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〇章 暴雨(二)

第三三〇章 暴雨(二)

開始死人的時候,此時蘇府中的大部分人,都還被前天傍晚那場事情衍生的餘波困擾著。當大雨降下,眾人便在家家戶戶的房屋中、廊院下繼續議論著這些事情,男子女子,少年婦人,都難有例外。說著二房三房的對策,商量著蘇愈那邊的反應,講著這家中的人情,自然也免不了議論一番寧毅在那件事里的態度。當然,大部分則離不了憤懣和謾罵,也有的人知道了蘇檀兒在今天將那當事的女子接回了家中面對面地交涉,或意味深長或幸災樂禍地各自猜測。

也有的人會提起要不要結伴去將那女子折辱一番,譬如說名為道歉,實際上說點不好聽的話,但這樣的念頭心頭過一過,便只被人當成笑話否決了。哪怕不算上寧毅的反應,就算是蘇檀兒的發飆,此時也沒什麼人真能受得了。

殺戮便是在這種茶餘飯後家家談政治的氣氛里悄然襲至的。

這次從梁山過來江寧的匪人,除了此時梁山泊上的數名頭領,其餘的皆是梁山兵將中的精銳,對於江湖火拚廝殺、打家劫舍向來是極為嫻熟精通的。而江寧承平百年,這些年月里大大小小的動亂基本都未有波及到這邊,蘇家雖然也有家丁護院,但倉促間對於這類事情,真是半點準備都沒有,當這些人在席君煜的指點下趁著雨幕掩殺而至,只是片刻時間,蘇府一處側門附近的門房、馬夫、家丁、丫鬟就被清掃一空,隨後這些人便從外圍往內圍突破了過來。

這個時間點本是飯前。大雨又將人群進一步的聚集起來。梁山眾好漢們以五到七人為一組,先在院牆外看清楚裡面的情況,隨後陡然間殺入,聚集在一個個院落間的蘇家眾人幾乎連反應都反應不過來,就在目瞪口呆的情況下看著那些黑衣人從暴雨之中衝過來,一刀一個結果了周圍人的性命。在這片刻間,他們甚至連發生了什麼事情都想不清楚。有的孩子原本在屋檐下追逐打鬧,眼看著這些黑衣人突如其來,便拿著手上玩具獃獃地站在那兒。有的甚至在黑衣人逼近的時候會下意識地說一聲:「叔叔。」然後……小小的身體就飛起來了……

直到他們連續屠掉了三個院子,才終於有一名家丁大聲地喊了出來,然後蘇家才終於有了些許反應。這個時候。被席君煜安排在外圍的二十餘人已經開始從外圍包抄,開始阻斷蘇家眾人逃跑的道路了。

從聽到第一聲慘叫聲開始,寧毅與蘇檀兒就已經有了警惕,但有心算無心,信息上的不對稱姓終究是最大的問題之一。騷動起來時,寧毅立刻便將刀槍等物帶在了身上,雖然在這樣的大雨天火銃極易淋濕,但或許一開始還是有些用處的。而當他們衝出門口時,那邊也已經傳來了強人進城的喊聲。

有什麼搶匪會來江寧城裡搶劫?這事情說出來恐怕沒幾個人會信。然而那邊的廝殺聲實在是沒什麼可作假的,寧毅在杭州呆了那麼久的時間。對這類事情也有了一定的分辨力。蘇家雖然也有不少家丁護院,但能夠參與那種真刀真槍搏命廝殺的不算多,眼下顯然就已經遭遇了這樣的局勢,從傳來的聲音聽來,蘇家護院們的抵抗在殺來的這股力量前不斷潰散。隨之而來的還有蘇家眾人的呼喊奔逃,聽起來,簡直像是杭州當初被破城時的情況一般,但被波及的範圍顯然又只有蘇府這一片。

扶著蘇檀兒出了房門,耳中聽得娟兒在二樓房間上叫:「小嬋、小嬋,快抱少爺過來……」寧毅聽得聲音正從另一側殺過來。叫道:「娟兒,不要讓小嬋過來,我們過去……你在上面看到什麼了嗎?」

「沒有。看不清楚……」娟兒從樓上飛快地往下面跑,「姑爺,會不會是江湖尋仇?」

「有這樣明目張胆的嗎……」

寧毅回答一聲,但也並非否定,而是在他自己心裡也想不出到底是遇上了什麼可能,腦海中倒是想起了前幾天跟聞人不二說被跟蹤的事情,當時以為是方臘軍系的餘孽要找自己麻煩,但一直找到江寧來,還用這種大張旗鼓的方式,那該是何等苦大仇深啊,自己似乎還沒這麼天怒人怨吧。

說話間,娟兒已經跑下來攙住了蘇檀兒,又拿了兩把雨傘。主僕三人正要往外面走去,院牆另一側陡然傳來噗噗兩聲,兩名黑衣人先後翻牆而入。這兩人的身形都是結實健碩,一看見檐下的主僕三人,兩人也陡然加快了腳步,飛奔越過小院中央的涼亭,直朝院門方向奔過去。寧毅將蘇檀兒與娟兒主僕護在身後,三人沿著屋檐橫向而行,警惕地盯著那兩人,那兩人也盯著這邊,隨後放慢了步子,雙方平行而走。當先那人面罩之下目光兇狠,盯死了寧毅,當寧毅這邊停下,他們也停了下來,那人步子一踏,渾身的雨滴都嘩的往外濺了出去,隨後,將脖子咔的偏了偏。

後方那黑衣人左右打量著這處院子,然後說了一聲什麼,前方黑衣人冷冷笑了笑:「你們便是寧毅與蘇檀兒那對狗男女。」

寧毅此時刀槍都還放在袍子里,雙手垂在推測,輕輕轉了轉:「你們是什麼人?」

那黑衣人卻不回答:「既然你們就是,那老子就要大開殺戒了——」他大喝一聲,反手拔出一隻金瓜錘,陡然間就朝這邊沖了過來。寧毅空手站在那兒,看著那身影轟然衝散了雨幕,泥水激射,當距離不斷拉近,那黑衣漢子豁然發力,整個身影都躍了起來,照準寧毅的上半身,金瓜錘「吼」的猛揮而下。

砰的一下,雨幕當中,那黑衣人的身體陡然間像是一隻刺毛綻開的刺蝟,他雙腿凌空,背部在空中扭曲地弓了起來,整個身體在由下而上的巨大衝擊中凌空停頓了一兩秒。就在方才那一瞬間,寧毅照著他的腹部全力轟出了一拳,將他的沖勢硬生生地阻在了空中,鮮血從口中噴出轉眼間就從面巾中湧出來。那黑衣漢子的身體隨後才摔落下來,雙腿才觸到地面,寧毅抓起他的手臂,隨即而來的,便是一記猛烈的過肩摔。

那漢子是從檐欄外衝過來,轉眼間身體轟然砸在裡面房間的窗台上,整個窗戶都爆開了,他的後背撞上窗檯的銳角,也不知道有沒有砸斷脊椎,但他整個人就那樣頭下腳上的掛在了砸破的窗台上,寧毅從地上撿起金瓜錘,照著這黑衣人身上砰砰砰砰的連續砸了七八下,順便朝著那人的腦袋上狠狠踢了一腳,滿地的血漿。他轉過身,用鎚子指住了那邊雨中的另一名黑衣人,跨過欄杆,朝著那人走了過去,順便示意蘇檀兒主僕倆準備出去。

「你們是什麼人?」

剩下那名黑衣人被嚇得退後了兩步,他們那邊雖然也有一定的關於寧毅的資料,但自然想不到這書生眼下出手竟如此狠辣兇殘,握緊了手中的長刀,而聽得遠處的殺伐聲似乎是逼近了,方才吼道:「我等梁山英雄、諸位大哥今日都已到了,你若識相的,就趕快放下兵器,等候發落,或許還能留你夫妻一條性命……」

他卻不知道寧毅此時正有火氣與憤懣在心。雖然對於蘇檀兒與聶雲竹他沒有辦法,但人總是能遷怒的。此時在大雨中面無表情地逼近過去,口中沉聲道:「席君煜還真混出些名堂來了?」

「席大哥、席大哥他……」

他話還沒說完,寧毅已經走到了進出,陡然間朝他撲了過去,那黑衣人反手便是兩刀揮斬,只聽噗的一聲,鋼刀斬破了牛皮包,石灰粉劈頭蓋臉的籠罩了他的身體,大雨之中,轉眼間便是嗞嗞的響聲與升騰的白霧。他畢竟穿了衣服戴了面罩,石灰粉片刻間難以燒到他的身體,但只是眼鼻間沾到的些許已經夠他受的,他大聲喊著,拚命揮刀,冷不防腦袋上就挨了狠狠的一錘,人倒在地下之後,又是一錘,他便不再動彈了,寧毅又再補了一錘,方才將那鎚子扔開到一邊。

「知道是誰了……」寧毅轉過頭,朝著妻子與丫鬟說了一句。

院門外此時已經有不少人呼喊著奔跑過去,都是認識的蘇家人。寧毅帶著蘇檀兒出去,只見另一端的道路那頭,耿護院領著一些能打的護院正在與一眾黑衣人廝殺打鬥,掩護著眾人往這邊跑,也不時有黑衣人從側面要殺入人群。小嬋披了蓑衣,抱著孩子奔出了另一頭的院落,正在朝這邊揮手呼喊。蘇文定蘇文方等人此時也奔了過來。寧毅拔出了刀,對蘇檀兒道:「你跟著其他人去找爺爺他們,我去幫幫手。」

「他就是要殺你,他就是要殺你……」蘇檀兒叫著拉住了寧毅的手,但看見寧毅的表情時,終於還是遲疑了一下,放棄了勸說,「你……你該去找找聶姑娘……她可能還沒出去……」

寧毅望了望那頭的戰鬥,吸了一口氣:「現在顧不得那麼多了。」蘇檀兒放開了他的手,他朝著那邊全力衝過去,有黑衣人從側面從出來,打了個照面,被他一刀殺了。也在這時,席君煜領著幾個人出現在側前方的一處屋頂上,目光巡弋,也就看到了他,朝這邊指過來:「眾位哥哥,便是那人……」那幫人便先後跳下屋頂,朝這邊衝過來。

眼見這樣的情形,寧毅哪裡還不明白衝來的可能正是那水滸一百單八將的成員,他心中暗罵了一句,不想再將戰圈拉到本就吃力的耿護院等人身邊,轉身朝著另一個方向逃了出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三〇章 暴雨(二)

27.07%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