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三章 去留

第三四三章 去留

原本寧毅害怕蘇家再過來找兩人麻煩而讓聞人不二安排的人手此時或許已經撤去。將一些該帶的東西帶上,雲竹與錦兒上了馬車,由扣兒駕車,緩緩朝著江寧城外駛去。馬車穿過迷霧,秦淮河岸邊的柳樹偶爾在視線中出現,河裡泊著的船隻、偶爾出現的行人不多時也被甩開在後方。錦兒掀開帘子看著,昨天的時候,她心中為了雲竹姐要嫁人而凄惶,當雲竹姐提出離開,她心中喜不自勝,然而到得今天清晨,將要離開江寧的概念才化為了實感出現在她的心中,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那許許多多熟悉的東西被拋在身後,她心中才忽然覺得有點空蕩蕩的,像是要對什麼東西做永遠的告別了,不禁酸楚起來。

事實上,在許多許多個這樣的清晨,令她們熟悉的或許還有另外一件事:她們坐在那小樓前的台階上,看著那男子的身影在濃霧中的遠處出現,然後漸漸的跑近了……

「雲竹姐,到底是……為什麼啊?寧毅對你不好了?」

到得此時,她才能夠輕聲的問出這事來,雲竹原本坐在那邊像是在想事,此時抬起頭來,錦兒才發現她眼眶亮晶晶的,已經有了眼淚。她吸了吸鼻子。

「我……我原本與立恆相識時,就有些晚了,那時候他已經有了妻子,又是入贅的身份,錦兒你也是知道的。」

錦兒點了點頭:「知道啊。」

雲竹道:「我原本認識他,就知道這些事情了。後來喜歡上他,對這些事情。心中也是清清楚楚的。我既然喜歡了他,對這些事情,當然也不甚介意,那時候我覺得,他家裡人對他不好,旁人也不知道他的才華,我……我就算把身子給了他,不要他什麼名分。只要他心中有我的位置在,也就夠了啊……」

「可雲竹姐你還是希望有名分的啊……」錦兒小聲說道。

雲竹神色有幾分凄然,眼中像是要流淚,但臉上卻是笑了笑:「我當然想要名分啊,我又不是什麼都不管不顧的女子,也希望……將來老了有人能夠在身邊,能夠有個歸宿。我想這些,想了好多年了……」

她說著這些,語氣哽咽起來,片刻后,才盡量收斂了情緒:「我原本以為,我就是世上唯一一個這樣待他的女子。可前不久我去到蘇家,看見那位蘇姑娘哭的樣子,才忽然發現,他的妻子也是那樣的喜歡著她,她給他生了孩子。喜歡他的心情,與我一般無二。立恆不是生性涼薄之人。誰對他好,他便對誰好。我以前便跟你說過啦,立恆他……心中為難……」

她頓了頓:「他那樣的人啊,若是要蠻橫一點,誰又能怎麼樣。偏偏在這些事情上,他心裡為難了,我也是因為這樣,才更加喜歡他的。其實立恆心裡想的是什麼,我心中也明白的,他以前不希望我進蘇家,是害怕我被蘇家人欺負,到得這件事之後,他心中覺得只能娶我了,可他還是會擔心我與蘇姑娘的相處,其實錦兒,妻子與小妾,哪裡會有相處得很好的,而他心中也會覺得對不住蘇姑娘。其實嫁給他,我……我也是想的……可是弄清楚了這些,這幾天我就想好啦,我把自己的身子給他,然後就……只好離開了……」

元錦兒愣了半晌:「怎麼、怎麼能這樣,這樣不是很自私嗎,你心裡不好過,他心裡也不會好過的!」

雲竹笑了笑:「誰不自私呢,可是這樣一來,立恆心裡的問題就沒有了啊,他沒有對不起蘇姑娘,而將來我還會回來的,或許我的肚子里已經有了他的寶寶,那時候我回來,身子還是他的。我只是……不想讓他為難,也不想讓他覺得……對不住我……」

「怎麼、怎麼這樣……」錦兒喃喃說著,她此時才明白,雲竹姐心中希求完美的那種心情,當寧毅無論如何都會覺得對不住一個人時,她便選擇了離開。寧願委屈自己,卻不願意讓情郎負疚。不過,這事情雖然說得過去,她心中卻仍舊覺得有些問題,但過得片刻之後,她也不再多想。反正雲竹姐已經做了決定了,她便想讓旅途上的氣氛活躍起來。

「那就這樣吧,最好雲竹姐你已經有了那寧毅的孩子,這樣我們就可以一起將他養大,以後告訴他,我是他爹爹,你是他娘親,嘿嘿……」

如此說些俏皮的話語,一路出了江寧城門,濃霧一陣一陣的,她們眼看著那江寧城牆在濃霧中消失了,道路一段一段地閃出來。陡然間,前方駕車的扣兒「呃」的輕呼一聲,隨後道:「小、小姐……那個、那個……」元錦兒正在說笑話,此時掀開車簾往外看了看:「呀!」的叫了出來,雲竹也探出了頭,隨後便愣住了。只見濃霧那頭的路邊,一道身影正在那兒倒下的一節樹榦上坐著,托著下巴,似乎已經有些無聊地等了許久,見到馬車過來,那人才起身,皺著眉頭朝這邊過來了。卻不是寧立恆又是誰?

「……快快快……快點衝過去。」

錦兒一下子反應過來,指揮著扣兒快馬加鞭,扣兒「哦」了一聲,揮著鞭子就要讓馬兒快跑,然而她們用來趕車的根本就不是什麼烈馬,寧毅已經走得近了,一伸手便拉住了韁繩:「這到底是要幹什麼啊……」

馬車還未停,只是減了速,寧毅則已經走向車廂這邊,說了一聲:「來。」將手伸出去。雲竹原本愣著,眼淚就像是決堤一般的湧出來,卻也是下意識地伸出了一隻手,寧毅握住她手,抓住她的身體猛地一帶。「啊」的一聲輕呼,錦兒還沒反應過來,雲竹就已經被寧毅從車裡抱出去了。馬車與寧毅、雲竹錯身而過,錦兒探過頭去看時,只聽得那邊傳來「啪啪」兩聲,似乎是……打屁股的聲音。寧毅直直地抱著雲竹走向遠處,雲竹則摟抱著寧毅的脖子,低著頭羞得動也不敢動。

「昨天才那樣子,你今天就走,事情傳出去,對我的名譽很不好,會讓我很困擾的……」

隱約間,這似乎是寧毅說的話。錦兒的腦子此時已經轉了過來,大嚷著:「寧立恆你放下雲竹姐!我的!」隨後又叫扣兒掉轉車頭。扣兒對駕車並不是非常嫻熟,手忙腳亂,錦兒搶過了馬鞭,氣急敗壞地掉頭,如此弄得兩匹馬在道路上撲騰了很久,才調對方向,一路趕過去。待發現兩人的身影時,只見寧毅正抱著雲竹姐坐在濃霧那頭的一座涼棚里說話,雲竹姐似乎想要掙扎,但寧毅抱住了她,讓她動不了。

這年月里,就算是夫妻,也沒有會在光天化日之下摟摟抱抱的。眼下雖然一片霧氣,路上沒什麼行人會走,但畢竟有被人看見的風險。這寧毅實在不知羞恥。錦兒從馬車上下來,遠遠地看著,小聲罵了幾句,但終究沒有上前去打擾兩人說話。雲竹姐原本離開的想法就未必堅決,此時遇上了寧立恆,就更加別說了,被打屁股也不敢說話,此時也不知道已經被打了多少下了……

錦兒心中氣惱,但對兩人的說話,大概還是能猜到,無非是寧毅詢問她為什麼要離開,她將剛才那些話再說一遍,或許想著想著還會哭出來。正這樣想,那邊雲竹姐倒真有些像是在哭——事實上,錦兒所知的雲竹想要離開的理由只是一部分,她方才心中也覺得疑惑,但隨後沒有再深究,而雲竹想要離開的原因,有一部分,也是因為她的。

「……除了你以外,還有錦兒啊,我若是嫁人了,錦兒怎麼辦呢。立恆,你別看她平時大大咧咧的,可實際上,除了我和竹記,錦兒哪裡都沒法去的,她又不是那種一個人也能一直自得其樂的性子,當初是因為我才從金風樓里出來,立恆,我原本沒能跟你在一起,錦兒一直在我身邊,好像理所當然一樣,可是那天我想,我現在已經有了你了,錦兒對我,就很重要了,我、我不能拋下她……」

原本以為即將失去的東西忽然又回到眼前,雲竹說著這個,流下眼淚來。她生性外柔內剛,生命中最重要的兩人或許就是寧毅與錦兒,假如說僅僅是為了寧毅的那件事,她或許就直接嫁過去了,但加上錦兒這邊的考慮,才真正讓她下了離開的決定,寧毅抱著她:「那讓她跟你到蘇家啊,我養著她又怎麼樣……」

「可是她也不會開心啊……」

寧毅皺起眉頭:「反正我不會讓你走的,事情可以慢慢商量,大不了我找個男人把她嫁了……」

「我、我不走了……」雲竹帶著淚水,努力笑起來,「我本來就不想走,現在還怎麼走得開……」她說著:「立恆,你把我養在外面吧……」

寧毅皺了皺眉頭,雲竹緊緊抱著他,讓眼淚落在他的頸項間,語聲哽咽:「立恆,你把我養在外面吧……我陪著錦兒,打理竹記。也許有一天,錦兒嫁人了,我與檀兒姑娘她們也熟悉了,你再娶我進門好不好……你、你把我養在外面就可以了……」

「你把我養在外面就可以了……」

寧毅抬起頭,能夠明白這句話里有著怎樣的分量……但這樣一來,原本已經想好的事情,似乎在忽然間,就變成另外一個樣子了……

**************

馬上要坐很長時間的車,這章就先發了吧。

這個月的第十六章^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四三章 去留

28.11%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