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四章 半日

第三七四章 半日

京城居,大不易。無論哪朝哪代,一國首都所在,其中生態都是最為複雜的。就目的而言,寧毅這一次的率眾北上,首先要給蘇檀兒的過來打前站,買房、考察店鋪的位置、調查京城之地布行、酒樓的生態,無論蘇家這邊,還是雲竹那邊,都得有個大概的安排,而這一切都要壓在十天頂多半個月的時間裡,委實是有些趕的。

蘇家以往在京城一帶只能算是有些小門路,能夠做大的布商,家家戶戶都有點小秘籍,蘇家最擅長的兩種布匹,每年會送一點到京城來寄賣,認識一些掌柜,但也只是如此了。你如果過來旅遊,人家自然歡迎,說不定還會倒履相迎,過來做生意搶飯碗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原料的購入,工坊開在哪裡,怎麼請人,短期內想要理出個頭緒來都不容易。如果不是因為分家已經勢在必行,想必蘇愈也是不願意孫女與女婿面對這樣一無所有的一個攤子的。

分家之後,蘇家給予蘇檀兒這邊最多的,怕就是相當多相當多的銀子,至於蘇家原本在長江以北的一些工坊、店鋪、技術力量,距離汴梁仍舊是很遠的。而銀子在汴梁這片地方,到了一定程度以後,意義就不大了。

這是這片大地上有史以來,商業最為發達的一個年代,商人的地位有所提升,財富的囤積、貧富的差距已經到了一個極為驚人的地步。但在封建制度下,這一切並不會給人太大的衝擊,因為有財富不見得會擁有無限的資源。權力在這個年代是最實在的東西,一個身價幾萬兩的官員不會去羨慕一個身價幾百萬兩的商人,無論從能夠得到的資源、得到的享受、得到的尊重等任何方面來說,都是前者佔優。

京城一地,尤其如此,滿身是錢也得不到尊重的情況並不出奇。當然,有背景的情況下,事情才會變得不一樣些。

「……地方不算大。但就雅緻上來說。還是不錯的,院子就只有四個,正廳算得上寬敞了,只是有些時間沒打掃,整理一下就好……旁邊是客居,後面是主居,廚房、下人的住處都在那邊……正廳的這棵樹是不錯的。我很喜歡,秋天裡黃葉飄零,氣氛很好……主居室的院子里有個荷花池,每年稍微清一清淤泥,花已經開了……」

來到汴梁,到得第三天。覺明和尚就給寧毅他們找了一處地方,與此時汴梁城中商鋪最多的大貨行街相隔不算遠,但這一片位於過渡區的地方環境頗為安靜,適合住家,一共四個院落組成,又臨河,正廳這邊幾棵樹,最大的一棵槐樹怕已有上百年樹齡。冠蓋青青。給人親切之感又並沒有打亂主廳的正式。

每個院子都有些大小園林建築,看來都經過了精心的布置。但突出的不是觀賞性而是生活環境的氣息,後院一個荷花池伴著亭台山石,蓮葉田田,荷花已經開了,夏日的光芒里委實有著令人心曠神怡的朗然氣息。而可以想見,到得秋天當院落中樹葉漸黃,徐徐飄落時,又會有著怎樣的一種慵懶氣氛。

這些園林,想來是經過大師之手,每一個季節每一種天氣都會有其內涵,而且並非突出,反是讓人更好的溶入。即便寧毅在這方面並沒有多少研究,也能看出它的好處來。

「外面就是河,周圍有活水,夏天就不會太熱……隔壁那家在大理寺當班,不過聽說人還可以……」

這位覺明和尚面容俊朗,一身白衣袍袖寬大,站在屋檐下向寧毅等人隨意地介紹了一番。過來已有三天,初次交談之後,寧毅也大概清楚了他的背景,他原本叫做周長福,字少芹,皇室血統郡王之後,年輕時才名動京華,結果剃度出家。他修的是入世的禪,拜了師父但不入山門,在京城一地交遊廣闊,參與各種詩會交友,與各種人物往來,只是持戒甚嚴。

據說他年輕時便是有名的風流才子,當了和尚之後,仍舊有不少青樓女子戀慕。只是他當了和尚之後,便不近女色,不飲酒肉,上層的聚會他會去參加,最下層的人他也來往過,冬日裡放糧施粥,行醫救人,據說甚至有人親眼見過他在緊急的情況下為半死的乞丐吸出傷口膿血。寧毅心想他一開始或許是個理想主義者,不過,到得四十歲上,這和尚身上便看不出多少尖銳的東西了,只是像顆被河水沖刷了許多年的圓石,圓潤透亮。屬於那種最好相與也最不好相與的人,不算高的語調里卻也帶著爽朗與洒脫的感覺。

這次隨著過來看房的,寧毅這邊除了小嬋、雲竹、錦兒,還有蘇文昱蘇燕平,那邊則是覺明、成舟海、秦紹俞、聞人不二以及齊家的三兄弟。這一路過來,齊家三兄弟雖然是聞人不二的手下,但與蘇文昱蘇燕平也相處不錯,他們倒是頗為讚歎地在周圍走走逛逛。秦紹俞雖然是秦嗣源安排過來,但成舟海與覺明和尚在,他能說的話也不多,小嬋與錦兒在周圍瞧來瞧去,雲竹本是在跟寧毅有一段距離的地方跟著,不久后便也被錦兒拉走她與錦兒其實是不會住在這裡的。

買下這院子的意向隨即便被敲定,東西好,錢自然不是問題。從成舟海的話里,寧毅也聽出來,這院子可能之前便是郡王府的產業。覺明和尚是在父母過世后出家的,家中產業一部分給了親族,一部分收回朝廷,一部分被他用來幫助窮人,院子該是零零散散剩下的,屬於半賣半送,卻也是身份和關係的象徵,佔了這個便宜,以後能少不少可能有的麻煩。

幾人對於這點便宜都並不在意,談妥之後,走走看看。成舟海雖也問及了其它的事情,但寧毅並非一味佔人便宜的性格,布行、作坊、找人這些事情,不至於總是要勞煩這些在密偵司里做事的頭目,不一會兒,便將話題談到詩文、風花雪月上去,例如最近的各種詩會啊,風頭最勁的於少元《王道賦》啊。

「立恆終於來到京城,這類場所,總得去看看吧?紹俞在這方面,應該很會安排哦。」

畢竟秦家是東家,幾人說話,不好完全將秦紹俞撇開,只好找些話題將他拉進來。秦紹俞性格看來還算單純,有些赧然:「其實……我詩文不太好的,不過這類詩會最近若是要去,我倒是都已打聽好了,伯父說過,我是要招待好寧公子的……」

對這種剛剛接觸到複雜世界的年輕人,寧毅並無惡感,哈哈笑著表示了感謝:「不過,我對這些詩會興趣不大,反倒是汴梁最著名的幾座樓,趁這幾天都想要進去看看。」

「哦?」成舟海笑道,「立恆只是打算看看?」

「便是看看,嗯……成兄知道的,主要還是為酒樓的事情,雲竹的竹記要在京城這邊開,京城這邊最好的地方是個什麼樣子,還是希望能夠親眼看看,有個概念,當然,將來倒不是打算跟他們搶生意……另外礬樓那邊,有個朋友可能要拜訪一下。」

聽他說起礬樓,覺明和尚笑道:「是那位師師姑娘吧,聽聞人說,她與立恆早就認識,怕是得去見上一面的。」

寧毅笑著點頭,這種為著以往的交情而做的聯絡,自然也不好大張旗鼓,頂多是李師師有空的時候,叫來其餘的幾個人坐一坐罷了。寧毅只是答應了對方,又有心去礬樓看看。至於其他的「兒時夥伴」對他有沒有什麼深厚情誼,他是不抱想法的。

如此閑聊一陣,中午在外頭一道吃過午飯,成舟海與聞人不二要回相府,覺明也就此告辭。下午,秦紹俞便領了寧毅等人去挑選各種傢具、日常物品,一直挑選到日暮時分。

宅子畢竟已經挑好了,這邊不缺錢,寧毅也將這事當成了陪伴著眾人逛街,見識一下汴梁的景狀,因此挑選的也不僅僅是幾件傢具。幾人從街道上一路逛去,錦兒拉著雲竹、小嬋鑽進鑽出各種店鋪。她平時或許不會這樣,假如只有她與雲竹,又或是帶著一兩名下人,作為姑娘家是不好逛店鋪逛得太誇張的,但今天寧毅等人跟著,在她而言,也可以當做夫家陪了出來買東西,背後有擋箭牌的感覺,是不一樣的。

之前看中的傢具,只是約了時間讓店鋪老闆送去,至於臨時買的一些小物件,包括吃的喝的,水果蜜餞等物,就讓兩名下人拿了。隨後倒也有小小的插曲,當錦兒興高采烈買了幾件自己喜歡的衣物時,其中一名手上得空的下人被支開去做其它的事情了,寧毅與秦紹俞在旁邊的店鋪旁看東西,蘇文昱過來替她付了錢,隨後替她提了包裹,她倒也不好拒絕。

這類的小事情,倒是以不同的方式不經意的發生了幾次,蘇文昱膽子稍稍大了些,也試探著與她說了幾句話,倒是沒有被錦兒太過拒絕。她的回答、應對都相當有禮,相對於與寧毅的鬥嘴,是大大不同的樣子,想來也是此時真正有修養的仕女能有的樣子了。

夕陽西下時,眾人距離文匯樓那邊,本也不算遠,一路散步返回的途中,從一處相對偏僻的巷道間過去時,聽得前方傳來了一陣笑聲。

「小~咪~咪!菇涼,有沒有看見我的小~咪~咪啊?哈哈哈哈……它是一隻金絲猴,我在找我的小金絲猴……它這麼高……這麼大,很可愛的……可是現在它不見了,菇涼你穿著裙子,可不可以給我看一看哈……」

伴隨著笑聲的,還有女子的尖叫……(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七四章 半日

30.68%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