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二章 小聚

第三八二章 小聚

五月初四,端午節前一天,汴梁城的大街小巷之中,已經瀰漫著粽子的香味,各家各戶掛上了菖蒲與艾葉,即便是城門之地,也掛滿了菖蒲艾葉等物,人群來往間,充滿了節日將至的喜慶氣氛。

馬車駛出城門,朝黃河河岸的方向過去。

天空上棉雲飄蕩,出了汴梁城,目力所及處便是一馬平川了,官道邊栽種了樹木,偶有村莊田地、雞犬行人,河道的支流自村莊邊穿行過去。馬車行得一陣,便抵達了目的地,那是綠林掩映中的一處莊園,依著附近的河流而建,旁邊還有大大小小的幾座莊子,看得出來,都是富貴人家的別苑。

寧毅今天從汴梁城中出來,是為了赴之前李師師提出的邀約,端午將至,這位京師花魁日子也並不清閑。她之前外出訪友尋師,回返之中由於隨著生辰綱的船隊北上,日子其實是耽擱了的,遇上端午這類大事,最近幾天除了一些推不掉的客人,其餘的時間則在排練著需要在端午表演的節目。這邊的莊子本就是礬樓的產業,今天是排練的最後一天,她便與媽媽李蘊說了要尋清凈,過來這邊訓練,順便將幾個朋友邀過來做一次私人的聚會。

由於這次要碰面的畢竟是女子,小嬋此時也已經不是他的丫鬟,此次出門,寧毅便沒有帶上其他人,只是著隨行北上的家丁東柱趕車,隻身過來。通報姓名之後,便有丫鬟將他迎了進去,未至內院,便聽得絲竹之聲傳來,有女子在唱著詞曲。

「……疏疏數點黃梅雨。殊方又逢重五。角黍包金,草蒲泛玉,風物依然荊楚……」

「是姑娘在練習周邦彥周大官人新寫的詞呢。」

那丫鬟一面引路一面介紹,顯然也知道周邦彥的詞作對普通文人的殺傷力。

轉過前方小門,便到了一處四面通風的廳堂。周圍掛著帘子。頗為涼爽。師師姑娘便在那廳堂中舞動羅裙水袖,在一幫樂師的配合下,唱著那新作的詩詞,廳堂那邊風景最好的地方已經坐了兩人,其中一人便是於和中,另外一人也是二十齣頭的年紀,但看來比於和中要沉穩一些。寧毅進來時。廳堂中的師師姑娘正好轉過頭來,眉眼之中,便沖他笑了起來,那笑容清澈,蘊著舊友相見的喜悅,渾不似傳言中所說的京師花魁的嫵媚。幾乎連寧毅都會不自覺的受到感染。

這樣的笑容從效果上來說,甚至比雲竹、錦兒對待旁人時的笑容神態都要引人得多。或許對雲竹、錦兒而言,當初那樣的生活是在波濤滾滾之中勉力沉浮,努力地找到方向,而對她來說,可能便是遊刃有餘的凌波起舞了。

對寧毅笑著做了示意,師師並沒有因此停下來,一面唱著那據說是周邦彥寫的新詞。一面緩緩舞蹈。她跳得並不快。但舉手投足間,自有一股令人賞心悅目的氣質。清雅、大氣,寧毅繞過去,與於和中以及另外一人點頭示意,坐下來后,聽著那歌曲聲。

「……衫裁艾虎。更釵鳧朱符,臂纏紅縷。撲粉香綿,喚風綾扇小窗午。沈湘人去已遠,勸君休對酒,感時懷古……」

「……慢囀鶯喉,輕敲象板,勝讀離騷章句。荷香暗度。漸引入陶陶,醉鄉深處。卧聽江頭,畫船喧疊鼓……」

寧毅已經聽雲竹唱了這麼久的歌,對於詩詞唱曲的鑒賞雖然還算不得大家,但總也已經入了門。若說起來,雲竹的琴曲唱功已經返璞歸真,特別是唱給寧毅與錦兒聽時,極少花俏,純粹的聲音便能讓人沉浸其中,彷彿洗滌心神,頭部乃至於整個身體都像是被那溫柔的聲音包括,被整個按摩了一般,而就算寧毅許多時候搞怪地弄些現代歌曲給她唱,她也總能找到寧毅想要的感受,或歡快或傷感或繾綣。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李師師這邊樂師的功力也好,她一面舞蹈一面表現出來的唱功也好,與雲竹還是有一分差距的。但出現在對方身上的,卻並非是單一的極致,眼前少女的歌聲也好、眼神也好、一舉一動的舞姿也好,都像是在做著完美的暗示,共同溶成了一副畫卷。

雖然那舞蹈不快,但歌唱之中,她幾乎是一個人表現出了無數的風貌,端午時節的喜慶、雨降下時的寧靜、少女、婦人、幽居深閨的女子輕搖團扇、飲酒的公子、讀書的文士。這些感覺在她的眼神、身肢、唱腔中流轉,立體的瞬間又變得模糊,隨後化為了複雜的人世。

那詞作本是周邦彥所做。此時作端午詞,要麼只是描寫人情風貌,要麼就得寫寫屈原,感時傷懷。周邦彥的這詞也寫了這兩者,但並未落於下乘,他的詞作風格本就婉約,上半闕描寫端午景象,是他一貫的長項,寫得花團錦簇,到下半闕,寫到懷古、寫到《離騷》,但在下半闕的後段,「漸引入陶陶,醉鄉深處」時,卻將所有的事情都模糊在了遠景里,淡化了描寫的一切,留世間紛繁。

李師師唱到此時,聲音和樂曲也逐漸轉輕,到「卧聽江頭,畫船喧疊鼓」作結,聲音漸至輕不可聞,動作也漸漸停歇下來,但很出奇的,周圍的動靜反倒因此被擴大了,風聲拂動、樹葉輕響,整個廳堂都像是更加立體了起來。廳堂之中,女子完美地將暗示擴大到了整片天地中。

她垂下雙手,一動不動地站在了那兒,閉上眼睛,任由周圍吹來的輕風拂動髮絲。片刻,她才陡然睜開眼,嘴巴大大地張了一下,像是在喊「啊——」但是沒有發出聲音,她吹旁邊的那些樂師行了禮之後,才朝這邊過來,態度隨意:「如何?如何?」

「好。」

三人都誠實地拍手鼓掌,李師師笑了起來:「其實已經排得差不多了,我過來這邊偷懶的,也不知道媽媽會不會罵我……」隨即,給三人做了介紹,除去於和中、寧毅,另外一人便是已經提到了許多次的陳思豐。

在京師之中,遇上兒時夥伴這樣的戲碼。平心而論。在場三名男子大都沒有多少興趣。若真是在一起玩過的小夥伴也就罷了,實際上不過就是彼此住過街頭街尾,但並不算熟絡的三人。這剃頭挑子真正熱的或許也就是李師師一人,但沒有交情,彼此之間也沒什麼仇怨,既然聚在一起了,互相認識一下。也是沒什麼關係的。

接下來的時間裡,幾人便在李師師的帶動下,互相閑聊了一番。雖然說起來,於和中也好,陳思豐也好,對李師師多半有好感。但這時候倒也並不會多麼刻意地去對待寧毅或是彼此,終究是個朋友相聚而已,於和中見過寧毅,陳思豐之前也聽李師師說過幾次,知道他贅婿身份,或有才華,只是已經進不了科舉。接下來的時間裡,雖然也偶有提及彼此家庭。但更多的還是聊起了周邦彥的新詞。如今京城的盛會,師師的表演。之類種種,和樂融融。

寧毅之前未到京城,自然不會非常清楚李師師在京師受追捧的程度,於和中與陳思豐便一番解說,師師或是輕笑或是補充,真誠而又熟練地應對著。對她而言,能夠跟幾個她認為的「兒時舊友」如此相處,大概也是一種輕鬆吧。

此後四人到得這莊子靠河的一邊,這是接近黃河的一條支流,水流還算得上清澈。莊園的這頭有伸出在河床上的水榭亭台,天上雲朵遮住了日光,亭台上便頗為涼爽,師師著下人搬來酒水糕點,一面簡單的吃點東西一面說笑,河邊還有艘小小的畫舫,幾人便說好待會劃到河上去玩。

寧毅不忘生意經,旁敲側擊地問問幾人認為的酒樓青樓為什麼賺錢的見解。不久之後,師師又叫來樂師,在亭台邊的草地上排練了一遍,實際上也就是表演給三人看一看了。此時彼此也算是稍微熟絡起來,聊天之中,也在周圍走了走,寧毅見到附近一個綉樓房間里掛了不少紙張折成的四瓣小花,上面似乎還有字跡,看過之後,詢問那是什麼。

這年月里,紙張畢竟還是比較貴重的東西,特別是那折成花朵的紙,看起來頗為漂亮,也比一般的紙張堅韌許多,放在後世當然沒什麼,但在現在,恐怕每一張紙都要經過不少工序製作才能達到這樣的效果。聽他問起,師師笑著解釋,這些紙張確實比較貴,不過城中許多地方特別是青樓都有得賣,許多文人才子會買來寫上自己的詩作,然後折成花朵送給心儀的女子。雖然大多數是送到青樓女子的手上,但因此成就姻緣的也不少,所以這紙也被稱為姻緣紙。

「其實許多時候,姻緣也就像紙一樣吧……」

說到這個,師師嘆息了一聲,隨後又笑起來,為寧毅說些青樓之中,男女之間的趣事。此時於和中與陳思豐似乎到一邊有事,或者彼此有什麼話說,離開了一下。李師師的講解中,寧毅皺著眉頭想到了什麼,隨後回憶起自己正在苦惱的元錦兒的事情,因為錦兒的緣故,雲竹跟小嬋未必不會有些情緒,既然女孩子喜歡送禮,自己寫封情書,端午節送給她們也好。小嬋最喜歡詩詞了,雲竹或許心緒淡然些,但肯定也會喜歡。

想到這個,當下問起李師師那花朵的做法,對方好奇起來,寧毅便和盤托出,可以送花給家裡的女子。他已然成親,有妻有妾有孩子的這件事范不著隱瞞,跟李師師說道已經很久沒有送過家裡人禮物。師師的神情便也變得溫柔起來,找來紙張,教寧毅折花。

「不過……我教寧大哥折花,寧大哥寫到裡面的詩詞,可以給師師看一眼嗎?」

「啊……」寧毅微微愣了愣。

「師師保證不拿出去唱。」她舉起手指,認真地做了保證,事實上,寧毅微感訝異的倒是她這要求太小,而且不拿出去唱,對她又有何意義。笑了笑,點頭答應下來。

也就在這摺紙的時間裡,視野那側,與這裡挨著的別苑之中,倒是忽然變得熱鬧起來,家丁奔走,似乎在布置著一場聚會,臨河這邊的草地是連著的,寧毅望過去,問道:「那邊是什麼人?」

師師偏過頭看了一眼,隨後一切如常的低頭摺紙:「那邊啊,是個子爵大人的別苑,很久沒用了,可能有什麼聚會吧……我們可惹不起。」

也不知道她在此時為什麼要說惹不惹得起的問題,不過也就在同一時刻,隔壁的院子里,有一個聲音也在響:「各位別這樣啊,我問清楚了,隔壁那邊今天來的是師師姑娘……我可惹不起。」

「不過是個花魁而已,你有什麼惹不起的,而且我們也不是針對李師師要幹嘛。借你個地方用用,還婆婆媽媽的……」

「話不是那樣說啊,各位……你們這樣子擺明是來找茬的,人家師師姑娘在那邊招待幾個朋友,不用嫉妒成這樣啊。要是惡了師師姑娘,我以後還有什麼臉去礬樓,怎麼在汴梁風月場混啊,喂,凡事好商量啊……」

有著子爵身份的男子無奈的哀嚎中,身邊的人一撥撥的進去,洒掃庭院,清理灰塵,擺放物品,開始砰砰砰砰的布置聚會會場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八二章 小聚

31.33%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