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四章 古都

第三六四章 古都

作為中華民族的母親河,黃河綿延流淌,在漫長的數千年的歲月里,時而溫柔,時而狂暴。數度決堤改道的黃河帶來過無數次的災難,但水流沖刷沉積,每次改道過後,泛濫的區域卻又留下了無比肥沃的土壤,人類因此得以孕育,依附著水流的狂暴或是安靜,在此代代繁衍,並且建築起繁華的文明。

中華民族是以此為中心最終輻射出去,圍繞著黃河,一處處的聚居地到最後發展成城市,有的延綿數千載,有的則在時間的長河裡漸漸淹沒,只是留下了名字和記憶,這其中,開封府汴梁城,是最為璀璨的名字之一。

位於黃河下游巨大沖積平原的尖端,開封府自古繁華,這裡有肥沃的土壤、適宜的氣候,關鍵的地理位置與銜接南北便利的水陸交通。自公元前兩千年起的夏朝,便已在此第一次建起一個王朝的首都,然後在延延綿綿四千餘年,共有十個王朝定都於此。黃河孕育了這座城市,也不斷地摧毀著它,每一次大的改道,舊的城池便被淹沒,水流過後,新的城池再撿起來。公元兩千年的開封府仍舊是無比繁榮的大城,但過往的城池與回憶則被一層一層的掩埋在黃河的淤泥之下,無法再見了。

武朝,開封府汴梁城還是六朝古都,這是寧毅沒有記憶的城市,千年後的開封比如今這片城池要高出許多了。這座理論上在許多年後會被掩埋在地底的城市此時顯得既古老又年輕,鉛青色的雨幕下,城市古老的與新穎的建築群混雜在一起,如同每一座高速發展的城市一般,帶著它匆忙的、不曾協調的新舊記憶與矛盾,帶著能令人懷念又能令人厭惡的氣息,在時間的河流里,留下人們活過的痕迹。

在這座城池之下,許有夏朝古老的痕迹。有戰國大梁的城郭,有唐時汴州的殘垣。如此想來,倒也不自覺地令人心中興起一股奇妙的感覺。從船上下來時,寧毅在地上跺了兩腳。

雨中的碼頭混亂而嘈雜。

自江寧過來,同行一路,到得此時,終於是分道揚鑣的時候了。生辰綱自有皇家的人過來交接,一路北上的皇親權貴們。也各有自己的關係要找,有親戚要會。這時候的消息流通算不得靈活,眾人一路北上,各種耽擱,到達的準確時辰,京城裡的人是不好估算的。有些身份比較高。也比較自持身份和面子的,早在昨晚就已讓下人快馬加鞭趕來京城報信,這時候,便有些看起來就很有身份的人在碼頭迎接。也有的人——如同小郡主這樣——身份不低,如康賢等人又擔心她安全的,早已讓人報信到京城來,每日里都會叫人在碼頭等著,這樣的待遇是最為殷切的,也最能證明身份。

密偵司的各種事物如今並不像完全正規運行時那般嚴謹。聞人不二等人上京,主要還是拜會秦嗣源。他原本就對秦嗣源執弟子禮,這時候已經靠了岸,下午便是要去相府拜見的。至於寧毅,他去相府原本也是應當,然而這一路過來還有小嬋,有蘇文昱蘇燕平,有雲竹有錦兒,有四五個蘇府比較信得過的下人和護院。帶著的東西也不少。就不可能將一幫人全帶過去,於是下午就得先找客棧住下。至於齊家三兄弟、盧俊義等人。反正也已經很熟了,就不妨同住客棧。

初來汴梁,其實算得上人生地不熟,好在蘇家之中隨行的也有一個有經驗的,是那位在皇商事件中跑來汴梁落井下石的廖掌柜。這人名叫廖三花,在蘇家的掌柜中算是很信得過的,又有在京城做生意跑門路的經驗,這次便讓他跟著過來打前站。

眾人在碼頭專做迎接貴賓之用的大廳里商議著去哪裡住下時,周佩領著幾個人過來打了招呼,這是京城崇王府的人,接下來的日子裡,她大概要在崇王府里住下,一直到太后壽宴過後,因此過來詢問寧毅住在哪裡。

這一路上的事情過後,她對於寧毅已經相當崇拜了,幾天里纏著寧毅問這問那的時間多了,如往常一般非要不服氣的頂上一兩句的情況卻大大減少,就連寧毅明顯玩鬧地編什麼天下百大高手榜,她都要抄上一份,思考其中的奧妙。如果可能,恐怕她會比較情願跟在這樣的「老師」身邊學東西,但當然,大部分的時候,她是識大體的,也知道這事情根本不可能。

這時候寧毅等人是準備按照廖掌柜介紹的住到據說汴梁最大最貴的福祥客棧去,這名字說出來,一位跟著周佩的王府管事也道:「福祥樓,那裡是挺大了,只是擔心沒有空房。到時候若不能住下,公子不妨去太廟街那邊的文匯樓,那客棧里,王府是有些關係的。」這位管事看來是個太監,但態度溫和恭謹,說著遞上一份名帖。看來崇王府與康王府關係不錯,對方這樣做,小郡主便也感到面上有光。

「老師住的地方,明日我再去問問秦爺爺。若是有什麼事情,老師便來崇王府找我。」周佩說完,雙手合在胸前微微屈膝福了一禮方才離去,十五歲的少女顯得高貴而大方。

周佩離開之後,陳金規便也過來與寧毅說了幾句話,是感謝他一路之上的援手的,又道自己在京城也認識些人,若有需要,便儘管開口云云。陳金規之後,過來找寧毅的卻是李師師。

這時各回各家各找各媽,與眾人「依依惜別」之後,李師師是要回礬樓了,便也過來詢問了寧毅的住處。事實上,或許開始的一兩天寧毅會住客棧,此後還是要在京城買幾個院子的。

「若是有空,寧大哥不妨來礬樓逛逛,京師之地,才子眾多,周邦彥周美成寧大哥還記得把,他就一直對你的詞作念念不忘呢。當然,最主要的,還是小妹希望能與寧大哥、於大哥、陳大哥一起聚一聚。」

她的態度殷切誠懇,寧毅都感到不好拒絕,當然,這等事情他也是沒必要拒絕的,點頭應下了。李師師便也是微微福身,笑著離開。身影之中蘊著的雖然不是周佩那般的高貴,但聘婷婀娜又大方得體,像是少女的清純與女人的嫵媚結合在一起,又不失純凈之感。如果說雲竹像是淡雅素凈的百合,她大概像是純凈卻帶著些許自然張揚的水仙。或許也是因此,雲竹融不入青樓那樣的環境里,她卻能遊刃有餘,怡然自得。

「這個李姑娘好厲害啊……」此時一身布衣荊釵素凈打扮的雲竹看著李師師告別了所有人後遠去的背景,也不由得偏了頭感嘆一聲,這大概是純粹的崇拜了,她偏頭之間也自有一股迷人的氣質,寧毅看著笑了笑。元錦兒這時候做著男裝打扮,坐在行李上吃東西,不以為然地輕哼。

雨還在下,一行人租了馬車離開。過了兩條街后,碼頭邊特有的髒亂便漸漸的消退,但掀開帘子往外看,街景依舊顯得擁擠,高高低低的建築擠在一起,七歪八拐的寬窄巷道,雨幕之下,眼前的景象時而古舊時而新穎,新的酒館、舊的茶樓,高高低低的屋檐交疊在一起,有時經過古舊的院子,院牆上爬滿青苔,有時經過新建的小樓,紅漆在雨里被沖刷得亮堂。威嚴的府邸前陳著大大的石獅子,鏢局院落里高高的旗杆,武人背著兵器,在檐下避雨,青樓上好看的燈籠,有些樓上還掛著衣服、綵綢,眼裡蘊著憧憬的女子在樓上心不在焉地望著過往的行人,有些窗戶里傳出來歌聲、笑聲、笑罵聲,聲音在雨里被淹沒了。古老的樹或長在院落一隅,或長在橋頭、街角,在這古老的城池中撐起繁茂的葉子,遠遠的,有巍峨的宮牆。

一路自碼頭到福祥客棧,想要住下時才發現那福祥客棧果然滿了,隨後寧毅一行人轉向那崇王府管事所說的文匯樓,那邊果然也是貴氣堂皇的大客棧。寧毅等人拿出名帖,租了兩個院子住下后,已近傍晚時分。雨還未停,客棧中點起燈盞掛起燈籠,亮堂堂的一片,不少人都在大廳里高聲說話,聊的是從昨天才傳出的一件事:遼國常勝軍統帥郭藥師在這邊的努力爭取下,挾涿、易二州,降了武朝了。

一如後世,京師之地,大伙兒都喜歡談政治,這件事情寧毅也只是前兩天才知道,但畢竟是好消息,上面也沒有遮遮掩掩。此時金攻遼已經取得連番大勝,但武朝這邊一直是雷聲大雨點小,先前十萬人打不贏一萬人已經令人很沒有信心,哪怕童貫如今已經率軍北上,但沒有勝績之前,武朝軍隊也已經很難給人信心。倒是常勝軍本就是由遼東人組成,原本是為了對抗女真人,名叫怨軍,雖然對上女真人不見得能贏,但戰力還是極強的,朝廷這邊,顯然就是這樣宣傳了。

有關於郭藥師的怨軍,武朝這邊一開始就在爭取,特別是秦嗣源,他知道武朝軍隊正面實力不夠,讓密偵司在背後費了極大力氣,各種能讓此消彼長的方法都在用,這次對於密偵司來說,當也是一場大勝……

*****************

汴梁的感覺很難找……

.o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六四章 古都

29.88%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