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六章 心之所願 天下大同(下)

第三六六章 心之所願 天下大同(下)

「人人皆可為堯舜……這是道統,聞人,那位寧公子,有大同之念……只是也有些危險……」

房間里紀坤微微頓了頓之後說的這番話,也令得聞人不二大概知道了眾人對寧毅的態度。

當初在霸刀營,寧毅與劉大彪弄的那些東西,其中自然也是有各種考慮的。聞人不二在破城后將所有的資料都彙集發到汴梁,也是因為調查後知道,那劉西瓜做事雖然看來魯莽,實際上卻是個非常聰明的人,要欺騙她,就算是寧毅,也是不容易的。

寧毅所弄的那些東西,其中到底有着怎樣的深意,他並沒有用心去看。本來也相信若是老師或是老師身邊的人,會從中看出整個事態的端倪,卻並未想過,真正引起老師這邊重視的,並非是寧毅當初寫給劉大彪的詩詞,或是他在霸刀營中各種行為、話語的記錄,而是桌上的這些雖然由他主導,大部分卻並非出自他手的文字。

當初在霸刀營中,寧毅搜羅了大量淪陷后惶惶度日的文人,給他們寫文章的任務,隨後讓他們用文章來換糧食。這一舉措在後來保留下了大量的文人,甚至連他們的家人也因此得以倖存。然而即便以聞人不二的眼光,這些人回報的文章也實在是沒什麼質量,在他看來,寧毅那樣的大文豪,對此自然心知肚明,他將那些文章一批批的收了,縱然有時候將人訓斥一番,不發糧食,也實在因為這幫傢伙做得太過火。

當時的那些杭州文人,大部分還覺得寧毅助紂為虐,成了霸刀營中走狗。但在聞人不二這邊看來,寧毅可謂忍辱負重,在保全自身都不簡單的情況下仍舊庇護了如此多的人,實在有聖賢之風,反觀這幫傢伙,本身也是有文採的。寫個文章卻是敷衍塞責。劉西瓜又不是笨蛋。若是責怪下來,壓力自然就都在寧毅身上。

若是有可能,聞人不二傾向於在破城后讓這些人認清寧毅對他們的救命之恩,但後來這一切還是得藏在黑暗之中,不好明說。至於這些文人寫的文章,算不得什麼秘密,當初他們寫出來。寧毅就發到霸刀營的學堂里,讓學生去看、念甚至於提出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抄出來的有很多份。這些文章的結論雖然與當今的主流思想稍有偏離,但立意還是從孔孟之道出發,不算什麼反動文字,聞人不二收了收發過來也只是順手而已。只是到了這邊,反倒令得秦嗣源重視了起來。

「民貴、社稷次之、君輕……人人皆可為堯舜又或是用九,見群龍無首,吉……這些東西放在反賊那邊或許只是發發牢騷。但仔細想來,卻是了不得的。」堯祖年開口道,「古聖先賢以德治天下,但何謂德治,聖賢教化萬民。萬民遵從其教化。故路不拾遺夜不閉戶,如今律法繁冗。世道卻愈見其差。呂濟方等人所行之事,所以失敗,無非因為村民未受教化。但如何教化,如何教化才能有用,實際上才是真正的難事……」

「年公的意思是……」聞人不二想了想,看着桌上的那些文章,「這些有用?」

「東翁與我等認為,小範圍內,可能真是有用的。」堯祖年點了點頭,「至於推及天下能否有用,聖人都做不到的事情,我等如何能看到……當然這些文章也真是太兒戲了一點……但方向未必有錯。他在霸刀營中,做了好些事情,那些看似兒戲的選賢任能,卻任由高層作弊,甚至刻意地想要引起公憤,重要的並非是真要選出賢能來,而是讓人明白,一個圈子裏,想要有什麼,你首先得伸手去拿,否則必然什麼都不能有。這樣的自覺是最難得的……」

他頓了一頓:「而若只是這些小事,也只能證明這位寧公子於操縱人心上有一手。這種本領,他以前就已表現得淋漓盡致。而唯有眼前的這些文章,證明他想要觸及的,已經不僅僅是人心。聞人,能夠將事情考慮到這一點的人,已經足堪與任何人坐而論道。因為唯有這些東西,可以將道統傳承下去,這已經是人性,而不僅是人心了。這位寧公子,在霸刀營中所做的這些事情,從表面上來看,是有些兒戲的,但其中這些環環相扣的東西,絕非一個人一兩年可以想得清楚……這位寧公子,正是我輩中人。」

聞人不二遲疑了一下:「可是……一路之上我們也有聊過,他對這些,似乎有些不以為然……」

「東翁也是如此說法。」堯祖年笑了起來,「當初在江寧,據說這寧公子性情就表現得有些憊懶,且對儒學道統不屑一顧,但現在想來是看錯了他。懂得越多,愈知行路艱難,特別是大同之念,談何容易,自古以來,一開始心懷熱枕,然後見人間世事,心灰意冷,歸隱山林者不知凡幾。家師壺山公當年也是如此,官場傾軋,世人庸碌,他辭官后歸隱,便不再多問世事了。」

「這位寧公子據說少時木訥,毫無出色之處,后至成年,竟忽然入贅一商賈之家為婿。聞人,若非心境大起大落,有何人竟會做此選擇?」

聞人不二摸了摸鼻子:「嗯,這個我也曾好奇過……」

「他入贅之後,性情反倒變得自在灑脫起來,顯然也是放下了心中所想。只是此後於儒家於道統之事,要麼說自己不懂,要麼表現得不屑一顧,想要劃清界線。聞人,據說這寧家以前也算是以詩書傳家,他從小攻讀,直到入贅之前,仍舊是儒生一個,然而到他入贅,卻忽然說與儒生身份毫無瓜葛。雖然他自稱失憶,但一個人讀書讀了十幾年,幾乎從小開始就陪着四書五經,哪裏能夠忽然就丟掉?如今天下皆讀孔孟,他又何須將立場表現得那般清楚?」

聞人點了點頭:「……他裝的?」

「此事他不會親口承認,我們想來倒也不必問出究竟。但失憶之人我也曾見過,要說有人以前木訥,忽然開了竅,這種狀況也是有。但即便是有,前前後後也是有跡可循。似這位寧公子的,就實在有些奇怪了。忽然開了竅。詩文信手拈來,卻又表示於儒家不熟。前後表現得就像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與其說是開竅,反倒更像是想通了什麼豁然開朗了一般。我等與之尚未相熟,也只能如此去想了。」

「若說入贅於他來說就像是出家,確實是有可能的。」聞人不二皺眉想了想,點起頭來,看着周圍的人。「觀寧立恆行事,大氣之下無所不為,確實是放開了的人才能做得出來,年公這樣一說,倒真有可能,他選擇了入贅。實際上就放下了原本困擾他的東西,而後才又開始看這世界,只是對原本困擾他的那些東西,便不再碰了,若非是落在了杭州……」

「若非落在杭州,想來他也不至於再將這些拿出來。」堯祖年笑着接道,「我等觀其詩詞,他自己所寫的幾首大氣灑脫。信手拈來。但他本身對詩詞卻又不甚尊敬,到了寫給劉西瓜的幾首。大氣者有之,纏綿婉約者亦有之,卻仍舊首首經典,若非事實擺在眼前,我是絕對不信的。一個人順手能寫出這麼多東西,只能說是天縱之才,正因寫得太好,反倒不在乎起來。或許也是因此,他從小所思所想,只能是更加費心思的問題,除了大同之念,還有什麼能讓這樣的一個人整日裏表現得木訥。」

「只是可惜啊,他的身邊並沒有學識相稱的師長,錯過了最好的時間,反倒讓他鑽了牛角尖。年紀愈大,愈發體會世事艱難,可能是不怎麼想得通,他選擇入贅,然後籍著失憶的理由,變成了另一個人……」

堯祖年有些嘆息的言語之中,組成了對寧毅的推測。老實說,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會思考道統思考到放棄一切,這種事情說來未免有些驚人,然而寧毅所做的那些詩文擺在他們的面前,做的那些事情又遠超同齡人的老練。反倒讓人覺得,這事情或許還真有可能。

京城之地,天才是不缺乏的,天才中的天才,也總有人見過,在坐之中,除了紀坤與聞人不二,其餘三人都被人稱過是天縱之才。寧毅能夠將關係到「大同」的事情做出一個輪廓來,縱然讓人震驚,但畢竟還是可以被理解。也是因此,縱然一貫有些憤世嫉俗的成舟海,對於這寧立恆,都顯得頗為好奇。

窗外雨聲瀟瀟,漸至傍晚,眾人聊著天,等待着秦嗣源回來。然而不久之後,一名管家過來,說是老爺那邊已經知道了聞人抵達的事情,只是他有些事,要晚些回來,讓眾人先行用膳。

秦嗣源這天下午是去戶部那邊有事,原本這時候是該回來的,此時房間里都是最親近的一些幕僚,此時覺明和尚笑道:「莫非是被唐欽叟拉去赴宴了?」

那管家與眾人倒也熟,笑着道:「聽過來回報的人說,是準備去小燭坊。」

他這樣一說,眾人倒是有些愣住了,如今汴梁最有名的三家青樓,分別是礬樓、聽雁居、小燭坊,秦嗣源往日裏自然也是風流文士,身居右相之後,偶爾待客或是參與飲宴,要說沒有青樓女子那當然也是不可能,但他自己過去倒是許久沒有的事情了,若不是什麼盛大文會之類的重要事情,一國宰相不見得會再在青樓里出現。遲疑之後,堯祖年輕聲問道:「誰請客?」

那管家道:「好像十六少在那邊。」

「哦,懂了。」堯祖年明白過來,不由得搖頭笑笑。

*****************

雨在下,天色也暗的比平時要早些,作為京城三大樓之一的小燭坊,此時燈火正在斑斑點點的亮起來,猶如青灰色的大海之中逐漸浮起在水面上的光。

位於汴梁城中央,卻又不算繁華的一片街道,小燭坊佔地甚大,附近幾個園林都是青樓的產業,平日裏大夥兒文會休憩的好去處。汴梁最為高端的幾家青樓大都是這樣,可以熱鬧可以清幽,可以高雅可以低俗,畢竟來到這種地方的人花了銀子,都不純是為了發泄了。

此時臨近傍晚,有一兩個文會便在坊中的院落里開着,青樓門口偶爾進出者。或是衣冠華富。或是羽扇綸巾,由跟隨的小廝或是丫鬟撐著傘,偶爾會彼此招呼一聲,大都顯出了不錯的修養來。無論他們在裏面是不是禽獸,出了門,大都也會講究衣冠。

一輛馬車此時靜靜地停在小燭坊外的街邊,雨幕之中。駕車的車夫端坐如松,雖然被大雨淋濕,但仍舊一動不動,目光如炬地盯着周圍的行為,車簾厚厚的垂著,周圍跟了幾名下人。其中一人在聽了吩咐后已經進入青樓大門裏去了。京城權貴甚多,這馬車的排場算不得頂大,此時停在雨中倒也不至於引起太多的注意,倒是門口漂亮的老鴇本着不輕忽任何人的原則過來招呼詢問時,被人揮退了。

小燭坊中,一個個的院落、樓宇間還是相對和諧的,談詩說文,坐而論道。又或是聽着才女唱曲。與之言說着近來的煩惱。不過在今天,越過雨幕。在其中最大也最金碧輝煌的一個院落中,此時正氣氛熱烈地在進行着一些比較低俗的遊戲。燈火之中,一個聲音卓爾不群,即便在四門緊閉后喧囂的聲響中,也能穿出門縫與雨幕,顯示出它的不凡來。

那傢伙一邊大笑一邊在喊。

「……小**~~~小~**~~~美女!我的小~**不見了……看看它在不在你的裙子裏啊,哇哈哈哈哈哈……你想跑到哪裏去,一定是你把我的小**藏起來了……」

這聲音當中,有一股難以言喻的**,響起在這樣的語調下,毫無違和之感。

房間之中,身軀半裸的女子慌張地躲避著。身着華服衣衫凌亂的公子奸笑着撲將上去……

此時的房間里,男男女女的都有不少人,此時不少女子都已經衣衫半解,被人抱在懷裏或是壓在身下。青樓當中,當然都是妓女,但在這等環境裏,不少女子臉上還是有着尷尬與為難的神色。小燭坊本身是個高雅點的地方,其中身價相對高一點的女子走的多是才女路線,雖然不是沒與人睡過,但大部分的情況下還是相對被尊重的。只是眼下來的這批公子哥她們得罪不起來,人家也不管你什麼矜持,於是也總有小部分女子感到了侮辱。當然,不至於會有人承受不下去就是了。

跟隨過來的一名名公子哥當然也各有各的性格,有一些已經乾脆將女子壓在身下怪笑着摸來摸去,有一些還是保持着對方衣衫的完整,或是摟着揩揩油,調戲一番,這屬於他們的情調。

此時在房間一側,一名二十齣頭的年輕男子也正抱了身邊的女子埋頭享受,手已經伸到對方裙擺里,女子也只能笑着,象徵性地掙扎一下。旁邊一名樣貌猥瑣的男人偏過頭來:「嘿嘿,你看、你看……每次玩得最開的就是這花花太歲了,哈哈,怎樣,紹俞賢弟,做哥哥的沒給你介紹錯人吧,待會有空,哥哥給你們介紹一下……」

說話之間,房間里被稱為花花太歲的**男子已經笑哈哈地將那女子的裙子拔掉了一半,無論如何,在這麼多人面前全身**還是令那女子有些難以接受,帶着哭腔拉住裙子在與對方拔河,這令得對方愈發興奮起來,笑得更加大聲了。這邊被稱為紹俞的男子笑着點頭,手卻是不願意離開旁邊的美女。也在此時,有人在外面敲了門。

那門敲了好幾下,房間中正在拔裙子的男人回頭指了一下:「不許開門!哈哈哈哈……誰也不許進來!我正在找我的小**呢,開門它跑掉了怎麼辦啊」

但房門隨後還是被推開了,男子陡然間警覺似的回過了頭,往門口看了好幾眼,隨後雙手叉腰:「陸謙!我說了不許開門!你看到沒有!看到沒有!小**!現在我的小**跑掉了這傢伙是誰啊什麼來頭!我爹是高俅」

他插著腰在那兒喊,身後的女子連忙拉回了裙子穿上,同時抱住了胸口試圖去找其它的衣服。門口一名穿着虞候官府的帶刀男子低頭走了進來,另一名黑衣家丁,朝眾人拱了拱手,他還沒進來,這邊的秦紹俞卻是一個激靈,放開了身邊的女人,然後揮手起身:「我家裏的、我家裏的……」小跑往門口。

「你家裏的,你是誰啊!喂。誰知道他是誰啊?我爹是高俅說說看我惹不惹得……」

「右相的侄子……」走過來的陸謙在他耳邊輕聲道。

「呃……秦……秦老頭?我爹好像說他比李綱還厲害……那就是惹不起了?那算了……」

他一臉沮喪地叉腰站在那兒。門口那邊。秦紹俞與家丁說過幾句后,也是一臉小心地回過頭來賠罪,說是立刻要回去了,跟着家丁趕快走掉。待到人離開之後,這便的花花太歲方才指著那邊罵道:「無膽匪類!下次不要叫他來……陸謙你還不快出去!關門啊」

然後他回過了頭,摩拳擦掌地對着後方那正在撿衣衫的哭喪著臉的女子:「哼哼,小~雞~雞~你想幹什麼?又想把我的小**藏起來對不對?我就喜歡你這種想哭的樣子。哈哈哈哈……你快點哭出來啊……」

聲音漸小,雨幕依然。秦紹俞一臉慌張地跑出小燭坊的正門,連傘都沒打,畏畏縮縮地在車簾前站了片刻,聽得裏面有人說:「進來吧。」這才敢掀開車簾上去。

還算寬敞的車廂里擺放了一張小桌子,兩邊坐的正是秦嗣源與一名跟隨的師爺。周圍堆著文卷,頭髮半白的秦嗣源眯着眼睛看完了一份,皺着眉頭在上面寫了幾個字,放到一邊。秦紹俞這才敢畏畏縮縮地稱呼一句:「伯、伯父……」

「北上的船隊,今天下午已經到汴梁了。」

秦嗣源看了他一眼,敲敲旁邊的車壁,馬車行駛起來。輕微的晃動當中,老人語氣平淡。不似罵人。但秦紹俞還是已經慌張起來:「呃,伯、伯父。我、我……我以為下大雨……」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辯解。

「我知道。」秦嗣源點點頭,「你那位聞人世兄,已經到家裏了,今晚或是明天見到他,態度要恭敬一些,向他請益。至於那位寧毅寧世兄,如今應該已經在文匯樓住下。我本希望你們在第一時間能夠見到,認識一個有用的人,比認識那些公子哥要強上百倍,你能學上一點,於你往後做事,是有極大好處的。如今時間也不晚,正好順路,我帶你去見一見他。」

秦紹俞身軀一震,隨後結結巴巴道:「怎、怎能讓伯父您去拜會他,伯父,是、是我錯了,但您是何等身份,怎能先去拜會他。我、我這就去文匯樓,找寧世兄認錯,伯父……」

秦嗣源日理萬機,對於家中人的管教畢竟是不足的,秦紹俞來到京城,雖然也感受到了秦嗣源的威嚴,但更多的還是感受到了右相府的權勢,以往秦嗣源遇上了他提點兩句,畢竟難起什麼作用,只在此時,倒是令得秦紹俞惶恐起來,心中下意識覺得伯父去見那寧毅竟是為了他。忍不住想要下車先跑去文匯樓,但他在秦嗣源面前畢竟不敢說跑就跑,秦嗣源的臉上這才露出一絲笑容,揮了揮手。

「行了,我有分寸的,禮數要講,但也不用太矯情。這位小友,我與他平輩論交,要說他做下的事情,你對他執師禮,也是不為過的,待會到了文匯樓,你進去請他來我車上坐坐,我只當路過,也就是了,對他身邊之人,你態度好些,這幾日你盡心招待他。若是能得他青睞,便是你往後的緣法。」

秦紹俞連忙點頭,雖然總覺得伯父過去見寧立恆有些不好,但更多的,還是覺得這位當宰相的伯父對自己是照顧的,他日理萬機,卻是真的想着自己這些親戚。說完那些話,老人又拿起一份東西看起來,秦紹俞咀嚼著這份心事。過得片刻,老人放下本子,在拿起另一本之前,向他說道:「高承恩那些人,還是盡量少跟他們來往。」

秦紹俞連忙點頭。隨後只見老人伸手到嘴邊,咳了一聲,拿起另一個本子後下一句話才緩緩說出來。

「人品不端,名字又像個太監,不吉利。」(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六六章 心之所願 天下大同(下)

30.04%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