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一章 交託

第三四一章 交託

古箏的聲音傳來,雨就像是籠罩在城市上空的森林,伴隨著單調又喧囂的聲音吞沒了江寧,元錦兒探出頭去,看了看后收起了窗戶下的撐桿,回過頭時,寧毅與雲竹姐正在房間那頭說小話。

心中有些不爽,但一時間也不想參與到那邊去。相隔了這麼多天,也該讓他們兩說說話了——這是元錦兒善心大發的想法,或許還夾雜了一點前天用石頭砸到對方頭的內疚,至少在她自己來說,是這樣子想的,但真實的心情,恐怕就更加複雜得多。

彼此相識也有一兩年的時間,自贖身之後,寧毅是唯一一個能夠與她玩鬧談笑的男子。並不是說元錦兒一直喜歡在青樓之中與男子玩鬧的感覺,寧毅與她、與雲竹姐一同相處時的感受,確實是她以前從未體驗過的。縱然心中認為雲竹姐足夠配上一個更好的男人,要一心一意地對她,而在意識到找不到這樣的男人後,決意讓自己喜歡上雲竹姐、討厭寧毅,可是當雲竹姐受傷又生病的同時,得知寧毅也受傷垂危的消息,她的心中對於寧毅其實也是有著擔心的。

意識到這一點之後,也只得告訴自己此乃朋友之誼,她元錦兒畢竟是個善良純潔的好姑娘,掃地恐傷螻蟻命,何況那寧毅也有幸與自己認識了這麼久。

雲竹姐受傷又生病的那幾天,那個蘇檀兒拖著虛弱的身體過來探望了一次,元錦兒隱約感到她或許還有修好或者提親的想法,背了雲竹姐說著髒話把人趕跑了。此後又知道雲竹姐擔心寧毅的狀況,偷偷地跑去蘇家探聽消息,躲在路邊偷看,後來見到寧毅那連路都走不好的樣子,也有幾分揪心,可是別人能去探望他,她卻不行。如此又過得幾日,見他傷勢快好,卻一直不來小樓這邊,心中又怨懟起來,扔石頭想要提醒他,結果打中了腦袋——當然,她隨後說服自己,這也是寧毅活該。

關於雲竹姐與他的關係。往日里或許可以自欺欺人,這次之後,她也不得不承認,雲竹姐恐怕已經離不開他。這樣的覺悟讓她微微有些傷感,眼見著那邊寧毅指著額頭在笑,又朝她這邊望了一眼。估計又在雲竹姐面前告她的黑狀了,心中一惱,騰的站起來,朝著門外走去:「你們說話,我出去玩了!」說著狠狠剮了寧毅一眼。

「不要太早回來哦。」打開門時,寧毅揮了揮手,如往常一般開了玩笑。她陡然轉過身,看看周圍沒有趁手的東西,往身上摸了摸。摸了塊五兩的銀錠出來,揮手就往寧毅扔了過去,看著被寧毅接在手上,才轉身走了,砰的關上房門:「不回來了!」

「呃,我又得罪她了……」

隱約間,聽得寧毅在房間里說話。

******************

或許是自從元錦兒出現之後,兩人每每相處都會插上一個第三者,當此時元錦兒離開。房間里頓時便顯得安靜下來。外面的雨聲、絲竹之聲都開始傳進來。此時也不是什麼熱鬧的聚會時間,青苑之中客人不多。那邊的院落中似是有歌女在唱李商隱的一曲《錦瑟》: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歌聲傳來,渺渺陌陌。快唱完第一遍時,雲竹便也跟著輕聲和了起來,唱那「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兩句。

雲竹身子單薄,其實傷病並未痊癒,聲音微微有些沙啞,但她對聲音的控制極佳,唱出來自有一股如醇酒輕飲淺酌的味道,只是自己卻不甚滿意,輕輕唱完第二遍后,笑道:「我原本就只會唱歌,現在連唱歌都不會了……」其實兩人兩心相印,別說唱得本好,就算唱差了,寧毅又哪裡有半分介意,當下只是看著她笑笑。

兩人說了會兒話,彼此問了問傷情,雲竹身體有些消瘦,坐到他腿上,抱著時也感覺比以往輕了許多。其實雲竹頭上綁著紗布,寧毅身上也有許多繃帶,兩人只是靜靜挨在一起坐一會兒,聽得雨聲中那邊院落里歌聲唱唱停停,幾名才子做些歪詩,偶爾會心一笑。

這時到下午才不久,雨一時間沒有停下的趨勢,坐得片刻,兩人便也牽著手到外面走走。青苑之中,園林迴廊設計巧妙,兩人走得一陣,倒是沒遇上多少人,又是大雨撲入迴廊的檐下,雲竹牽著他的手躲開,頗為開心,然而走得一陣,便有一名青苑之中的管事女子找過來,道:「雲竹姑娘,你的葯煎好了。」

中藥一般都在吃飯前後,此時畢竟已經過了些時間。雲竹望了望寧毅,隨後看看天色,有些猶豫地說道:「都這個時候了……」

「可是錦兒姑娘走的時候叮囑了,你在家裡沒喝葯就出來了,讓我們……呃,讓我們煎好……」

原來她與錦兒在家中聽說了寧毅過來青苑的消息,還未喝中藥便已過來。這時候對方既然說了,雲竹便道:「那就……拿到賬房那邊去吧。」低頭卻不敢看寧毅,頗有些不好意思。

她口中的賬房自然不是外面待客的房間,而是她每月與元錦兒一同處理賬務的小院,不一會兒兩人過去,那女管事也端了煎好的湯藥過來。寧毅知道雲竹在這方面並不怕苦,但此時看著那湯藥,卻有點猶豫,偶爾看看寧毅,寧毅問道:「怎麼了,葯很苦?」

雲竹搖了搖頭,過得片刻才道:「要是喝了葯,便很想睡覺。」寧毅聽著便笑了出來:「沒事啊,你在這裡睡,我在旁邊陪著你。」

「但是……」他那樣說了,雲竹似乎還有些猶豫,但最終還是喝了湯藥,又戀戀不捨地跟寧毅說了會兒話,才脫了鞋襪睡到床上去,此時的女子足部本就是忌諱,雲竹與寧毅雖然還沒有肌膚之親,對此事倒是並不介意了,只是蜷縮著身子側著躺下,手與坐在床邊的寧毅牽著。

「其實……我病也快好了,頭上也不痛了。就是這葯……立恆,我好不容易才見你一次……」

或許是有些心事,平素都恬淡素雅的雲竹此時對那葯仍有幾分埋怨,寧毅安慰幾句。雲竹有些話語欲言又止,隨後憶起以往的事情:「……那時候,我連雞也不會殺,也不會游泳,立恆救了我。我卻打了你一耳光……想起來,立恆只是每天跑步從我家門前過去,我就喜歡上了,一直都覺得戲文里的才子佳人,都會有那些轟轟烈烈的故事,我們卻沒有過。這一次我在蘇家。也算是有了轟轟烈烈的可以說的事情了……我很高興的,而且也沒事,立恆不用覺得我受了委屈……」

事實上,兩人之間早已發生了許多可以說的事情了,那次遼人對秦嗣源的刺殺時的出手,為了替寧毅揚名而做的表演,包括這竹記的建立和擴大等等等等,只是雲竹心中重要的卻還是寧毅每天從那小樓前跑的事情。她說著這些,終於漸漸睡去。寧毅在床邊坐了一會兒。才走到房間的其它地方坐了坐,心中想的,是娶雲竹過門的事情。

他原本不願意娶雲竹過門,主要還是因為在蘇家的環境不好,他固然可以受得了蘇家人的刁難或者冷嘲熱諷,卻不願雲竹過來受委屈,因為雲竹肯定是那種受了再大委屈也會往肚子里咽的性格。但此時蘇家的問題大概也已經解決了,事情檀兒既然已經知道,再拖下去也就沒什麼意思。再過幾天他或者上京或者過去山東。這件事情是一定要在這之前解決的。

事實上,若以現代人的思維與性格。雲竹在外面經營著竹記,有錢有關係,遠比進門當平妻或者小妾來得好。但寧毅也知道雲竹的性子傳統,縱然嘴上不說,心中自然也在乎名分。其實事已至此,檀兒那邊問題也已經不大。這事情既然已經想得明白,心中也就豁然開朗起來。

如此想得一陣,見雲竹還未醒來,他推門出去看了看雨勢。心中對錦兒的去向倒是有些疑惑,找人問了問,才知道錦兒早已叫了青苑的車夫駕車出去,此時還沒回來。轉身回去房間時,卻發現房間的門微微開著,大概雲竹已經起來。推門進去,只見雲竹果然已經起身,坐在那邊的床沿,神情卻是有些恍然,臉上不知為何竟有眼淚,待見到寧毅忽然進來,才陡然反應過來,舉手抹眼淚:「立恆你……你……」

「怎麼了啊?」

「我、我還以為你走了……」

「呃……」寧毅聽得這話,才放下心來,反手關上了房門,「我只是出去看看。」

雲竹抹著眼淚,大概覺得自己的情緒有些幼稚,「噗」地笑出來,隨後臉上又像是要流出眼淚,用手背捂在嘴上:「對不起、我……我有些……我本來不是這樣子想的……我還以為你走了……我今天、今天……」她語氣哽咽起來,有些語無倫次。寧毅皺著眉頭要過去時,她卻伸手指了指:「立恆……你、你就在那裡好不好,不要過來了,你要是過來,我就……我就……」

她畢竟沒說出若寧毅過來她就會怎樣,但寧毅還是站在了那兒,隨後聽得她道:「立恆……你轉過身去,你看著我……我便不敢了……」

寧毅轉過了身,微微偏了頭,但終究看不見背後的情形,只是聽得雲竹站了起來,聲音細若蚊蠅:「我今天……本來是想好了的……可一見到立恆你……」

後方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布條被解開了,衣裙落下地面的聲音,一件、又是一件……雲竹沒有再說話,待那聲音終於停下來,寧毅等過幾次呼吸,才回過身去。只見光線稍顯昏暗的房間里,衣裙、肚兜、褻褲都已落在地面上。觸目所及的,是雲竹**的**。她在他的身前不遠處站著,微微的低著頭,雖然額頭上還綁著繃帶,但一頭長發還是傾瀉而下,到了曲線誘人的腰臀上。微微透紅的粉頸之下,是雪白的雙肩,一雙手原本是害羞的抱在胸前,但此時卻是輕輕地挪開,左手握住了右手手腕,將酥胸暴露出來,微微顫動著,那線條在腰肢陡然收縮,隨後又劃出優美的弧線往下,修長的雙腿筆直地併攏著,雙腿之間是淺淺的黑色絨毛,白皙的纖足踩在鵝黃色的繡鞋之中。此時她渾身上下除了額上的繃帶,就只有足下踩著的那雙繡鞋而已,看起來,就像是在等待著寧毅的檢閱。

「我……我以前過得不好,但就算在最不好的那些日子裡,我也一直想著、期待著有一天能這樣站在一位男子的面前,心甘情願地將自己清清白白的身子交給他……若不是這樣想著,我恐怕就挨不過那些時日了,立恆……我原想在一個更好的日子裡把自己交給你的,現在我恐怕有些不好看,可不管怎麼樣,我的身子還是清清白白的,立恆你……立恆你……你若是喜歡……」

她今日過來,或許早已做好了獻身的準備。以前在金風樓時,對於這些事情自然也有見過,甚至於可能有過訓練。然而心中做了決定是一回事,真做起來又是另一回事。見到寧毅之後,原本心中所想卻是一項都難以做出來了。原本引著寧毅來這邊,勾引了他才是定好的計劃,但真的事到臨頭,那些動情的話卻是難以出口,最終吃了葯甚至睡著了,再醒來時以為寧毅已經離開,這才忍不住哭了出來。

但到得此時,她終於還是在這自認並不完美的時候,將自認並不算完美的身體呈現在心目中的男人面前了。

大雨在窗外嘩嘩作響,遠處的空氣里,只隱隱約約傳來些難以辨認的聲音。昏暗的房間里,那身體或是因寒冷或是因羞澀而微微顫抖著,呈現出一股驚心動魄的美感來……

寧毅心中嘆息一聲,過去輕輕地抱住了她,隨後將她小心地橫抱起來,朝床邊走去。雲竹身軀滾燙,微微閉上眼睛,任他施為。片刻,那**的**被橫放在床上,髮絲如雲,在被褥上披散開來。

窗外,雨下得更大了……

**************

多的就不說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四一章 交託

27.95%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