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〇章 狼

第三四〇章 狼

四月初九,秦津渡。

蘆葦輕搖、星夜漸沉,幢幢樹影在黑暗的風中搖曳著,老鴰的聲音遠遠地傳來時,河邊的臨時營地中,一堆堆的篝火還在燃燒,人聲偶爾便傳出來。這裡已是山東地界,前方是泗水的一條支流,過去之後便是袞洲、鄆洲,接近梁山的地盤了。林沖坐在遠處黑暗中的一塊大石上,將鋼槍橫在身前,正在望著槍尖想事情。

宋萬拿著酒碗酒罈,從一旁走過來了,遞給他一碗酒:「林兄弟有心事?」

「謝謝。」雲里金剛宋萬在梁山之上本領不怎麼高,但他是梁山老人了,一般說話做事中庸穩重,還是有兄量的,林沖謝過對方,將酒拿在手上放了放,隨後一口喝完,「勞宋大哥費心了。」

「自前幾日那一戰之後,林兄弟便有些心神不寧,做哥哥的還是看得出來的。」

宋萬口中所說,自然不是江寧一戰,而是三天前眾人返回梁山的途中被人截殺。出手之人,除了有官府的兵丁,也頗有幾名高手在內,便是在江寧蘇府出現了的那些人。其中三名使索魂槍的與那領頭的年輕人功夫頗為不錯,但最厲害的還是在江寧大獄中與他們廝殺過的小校,那時他攻己不備,一路殺入幾乎所向披靡,兩名方臘麾下頭目一接觸就死在他的槍下,後來是林沖接下這名小校,兩人越打越遠,到最後似乎是打了個平手,那小校走了,林沖看起來也有了些心事。

但這只是旁人看到的情況,宋萬這次被派過來,主要便是平衡一下隊伍里的局面,算是個壓陣的。那時候廝殺激烈,他卻看出那小校的厲害,原本想要過去幫忙,但追過去后,卻見那小校打著打著,忽然停了槍法,退後幾步,問林沖:「周侗師父與你有何關係?」

陝西大俠「鐵臂膀」周侗是江湖上有名的武學宗師,當初在汴京御拳館中地位最是超然,乃是林沖的授業恩師,這個梁山上的部分人還是知道的。他的幾個親傳弟子,盧俊義、孫立與林沖已經上了梁山,史文恭與欒廷玉則與梁山為敵,一個死了,一個失蹤。宋萬聽那小校這樣說,頓時明白過來這武藝厲害的小校與周侗也有些關係,只是林沖對此卻並不承認,道:「打就打,廢話作甚。」揮槍便攻。

那小校武藝猶在林沖之上,見林沖不承認,也是揮槍攻來,兩人都是一等一的使槍高手,宋萬不敢上前,只是打得一陣,林沖落在下風,那小校的神情也愈發疑惑起來,待又拼過一陣,忽然跳開,沉聲道:「我知道你是誰了」

林沖沒有說話,那小校道:「我聽說過你的事情,知道你身負冤屈血仇,可即便如此,你也不該助這興人劫那薪臘亂匪……今日我雖能敗你,但未必殺得了你,只放你這一次,他日若我職責所在,而你還在梁山,我一定殺你你好自為之」

「那人是我師父的親傳弟子,算起來,也是我的小師弟了。」林沖如此說出來,宋萬自然也明白,拍拍他的肩膀:「做哥哥的也看出來了,此人武藝如此之高,與你又有師兄弟之誼,他上次不欲與你爭鋒,有情有義,想來也是條好漢,何不……」

宋萬的話還沒說完,林沖手中一緊,鋼槍嗡的便響起來,宋萬知他可能為這句話而動了怒,便不再說下去。過得片刻,只聽林沖說道:「他是師父親傳的關門弟子,你們動不了他的。」他以前也是忠君報國之人,後來受高衙內陷害,妻子被陰辱而死,血海深仇才不得不上梁山落草,或許是感傷自身,此時語調不高,也有幾分憂鬱之色,但話語中的意思卻是斬釘截鐵,不容置喙。宋萬不好再說,只得與他一碗碗的喝那黃酒,也在此時,營地那邊陡然間亂了起來。

這次江寧劫獄,官府一方必然是一路追殺,但他們都是老江湖了,參與者也都是精銳,因此遇上被埋伏的事情也就是三天前那一次。此時混亂一出,林沖抓起鋼槍與宋萬一同衝過去,然而那邊的騷亂已經開始往外延伸。這場突襲的規模不大,乃是一名高手突入營地外圍,遠處有人用弓弩襲射,頓時將眾人打了個措手不及。當林沖等人快趕到時,那邊的高手已經騎了奔馬衝出去,順手還抓了一名方臘麾下頭目,其餘人也都或騎馬或奔跑的追趕。

這邊都是高手,那奔馬突出時,石頭、暗器便如飛蝗般的扔了過去,同時打開射來的弓箭弩矢。那突襲者穿的竟是一身白衣,馬一面跑,被抓住的那名頭目也不斷掙扎,兩人似乎打鬥起來,鮮血不住在風裡往後飛,慘叫聲凄然可怖。待到接近樹林,奔跑的馬腿終於被石子打中,嚶的一聲長嘶,兩人都從馬上翻滾下來,眾人衝進時,那白衣人陡然站起,抓住那頭目的屍體朝著眾人扔了過來,有人接住那屍體,隨後竟不由得退後了一步。

「這人、這人……」

不遠處的樹林邊,只見那白衣人側身對著眾人,渾身上下都已經是斑斑點點的鮮血,特別頭臉之上,血漿四溢,只見他噗的一下,從口中吐出一樣東西,那東西落在草地上,人群中有殺人殺得多的,認出那是一顆眼球。

被眾人接住的屍體從喉嚨往上,都已經被撕得坑坑窪窪,不止喉管被撕裂,就連整個頭臉都被撕開了許多快,有的地方能見到森然白骨,一顆眼球也被挖了出來,而看起來,那上面竟然全是牙印。被抓住的這名頭目,竟然是被活生生的咬死的。

那白衣男子身材頎長,一雙眼睛在黑暗裡像是發著光,配合著滿身的鮮血,格外詭異。當然眾人也都不是會被嚇到的人,只是稍稍的遲疑,頓時便要衝上,那白衣人便撲入樹林,在幾波箭矢的掩護下,奔跑不見了。

這已經是夜晚,眾人對周圍不是很清楚,也就知道逢林莫入的原則,搜了一陣,悻悻作罷,有的人憶起那白衣男子,卻也是心有餘悸,江湖上殺人,殺便殺了,就算梁山之上有做慣人肉包子的孫二娘,這類在打鬥中會直接用嘴將人咬死的,終究有些罕見。也有在附近見多識廣的,道:「是這邊的狼盜吧。」

山東境內,此時本就盜匪眾多,那人說的狼盜,倒有幾人也曾聽過,是泗水這邊一支不大的盜匪,神出鬼沒,偶爾出現,乾的多是黑吃黑的事情,不怎麼講規矩,但他們一直都是小打小鬧,其餘的人也就沒有將之放在心上,只是聽說狼盜的首領生吃活人,極其兇殘。

議論一陣,卻也不知這狼盜為何會突然盯上自己這波人,但馬上就要過泗水,只要過了,到了梁山水泊的地界,那狼盜顯然也就不敢再追來。如此眾人提高警惕,到得第二日渡河,便沒有敵人再出來,偶爾倒有人提起那狼盜的事情,旋即也就拋諸腦後了。那種沒腦子的瘋子,可能是誤傷可能是腦抽,總不好為了他出動整個梁山,他們盯的也不至於是自己。

此時此刻,他們還都是這樣想的……

夏日已至,風雨乍來,霎時便變了天氣。天色轉暗時,寧毅站在青苑的二樓上,看著下方行人商戶奔行的情景,這一幕境況,與蘇家遭遇梁山匪患前的江寧或許也有相似之處。

「……十二年前,當今天子尚未身登大寶,密偵司原本是倉促建立,最初只設兩部,分別是遼東與燕雲。遼東一部,專司挑撥如今遼國內部各系矛盾,而燕雲一部,則是為十六州之回歸做先期準備。這兩部的建立其實有些理想化,原本就是因幾位書生的意氣而起,以皇室之名而行,當初參與其中的一共是五位元老,如今或退或殞,便只剩下我與秦相了。」

寧毅傷勢基本已不影響身體,也已經在準備離開江寧,今天康賢邀他過來,便是為了正式跟他說起有關密偵司的事情。

「不過雖然如此,密偵司一開始便是由嗣源提出的。事實上,嗣源這人雖然行事最終不偏正道,但有時候的一些手段,是有些劍走偏鋒的。我們之中的許多人,從開始到最後也不明白他心中到底在想些什麼,我朝自建立之初,承襲三省六部制,也有自己的改動,但各項事務其實都有自己的職司,對內有刑部、御史台、大理寺,對外之事,從來也由樞密院專司。立恆也該明白,一件事物,倘若職司不明,最終便可能釀成大禍,當時我們也大都秉持此念,對嗣源提出的計劃表示了反對。」

不久前,說到這裡時,康賢也不由得苦笑著搖了搖頭。

「但嗣源這人手段多變,性子卻是堅定,他與當今聖上有師徒之誼,終於說得當時還是太子的聖上點了頭。但聖上對此恐怕也不是非常熱衷,一直強調,旦遇職司衝突,一切皆以三司衙門、樞密院為主導,到後來,密偵司建立,由我以成國公主府名義出資,嗣源為主,其餘三人,分別是梁夢奇,左端佑左公以及大儒王其松,密偵司建立一年後,左公去世,黑水之盟前夕,遼軍南下,王其松王公家在邢山縣,正是遼軍推進鋒口,王公性情極其剛烈,除婦孺外,舉家不避,最終一家殉國,王公被剝皮陳屍,當時嗣源身在前線,對此無能為力或許是他一生憾事。」

康賢說完這些,微微頓了頓,他本也年邁,早可做到喜怒不形於色,但說起此事時,也不禁眼眶微紅,或許秦嗣源的一生憾事對他來說也是一樣。不過,隨後也就搖搖頭斂去了。

「王公如今一家婦孺仍在,不過家中男丁就剩一名孫兒了,名叫王山月,你若去山東,或許還會跟他打些交道……密偵司這件事,初衷到底好不好,現在也是難說了,但一開始,我也好,嗣源也好,其實都沒有經驗,單憑書生意氣終究成不了事,後來一路摸索,到了黑水之盟后,便有知情人認為是密偵司在北方動作頻頻,惹惱了遼人——其實這個原因或許也是有一部分的……」

「在黑水之盟前,密偵司逐漸發展,在國內也設了五部,由於人數不多,就直接劃了東南、東北、西南、西北以及中央五塊,但在這薪面,人手力量其實都是不足的。黑水之盟后,嗣源罷了兵部尚書,梁夢奇心中內疚,甚至寄來書信與嗣源割袍斷義,密偵司的事情也就此停了下來。不過北方遼東、燕雲兩部一直都還有動作,這是我與嗣源的專行之舉了,直到北方亂象漸呈,聖上才又想起密偵司來,讓其重新運行起來,雖然重新運行的時間還不夠,也有著諸多制約,但杭州之亂當中,總算還是起了些許作用……」

康賢如此說了有關密偵司的事情,如今的一些編製,寧毅又問了一些問題,康賢才返回駙馬府。此時天色已暗,眼見就要下起大雨來,寧毅在二樓欄杆邊站了一會兒,便見一輛馬車從街道那頭往這邊過來,駕車之人雄糾糾氣昂昂,正是元錦兒,遠遠地看到了他,扭頭伸手朝這邊指來,隨後車簾打開了,雲竹從裡面探出頭來。她的頭上還纏著白紗,看來也清減了許多,但眼見寧毅,便輕輕地笑起來了,隨後,朝這邊揮了揮手。

轟隆一聲,閃電劃過天空,寧毅抬頭看時……又是大雨。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四〇章 狼

27.87%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