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一夜魚龍舞(四)

第三十八章 一夜魚龍舞(四)

(ne?

上元夜,舊雨樓。

四個月前的中秋夜,水調歌頭詞作一出,驚艷江寧。甚至有人說,此作一出,接下來幾年的江寧詩會,都難有人再做好中秋詞。到得如今,這首明月幾時有在各個飲宴歡聚的場所中仍是每每被唱起,四個月的時間不足以沖淡這首詞帶來的震撼,甚至隨着時間的過去,只會越傳越廣,甚至東京、揚州這些地方,這首詞作也屢被傳唱,名聲愈盛。然而當時間過去,最初在江寧範圍內有關於詞作者的討論,卻漸漸被沖得淡了,太久沒有消息傳出來,就算是認為對方抄襲之類的猜測或負面評論,說得幾次,也已經沒什麼議論的心情。

即便是上元夜,方才濮陽逸與蘇崇華等人提起寧毅,也只是小範圍的討論。如果要作為一個話題跟所有人說,那是沒什麼意思的,你要說人家是隱士、是狂生,反正人家整天教書又不鳥你,也是因此,這幾人到得窗戶邊朝外看時,大部分人還是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的。那邊的綺蘭大家方才歌舞了一場,這時候坐在那兒一邊休息一邊與幾名才子言笑晏晏,注意到這邊的情況,小聲地與身邊人詢問起來。

整個聚會場中皆是這等情況,竊竊私語一陣之後,才有人穿過去:「似是那寧毅寧立恆此時身在樓下。」

「作那水調歌頭的寧立恆么?」

「濮陽家竟連此人也請了來?」

「那蘇家不過經營布行生意,濮陽家江寧首富,這面子怎能不給,只是……倒聽說此人沽名釣譽……」

「他從不參與這等聚會倒是真的,不過據說談吐卻是很大氣……」

眾人小聲議論間,綺蘭也只是笑着聽着。水調歌頭這詞她也唱了許多次了,不過這等集會,似她自然不可能將心中的好奇什麼的表露出來,只是順着旁邊人的話頭說上幾句,偶爾朝濮陽逸那邊看一眼。

窗戶邊,蘇崇華等人已然認出了下方的寧毅,薛進笑笑:「那不是小嬋還是誰,前面就是立恆嘛。」濮陽逸倒是往蘇崇華那邊看了一眼,蘇崇華這才笑起來:「果然是立恆與小嬋那丫頭。」

薛進探頭看了看:「不知道他們在幹嘛,叫他上來嘛。」烏啟豪道:「看樣子似是有事。」他們這樣說着,濮陽逸一時間也在思量,過得片刻,蘇崇華倒是笑道:「既然適逢其會,叫他來一趟倒也無妨了,上元夜,能有何時,無非是隨處閑逛而已……」

蘇崇華是寧毅的頂頭上司,這樣一說,濮陽逸才有了決定,看薛進似乎想要直接叫人的樣子,連忙說道:「豈能如此,豈能如此,以寧兄弟的才學,自是由我親自去請,諸位稍待。」一旁的烏啟豪道:「我與你同去。」

當下兩人與周圍眾人告罪一番,推門下樓,廳堂里一時間儘是議論寧毅過來將會如何的竊竊私語聲,有關對那寧毅才學的種種猜測,到得此刻,便又再度浮了上來。薛進冷笑一番,與身邊幾個熟人說幾句話,然後微感疑惑地望望蘇崇華:這老東西搞什麼鬼……蘇崇華對他沒什麼好感,拱手回坐,與微笑旁觀的李頻交談起來……

********************

「姑爺跟~丟~了!姑爺沒~找~到!」

樓下的中庭之間,小嬋抑揚頓挫猶如唱歌一般的說着話,這聲調中多少有些幸災樂禍,但更多的還是為着寧毅找不着那女賊而放心下來。這一路過來,她的包包頭扎不好,乾脆連另一邊的綢布也扯了下來,散成兩條清麗的羊角辮,一邊走,那髮辮一晃一晃的,依舊是乖巧懂事的丫鬟形象。

寧毅知她心事,這時笑了笑,一回頭,小嬋以為姑爺又要伸手弄亂她的頭髮,雙手輕輕扯著自己的兩條辮子連忙退後幾步,臉上抿著嘴笑得開心:「誰說我跟丟了?」

「姑爺就是跟丟了。」

小嬋回一句嘴又笑,寧毅翻了個白眼:「我們走着瞧。」目前朝某個方向望過去。

事實上他還真沒跟丟,只是小嬋的擔心他明白,她既然以為自己跟丟了而開心,那便由得她這樣以為最好。此時這座酒樓當中一片熱鬧的氣氛,看來諸人慶祝,和樂融融,但其中的許多細節,逃不開寧毅的觀察。

隨着武烈軍的一些人追蹤過來,按照那女賊可能逃逸的路線以及武烈軍軍人的分佈,自己與小嬋應該是一直咬在後面,落得不遠。舊樓的後方圍牆有一層積雪不正常塌落的情形,正門前方有兩名武烈軍的軍人在與酒樓的護衛交涉,此時才被允許進來,而方才寧毅與小嬋繞過半圈,注意到有一件類似雜物室或是休息室的房間似乎是被人強行打開了,寧毅特意找一名小廝說了幾句話,讓他注意到那邊的情況,這時候那小廝似乎也在有些慌張地跟一名主事說話,手上拿了些紅色的東西。

那可能是染血的布片,可能是被換下來的整件血衣,但是遇上這類事件,在稍微弄清楚情況之前,酒樓是不好報官或是做其它方面事情的,最主要是怕大驚小怪攪了今晚的生意。先不說這裏人還不清楚朱雀大街或是飛燕閣的事情,哪怕知道是刺客,只要與自己無關,讓她自行離開便是,若是衙役、軍隊被調過來,不光今晚的生意要黃掉,到最後可能還要背上干係被敲一筆。因此暫時酒樓也只能自行調查,提高警惕。

兩名武烈軍成員之後,又有兩名成員自門口進來。他們在注意著周圍的可疑,酒樓的管事也叫了幾個人過來,叮囑一番,隨後這幾名小廝打扮的人也分散開了,同樣是在不動聲色地探查著內部的不正常。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寧毅只要跟在這些人後方看着局勢,安安靜靜地當一隻好黃雀就夠了。

自聽說氣功內功的神奇之後寧毅便一直想要見識一下,半年多了,這才見到一個看起來有真材實料的,他是絕對不肯放過的。接下來能怎麼樣還很難說,但只要有機會,辦法總能想到,隨機應變就是了。只是他未曾想到的是,待到從一樓去往二樓的途中,自詡黃雀的他倒是被兩名完全不在計算的獵人給堵住了。

「寧兄,小嬋,真是巧遇。」從樓梯上下來,首先在轉角處跟兩人打招呼的,是有過一面之緣的烏啟豪,隨後,另一名年輕男子也是拱手打招呼:「立恆賢弟,久仰,在下濮陽逸。」這人是第一次見,但名字倒是聽過了,濮陽家的接班人。

當下又由烏啟豪一番介紹、寒暄,寧毅這才知道上方正有另一場濮園詩會在舉行。他自是不打算去的:「抱歉抱歉,在下尚有要事,詩會倒是不便去了,兩位盛情……」客套話沒說完,烏啟豪已經親熱地挽起了他的手,擺出了幾分熱絡且豪邁的態度:「既然來了,怎能不上去坐坐,看賢弟也正要上樓,莫非樓上也有邀約?哈哈,此事倒是不妨的,耽誤些許時間,讓濮陽兄著人上去知會一聲便是,何況此時詩會當中蘇山長,李頻李德新等人都在,大家仰慕賢弟才學,賢弟若過門不入,可不是交友之道……賢弟且去露露臉便是,若真有急事要先走,大家自會體諒,哈哈,說起來,濮陽兄也是念叨此事好久了呢……」

烏啟豪親熱地拉了寧毅上樓,那濮陽逸則是溫文爾雅,說話得體。那詩會便在二樓一側,寧毅既然上了樓,一時間還真是推不過了,回頭看看,小嬋也是蹦蹦跳跳的有些高興,被他目光一掃,頓時抿著嘴讓表情變得含蓄了一些,眼睛純真地眨啊眨的。

這丫頭……

小嬋的心思一看便知。偏過頭往往那廳堂內瞧瞧,薛進的那張笑臉赫然在其中,他這半年來與秦老等人來往,自己也看了許多東西,若是小場面倒也無妨了。只是眼下卻真不是時候,回頭看看幾名藍衫武烈軍人的位置,又環顧一下樓中那幫小廝的情況,微微皺了皺眉。

隨後,便又是各種各樣的寒暄、打招呼,座中才子數十,有印象的少沒印象的多,真認識的也就是李頻、薛進、蘇崇華等人。待到濮陽逸介紹一番,那久聞其名的名妓綺蘭也站起來與他行禮,道「久仰公子大名」之類之類,這女子十**歲的年紀,長得倒是漂亮,寧毅也只是拱手:「幸會。」

「在下真有要事在身,今日不便久留,諸位……」

機會稍縱即逝……雖然說這也未必能稱得上是機會,但對寧毅來說,跟這樣一幫書生聊天論詩甚至還參與這些低段數的勾心鬥角哪裏比得上武功有趣。寧毅倒也不是什麼想要突破人類極限的浪漫主義者,若真是純粹追求力量什麼的,他以前就多少了解過一些軍隊特種兵的訓練方法,要豁出去練出一身硬氣功什麼的倒也不是沒有可能。只是太多的東西他都已經見識過,這古代有的,千年之後都有,但唯一沒見過的,便是這所謂的內功。當下便直接地開口告辭,話沒說完,便有人說了起來。

「寧公子一身才學,當日濮園詩會,一首水調歌頭驚艷四座。今日上元佳節,亦是濮陽家舉行詩會,寧公子何不再留下一首大作,也讓我等日後說起,與有榮焉哪。」

「沒錯,寧公子若再留一大作,日後必成佳話。」

這便算是**裸地挑戰了,寧毅微微皺眉:「改日,在下今日確實有事在身。」

「有什麼急事,可以說出來,我等或可幫上寧兄。」

「沒錯,君子坦蕩蕩,寧兄若真有急事,但說無妨。」

隨後便有人小聲地說出來:「這人莫非是看不起我等……」

「太過狂妄……」

「怕傳言是真……」

語聲不高,但恰恰也能傳入眾人耳中,前方坐席上,綺蘭以旁觀者的身份看着這一切。她是知道濮陽家求才若渴的心理的,這寧毅的名聲從一開始便是模稜兩可,但濮陽逸仍然對其抱有希望,畢竟沽名釣譽之徒這幫二世祖中太多了,若對方真是有才,那拉攏過來便是大收穫,不過依現在的情形看來,怕是沒有這等好事了。看看寧毅的模樣,亦是不動聲色地皺了皺眉,有些嘆息。

寧毅偏過頭望了望窗外,兩名藍衫男子正從對面走廊經過,還沒轉回來,薛進陡然跳出來,擋住了他的視線。

「寧兄,讓小弟來說句公道話,這樣可就是你的不對了。」薛進笑得開心,「中秋夜那首水調歌頭,足以證明寧兄你有大才,今日聚會,大家方才才說起你的名字,都是真心仰慕,贊口不絕。外間也有人說寧兄你沽名釣譽,水調歌頭只是剽竊,小弟是從來不信的。今日我等說起你你便到了,這邊是上天註定的事情,是緣分!小弟也知好詩詞絕非隨口能成,寧兄也可在此稍待片刻,待到有些靈感,隨便作一首,也不一定要水調歌頭那樣的絕妙好辭嘛。只要有一首,下次小弟在街上若再遇上有人拿此事非議寧兄,小弟絕對大耳瓜子抽他!叫上十幾二十個家丁,打他!把他抓進衙門,以毀謗他人聲名告他,叫知府大人折騰他!哈哈,如此豈不快哉!」

薛進說得手舞足蹈,寧毅看着他表演,卻也是笑了出來。

「總之,我等正是及時行樂的年紀,今日諸位兄長高賢在座,綺蘭大家作陪,如此盛意拳拳,能有什麼急事?若真有急事,一切損失我背了!若要道歉,小弟陪你去,負荊請罪嘛,是不是?」

他這話說完,另一側,滿堂的竊竊私語中,也有一個聲音響了起來:「立恆,既然大家都是這樣說,你便不要推辭了。年輕人懂得韜光養晦是好,偶爾也得露露鋒芒,今日便稍稍放開些,表現一番,如何?」

寧毅回過頭去。

慢條斯理的話語,正是來自蘇崇華此時一臉和煦笑容的蘇崇華,彷彿是為着豫山書院出了這樣一個小輩而高興的樣子。寧毅目光掃過,臉色陡然冷了冷,隨後,嘴角拉出一個笑弧來,那笑容看在蘇崇華眼中,竟似有幾分如同蘇太公發怒時的威嚴,又有着絲絲的詭異。蘇崇華竟完全看不出這表情是什麼意思。

蘇崇華臉上努力維持着笑容,好在那邊薛進也繼續說了起來。

「寧兄,你這種反應到底是何意思?老實說,近日小弟聽說有一傳言傳得沸沸揚揚,傳是你親口對蘇家長輩所言,說你那水調歌頭乃是幼時聽一遊方道士吟唱。小弟本是不信的,寧兄品性高潔,豈會如此!只是抵不住眾聲濤濤。寧兄,若真有此事,便是小弟看錯了你,你今日若真要走,便從小弟身邊過去!小弟絕不阻攔!只當認錯了你這個人!」

他這話在邏輯倒是沒什麼可取的,只是說得義正辭嚴的模樣,寧毅真要走,第二天就要把剽竊之名給坐實了。話音落下,廳堂內有些安靜,旁人等待着寧毅的反應,濮陽逸想要解圍一番,一時間也不好說什麼。隨後,只見寧毅一轉身,便從薛進身邊走了過去,口中說的卻是淡淡一句:「也好。」

薛進回頭正要說話,卻見寧毅直接走到旁邊一張矮几前,拿起了毛筆。這聚會本就是詩會,筆墨紙硯隨處都有,矮几那邊原本還有一個人坐着,一副幸災樂禍的笑臉,這時候微微僵住,寧毅將毛筆筆鋒浸入墨汁當中,停頓了一秒。

目光穿過眾人,朝蘇崇華那邊投過去,就在蘇崇華身側不遠的桌旁,一名青衣侍女正在為空了的酒杯斟酒,天氣冷,這等侍女穿得也比較厚,但那道身影輪廓,寧毅卻隱約認出了一點。

想不到……還真沒跟丟……

小嬋原本聽了薛進等人的說話就有些生氣,但這時候卻是有些驚喜,跟了過來。李頻等人此時也跟了來,毛筆在墨汁中浸了兩秒鐘,朝宣紙落下:「也好,今日上元佳節,諸位既然如此盛意,小弟也不敢藏拙,獻醜!」

目光跟隨着那侍女的背影,毛筆在紙上刷刷刷的寫起來,但畢竟不是鋼筆字,即便以狂草揮毫,寧毅寫得也不算快,李頻在旁邊看着,片刻后,幫忙將寫了的字念出來。

「青玉案……元夕……」

他的語氣清朗,整個廳堂內都聽得清清楚楚,又過得片刻,觀看的容色與站姿都變得正式起來,復讀道:「東風夜放……花千樹——」

這青玉案的第一句,大氣鋪開!

薛進、蘇崇華,瞬間變了臉色……

****************

一些題外話,《隱殺》後篇一共八萬五千字前些天在台灣已經出完了,下個月就會在起點發出來。今天中午我回顧這八萬五千字的稿子,然後加上了最後一個三千字左右的劇情碎片……老實說兩年前我完結這本書的時候就承諾過有個後篇,因為當時還有許多想法,這個後篇到今年三月才完成,無論是兩年前完成正傳還是今年三月完成後篇,我心中都未有真正感覺到這本書的結束,他們還一直在我腦海里盤旋著,生活着,直到今天這三千字的完成,忽然感受到……就像是一個孩子,如今終於可以放開他了。他們會在他們的世界繼續生活,已經不需要我再承載更多更遠的距離,有些惆悵和傷感,也有故事圓滿后的輕鬆。總之,下個月,整部《隱殺》將完成。後篇八萬五加一個三千字的碎片,另外還有一個兩萬多字的外篇,寫的是以前那個世界的故事,曾經代號白夜的顧家明、源賴朝創與諸神無念、立明道旭的衝突,這個曾經是收錄在隱殺繁體第一部的結尾中的,全都會發出來。

香蕉的老讀者多半都已經看過這本書,若是新讀者,也不妨,或許有人會喜歡。

對了……請支持正版^_^

求三江票,推薦票。

令推薦朋友的一本書:《烙天》,書號3

簡介:給老天打上了烙印,飛升無需渡劫!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八章 一夜魚龍舞(四)

3.13%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