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三章 風雨陽光 旅程瑣事(下)

第三六三章 風雨陽光 旅程瑣事(下)

錦兒之所以堂堂正正地下來抨擊寧毅,主要的論點還是因為寧毅等人不會撈魚又在瞎胡鬧,那麼她既然這麼有論點,「很會撈魚」的錦兒同學最後被說得要去做個示範,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她以往在金風樓中也算得上是長袖善舞,心思敏捷聰慧,只是平日里老被寧毅克制。或許也是因為大家熟了,她就沒什麼戒心。當被匡著準備划船下水就已經反應過來,只是也已經騎虎難下。好在寧毅小嬋等人隨後也嘻嘻哈哈地劃了小船到河裡。

錦兒水性極好,但並不是漁家出身,只是被青樓買下,學習各種藝業的時候居住在水邊。要說打漁技巧這種苦人家的活,其實也不算太會,但當然比一般人要厲害,她與雲竹折騰半晌,用個小魚網撈了五六條大小不一的魚上來,至於寧毅那邊則有些糗,小嬋力氣不夠,下網的時候船搖搖晃晃的,最後漁網掉在河裡沒能撈上來,只好划著船回岸邊了。

有了這個小插曲,錦兒趾高氣昂,開心不已。當然,魚撈完之後,還是交給了隨行的一些廚子做處理,時間接近中午,不是吃燒烤的好時候。倒是不久之後天上飄來陣陣白雲,運河邊的樹下河風習習,頗為陰涼,在這個時節而言,還是頗為愜意的。

眾人在岸邊的樹下擺起桌子,吃過午飯,便又有人送來早已在附近農家井水裡浸過的西瓜。這時候天氣不錯,大家也不就走,有的地方談談詩文時局,有的人聊聊山水景物,寧毅這邊,聞人不二等人過得片刻跑過來,在草地上敘話閑聊,雲竹錦兒等人便走到了一邊去,倒是周佩走過來,蹲在一邊聽他們聊天。瞪著眼睛時而驚訝時而恍然。頗為入神。

盧俊義此時已經投誠,原本還是不該出來拋頭露面,但密偵司的人給他換了一副師爺的打扮,做了化妝,才能出來稍作閑逛。他這時候正在附近乘涼,見寧毅那邊說得熱鬧,寧毅還叫人拿來了毛筆和小本子。偶爾往上面認真地記錄著東西,這才運起功力認真聽。卻聽得那邊正在討論梁山上的高手,還說起了他的名字。

「……玉麒麟盧俊義啊,豹子頭林沖啊,霹靂火秦明、花和尚魯智深、行者武松、黑旋風李逵,還有九紋龍史進。阮家三兄弟,我覺得都是非常厲害的……史進上次洪澤湖偷襲后就跟朱武他們分開了,有點可惜沒能殺掉……不過你們看,這些人的共同點是什麼……」

「這位盧員外確實很厲害,林沖、秦明也是聽說了的,還有那李逵……不過立恆說的魯智深是誰……」

「你們連魯智深都不知道?花和尚魯智深啊……」

「那林沖據說在京師當過教頭,厲害是很厲害的,不過上次那位名叫岳鵬舉的小將似乎穩壓他一頭。」

「後來還不是沒有把人追到……」

「他們是師兄弟。離開江寧前岳家小弟曾回來跟我道歉。說放了對方一馬,我也是可以理解的。」寧毅低頭寫字。然後做了解釋。這邊盧俊義心中有些震撼,梁山之上武藝高強者不少,但多是些江湖漢子,打出名號來也不過限於一地,想不到寧毅隨口就說得這麼清楚。而在那邊,寧毅已經抬起頭,繼續回到之前的話題了:「等等……我們說的是他們的共同點啊,你們沒發現嗎?」

周圍的是聞人不二以及兩名副手,加齊家三兄弟這樣的陣容,想過片刻之後,卻不由得面面相覷,不知道共同點是什麼。他們已經知道寧毅的本領,想必又是發現了什麼可供入手的突破點,這邊盧俊義也聽得仔細。只聽寧毅認真地說道:「共同點啊,難道沒有發現?我再念一遍,玉麒麟……豹子頭……霹靂火……阮家三兄弟我忘記了,你們一下子也沒把資料全查過來……但是他們的共同點,就是都有一個很響亮的外號!對不對?」

眾人愣了愣,寧毅理所當然地在本子上記下幾個字,說道:「大家出來混的,外號響亮很重要,這就是招牌啊。看起來北邊的都有這個意識,你們以前在南邊就差多了。聖公方臘還不錯,一看就知道是個窮凶極惡的老大,霸刀簡單了一點,不過也很霸氣了。但總是缺少了一點藝術感。方七佛你們一直叫他佛帥,不過我查過一下,他以前在江湖上有個外號叫『雲龍九現』。你們齊家的索魂槍一聽就有點爛大街……我這麼說你們還不高興,不肯承認錯誤……還有,聞人,你沒有外號吧,以前你整天跑堂子,將來的外號恐怕要變成店小二聞人不二……」

眾人也已經有些奇怪寧毅有些天馬行空的想法,這時候齊家三兄弟齊齊地垮下了臉,實際上卻是有些好笑。聞人不二道:「立恆,我是姦細,要是太多人知道我的名字,那可就全砸了……」

「話也不是那麼說,有時候給人家一個響亮的名字,偏偏找不到人,很有威懾力的。以後給你老師,秦相取個代號,叫老鬼,你可以叫老槍什麼的……看我就不一樣,血手人屠寧立恆,說出來就很霸氣,遲早所有人都會怕我……」

天陰,河風吹來陣陣涼爽,寧毅坐在草地上說話,偏偏並不輕佻,雖是輕描淡寫的倒也有一股理所當然的味道在其中,草地上便很有閑聊的氣氛。隨後寧毅問起誰誰誰的武功比較高,譬如陳凡能不能打得過盧俊義,齊家三兄弟表示陳凡恐怕還要高出這位盧員外一籌。盧俊義在那邊聽了,卻有些不明白陳凡到底是誰。方七佛縱然名聞天下,陳凡一直還沒有太高的知名度。

隨後說起霸刀來,他還是聽說過的。

「劉西瓜要是跟陳凡打起來,根據立恆說起的他對上包道乙那一架的情景。劉西瓜應該還是要稍遜的。」這是齊新翰的說法,對於劉西瓜,他們三兄弟是有深仇大恨的,但此時閑聊說起來,倒也不算什麼。

「劉西瓜當初打你們可是一打三吶……陳凡更厲害?」

「佛帥一直護著他,不想讓他太早出名,陳凡的武藝我們都是知道的。只是戰場之上他用的是一身力氣,說單打獨鬥。他的輩分不高。當初在方臘那邊,長輩是不會跟他過招的,能跟他放對的也就是劉西瓜。我們與他算不得熟絡,就很少切磋……當時也知道併肩子上也未必幹得過他。我們幾兄弟中,新翰最有天分,但跟陳凡劉西瓜這兩個變態比,還是不夠的……」

在他們的殺父之仇上。三兄弟對方臘的憎恨尤甚劉西瓜,此時說起方臘的名字,便沒什麼尊敬可言。齊新勇搖了搖頭,隨後道:「當初在軍中,方臘的武藝其實是最厲害的,佛帥與他也相差無幾。接下來,才是鄧元覺、石寶、司行方、家父這一批人,陳凡與劉西瓜,在我們看來也已經到了這個程度了,包道乙便要再下一層。盧員外估計比陳凡稍遜,但若對上包道乙,當有足夠的勝算……」

「這樣一說就明白了,包道乙是死在我手上的。所以血手人屠應該就在這個位置了……」

寧毅自得其樂地記名字。

聞人不二探頭望去。有些奇怪:「你這是在寫些什麼?」

「武林風雲榜之類的……編纂人寧立恆。」寧毅把那小冊的封面折過來給眾人看了看,「我要將搜集過來的高手名字整理成冊。列出江湖百大高手。現在的話……你們看,能列入天下第一的幾個名字,首先是大魔頭聖公方臘,雲龍九現方七佛,這兩個名字都知道了。汴梁原本御拳館的第一高手『鐵臂膀』周侗,盧員外、林沖、岳家小弟都是他的弟子,他雖然現在不在汴梁了,但恐怕還是公認的天下第一,就是外號挫了點……另外我在杭州聽過兩個名字,一個叫做『紅顏白首』崔小綠,據說是個青樓出身的妖女什麼的,很厲害。另外方臘接魔教之前的聖女司空南,據說死了,但我跟劉西瓜打聽過,她是被方臘籍著人多勢眾趕跑了,武藝也是非常厲害,不過現在估計是個老婆婆……天下第一暫時就從這五個人裡面選吧,雖然河山鐵劍陸紅提肯定也有這麼厲害,不過不打算讓她參這檔子渾水……」

眾人聽得一愣一愣的:「這個有什麼用?」

「編纂成冊發行天下啊,這五個人以下,就能輪到霸刀劉大彪、鄧元覺石寶這一批了……從杭州開始我就在打聽這些武林秘聞,不過當時沒什麼時間。現在就可以開始做,但是田虎、王慶那邊的資料還沒歸納過來……我準備列出天下一百大高手的座次,生平事迹……大家都喜歡看這種東西……」

齊新勇等人呆了半晌,都有些為之神往,他們畢竟也是鄉民出身,又是武者,對這類八卦還是熱衷的,但又覺得寧毅來弄這個事未免太不靠譜。果然,只聽得寧毅笑道:「等到列完了,大家傳揚出去,那可就輪到他們頭痛了。鐵臂膀周侗這些傢伙沒人敢惹,石寶鄧元覺他們也是在軍隊里。可那些走單幫的就不同了,整天都有人要挑戰他們出名。你看,梁山上的人出來作案,黑道的知道了,半夜三更有人跑到他們客棧里拿把大刀:『李逵你給我出來,老子今天要挑戰你,證明我才是天下第八十……』我保證他們寸步難行……」

他有些自得其樂:「混綠林的,打一輩子,為的是個名氣和面子,這個冊子,咱們通過官方發出去,每年考武狀元,也能配合一下。可以弄什麼宗師榜、高手榜、新秀榜,有些人不在意,但普通的人是很熱衷的,我正好打算組織一批人專門說書,這些江湖軼聞也可以說一說嘛。要是有人想要上榜、造勢,沒問題啊,給錢就行了……你們想不想上?大家自己人,名次不要太離譜,我可以給你們打八折……」

「免了。」齊新勇等人臉都綠了。世界上的事情,有時候說起來是胡鬧,但如果寧毅真心想要這樣推行下去,恐怕就真有可能成功。上榜的名頭如果流傳到普通人眼裡,誘人是很誘人,但隨之而來的肯定就是一番腥風血雨。寧毅說著說著,自己也吐了口氣,看著那小冊子搖頭。

「每年選個一次左右,如果鬧得聲勢大了,還可以像選花魁一樣嘛,給人投票,投票要銀子……我知道汴梁經常就有這類才子比試排名次的,規模都小了一點。真發展下去,別說武功天下第一、文采天下第一、花魁天下第一……嗯,我開個天下第一的專業評比公司,就連道德先鋒模範都每年評個一次,普通人要投一票,我就收一兩銀子!沒多久就發財了……」

寧毅跟眾人聊著這些,有時候說著,語氣倒是有些悵然,看來不全是玩笑,到得後來,大伙兒倒也有些分不清他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便也是有一搭沒一搭的接下去。涼風一陣陣地吹過來,待到眾人休息夠了,方才陸陸續續地上船,一路向北。

這天晚上船隊停泊一夜,到得第二天上午,船隊便進入了開封地界,下午時分,下起雨來,船隊駛入汴梁城……(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六三章 風雨陽光 旅程瑣事(下)

29.8%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