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七章 家常劇目

第三一七章 家常劇目

從記事開始,模仿著男孩子的處事手法一步步過來,蘇檀兒的努力,在蘇家是很多人都看得到的。儘管一位女子努力成這樣,大多數人說的是她的不安分又或是妄想做武則天,但從蘇檀兒終於開始掌家,樁樁件件的事情再加上皇商事件底定帶來的巨大威勢,如今在蘇家,已經沒有多少人真敢不將蘇檀兒當一回事。

這次回來之後,她在蘇家不說話,但隱約中形成的影響力,已經不在父親蘇伯庸之下,十年後、二十年後,整個蘇家或許就是由她來掌局,這已經是大家都看得到的情況了。

當然,一些隱性的東西,例如寧毅做到的那些事情,涉及到的層次,這是大家無法觸及的地方,如果說幾年以後他忽然要翻身做主人,把蘇檀兒手上的權力弄到自己手上來,不是沒有可能,當然大家都不會喜聞樂見這種事情的出現。又或者在蘇檀兒上面能夠說話的長輩都死光以前,她的長子已經長大並且也有著出眾的能力,或許家裡人就更願意看到一位男性上位,但即便有這樣的可能,蘇檀兒那不容任何人忽視的能力,也足以讓她當上許多年的垂簾聽政的蘇家太后。

可以說,即便是現在,至少在各種外事的處理上,蘇檀兒也已經有了蘇家掌門人的地位了。但即便如此,有許多事情,這時候仍舊是她無法觸及和撼動的。蘇家的族主仍舊是蘇愈,放下來也只可能是蘇伯庸蘇仲堪等人,修族譜、入祠堂、維護蘇氏血統,這些事情,即便她能再積累三十年的威信,由於她的女子身份也不可能指手畫腳,這是她恐怕一輩子也不可能越過的一條線。

也是因為她如今有了那樣的地位,才能夠這樣在父親面前將事情提出來,並且還通過了娘親轉告的緩衝。當然。這時候仍舊遭到了拒絕。

「托你娘跟我說,那是因為你知道你娘不懂什麼輕重緩急……你在說些什麼你自己不清楚?咱們忙碌一世為的什麼,為的就是這個蘇家!你覺得你相公好,沒關係。我也覺得他好,可有些東西,你不要想著去碰。第一個孩子姓寧,家裡人怎麼看你,外人怎麼看咱們。一個入贅的騎到我們頭上來了?我知道立恆很有本事,可他入贅了,他就是入贅了。讓小嬋跟了他別人已經在議論了。說你根本壓不住他,答應了第二個孩子跟他姓還不好嗎……贅婿就是贅婿,一輩子進不得祠堂的,你有什麼辦法,我也沒有辦法……你成何體統。」

自從雙腿殘疾之後,蘇伯庸的脾氣趨於暴躁,雖然跟女兒說話都是一貫的平和,但這時也隱約能聽出他話語中壓抑的怒氣。蘇檀兒沉默了片刻。

「那些人說那種話。不就是想讓我與相公一家人互相猜忌嗎,這次我沒動手,否則看他們以後還有哪個敢嚼這種舌根!」

即便沒有看到。也能隱約猜見蘇檀兒此時必然是容色冷厲的模樣。但對於父親說的其它事情,她終究也是沒辦法多講了。

「你還能管住別人不說話不成!」

「他們沒一個爭氣的就不怪我站在他們上頭!」

「總之第一個孩子姓寧的事情你是別提了,要是讓你爺爺聽見,不被你氣死!他老人家對立恆有多好你也知道,但這種事情你要是說出去,讓他怎麼想。你提也別去提!」

蘇伯庸是個明白人,知道這事情最後如果真有可能實現,終究是要報到蘇愈那邊去,女兒跑來跟自己說,也是存著先說服自己一層層上去的心思。壓住怒氣。先打消蘇檀兒的這份點頭,蘇檀兒沉默了半晌,道:「知道了,我再想想。」

「別多想了,你有孕在身……其實早幾天你爺爺也跟幾個叔伯商量過他的事情了。主要倒不是為了孩子姓什麼,那個是沒什麼好說的。只是說祭祖的事情,往後該不該讓他入祠堂。可是他入贅時又沒有改蘇姓,祠堂終究是入不了了,幾位老人家也沒把這個當回事……你這相公確實是有本事的人,但你待他也已經夠好了,誰也挑不出什麼錯來。他……應該也不會多想的。」

他如此說著。其實寧毅地位提高,旁人也早對他有了新的定位,自然不能以往日那贅婿的看法對待。早幾天老太公與族中幾個老人在一起時就已經說起過這事,要不要破格讓他進祠堂,這倒也不算什麼煩惱,隨口提起,又隨口否決了,在外面有些關係又怎麼樣,雖然現在說起來對家裡幫助確實很大,但就算他認識皇太子,在族規面前也得規規矩矩呢。

這倒不是一幫老人自大,而是實情了。當然,寧毅對這些事情談不上不在乎,他是在乎不在乎都懶得去想的。房間里隨後當然只是一些簡單的閑話家常,寧毅聽了一陣,翻牆出去。

「家庭倫理劇……」他喃喃自語一句,笑著回去。這年月里,能夠作為消遣的東西,確實是太少了,這種聽牆角之類的事情,也能幹得津津有味起來。

待到檀兒回來之後,自也未與他提起這些事情,論及第一個男孩的名字,仍舊是往姓蘇的方面去想。事情未曾底定之前,夫妻倆都是不動聲色之人,只是在這天晚上上床之後,蘇檀兒有些好笑地說起前兩天那幫老人家談論起寧毅的事情:「看起來,相公讓他們傷腦筋了呢。」

「隨口說說而已……這算好事還是壞事?」

「名聲有了,算好事?」

寧毅笑著看看躺在身邊的妻子,伸手去颳了刮她的鼻樑,將另一隻手枕在腦袋下面:「呵,別那麼多小心思了,名字呢,我是不打算改了,蘇毅沒有寧毅好聽,聽起來很奇怪,不過也不至於為了別人這樣那樣的事情太生氣。若心中真有芥蒂,那些老人家難道以為我進了蘇家祠堂就不至於被人說笑看不起了?都是一樣的事情……你不覺得這些事情看起來很有意思嗎?」

「有意思?」蘇檀兒眨眨眼睛,有些遲疑。

「三姑六婆、家長里短,這些人的說法。那些人的說法,一開始就討厭、看不起我也好,還是前倨後恭也好,這些人心思的變化。說話的變化,態度的變化,很有意思。就像是在看一場大戲一樣,一個人的心思、一群人的心思,看起來天馬行空,彙集到一起又都有跡可循,有時候他罵你是因為厭惡你。有時候罵你是因為怕你,有時候罵人……甚至是因為他自己討厭自己。這些東西能看懂,跟做生意的道理,也就沒什麼區別了……」

「那……妾身也一樣?都是這樣被相公在看?」

「看到最後……知道你喜歡我。」寧毅握了握她的手。

蘇檀兒看著蚊帳頂,臉上微微的燙了起來,縱然有些算是老夫老妻,「喜歡」這樣的表達方式,終究還是有些陌生。因此過了許久,她才有輕聲的陳述出現。

「……你是我相公。」

長子姓氏的事情此後一段時間裡不知道蘇檀兒還有沒有在運作。陪同家人的時間裡,寧毅也去了書院一次。但並沒有授課,小七等人倒是過來小院這邊找過他幾次,纏著他說杭州的故事,但那些故事終究太過少兒不宜了,最後只是將白蛇傳結合鎮江、杭州一帶的風貌給說了一遍,然後過得不久,小郡主周佩上門來拜訪了。

自從寧毅離開江寧,周佩周君武這對姐弟雖然仍在豫山書院掛了名字,但並不到這邊來上課了,更何況周佩的年紀已然及笄。接下來需要考慮的應該是擇郡馬談婚嫁之類的事情,跑到書院聽課這種事就已經被禁止了。此時是女子少年最為迅速的年紀,雖然只是一年未見,但此時的小郡主看起來已然變得亭亭玉立,是個已經到了嫁人年紀的少女了——雖然在寧毅眼中,仍舊是個剛剛長熟的黃毛丫頭。但這次見面在她精心打扮裝模作樣之後,也真是有了一份截然不同的郡主氣勢。

周佩是為了弟弟的事情過來找他的,至少表面上的原因是因為這個。

去年寧毅離開江寧時,周君武就已經迷上了格物學,當然,少年人的興趣能持續多長時間,當時誰也沒有個底。其實在寧毅看來,物理化學之類的事情大部分時間還是相當枯燥無味的,對於周君武來說,當然也經歷了這樣的一段時間,不過,隨著寧毅在杭州事迹的不斷傳來,對於眼下的小王爺來說,卻無疑是一針又一針的強心劑。師父這麼厲害,說的東西當然也不會錯,而且他在太平巷用火藥陣禦敵,讓石寶劉西瓜等人鎩羽而歸,這等事迹,也實在令周君武憧憬不已。

於是最近半年時間裡,他都在研究火藥。

最近差點把自己臉給炸了。

身為一個小王爺,此後一輩子或許就是吃喝拉撒,沒事出去做點欺壓良善的壞事,這也不算什麼,他老爹基本上就是這樣為兒子做的打算。但在周佩這邊,則希望自家弟弟將來能有一番出息,為國為民,做一番大事。誰知道自家小弟變成一個科學宅男,這就讓她很不爽了。

最近差點炸到臉的事件雖然沒有給小王爺破相,但無意間燒掉了一撮頭髮。身體髮膚受之父母,這下子康王也怒了,將君武禁足在王府之中,兩邊的壓力讓小王爺很不好過,但周佩對弟弟是真的關心,害怕他心情鬱悶,弄出什麼毛病來,又知道解鈴還須繫鈴人,因此登門拜訪,希望寧毅出面解開弟弟的心結。

這事情合情合理,前來拜訪的少女容止端方,倒也令寧毅嘆為觀止。只是在說完弟弟的事情之後,周佩跟他詢問起不久之後準備上京的事情,好像稍微熱心了一些……這心情在當時也只是在寧毅心頭稍稍掠過,一瞬即逝……(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一七章 家常劇目

25.94%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