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一章 惡念

第三二一章 惡念

妻子即將分娩,家中的各種事情說多倒還是不多的。聽說了百刀盟盟主程烈被滅門的消息時,寧毅正在揣摩方才看見的蘇文興等人的古怪眼神,然後,也就微微愣了一愣。

作為在江寧一帶規模還算不錯的幫派,百刀盟算是蘇家背後的一支打手,最主要還是在蘇家大房背後,雖然經歷過杭州那樣的江湖陣勢之後,寧毅對於百刀盟這種盤踞一地勾結商戶豪紳收收保護費的門派已經沒有多大感覺,但畢竟身邊還是得有一支這樣的打手隊伍,一旦百刀盟倒了,蘇家恐怕就得找一批另外的。

對於寧毅來說,心中的想法也就僅止於此了。對於百刀盟或者那程盟主,寧毅與他們畢竟並沒有多少來往,頂多是見過兩面,做過幾次比較恬不知恥的自我介紹。江湖仇殺,時時刻刻都在發生的事情,寧毅也不會覺得程烈的死之於自己還有多少的關係,心中默哀一番,嘆一口氣,也就是了。

家中與程烈關係比較好的應該是岳父蘇伯庸,另一方面,蘇檀兒身邊平日裏有接觸這類事情的,則是平素看來相對沉默安靜的丫鬟娟兒,又或是與程烈有私交的耿護衛等人。聽說了噩耗后,娟兒的情緒便明顯有些低落,寧毅安慰了幾句,狀況倒還穩定的蘇檀兒對寧毅說道:「相公,爹爹大概已經趕過去了,你也帶着娟兒過去一趟吧,家裏這麼多人,我沒事的。若是寶寶,我讓人去找你們,你們也能趕回來。」

畢竟是滅門的慘劇,寧毅點點頭,也就答應下來,隨後又安慰娟兒道:「雖然江湖仇殺什麼的不算奇怪,最近又局勢動蕩。但江寧的治安一貫還不錯,這事情真是鬧太大了,官府不會坐視的。我也託人幫忙查查。」

這類事情畢竟還是太大,對於蘇文興等人方才目光的些許詭異。寧毅便拋諸腦後了,反正最近一段時間,二房三房的日子都不怎麼好過。蘇文興是蘇仲堪的兒子,寧毅與蘇檀兒不在的時候,二房三房引起的波瀾,少壯派中也是以他為首,如今蘇檀兒與寧毅回來。蘇愈開始發飆,吃進二房三房肚子裏的一些東西,就得吐出來,雖然比起蘇檀兒與寧毅離開之前二房三房還算賺了,但吃進肚子裏的東西再拿出來一部分,總會讓某些人覺得不爽,更何況也是折了面子。

於是這天傍晚,便與娟兒一道去看了百刀盟被滅門的現場。寧毅也順道約了已經抵達江寧的聞人不二,托密偵司幫忙查一下這到底是江湖上哪一號人動的手。

「另外……最近好像感覺有人在跟蹤我……」寧毅說道。

「沒有吧,外面有眼線的。你過來的時候……應該沒有尾巴才對,而且這是江寧了……」

「可能是我搞錯了。在杭州那邊的時候警惕成習慣了,現在還沒怎麼放鬆,就算在杭州的那邊被人記恨了,這個時候方臘水深火熱的,也不至於會過來找我動手……嘖,需要一個心理醫生了……」

「什麼醫生?」

「沒什麼。」

「呵呵,真正在杭州被你得罪得狠了的,無非也就是霸刀的那位劉姑娘,你都已經擺平了。哪裏還會有人盯上你。」聞人不二是清楚寧毅與劉西瓜之間故事的,這時候語氣倒也有些狹促,隨後卻是想起了什麼,皺了皺眉,「不過你這樣一說,最近確實有一批跟方臘有關的人經過這裏……不過不歸我們管……」

「什麼?」寧毅皺了皺眉。

「破城的時候。還有一路之上,抓了好些人,有一些中小頭目,也是在綠林中有些名聲的,要押解往京城,第一批的話,明天就到這。立恆你這樣一說,會不會有摩尼教的餘孽準備劫下他們?或者是順便盯上了你?」

寧毅想了片刻:「……做個預防吧。」

「嗯,我回去告訴駙馬爺,那邊插一插手。」

「呵呵,我才不管那些事情,重要的是我家。」

寧毅拍拍他的肩膀,兩人一時間倒是都笑了起來,大致交代完畢之後,聞人不二輕聲說道:「另外,你之前交代的一些事情……」他將事情說完,「最後,決定到我們這邊幫幫忙嗎?」

「有些想法,不過檀兒生了孩子以後再做決定吧,不管幹什麼,以後恐怕都少不了有聯繫的。」

聞人不二點了點頭,隨後肅容拱手:「雖然在下虛長幾歲,但立恆你在運籌佈局上的手段,我是佩服至極的,將來少不了仰仗立恆了。」

這些事情說完,寧毅方才與聞人不二分開,去百刀盟那邊領了娟兒回去。第二天是農曆的三月二十七,這天接近正午的時候,蘇檀兒誕下一名男嬰,母子均安。蘇家便是一片隆重熱烈的氣氛,張燈結綵,鑼鼓鞭炮齊鳴,只是該起個什麼名字,蘇檀兒極度疲憊之下,一時間倒還沒什麼人提起,也沒有人多來打擾一直在房間里陪伴妻子的寧毅。

孩子既然出世,接下來,便有人要上門道賀了,二十八這天過來的倒基本上是蘇伯庸的平輩朋友,也不至於過來打擾蘇檀兒。寧毅則寫了幾封帖子,出門準備送往駙馬府。他原本倒也不打算孩子出世的第二天就出門的,但主要還是因為關心是不是有方臘系統的人盯上了自己,這事情攸關全家性命,雖然可能性不大,但也馬虎不得,早去早回便是。

先送了給康賢的帖子,對陸阿貴也打了招呼,隨後再去找聞人不二,他如今住在江寧城中的客棧里,距離駙馬府倒是不算遠。見面之後,聞人不二先是道了恭喜,問起方臘那邊的事情,倒也還未能確定。隨後,卻是說起另外的一件事,寧毅幾乎是在半年前交代的,此時終於有了結果。

「他們如今便在客棧之中,你去見上一見?」

「我還沒打算入你們的伙,這樣不好吧?」

「你也說了,遲早會有來往。你跟他們也不算是生人了。老實說,你露個面,也能嚇一嚇他們,讓他們知道咱們這邊不是什麼酒囊飯袋。拜託了。寧兄弟。」

寧毅想了想,點了點頭。

同一時刻,客棧一樓的房間里,齊新勇、齊新義正在擦槍,齊新翰倒了茶水給兩位兄長遞了過去:「二哥三哥,這事情真就這樣決定了?」

「要想報仇,也只能這樣了。」齊新勇說道。

「找劉西瓜?」

「不找她還找誰?」

「我想殺的是方臘。」齊新翰蹙了蹙眉。

齊新勇、齊新義、齊新翰這三兄弟。原本是方臘麾下參知政事齊元康的第二、三、五子,齊元康叛亂時,老大與老四死了,他們打不過劉西瓜,便也只能一路逃出來。齊家索魂槍技藝驚人,但三人流落江湖,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隨後便被聞人不二安排人找上。幾個月的時間裏,很有誠意地為他們擺平了一些麻煩,同時勸他們入伙密偵司。無論是為父報仇,還是報效國家,洗白從前,都可以。

此時齊新義手中的鋼槍脫成三截,在他手上晃了晃,如同三節棍一般的鋼槍在房間里呼嘯舞動幾下,隨後啪的組成一柄直槍。他是相對沉默的,道:「聖公被圍成那樣,敗亡只是時間問題,我們怕是殺不了了。」

「加入他們也好。加入之後,讓他們將我們安排在南面的軍隊里吧。」齊新翰道。

齊新勇眯了眯眼睛:「殺方臘,殺劉西瓜,都是父仇,可就算這樣了,當初畢竟一起反過。戰場上殺我們以前的那些人,你動得了手啊?要這樣,我們何必輾轉這半年,還不如出城就投了朝廷?」

他這話說完,外面已經有腳步聲停下,有人敲了敲門,然後推門進來:「說得有道理。」

這說話的語氣有些平緩,門推開后,是個年輕的書生,聞人不二在一旁跟着,那書生目光安靜,三人隱約覺得有些眼熟,而到得第二句話時,便令得齊新義陡然握緊了手中的索魂槍,另外兩人,也是陡然站了起來。

「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不用起來,三位齊兄。坐吧。」

那詩句乃是他們伏擊劉西瓜那一晚劉西瓜說出來的,腔調語氣他們都記得清清楚楚,在這之後,眼前這書生便已經如同主人家一般的走了進來,笑着拱了拱手。幾人對望片刻,書生笑着走向了一邊的茶几,給自己斟了一杯茶:「正式認識一下,在下血手人屠寧立恆,好久不見了……當初在那長街之上,寧毅陡然出手之後,名字還沒有報完,齊家幾人就已經飛也似的跑掉,對於那段時間自己的拉風外號一直被人鄙視的狀況,寧毅還是有點耿耿於懷的。略略滿足了自己的惡趣味之後,接下來無非就是故作高深莫測的一番閑談,聞人不二再適當地在旁邊添油加醋,指出他當初在霸刀營卧底,徹底搞翻了霸刀營的事情,齊家的三兄弟,自然也就沒法對寧毅產生太大的記恨,留下來的,反倒是寧毅這人不好惹的印象了。

眼下的見面,為的也就是這個效果,招呼打完之後,便有聞人不二的一名手下過來,悄悄地跟聞人不二說了些什麼。不久之後,離開齊家三兄弟的房間,聞人不二說道:「查清楚了,人也抓住了,跟蹤你的不是什麼方臘餘孽。」他表情精彩,微微蹙了蹙眉,「是你家的下人。」

「嗯?」

「他說……」聞人不二一臉神秘,隨後笑了出來,「說你與一位從良后的名妓有染,他是受了你家幾位少爺的命令跟蹤你的,要查清楚這個事情,你待會自己問問吧。呵,這種事情……看來你家二房三房的那些少爺,真被你們夫妻倆給逼急了。」

聞人不二畢竟是情報系統的人,要拉寧毅入伙,自然也查了他家中的情況。他話沒說完,寧毅的眉頭已經蹙了起來,在那兒站了片刻:「我不問了,人放了吧,我先回家。」

「嗯,有需要就說一聲,不過這種小事……」聞人不二擺了擺手,「反正……虛驚一場了,不是方臘那邊的人最好,我差點讓駙馬爺知會那邊加強警衛,事情雖然沒錯,但你知道,不是一個衙門的,這邊就不好插手,人家會說你咸吃蘿蔔淡操心……」

大概是為了活躍一下氣氛,聞人不二也有些絮絮叨叨的。當然在他而言,這種事情既然提前知道了,也就不算是什麼問題,不過,也就在寧毅準備回去的這個時候,蘇府當中,正有一名下人幾乎是帶着哭腔地在蘇文興等人面前報告著不久前發生的時:「小四被抓了,我親眼看見的,馬上就回來了,五少,聽說那寧姑爺在官府也有很多關係……」

「他在官府有關係還真能對自己家裏人用不成!」蘇文興目光陰鬱,陡然站了起來,「你下去吧!我知道了!」

待那人退下了,他才回頭與房中幾人說道:「現在他知道了,你們說怎麼辦?」

「是啊,怎麼辦啊……」

「等着他回來弄我們嗎?」

「能怎麼樣,現在他知道了,你斗得過他嗎!」

「本來就說了,事情查清楚咱們放放流言就行了,他知道是誰啊……現在人被抓了!你們選的什麼人啊!肯定把我們供出來……」

「那現在能怎麼樣!」蘇文興吼了一句,「都已經這樣了!」

「要不然咱們先去告訴二堂姐?」

「她剛剛生了孩子,你這個時候跑去告這種狀,不管那邊反應怎麼樣,爺爺都能打死咱們!」

「本來不是要選在這個時候的啊……」

「要不然,文興,告訴你爹?」

「這種事情把我爹拉下水有什麼用……」

爭論之中,外面鞭炮聲便也響了起來,仍是慶祝蘇檀兒生了孩子的,大概又有人過來拜訪了。蘇文興想了想,陡然擰起了眉頭。

「現在這事只有這樣了……要麼等著寧毅回來弄我們,要麼……把你們家裏的七大姑八大姨,能叫上的——主要是能站在一塊的女人全叫上!二姐的孩子才剛生出來,咱們忍不了這樣的事情,姓寧的欺負到我們蘇家人頭上來了,二姐現在聽不得這樣的事情,咱們家裏人得替她出頭!好了……」

他吸了一口氣,然後看看眾人,猛地一跺腳:「你們……還、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點去叫人——」rs

,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二一章 惡念

26.35%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