

此時她已經換回了女裝,長裙長褲,綴著簡單花紋的月白羅衣配上素凈的坎肩。與雲竹相處久了,著裝的色彩免不了受到一些影響,最近的錦兒更喜歡白凈清麗一點的打扮,往日里喜歡穿紅黃綠色為主的衣裙這時候傳得少了些,但風格上依舊乾淨利落,仍是當初在金風樓那個受到許多人追捧的錦兒姑娘。

倒是在此時她也免不了露出惆悵煩惱的表情來,若是忽略那女裝與長發,仰起的面容中倒也有幾分像是個因情生困的假小子。當然,若是落在當初追求她的那些文人才子眼中,能夠注意到的或許是一貫活潑的元錦兒因為這愁緒反帶來的奇特魅力,以往看似不識愁滋味的少女這時候終於為情所困了。若往日里她就是這等氣質,說不定花魁早早的就已落在她的頭上。

當然,咱們的錦兒姑娘此時的心中到底困擾著什麼,或許是連她自己都有些歸納不清楚的,她到底是真的喜歡雲竹,或是真的討厭寧毅,又或者是覺得自己有些像是被遺棄了,或是因雲竹找到了歸宿而哀憐自身——總之,人的感情,從來就不是純粹的。在屋檐下走了一陣之後,她也只好在台階上坐下來,那根樹枝敲敲打打,然後在台階上無聊地畫著圈圈。

時間若回到一兩年前,那個叫寧毅的傢伙時常會在清晨跑著步從這裡過去,檐下有溫暖的光芒,他也常常會在這裡的台階上坐一陣子,與名叫雲竹的姑娘說一會兒話,兩個人的感情,就是這樣發展起來的。這些事情,錦兒是在以往與雲竹姐的交流中,漸漸知道的。

她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糟心事,不知不覺間,寧毅也從裡面出來了,錦兒微帶敵意地回頭瞪他,他倒是微微笑了笑,在旁邊坐下了。

「哼。」

那笑容太可惡了,錦兒冷哼一聲,抱著雙膝掉了頭,樹枝在身側繼續畫圈圈,不打算理他。寧毅便也只是坐在一邊看著周圍的夜景,片刻,有馬車從路上駛過去。車夫看著這坐在屋檐下的一對男女,目光有些古怪地揮動了鞭子。

錦兒的目光像貓一樣瞪著那車夫。

馬車頃刻遠去。

「哼,反正……我親過雲竹姐了。」

最終忍不住的還是錦兒,扭頭拿眼角瞧寧毅。抬了抬下巴,寧毅同樣瞥她一眼:「是嗎,那我也一樣。」

不要臉,說得這麼光明正大。錦兒在心裡罵,然後道:「你是男的,我是女的。」

「那又怎麼樣。」

「我的比較難。」錦兒道,扭頭看著前方黑暗中的樹影。「所以雲竹姐遲早是我的。」

寧毅沉默了片刻,看著她:「那你剛才怎麼不過來搗亂?」

錦兒抱著雙膝,有些鬱悶,好半晌方才說道:「可她現在還是比較喜歡你啊,她盼你回來都盼了一年了,我雖然不喜歡,也不會在這個時候亂來,哼。反正……反正……」她喃喃地說了些什麼,大概是說反正雲竹姐最後還是會喜歡她的。寧毅在側後方看了她一陣,隨後笑了笑。想說什麼但終究覺得沒有必要,眼前的元錦兒是真正喜歡雲竹的人,或許不是愛情,但的確是最為誠心誠意的保護者。

如此過得片刻,錦兒扭頭問道:「雲竹姐呢?你把她怎麼了?幹嘛要出來?」

寧毅道:「能幹什麼,她換衣服去了。」

「哦。」

大概覺得寧毅這次沒什麼敵意,錦兒生了一會兒悶氣,終於也覺得自己挺無聊的,過得片刻,換回女裝的雲竹從門口出來:「你們坐在這裡幹嘛啊?」

「他勾引我。」錦兒回頭。手指向寧毅。

寧毅笑道:「說杭州的事情。」

「嗯?」

雲竹便也在兩人中間坐下來,寧毅在杭州的許多事情康賢都有跟她們說起,但各種具體細節畢竟不清楚,此時聽寧毅從頭開始說起來。雲竹關心他的事,而錦兒對於南面在杭州曇花一現的那個「永樂朝廷」,對其中那些參與造反的在別人口中如混世魔王一般的人物也是頗為好奇的。寧毅竟然親自與這些人對陣,聽康賢說起時她覺得挺沒有真實感,這時候便咋咋呼呼地跟寧毅詢問起經過來。

寧毅以前也是跟她們說起過「武林」之類的事情的,這時候添油加醋地渲染一番,什麼魔教教主聖公方臘啊,左右護法四大天王之類之類的。三人坐在屋檐下畢竟有些不好,過不多久,便回到客廳里,一面吃點心喝茶磕著西瓜子一面繼續說。元錦兒感興趣的事情還是很多的,像是他們魔教之中最厲害的是誰啊,方七佛若是跟王寅打誰厲害啊,方臘要是遇上了獨孤九劍怎麼辦啊。

聽了寧毅的諸多事迹之後也問:「那你現在……那個血手人屠的外號是不是很多人知道了?」

「簡直如雷貫耳鼎鼎有名……告訴你,跟石寶厲天閏這些人結下樑子之後還能全身而退的,那可沒有幾個,我殺的那個叫湯寇的傢伙應該也挺有名的,我後來去打聽了,他練的功夫也是頂有名的,叫做……還不是被我陰死,不對,被我打敗了……不過現在時間還不夠久,我也不知道能傳到什麼程度……」

「你這人怎麼這樣,總是耍詐,不算英雄好漢。而且你這麼一說,你唯一一個正面打的就是那個沒有名氣的湯寇了……」

「開什麼玩笑,太平巷也算的啊。」

「但是那個太平巷你是靠火藥才贏的,勝之不武,況且那個時候是打仗,大家不會承認的。」

「我一個人干翻他們所有人,有什麼不承認的,你這種小妞根本不懂。」寧毅為了自己的名譽據理力爭,然後拿西瓜子扔她。

「不懂才怪。」元錦兒笑得頗為開心,西瓜子扔回去,「我估計你最有名的,是嫁給了那個西瓜當駙馬,我聽說那個西瓜公主可是真正厲害的人,她的武功怎麼樣,怎麼練的啊?打不打得過方臘啊……」

「元錦兒同學,你應該正視我是武林高手這個事實,要不是我血手人屠如雷貫耳,那個劉西瓜怎麼會看上我,對不對。我那時候身在敵營沒辦法,雙拳難敵四手,只好虛與委蛇,這個事情以後唱戲,也會把我說成是薛平貴那樣的大英雄,你不知道,她再厲害,在我面前也會被我打得走火入魔……」瓜子亂扔。

「信你才怪,我告訴你哦,你不在的這些時間裡,雲竹姐常常跟人打聽南邊的事情的,有些跑江湖的人來了竹記,雲竹姐也會託人問一問,有沒有那個什麼血手人屠的消息。人家都是說,什麼血手人屠,聽都沒聽過,哈哈哈哈,牛皮吹破了吧……」

「錦兒你要跟他吵,幹嘛把我拉進來……」

「那個時候杭州還在圍城,北上的江湖人當然不知道,很正常的……」

元錦兒開心地說起雲竹打聽寧毅消息的事,雲竹本來在旁邊微笑地聽著,這時也免不了臉頰緋紅。房間里的話題繼續著,寧毅與元錦兒爭吵一番,偶爾也將雲竹拉下水去,姑且不論是不是寧毅故意為之,佔了上風的元錦兒終於真真切切地開心起來。這房間里往日都只是兩個姑娘,就算打打鬧鬧,也總顯得有些冷清,這一晚,才終於真的熱鬧起來,倒像是有了個家的氛圍。

如此過了許久,吃了些東西,也將要說的事情暫時說完,吵嘴吵得盡興,雲竹與錦兒送了寧毅出門,天河之上星光蔓延,馬車漸行漸遠中,雲竹將雙手合十,貼在嘴邊,完成了心中的祝禱。

謝謝菩薩,保佑他平安回來……

一日一日的許願有了歸宿,心中也總算能夠稍稍安定下來了,如同以往他每日清晨從她門口跑過,說上一會兒話,聊上一會兒天,日子若能一直這樣過去,那該多好啊。就算他遠在別處,她也是希望他能夠平平安安的跑過某一處街角,能夠一日一日的,平平安安就好了。

看見她此時的笑容,元錦兒低下頭去,嘆了口氣。她知道雲竹姐想的是些什麼,不過……沒關係,時間還長著呢,陪在雲竹姐身邊的總是自己,她還是可以打敗那個整天入贅的寧立恆,把雲竹姐搶到手的。她於是又開始給自己打氣了。

待到馬車遠去,雲竹轉頭往小樓走去時,她又開始興高采烈地跟在對方身邊說寧毅壞話和宣揚兩人親吻時酥酥麻麻的感覺了。夜還未深,她還有著大把的時間纏著雲竹姐回心轉意呢……

曾經患得患失的日子終於過去了,幸福而清閑的時光,即將開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一五章 錦兒姑娘

25.78%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