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三章 業火(下)

第三七三章 業火(下)

生活在呂梁山這樣的地方,人人的心中都有著一份過往的陰影。本身各方面的局勢就不穩定,遼人與邊軍的輪番來襲,本身資源就匱乏,想要踏踏實實種地的不是沒有,然而糧食種出來,人被殺,東西被搶卻是常態。沒有什麼人會從一開始就選擇拿著刀去搶別人,可踏踏實實活不下去,倖存下來的人餓著肚子又沒有走正途的可能,就只能拿著刀出門。

稍微有些力量的山村、寨子,可以守住自己的一畝三分地,種些糧食養些牲口,但土地本就算不得肥沃。遼人、邊軍的陰影之中,還有當地人的覬覦,周圍都是吃不飽的,稍微好一點,覬覦的人就愈發多,覬覦的人多,需要的保護力量就越大,生存的成本也就越來越高,生存成本越高,人就只能越發兇狠,不留餘地,最後只能形成每況愈下的死循環。肚子,每個人都是餓過的。

陸紅提此時留下眼淚,大家都知道她對自己人的溫和,卻並不會認為這是軟弱。縱然沒有撂下什麼狠話,但她的目光之中,周圍的人也能夠聽出她此時的堅決。當然,這樣的話語,是無法打動屁股已經坐到了另一邊的人的,那陸三等人只是片刻遲疑,咬了咬牙:「說什麼漂亮話,你便是戀棧不去!老子也不是孬種,今日既然栽了,你要動手……」

「但我放你們一條生路。」這一邊,陸紅提打斷了他的話,「你們記住我說的,這一次我放你們生路,也只有這一次……」

這話一出,周圍一片嘩然,陸紅提垂下眼帘,再睜開時,聲音隨著內力迫發出去,不疾不徐的聲音。在片刻間。幾乎壓下了所有的喧囂:「我不知道你們中間有多少人服我、不服我的,這一次我放你們活,不僅如此,我還放你們走!你們覺得陸三說得有道理的,帶上你們的家人、行李,跟陸三從這裡出去」

她揚著頭,伸手指向遠處寨門的方向:「你們覺得行情好了。那就跟著他們出去打天下,遇上要搶要殺的,就殺得乾乾淨淨,按照你們的規矩來不用理會我一個女子!今天走了的,我們的恩恩怨怨,從頭再算。留下的。是我陸紅提的家人,守這裡的規矩,願意聽我一個女人說話的,我管你們……能活著,有一口飯吃……」她笑了笑,「能當個人……」

「但如果過了今晚,留在這裡還有兩面三刀的。我是個女人,能力有限。但我若要殺人。你跑到天涯海角都躲不了,到時候我一定殺了你。再殺盡你的家人,免得他們留在這世上受苦。我說到做到。」

夜風凜凜,吹響廣場上持劍女子的裙擺,周圍先是鴉雀無聲,然後是微微的騷動,交頭接耳。眼前的事情,在呂梁山這片地方,真是太少見了,畢竟無論放在哪一個寨子,陸三等人都可以說是死定了,而現在對方竟然還給寨子里其它的人一個選擇的機會,這不是自己折自己的羽翼么。

但不得不說,人群當中,至少有一些人,是心動的。畢竟青木寨以往統和周圍的村寨,也僅僅是因為簡單的「能吃上飯」,人們加入進來時,對青木寨的情況未必完全清楚,但是在吃飽飯以後,各自的心思也就活了起來,開始變得會考慮自己被一個女人管著是不是會爽,這個寨主是不是太軟了一點等等等等。

周圍的微微騷亂中,原本以為自己必死的叛亂人群就更加驚愕,一邊疑惑一邊議論起來。人群前方,站在陸三身邊的高大男子在確定不會被殺之後,再看看周圍的狀況,陡然間一咬牙站了出來:「你說得好,憑什麼是我們從寨子里離開,現在青木寨的勢力,是我們打下來的,憑什麼不是你……」

「黎家哥哥!」陸紅提只是冷然打斷了他的說話,「你今天再說半句話,我立刻殺了你,然後親手送嫂子跟侄女上路,你信不信我?」

她將目光掃過那黎姓男子,然後掃過另一邊人群中一名抱著嬰兒的女人。默默地看了片刻后,方才走向一邊,手指揮了揮:「就這樣了,打發他們走。其他要走的,今晚也走。收拾東西,帶上乾糧。」

人群中先是驚疑,然後喧鬧,有人跑過來似乎想要改變陸紅提的主意,也有人嘰里呱啦開始說其他話的。但其實有些安排是以前就做好的了,陸紅提手下最信任的幾人已經開始負責送人。陸紅提沒有理會眾人的喧鬧,走到小廣場邊的一塊石頭上倚著坐了下來,夜風吹拂,火光與星光揮在一起,她半身都是鮮血,但並不介意,只是併攏了雙腳,拉拉裙擺罩住鞋子,偏著頭,看著這夜色中的寨子。

廣場另一邊,先前她去問過安的老人拄著拐杖,轉身離開了。

這註定是個不太平的夜,寨子里的喧囂聲一直在持續,有些人準備走了,有些人在商量,也有些參與了叛亂的開始悔過,跪在廣場邊說要留下。陸紅提終於還是點了頭。她離開小廣場,去往半山腰上的一所房子,房門外老人正在夜風裡看著寨子里的情況。陸紅提過去扶了他:「梁爺爺,風大,進去吧。」

「天熱啊,我也不知道你今天做的對不對,怕是有不少人會走了。」

「留下來也麻煩。」

「倒也是,那位寧公子,說得是有他的道理的。」

「嗯。」

「只是……以田虎的屬下來做這件事,怕是會嚇跑很多人了,我也在想,會不會嚇跑太多了……」

「若真是不能共患難的,便隨他們去吧。」

她扶了老人進屋,老人點頭笑笑,拍了拍她的手:「不論如何,你今日是真像個寨主的樣了。穆力天生反骨,看來忠厚實則狡猾,往日里就是他最會說,你一句話就嚇到他,很好。」

「跟人學的。」

「哦?」

老人看了看她,陸紅提笑著垂了垂眼帘,她跟隨寧毅的那段時間。雖然話不多。但對於寧毅做事,是努力記憶和模仿了的,後來得出結論,「殺人全家」是最嚇人的話,也是陸紅提從小習武,學問不高,否則大概會忍不住拿個本子記下來。

寨子里的這場變故。之前就已經是有了準備的,雖然並非算無遺策,但只要一出事,後續如何去做,不少人都還心裡有數。陸紅提遭遇曹洪發難的時候,這邊的老人就已經掌控了全局。這時候兩人才能在這裡做個合計。誰會走,誰會留,往後會如何。說話之間,老人也從床頭拿出了寧毅給的小冊子,陸紅提則坐在一邊的凳子上,陪他說話。

小冊子里,是有預測到這件事的發生的。當然,寧毅只能通過人性來推想個大概。陸紅提在這山上。身為女子。沒有嫁人,說值得信任的班底。不過是最核心的幾個人。這樣的狀態可以維繫一個小的山寨,註定在壯大的過程里會遭遇各種事情,家庭企業難做大也是這樣的原因,可供信任的人太少。這些東西後期固然可以通過制度彌補,但前期不能沒有應對。

讓他們聚集在一起,讓他們造反,更容易讓那些兩面三刀的人快速暴露,而後單純的殺戮也只能是泄憤,這時候,不妨趁機給他們一個選擇的機會,既然已經有帶頭的人,乾脆就讓寨子分裂一次,排除掉這些不可靠的因素,此後留下的才是真正的自己人。

當然,寧毅沒料到陸紅提會拿田虎的手下來做考慮。也是這曹洪撞在了槍口上。呂梁山到處都是山寨,眾人天不怕地不怕,青木寨殺了田虎的人,這件事可大可小,往大了說,河北晉王畢竟勢力龐大,青木寨的規模是無法比擬的,但往小一點說,兩邊相隔還是遠了,雖然偶爾打交道,做做生意,但要說征討青木寨,這件事情對於田虎來說是完全吃力不討好的,曹洪跑到青木寨來搞事,雖然死了,兩邊也不是不能談。

但得罪田虎這件事,畢竟會給寨子里的人造成心理壓力,一些原本騎牆和猶豫的,此時就可能選擇離開。這或許也是因為陸紅提本身是女性,重感情,對於手下人可不可靠,還是非常看重的。而一旦這次清洗過後,留下來的,絕大多數就不用擔心忠誠心的問題,當青木寨再度擴大,這一些人,就都可以成為核心,不再為找不到「政委」的人選而擔心了。

兩人說了一會兒關於田虎那邊的善後事宜,陸紅提忽然想起一件事,問道:「梁爺爺,『那裡』沒被波及吧?」

「好像沒有,不過還是去看看吧。」

「嗯。」

陸紅提點頭,點起火把,與拿著小冊子的老人一道出了門,轉過後方林間一條並不長的小道,林間的空地上,是一個看來修建到一半的建築。東西倒是沒有被這場變亂波及,老人翻開小冊子,一直到最後幾頁,如同往日一般,對照著圖紙看了看。陸紅提皺了皺眉頭:「也是我太急了,早知道該晚些建的,這些天來,未必不會被有心人看了去……」

老人搖了搖頭:「沒事的,這麼簡單的東西,他們能知道是幹什麼用的?就是不知道……這東西到底有沒有用……」

「他說應該有用……」陸紅提看著那建築,伸手摸了摸上面的石塊,「他說的也不清楚,而且現在我們這邊東西不夠,但我想……還是先建起來吧……」

時間回到兩個多月以前,她與寧毅告辭前的幾天里,寧毅有一天找她說了一件事:「我有一個東西,做出來是不難的,我也不清楚用處有多大,但不妨試試看。你現在能找到的原料可能會有些不足,但是可以先照著樣子做一個,有機會了,再試試看效果,嗯……它是這個樣子的……」

寧毅將幾張圖紙交給她看了:「這個還是要謹慎,盡量不要落到別人手上。」

林間傳來風聲,搖晃了火把上的光芒,在那火光的晃動間,忽明忽暗地照亮了小冊子上的字跡與圖案,由於紙不大,寫得也是密密麻麻,只做陳述之用。在老人手指折了的一角,有作為起頭的四個字,那是:土法鍊鋼。

微微的光芒朝前方延展開去。空地之上黑乎乎的只有輪廓。那是尚未完成的,以石塊壘砌起來的……

……半個高爐!

山風自林間鼓動過去,吹過了這空地間的老人與女子,穿行群山,逐漸的,猶如雷吼……

***************

風起時,斑斑點點的光芒。

自青木寨中散出來的人群分成不同的幾撥。朝著群山之間散去了。這邊是陸三與黎力帶著的最大的一撥,回頭望去,青木寨的火把光芒掩逸在那邊的山林中,猶如另一個世界。

從寨子里出來以後,聚集在隊伍頭前的,就不止是陸三與黎力了。當初想要發動叛亂,本就不是兩個人可以組織起來的,其餘還有幾人,也在其中參與,或是武藝不錯,或是腦子靈活,能夠說話的,這時候便站了出來。此時他們望著青木寨的火光。心有不甘。但回是回不去了。

「現在怎麼辦?」

「這附近的山裡,青木寨那邊的地勢是最好的!若是今日拿下了……」

「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我準備去投奔陳大興。那邊大塊吃肉大碗喝酒,不跟這女人一樣婆媽……」

「這口氣我咽不下!寨子大家都有份,如今我們被趕走,就這樣算了?」

「還活著就拜拜吧!你打得過陸家的女子?你打得過她,如今我們出來了,那邊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你打得過青木寨嗎?」

「我原以為走的會更多……」

作為首領的幾人中,各有意見,但終究是咽不下這口氣的人居多。陸三的兒子在這場變故中已經被殺了,後面的隊伍中拖著年輕人的屍體,他紅了眼睛,神色有些恍惚:「我不會就此罷休的,我要去田虎那邊,告訴他們曹將軍被殺了……」

「告訴田虎又怎麼樣!陸三,田虎根本管不了這裡的事,打下青木寨他又能怎麼樣!損兵折將還拿不了多少好處!」

「你們當今天是我們運氣不好嗎?」那一邊,黎力冷著臉看看周圍,說道,「梁秉夫、陸紅提這一老一小早有預謀,你們還沒想到嗎?我們一發難,他們就立刻殺過來了,他們早就想要趕我們走!」

他的說話讓眾人愣了愣,隨後才恍然:「梁秉夫計劃的吧……這老東西,果真老謀深算……」

「不是梁秉夫,他沒這麼厲害……」黎力搖了搖頭。

「陸紅提?不可能。」

「哪裡是陸紅提,那女人除了武藝高點,其它能幹什麼,當初老寨主傳位給她,就是覺得她良善,扔不下這一寨的人……你們還沒發現?寨子是什麼時候開始變的?自從陸紅提那次南下報仇,回來之後,就弄了那麼多亂七八糟的事情,定規矩,跟人做生意,大家不早就在說了嗎……」

「是啊,好像聽說……她認識了什麼高人……」

「帶回來一本秘籍?好像聽說了。」

「什麼高人……讀書人。」黎力說道,「我曾經打聽過一下,當初陸紅提畢竟沒有提防身邊的人,口風一開始也是不算嚴的,有些東西還是能夠查到。陸紅提遇上的是一個讀書人,給她謀划的這些東西,那個讀書人,本領是有的,跟梁秉夫一樣……陸紅提就是憑著這些,把寨子擴大出去的,那個秘籍,我幾次三番想要找到,可梁秉夫人精似的,我沒法下手……」

「那你現在說這個,是想要怎麼樣?」

「呵,怎麼樣……知不知道?陸紅提早幾年,是想要在山裡隨便找個人家嫁了的,有人若是說親,她可能猶豫,但不見得會完全拒絕……雖然最後都是拒絕了。但自從她從南邊回來,若有人提親,她都拒絕了。把心思撲在寨子上,又不嫁人,她想幹嘛?去年的時候她第二次南下,我偷聽到這些事,梁秉夫希望陸紅提乾脆找到那個人嫁了,陸紅提嘴上說不行,實際上……她臨行前那幾天的神情,我就全看出來了……」

黎力輕哼一聲:「山裡長大的,又是整天殺人,她雖然長得不錯,但真會些什麼?這樣的女人,見了花花世界,便挪不開眼了……她喜歡上那個讀書人了,可惜人家不願意陪她來這種地方,嘿,我看哪,若是那男人肯娶她,估計她就呆在江南當少奶奶,不回來了,咱們也少了這麼多事。但書香門第,誰願意娶個武藝這麼高的不安分的女子進門!」

黎力語氣之中極盡貶低,眾人想了之後,不免點頭:「那又如何?」

「如何?呵。」黎力笑了起來,隨即閃過一絲冷然,「陸紅提的性子,本就重感情,她現在沒什麼家人,所以身邊牽挂就少。但那個男子,看來她是喜歡得緊了,知道嗎,年前的那次南下,她又帶回來一本小冊子。你們要走去哪個寨子,或者要去田虎那邊告狀,我都不攔著……我要去京城。」

「啊?」

「我知道那個人的名字,嘿,我聽到了。寧毅、寧立恆,江寧第一才子,但他應該會在京城。哈哈,我聽到了。陸紅提我是打不過,但那人只是會夸夸其談的書生,還是什麼第一才子,想也知道是個什麼貨色,不過我不否認,他腦子裡是有很多有用的東西的。做事要有方法,柿子要捏軟的,我們干不過陸紅提,跑去抓個書生,自然手到擒來,到時候我讓他生不如死,把他帶回呂梁,以陸紅提的性格……到時候寨子是我們的,冊子也是我們的……我現在只問,你們誰跟我一起干?嗯?」

風聲之中,一陣沉默,然後有人扛起了刀:「我參加。」

旁邊有人道:「老子算一個!」

「幹了!」

「哈哈,抓了她姘頭,看她還怎麼囂張!」

淡淡的光芒里,一個又一個的舉了手,片刻,氣氛熱烈起來。從青木寨出來,雖然身邊有這麼多的人,但路是不好走的,現在倒還好些,到了冬天,恐怕又會餓肚子,要新建一個寨子,立足也是個大問題,最好的辦法,終究是奪回青木寨。到得此時,由於看到了可以走的路,眾人的情緒猶如聚義一般的沸騰起來。

夜還深,幾人在夜風中,望向了南邊,風聲鼓舞間,有著他們那似乎連群山都無法阻隔的決心與野望。黎力抱起了雙手在胸前,朝陸紅提發難,他們確實是魯莽了,早該有人質的這一刻,他們終於走對了方向。

遠隔千里,汴梁城中的房間里,寧毅翻了個身,抱著身邊只穿了肚兜的小嬋的身體,呼呼大睡,在他的懷中,小嬋睜開了眼睛,眨了眨,在微微的光芒間看著寧毅沉睡的臉,片刻,笑了起來,微微撅著嘴,在寧毅的嘴上輕輕地「啵」了一下,然後繼續眨著眼睛看著,終於小小地打了個呵欠,蜷縮在寧毅的懷裡,繼續幸福地睡著了……

*************

五千七百多字,真想加個兩百……不過還是算了,大家給點票吧,一號,最近感覺似乎不錯……(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七三章 業火(下)

30.6%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