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九章 一線希望 半縷微光

第三五九章 一線希望 半縷微光

寧立恆。

柴枝在地面上沙沙地走,寫出這三個字來,朱武坐在神壇前的台階上,看著下午的日光斜斜地照進來,空氣中舞動的微塵。

「寧立恆……寧立恆……之前有誰聽說過這個名字……」

從他口中發出的,並非問句,但片刻之後,還是有人做出了回答:「沒聽過,但重要的是現在該怎麼樣。」

說話的是剛從門外走進來的張順,而在此時,這山嶺中破廟附近的除了朱武、張順以燕青、呂方、孫新等幾個頭領外,也有數十名傷勢或輕或重的梁山嘍啰在。

對於寧毅來說,這些「沒有名字」的人或許得不到太多的人權待遇,但作為梁山之中最為精銳的一部分山匪,這一路的廝殺與逃亡里,他們也確實發揮了極大的作用。這些人之所以被梁山挑選出來,也都是有江湖經驗的人,一路之上故布疑陣掩蓋痕迹,到得此時,才真正的處理好傷口,稍稍能夠得以喘息,但在這番打擊之下,整個破廟與破廟附近林子里的眾人,也都是一片頹靡之色了。

朱武、張順說話之時,身上包紮著繃帶、雙目滿布血絲的燕青也已經從門外進來。只聽得朱武說道:「歇一歇,大夥就走,除此之外還能如何?」

「走?此次事情辦成這樣,如何能走!眾位兄弟……眾位兄弟中到底有多少人被抓了尚不知道。現在我們能去哪裡!」

說這話的是身受輕傷的「小溫侯」呂方,他手持方天畫戟。在地上撐了一下,已經站了起來。朱武看了他一眼:「不走還能如何?」

「已經去了的且不說,落入那賊人手裡的兄弟,咱們總不至於就這樣不理會了!」

「但也不能這麼多人留在這……」

「我見到石勇石兄弟在亂戰之中被十餘人圍住,恐怕已經去了……」孫新有些沮喪地插了一句話。

「員外只是被抓,我不走,還得回去。」燕青站在門邊說道。他在梁山之上人緣頗好,何況此時的梁山雖然還沒有嚴格排座次,盧俊義的第二把交椅卻是板上釘釘的,張順看看他:「走?怎麼走。這次咱們兩百多人匯合,難道就剩下四十多人回去?還讓盧二哥他們被抓?咱們回到山上,別人怎麼說……人一定要救出來……」

「這裡不是大名府,離梁山太遠了,咱們事事在那人算中……」

「阮兄弟他們在附近吧?有多遠?」

「不行,再叫過來自投羅網么?他們不過三五日就要到開封府了……」

「那能怎麼辦,朱大哥。」

「……我是走不了,只能留下來伺機救人……但受了傷的兄弟們還是得先回去,不管山上怎麼決定……」朱武掙扎半晌。終於還是如此表了態,「我們人少些。也好一齊行動。但是那寧立恆……燕兄弟,你在船隊上這幾日,可有了解一些什麼嗎?」

「江寧第一才子,人你們也看見了,二十來歲,我跟他只有一個照面,什麼事情都不知道。要不是後來你們說起,我根本不清楚他與席兄弟的過節……」燕青面色陰沉、語氣生硬地說完這些,吸了一口氣。又道,「但是朱大哥說得對,他們現在士氣正高,我們全都留在這,只會統統搭進去。我不走,但我想……大伙兒還是先行離開吧,那寧立恆不簡單。咱們不要被他一鍋端了。」

他這話說完,轉身便要出去,呂方在那邊道:「開什麼玩笑,有什麼不簡單的。被算計了一次而已,勝敗乃兵家常事,那傢伙也不過二十齣頭,咱們真怕他不成!我呂方是不走,找到機會便剁了他。」

張順道:「他們沿水路而上,若要拖一拖,我便想辦法去將他們船鑿了。」

「三思吧,現在去,反倒中了埋伏。」朱武皺著眉頭,低頭想著。

張順望著他道:「朱大哥,咱們這些人中,最擅長謀算的是你,我是不行,只會些蠻幹的法子。這次咱們只是一時受挫,你若有想法,咱們當兄弟的,總是最信你。」

他這話說完,其餘人也點起頭來。這次眾人的受挫,看起來不過是在一個環節里出了問題,再要謀算,能信任的終究還是朱武。朱武低頭想了想,終於還是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我回頭想過,那寧立恆看來厲害,實際上也不過是未雨綢繆的事情做得比較多。燕兄弟到船上之後,那寧立恆是被報出了名字之後才突然發難,說明他之前只是對燕兄弟有所懷疑,也算不得什麼算無遺策。否則他什麼話都不說就出手,燕兄弟是躲不過的……或許是我想得多了。也罷,待會咱們先確定一下眾位兄弟回梁山的方法,然後……就折回去,看看能否伺機救人。」

他說著話,站了起來。此時天光透過樹隙照射進廟門,燕青走過來,拍拍他的肩膀,道:「謝了。」他也點了點頭。其餘人便開始做著準備,擦拭武器,纏緊繃帶,又或是開始閉目養神。對他們來說,單是一個晚上的不睡並不算是什麼大事,但那連續半夜的廝殺連帶其後的逃亡還是讓所有人非常疲累的。

而在這邊,朱武除了在心中構想救人的可能性,也已經開始寫下要送去梁山、或是給途中某些兄弟的書信。

這次的事情,或許不能說是沒有轉機,但不可能輕易了結了,對他來說,則是一場徹頭徹尾的失敗。當然,若是能在這樣絕望的局勢里找到一線生機,他還是有扳回一城的希望的。

在梁山之上,他並不是招安派。這次的一切,可以說都是由此出現的。

自從宋頭領上山之後。一貫以來梁山所表現出來的趨勢,都是傾向於招安的。這是宋頭領的願望,而大部分人也都知道,如果能招安,當然是一件好事,畢竟一輩子當山賊也沒什麼前程可言。很長一段時間裡,這似乎是唯一的出路。非招安派的眾人對於將來含含糊糊,彼此之間其實也沒什麼共鳴可言。自從方臘攻下杭州之後,這些事情才有所改變。

對於混慣了綠林的朱武等人而言,投靠朝廷。其實不算是什麼很激動人心的事情,只能說是沒有選擇之下的唯一選擇。然而在南北情況開始發生激變的大勢之下,眾人終於看到一線希望。如今武朝南面要鎮壓方臘,北面面臨伐遼連番的失敗,根本就顧不了一個梁山泊,連帶著田虎、王慶都是受益者。這種情況下,若是真能揭竿而起,喊出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口號,並不是沒有希望。

梁山之上的四萬餘人。大部分終究還是沒有遠見的嘍啰,在他們來說。既然當了山匪,首先想的還是當山匪的前程。宋頭領想要招安,這種想法是不能在明面上說出來的。當造反的想法開始變得明顯之時,整個梁山就不能坐著不動了。這一次派出眾人下山,就是為了將梁山的旗號真正打響。

眾人兵分幾路,包括在江寧等地劫獄,救下方臘麾下被俘的眾人,聯繫因杭州破城后再度變得零散的方臘支系。歸根結底就是要在方臘兵敗之後順勢收下他手下的潰兵,甚至於告訴其他的綠林人士。梁山更有前途,畢竟他們敗了,人還是我們救下的。而在朱武這一路,最後選擇讓自己打出名聲的事情,還是劫生辰綱。

長久以來,宋江、吳用等人是不願意與皇家撕破臉的,哪怕是這次派出眾人出來。心中也留下了「梁山壯大之後仍舊可以提高招安籌碼」這樣的想法。朱武直接劫下生辰綱,只要在成功之後留下名聲,招安派的眾人就只能啞巴吃黃連,笑著把這件事給認了。可謂是釜底抽薪的妙計。可惜最後還是功虧一簣。

但無論如何,雖然朱武之前一直在說這裡不是大名府。但是盧俊義被抓,梁山之上,恐怕還是得出動人馬的,而他如果能在大部隊到來之前找到方法將事情擺平,終究還是能找到出路的,畢竟能從幾千人中殺出來就已經很不錯了。

這件事情肯定很難,但事到如今,他也只能見步行步。

至於那寧立恆,終究只有這一次交手,他的心中還是有著能將局勢扳平的自信的。

如此在心中想好了整件事。寫好了書信之後,燕青等人準備要回頭去那碼頭探查情況,朱武安排了一下這小廟附近的眾人,著他們迅速撤離到新地點后,便隨著燕青、張順兩人,一同折返,三人都是好手,只是去探查情況,會被圍堵住的可能性,終究還是不大的。

同一時刻,臨近黃昏的天光里,寧毅與聞人不二走在船舷上:「消息放出去了?」

聞人不二點了點頭,看看碼頭上的景狀:「都放了,現在在這周圍,哪怕是個賣茶葉蛋的,都知道了梁山一眾匪人被抓的事情,而且明天就會被打斷腿,掛在桅杆上活活曬死。」

寧毅遠遠望了望那邊一個賣茶葉蛋的攤子:「這麼殘忍,會不會引起什麼抵觸情緒啊?」

聞人不二笑了起來:「怎麼可能,大家都很高興的,群情激奮。待到明天早上,大概十里八鄉會有許多人過來看熱鬧呢……不過,立恆你確定這有用?」

「我也不知道啊。」寧毅仍舊看著碼頭外的景象,目光一直看到更遠的地方,「不過理論上來說,因為他們犯錯被抓了二把手,他們這些人,是回不去的,只能留在這裡跟著,直到這個二把手被救出去或者確定他死了,所以……」

他微微頓了頓,隨後看了看聞人不二,像是也有些不能確定一般的笑起來:「所以,不管在哪個土匪窩裡……我覺得都應該是這個樣子沒錯吧?」(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五九章 一線希望 半縷微光

29.48%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