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七章 初臨

第三六七章 初臨

將在文匯樓中住下的事情大致安排好后,已是吃飯的時間,寧毅點了兩桌飯菜,一桌吩咐小廝送去院子里給雲竹等女眷,他則與盧俊義等人在大廳里聽著人們的議論紛紛,有關於汴梁最近發生的各種事情,怨軍的投誠等等等等。

秦紹俞過來找到他時,飯菜還沒有完全上來。對於這名被雨水淋濕了半身的年輕人所做的自我介紹,寧毅聽了也有點意外,特別是他提起秦嗣源便在外面等他過去時,就更加有些疑惑起來。

秦老頭禮賢下士,也不必為自己做到這個程度。事情傳出去,對於秦嗣源,其實是沒什麼的,但在自己這邊,就有些被捧殺的味道了。自己就算扛得起,也沒必要貪這點虛榮。

他心中是這樣想,自然猜不到是因為杭州那些不合格的文章反倒加深了秦嗣源心中對他的評價。無論怎樣,那位老人家終究是個正統的儒者,對於儒者來說,道統高於一切,甚至高於皇權的更替,當然,這些一般不會放在明面上說。而另一方面,老人家也是順便利用這事敲打一下秦紹俞這個不怎麼長進的侄子,這一點,寧毅就更加不會知道了。

他心中疑惑,隨著秦紹俞出去了,倒是正在等待食物上來的蘇文昱蘇燕平等人心中興奮不已,寧毅不過白身,到了汴梁當朝右相居然屈尊來見,說出去是何等嚇人的一件事,就連盧俊義,這時候也是心中訝然。他此時的心中已經頗為高看寧毅了,但現在想想,還是難以弄清楚寧毅在右相這條線上到底處於個什麼位置,又覺得這事未免有些過,而在那一邊,秦紹俞將寧毅送出去之後,便又回來拱手打招呼,代寧毅陪著幾人說話。

文匯樓外。走上那輛馬車。便看到了此時已為右相的老人。相對於江寧時的接觸,此時的秦嗣源鬚髮半白,顯得老了許多,但也更加有威嚴了。他按照禮數給秦嗣源拱手見禮,老人正在看著手上的信札,倒是笑著揮了揮手:「不必見外、不必見外,立恆。坐吧。許久不見了,聽說你在杭州那段時間總是大病重傷,你還年輕,不要留下什麼傷病才好。」

「倒是還好,有勞相爺關心了。」

「嗯。」秦嗣源揮了揮手,「咱們還是按照以前那樣來吧。聽你這樣說,感覺疏遠許多。先聊聊家事,雲竹那孩子也過來了吧?」

「啊。」寧毅笑著點頭。

「這麼說來,你們之間已經……」

寧毅笑著又是點頭,秦嗣源隨後也笑了起來:「如此一來,咱們便是翁婿之情了,你就……」

秦嗣源以往與寧毅的來往,原本就有異於一般人。此時秦嗣源自然而然地便將事情轉得自然起來。寧毅這邊卻是神色認真地舉了舉手:「這件事,以前做得恐怕是有些冒昧了。其實是我的錯,當初……」

他揮手,對面的老人就也搖了搖頭:「雲竹那丫頭,是個好姑娘,當初說收她為義女,我是仔細想過的,雖然未必料到今日之事,但收這個女兒,算不得誰虧待誰,只是,暫時恐怕沒辦法正這個名分……當然我這樣說,其實是有些虧心的。」

「您就算要正這個名,我這邊也不敢讓您正啊。到了秦老你這個位置,整天在你背後看著想要抽冷子弄你一下的人恐怕不會少,這種事情鬧大,影響不到政局上。真正被推到風口浪尖上的雲竹,恐怕就真的麻煩了。」

秦嗣源想了想,放下手中的信札,點了點頭:「明天帶上雲竹一起過府吧,敏華和芸娘都挺想她的。雖然對外不好正式公布這事,但她往後在汴梁,還是該多來我這邊走動一下,老實說,接了這個位置過來以後,家裡一團亂,全是不省心的。過來找你的這個就是,一幫二世祖,敏華年紀大了,對他們管不太來,芸娘又不好管。老實說,我家中這老妻平日想的便是缺個女兒,雲竹乖巧懂事,能去陪她散散心,她也開心許多。」

聽他罵起家裡的孩子,寧毅只好揉揉額頭,裝作沒聽到,隨後老人問起如今蘇家的情況,寧毅大致說了分家的事情。秦嗣源點了點頭:「我知道你這次上來的主要目的,梁山附近能夠動用的人力,大都已經調配好,明日你過來,我們商量過後,再做最後決定……其實人力、物資方面恐怕是有些不夠的。不過在其它的事情上,只要是在京城一帶,我大都還是能幫得上。」

老人說的是蘇檀兒要進京做生意以及雲竹擴張竹記的事情,這都是小事,寧毅自然明白:「我做了幾個想法,明天拿給你看看。另外盧員外的那筆錢不知道能收回來多少,運作好了有大用……」

「那位盧員外如今就在裡面吧?」秦嗣源道,「不過今日便不見他了,你明日帶他過來……此人真有莫大本事?」

他已是當朝宰相,對於不同的人才,怎麼籠絡,以怎樣的姿態去籠絡,好話說到什麼程度,都是有講究的,能夠這樣子問寧毅,足見對他的信任了。

寧毅笑道:「說是河北槍棒第一,為人耿直,帶兵打仗還是沒問題的,他是周侗的弟子……對了,那個鐵臂膀周侗,真的很厲害嗎?聽說他以前是御拳館最厲害的師父,現在在哪,朝廷知不知道?」

「立恆如今還是對這個感興趣啊。」見到聽到武功就來了精神,秦嗣源不由得哈哈大笑,「老夫還在吏部的時候,是見過幾次的,但武藝到底高不高,我是看不出來,只是人人都說他厲害,可百人敵。黑水之盟以前,他就離開御拳館了,要不然本是想請他來幫手的。至於他走了以後到底去了哪裡,便不太清楚了……他年紀應該跟老夫差不多,到了這個歲數,應該不能打了吧。」

朝廷對這類事情,一向有些看輕的,寧毅心中也是明白。兩人又聊了幾句江寧的事情,提及周佩隨船北上,秦嗣源也有些哭笑不得:「康明允也讓她來,真是胡鬧……」

「相機給她找個喜歡的吧。不是有個於少元最近不錯嘛。京城之地。有才學又長得漂亮的才子應該不少吧。以周佩的才情聰慧,找個郡馬應該不難。」

「哈哈,繁華是繁華,與江寧相比,其實也是類似的。立恆你既然過來了,倒也可以見識見識。這幾天我讓紹俞陪你們到處走走看看,若是去參加詩會。倒正好殺殺這幫才子眼高於頂的狂悖。」

話說到這,時間也已經不早,約好明天下午在秦府的見面,寧毅下了車,進去替換了秦紹俞。蘇文昱等人跑到窗口看宰相的馬車遠去的情景,寧毅則將他們叮囑了一番。讓他們不要將這事拿出去說。

吃完晚飯,雨漸漸的也已經停了,寧毅回到房間,小嬋正整理著這次北上帶來的各種衣物、日常用品,間或跟他說上幾句話。不多時,小嬋從房間里出去后,有人過來敲門,輕輕巧巧的。寧毅開門后。外面是一身淡青色衣裙的雲竹。保持著開門的姿態,隨後朝他笑了笑。

「有時間嗎?」

「當然。」

雲竹低著頭便要跨進房門。寧毅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時間還不算晚,星光之下,凈空如洗:「我們剛來汴梁,要不然出去走走吧?」

雲竹過來找他顯然是有話要說,不是為了偷情之類的事情,寧毅這樣提議,她便也笑著點了點頭,提起裙裾隨他出去。只是寧毅關上門后她倒是有些猶豫:「要不要叫錦兒她們?」

「不用了。」寧毅拉起她的手往外走,雲竹臉頰紅了紅,被他拉著快步走過了廊道。只是在出了這邊院子之後便不再好意思被寧毅拉著,目光中帶著哀求地讓寧毅放了手,只是跟在寧毅身側。

她平日里不常出門,養成了相對清靜的性子,但畢竟是女孩子,有情郎陪在身邊一同看看新的地方,雲竹心中自然也是高興和欣喜的。一路出了文匯樓正堂,外面便是一片相對熱鬧的街道,兩邊有著各種的鋪子,燈火延綿開去,由於雨停已經有一段時間,一些推車小攤也掛著燈籠出來了。街上行人不少,令人驚嘆汴梁的繁華,寧毅與雲竹一面避開水窪一面在燈火中前行。

雖然是夏日,水來得快去得也快,但這時候路上的積水還是很多的。無論是怎樣的古代城市,髒亂差的情況總之比起現代要厲害得多。這時候鞋子防水的質量也差,兩人走得都有些慢,也小心翼翼的,只是雲竹的腳步看來就明顯比寧毅輕盈得多,偶爾有車輛駛過時,兩人便在路邊避讓片刻。不過京城繁華,論及開放的程度倒比江寧好得多,前方便有兩人手牽手在街上走,這樣的情況寧毅便在杭州都沒怎麼見過,再定睛一看,卻是兩名身著書生袍的男子,唇紅齒白,旁若無人地把臂同游。

寧毅來到這裡也已經有幾年了,知道這類算是風雅洒脫之事,倒是看了一陣,與身邊的雲竹輕聲道:「早知道讓你穿書生袍出來了。」雲竹看著那邊兩人,俏臉微紅,笑著輕啐一聲:「總是有些不好。」

她的性子畢竟文靜內向,此時道路兩旁多是一些路邊小吃,也有各種讓人把玩的小物件,只是以雲竹的性子,這類坐在路邊或是站在路邊就開吃的事情也是不會做的,在她心中,這或許不是青樓之中的儀態禮教,而是屬於曾經官家小姐時的修養了,兩人走走看看。寧毅是希望她的性子更隨意些,能多有些樂趣,但這類事情終究還是得慢慢來的。兩人在江寧時,便都是私下裡相處,雲竹什麼都會依得他,但在公開場合,女子講禮儀不張揚,在這個時代而言,涵義其實有很大一部分源自於貞潔、守節,屬於某個男子、或者為了將來會屬於的某個男子將誘人的一面都收起來。

如此走走停停,終於在一輛馬車駛過時,後方有人佔了他們要躲避的位置,寧毅拉起雲竹的手避讓到一邊,在馬車駛過後,他將雲竹的手拉在袖子下不放開,雲竹掙扎了兩下,有些赧然地低著頭:「立恆啊……」

「沒事。」寧毅學著她鬼鬼祟祟地看周圍,在她耳邊輕聲道,「袖子這麼大,他們看不到的。」

寧毅既然執意要這樣干,她也有些沒有辦法,眉頭之間稍稍有些苦惱,但終於還是寵溺地順從他了。方才順手拉過來,握得有些彆扭,寧毅換了個更自然的姿態,將她纖巧的手掌握在了手中:「你怕被看見,我們往黑里走,過了前面應該就沒多少人了……」

寧毅既然孩子氣起來,雲竹也只好肩並肩地與他一道前行,專揀光線較暗的地方穿過去,其實要說心中的拘束終究是比不過感受到的溫暖的。這年代的女性,終究難有男子肯陪她們孩子氣又或者願意與她們對等以待的時候。走的片刻,寧毅輕聲道:「其實說起來,在江寧的時候,雖然常常能碰面,但是一直沒怎麼這樣逛過街……」

「也是有過的啊。」雲竹道,「賣松花蛋的時候。」

「那個不算吧。」

「我、我覺得算了。」

「呵……」

走到下一個路口,兩邊卻仍舊是熱鬧的街市,寧毅買了一個漂亮的小荷包讓雲竹拿著,說著「前面看起來人比較少」的話,選了個方向繼續走了下去,隨後雲竹才跟他說起找到他想要談的話題……(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六七章 初臨

30.12%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