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六章 家事(四)

第三二六章 家事(四)

本章節

雄霸

手打)chun末的夜晚已經沒有了涼意,正是最為怡人的溫度,寧毅開了房間的窗戶,讓空氣流通進來,然後盛了一碗湯喂妻子喝。

之前發生的事情過去才只是片刻,夜sè中,蘇家各個宅院間傳來的悸動都像是因為方才寧毅引起的。蘇檀兒的情緒也明顯的沒有脫離先前的波動,但她沒有因這事而詢問寧毅什麼,只是低頭喝着湯,或是用那種快要哭出來的眼神望着寧毅。但寧毅此時也無法明白她心中想的到底是些什麼。

「那位聶姑娘,是很久以前就認識了的,那時候她弄了輛車子在城裏賣餅,我和秦老、康駙馬都認識她,後來開店,我們也都出了些主意……」

「嗯。」

夫妻倆的話,此時大抵便只是說到這裏,這類事情畢竟一向是越解釋越麻煩的。過了一會兒,小嬋將孩子抱過來讓檀兒喂nǎi,便也拿着複雜的眼神望寧毅,孩子喝nǎi喝到一半,或許是感受到房間里幾個人的心境,反倒哇哇大哭起來。這哭聲成了緩衝,三人輪流抱了孩子哄,過了一陣哭聲才漸漸止住,放在床上,有些皺的小臉在燈光里顯出幾分紅潤來,安詳的沉默沉浸在靜謐的夜裏。

對於寧毅來說,發生的這件事情固然有些措手不及,但並不是全無意義。上京也好,留在江寧也罷,始終有一群毫無能力卻足堪敗事的「家裏人」在背後捅刀子,都是他難以忍受的行為。當然,要說他能夠說翻臉就翻臉,會直接跟蘇家人決裂火拚,當然也是很難的。遲早要有這樣的一次jing告,如果再有這樣的事情,他才好真的下手,而這次jing告之後,類似的事情終究還是有變少甚至杜絕的可能。\畢竟假如他真的參與到高層次的政治鬥爭里去,背後有這樣的一群蠢蛋,那就根本是在拿自己的全家xing命開玩笑了。

而在這件事裏,獲益最多的。恐怕還是蘇愈以及整個蘇家。如果將蘇家看成一個企業,到這個時候,已經到了明顯的轉型期了,當初為了選出接班人,讓三房各自為政,做出業績,但到了眼下這個時候。三房的權力再分散角力,對於蘇檀兒就已經大為不利了。老爺子這段時間,就是要將家中一些不服檀兒的勢力打一打,但打一打畢竟治標不治本。

在這件事情上,蘇愈未必是滿意或者說無條件相信寧毅的,但在當時,他卻看到了最好的機會。那句「有些沒這個天分沒這個心xing管事的人,就不用再強求了吧」一出。就是要將二方三房的權力完全收歸蘇檀兒手上。老人家當時也真是果決,直接作出了決定,幾句話輕描淡寫。但都是籍著寧毅的餘波借題發揮,杯酒釋兵權,在蘇家引起的波動,比寧毅的這番jing告,其實是嚴重了許多倍的。連寧毅都忍不住想要為之喝彩。

這是老人家管理蘇家多年積累出來的政治智慧,每家每戶若沒有一個這樣的人,恐怕也堅持不了多久,更別提可以做大了。有蘇愈在,有一點倒也是寧毅可以為之欣慰的,就是他真的上京以後。不至於會有人再在他背後捅刀子捅出大簍子來,因為老人家肯定會壓住這種會波及全家的危局。當然,他最後給寧毅的一句話,終究還是向寧毅這邊表現了不滿的情緒的。

請聶姑娘到家裏來,當面道歉,寧毅自承是聶姑娘的背景之後。很難有拒絕的道理。若是寧毅與雲竹真的毫無關係,這件事情就算大事化小,蘇家一點事情都沒有了,還多交了一個有背景的朋友。假如寧毅與雲竹有染,受了全家的道歉之後,雲竹再想入蘇家門,情況就會複雜上無數倍。蘇家二房三房都沒能做到的事情,老人家只是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就直接在寧毅面前落子將軍。當然,蘇愈也想不到的一件事是,至少在暫時,寧毅並沒有就讓雲竹進門的事情,做出正式的考慮。

「現在我就算娶雲竹回去能怎麼樣?」第二天清晨跑過小樓,受到元錦兒質問時,寧毅也將這事說了出來,「檀兒未必會欺負她,但在蘇家一定是受氣,進了門之後……又沒辦法到處走動,想要散散心或者對那些人眼不見為凈都不行……」

「可是、可是……」

「在這裏至少有你照顧她。」

「這倒是。」此時雲竹已經回房去拿東西了,錦兒托著下巴,「可是照你這樣說起來,你家的那位老爺子那麼厲害,雲竹姐上門的時候,會不會被欺負啊,要不然就不去了,要道歉讓他們過來……」

「既然……那位老爺爺讓我過去,我明天便過去吧。」錦兒話沒說完,雲竹也從房間里出來了,在兩人中間的台階上坐下。她一襲長裙,容sè看來有幾分憔悴,但jing神是挺好的。雖然昨天下午受到了那樣一番變故,但在雲竹心中,本就是自認理虧的一方,寧毅能夠那樣子出來替她出頭,她心中也難以形容到底是一種怎樣的感受。或是震驚或是溫暖,私下裏的滿足感要從心裏一直溢出來。

她沒有跟錦兒說起,但整個晚上她都恍恍惚惚的想着這件事,想有關寧毅的各種事情,抱着被子睜着眼睛幾乎一晚沒睡,滾來滾去的,錦兒還以為她心中委屈,也不知該如何安慰,於是傷感了半晚。

對於雲竹的從容,寧毅一時間也有些意外,片刻后卻道:「我再想想。」

錦兒將下巴擱在膝蓋上,隨後朝遠處張望了幾眼:「會不會有人在監視我們啊。」他們的關係此時已經暴露,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了三人每天早上會碰頭。晨霧蒙蒙,坐在台階上的三人猶如被包裹在一片小小的世界當中。

辭別了雲竹跟錦兒,回家途中便遇上了聞人不二,此時在蘇家家中顯然有駙馬府安排的眼線,對方一過來,便豎起大拇指:「我聽說了昨晚的事情,厲害,一下子就把你家那幫人全都給擺平了,被你打的那個蘇文興應該沒死吧?」

「一時半會估計醒不來。」

「還順便解決了以後可能有的麻煩……」聞人不二嘖嘖稱嘆,「雖然看起來什麼事情都不管,你對家裏的情況還真是掌握得很透嘛,你這樣的人,最適合來我們密偵司幫忙探聽情報了。」

兩人此時在秦淮河畔停下來,散步前行,寧毅扭頭詢問道:「這件事有幫忙查一下嗎?」

「查什麼?」

「這件事到底是那哪些人乾的。背後是烏家還是薛家。你們那邊有情報嗎?」

「你不是都知道的嗎?」聞人不二愕然。

寧毅攤了攤手:「我怎麼可能知道,事情來得這麼急,我又不是神仙。要不是蘇文興跳出來,我都不知道誰有份……抓住的那個家丁該讓你審一審再放的,當時我以為沒多大事……」

聞人不二愣了半晌:「……你什麼都不知道,而且被人抓到了把柄、理虧……你罵了他們一頓,反咬他們一口,還把人打成了那個樣子……是這樣吧。」

寧毅看着他,像是在說這麼幼稚的問題也問你還是搞情報工作的,但終於還是翻了翻手掌:「還能怎麼樣?要不是他們心裏真的有事,我怎麼可能壓倒他們,當時就只能這樣啊。搶佔制高點以後,語言的暴力而已。」

「我以為你一直很生氣。」

「我是很生氣啊,因為非常生氣,所以我一定要打斷蘇文興的腿,或者乾脆把他打死。生氣是動機,但做事的時候當然要冷靜,當時的那種情況,如果我真的被氣暈了頭對着那些人大罵一通,今天就別想豎着出來了,我還真能在一群蘇家護院面前殺得血流成河不成?」寧毅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管怎麼樣,幫忙查一查吧。」

「我還真有些怕你了……」聞人不二喃喃說了一句,「不過密偵司在這方面沒什麼人手,你們這些人的事情,能打聽到就打聽到了,這樣子要往回查,不一定會有結果,你要有心理準備。」

「嗯,知道。心裏有個底罷了。」

對於這件事情,寧毅本身也有方法去查,聞人不二那邊就算查不到,他也是無所謂的。兩人大致聊完之後,寧毅一路小跑回蘇府。也是在這個時候,蘇家另一側道路旁的茶樓里,幾個人正坐在樓上望着這邊,行人寂寥、晨霧茫茫,有人從樓下上來了。

「林大哥他們決定好了,還是明天入夜時動手,那時人最多,城裏也最容易亂起來,讓咱們這邊也準備好。」

「嗯。」席君煜點了點頭,隨後望向樓中的幾位兄弟,「那我們也是明天晚上吧,動完手后,擴大混亂,殺出城去。」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二六章 家事(四)

26.75%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