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舞》編號1

《亂舞》編號1

發出來的幾個開頭的概念其實差不多,題材不同以後寫的東西就不同而已。有一天在想,我寫的幾本書,題材和情節都求新求變了,主角性格核心雖然差不多,但也都盡量追求著寫成了不同背景、能力、性格的人,但假如有一天我完全不求新不求變就求好寫亂寫瞎寫,準備拿著自己擅長的橋段拚命重複的時候。嗯,應該就會是這個構思的樣子……******************刀山劍海,罡風如潮,咆哮奔襲間要撕裂所見的一切,天地之中,一片蒼茫。

聖城錫蘭,已是一片廢墟。皇城半壁殘缺,大祭塔已成廢墟,拙金門與城牆倒塌數里,小尊河堤壩倒塌,江水逆流,連同無數的屍體、鮮血,將眼前的一切,匯成一片血池地獄。

視野前方,從地面上拔起的無數土石劍柱支支向天,延綿而去匯成巨大的刀劍叢林,最終匯成一把斬天裂地的巨劍,南宮世家的這一式萬劍歸宗已經被發揮到極致,但他能夠感應到,發出這終極一劍的南宮世家當代家主如今也已經死了,屍體被碾為靡粉,首級同樣被築在了那座巨大的京觀里。

同樣死去的還有許多人,有的他認識,有的他不認識,十家百子、九大宗門,神州最終的抵抗力量,悉數被屠滅於此役,目力所及的縫隙間,他還能看見許多的人,或輕傷重傷,或瑟瑟發抖地躲在一處處的廢墟之中,這些人中,有中年、有老者、有年輕人,在這持續了一日一夜的戰鬥中,他們或許也曾英勇奮戰,但此時,當一名名為首之人終於死去,他們也終於被嚇破了膽。

這一切,皆來自於前方罡風中的那道人影,即便天地間罡風呼嘯,那道身影依舊從那邊傳來了清晰的、巨大的、恐怖的壓迫感。

驚天的一擊,朝著皇宮的廢墟發了過去,他正在享受這場勝利,肆意地屠殺著剩餘的膽怯者。

然後那黑影回過了頭來,感受到了正站在這座巨大京觀旁的他。

不要!破壞我的戰利品啊——

彷彿能夠聽見那道身影的說話,隨後,黑色的力量如怒濤狂瀾般的襲來,周圍的廢墟中,有人尖叫起來,有人歇斯底里地大吼著想要逃亡。雙方相隔五里,力量瞬間襲至,黑色力量籠罩的前一刻,天地都為之一暗

大魔神王!成吉思汗鐵木真!大黑天滅日神功!

他站在那兒,心中沒有恐懼,只有一片寂寥之情,大戰之前,南宮袖雲等人都曾來邀他出山,但在這個世界上,真正關心著他的人,都已經逝去了。直到現在,即便他來了,也不知道他到底是為何而來。

不過,下一刻,他還是並出了雙指,朝著那力量切出去。

「破。」

啵的一聲,力量被斬裂成兩半,一半的力量超旁邊狂瀉而出,將那座京觀轟散飛舞,無數的人頭、屍首,在一刻的亂舞之後,在這橫掃一個時代的滔天風浪里,盡成靡粉。

轟——

巨大地轟鳴之後,天地間的罡風陡然停了下來,那身影收斂了力量,瞬間迫近,他聽見了那個充滿威壓的聲音。

「你是誰!」

「我叫……」

他抬起頭,如同往常一樣,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1、

三十年前,明翰帝之初。

位於江南一地最為富庶的金川盆地以東,洛水以南,有著馳名天下雲桂樹的山脈名叫藺蒼山,山麓一側,桂都因此而得名。藺蒼山山麓延綿,雖然山勢不以雄奇著稱,但其間魔獸縱橫,殺機四伏。桂都連接南北商道,數百年間武道昌盛,如今天下十大家族中穩入前五的南宮世家踞於此地,因此桂都又被稱為:天下劍門。

雖然建城於魔獸肆虐的群山之中,但兩百年來由於南宮世家不遺餘力的開拓,藺蒼山道的狹長地帶中,逐漸也有了不輸於江南一地的太平與繁華,每日里商旅來去,絡繹不絕。當然,最為興盛繁華的,自然還是桂都的武道,南宮世家以劍聞名,天下習劍之人對桂都無不趨之若鶩,挑戰者、習劍者來來去去,南宮世家也廣開方便之門,授劍收徒,每年五月間收徒之時,桂都之中武者聚集猶如京城大比,附近兇險的藺蒼山也正是鍛煉弟子的最佳去處。

到得如今,桂都也已經是十餘萬人聚集的大城,其間劍派武館數百,依附著南宮世家的勢力生存著,至於更多的,自然還是居於桂都的十數萬平民。武道為尊的年月里,平民如螻蟻,但好在自司馬家大致統和神州,建立大明朝後,相對於神州大地上最亂的黑暗時期,眼下還算是一片太平盛世,南宮世家對於轄下地區管理也頗為盡心,桂都一地即便位處藺蒼山中,偶爾受獸潮侵襲,卻也能算得上是普通人居住的一方樂土了。

當然,這也只是……相對而言。

他是在這裡長大的。

三十年的時間跨度,一路的坎坷,他對於曾經在這裡的記憶,已經不多了。當然,有的是他真的忘記了,也有的,曾經是他刻意想去忘卻的,但仔細回想之後,終究還是能記起來。

如今的神州大地上以複姓為尊,大明皇朝、九大宗門、十家百子,是組成這個世道的金字塔巔峰。據說許多年前,龍家擁有的並不是這個姓氏,千年前軒轅黃帝統和人族,在黃河一帶建立起過最為繁華的文明。軒轅族式微之後,分出三個姓氏,分別是公孫家、姬家以及龍家,到得如今,只有公孫家還勉強維持這貴族的身份以及偏安一隅的勢力,姬家與龍家的血脈則早已稀薄於茫茫眾生之中了。

但有著一個看來輝煌的過去,就總會有人念念不忘。他從小的時候開始就時常聽得父輩說起軒轅黃帝的事迹,說起龍家總有一天將恢復軒轅氏的榮光,他們家中倒也並非寒門,家傳的武學「五海嘯龍訣」據說便是從軒轅黃帝的「皇極驚世典」中演化而來,練到極處會有莫大威力。但據說總是據說而已,名字起得好聽不代表手底下就真的有料,許多年來,龍家在江湖之上並無名聲,頂多也不過被人視作保鏢護院之流,這是數年以後,他才清醒意識到的現實。

到得他這一代,一家人定居桂都,父母在一個破落的小門派中擔任武學師父,但雄心猶在。大他五歲的姐姐竟被起名「霸天」,後來當他能夠看清前事時,也只能說是家中父母練功練壞了腦子。他是男孩子,以「傲天」為名則稍微正常一點。小的時候,父母說他們姐弟倆皆天資非凡,他也信了。姐姐在十一歲時便已出門歷練,後來不知所蹤,到他十歲時,父母舊傷發作,無錢醫治,先後過世,在家中日日期待恢復軒轅氏榮光的教育下,才十歲的孩子也離開了家,決定進入江湖歷練。

此後的兩年時間,如同乞丐一般的走過了許多地方,到得後來,竟然陰差陽錯地遇上了一場刺殺,他救下了一名小女孩,卻是慕容家的小姐,名叫慕容芳宇。當時十二歲的他帶著小女孩遠行數百里,將對方送回家中。而在不久之後,他也折返桂都。

假如說這是一部傳奇,可能他就因此走上了成為一代大俠的道路,他曾經也是這樣認為的。但後來的發展,並不如人所願。

十三歲時,一戶人家躲避仇家,過來桂都尋他父母。這戶姓沈的人家以打造兵器維生,據說有家傳秘法得人覬覦,不得已逃難至此。父母已經死了,他仍舊大方地讓這家人住下,也因此認識了這家人的女兒,小他三歲的沈子汐,當然,在那時,那也不過是個聒噪的小女孩而已。

不久之後,一切都急轉直下了。沒有什麼陰謀或是離奇的事件,當時的他無意間得罪了一位世家公子,被打斷了全身筋脈,雖然保下一條命,但從那以後,就再也無法練武。沈家人當時盡全力照顧著他,可惜不久之後,沈家的仇人找上門來,小子汐的父母雙雙被殺。當時他剛剛從那一年的憤懣與黑暗裡恢復一些神智,救下了小子汐,同時動用了慕容家給他的一樣信物,請求南宮世家出面干涉,最終,子汐交出了家傳的冶鐵秘訣,對方才揚長而去。

想要成為大俠,已經沒有任何可能了,當時的他仍舊陷在無比偏激怨憤的心境里,對於那個與他相依為命,整日聒噪的小女孩也在生著氣。但或許是屬於龍家血脈中的那股偏執在作祟,他開始想要脫離身體里的經脈,練成一種武學來,這當然不可能。他試圖去學武,哪怕是學一個花架子,整日里受到白眼只覺得別人看不起他,沈子汐給他打氣時他卻又覺得她虛偽。不能練武的時間裡,他就是這樣怨恨著所有人,到處想要學武,又絞盡腦汁地去想各種成為「高手」的方法。

兩年以後,南宮世家的干涉已經過去一段時間,沈家的仇人才又折回來,試圖殺掉當時十三歲的沈子汐。他事先發現了端倪,隨後想要以自己的力量給這幫人「好看」,他設下陷阱,然而失敗了,整件事功虧一簣,對方也要對他下殺手時,小子汐撲過來擋了一下,然後被打在燒紅的炭火里。及時趕到的南宮袖雲救了他們一命,從那之後,少女的臉上也已經被毀容。

那時的他並不懂得該為此道歉,從那以後,原本愛說話的少女也沉默寡言起來了。一個是無法練武的廢人,一個是被毀容的女子,從那以後離開了桂都,在天下各地流浪。少女一路上仍舊以替人冶鐵鍛造維生,他則心心念念地想要找出一條路來,許多時候,是少女賺來不多的錢財,讓兩人得以果腹。

此後的許多年裡,他們經歷了許多的事情,無數的白眼、嘲笑,他的脾氣並不好,許多時候挨了打,被毀了容的女子就過來抱住他,女子冶鐵的技術越來越高時,有時候也會經歷欺騙和出賣,有幾次差點被殺,有幾次差點餓死。曾經清秀的小姑娘因為一直冶鍊鐵器變成了身材高大卻沉默寡言的瘋婦人,他也是小部分知道他名字的江湖人口中的笑柄。

然而或許是許多年來執念的打磨,竟還真讓他找到了一條偏執到極點的路,以沈家祖傳的秘法,他也將身體當成兵器一般的打磨,經過了無數的苦難之後,他終於又重新拾回了力量。而在山中最後的那一天,沈子汐將自己投入了大火當中,以身體和靈魂完成了最後的祭劍環節。

從那熊熊地火中走出時,他知道自己的力量已經可以震驚天下,為了這一刻,龍家或許已經等待了一千年,他則整整惦記了四十餘年。然而有什麼東西攥住了他的心神,當那道身影沉默地投入地火當中時,他忽然間發現,許多年來,他孜孜不倦想要證明的東西,已經沒有意義了,能夠為他見證這些事情,許多年來,能夠站在他背後為他歡呼,為他加油,在過去與將來能夠等待著他回家的人……已經沒有了。

他的一輩子,心中都充滿了火焰的激蕩,充滿了怨憤與不平,然而在那一刻,忽然間,就完全都平息了下來。

此後的兩年,他在山裡過著渾渾噩噩的日子,然後是獸潮與妖魔族的反撲,在他們據說要決戰的前幾日,南宮袖雲過來請他出山,他作出了拒絕。但是到得最後,他還是去了錫蘭。

對他來說,或許是要尋找一個解脫……

直到他再度睜開眼時,面對的,是自己十六歲時的身體,那個破落的院子以及……桂都瀟瀟洒灑的,三月春雨。

他笑了笑,站在屋檐下,讓雨落到臉上。

回首前事,真是恍如一夢……2、

沈子汐並沒有學武的天分,不過,每當劍派里的師父教那些基本劍法的時候,她都學得很認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亂舞》編號1

26.18%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