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七章 千古一人李太白

第三八七章 千古一人李太白

草地青翠,河風吹動了那長亭下垂著的紗簾。不遠處扔下詩詞離開的身影已經接近院門,旁邊還有些人追上去的,嚷著:「你別走,把事情弄清楚……」「寧立恆,以為這樣走了就完了嗎!」「少在這故弄玄虛!」但隨後也察覺到了後方動靜的不對,一些人停下腳步,回過頭去看。

薛公遠的暴躁脾氣,拿著詩稿準備追出來,也是其他人準備留住寧毅的底氣。長輩發話,你還敢跑,其餘人才能以心虛為名將人擋下。只是隨後而來,出現在薛公遠身上的反應委實讓人疑惑,摸不清頭腦。對於那張紙上寫了些什麼東西,讓人變成這樣,沒有多少人能猜中。

那寧毅若真有才學,寫在紙上的或許是一首不錯的詩詞,但此時此刻,寫下一首詩就跑,不過是自欺欺人,以後傳出去,會說這人太過自大,以為一首詩詞能技壓全場么。在場幾位老人都是經歷過許多大場面的人了,能讓薛公遠一看訝然,人群中少數有見識的人心中猜測,紙上的莫非是什麼涉及辛秘之事,薛公遠清楚,但一見之下,就得封口的那種。..

姬晚晴這邊皺起眉頭,第一時間覺得那寧立恆可能拿了薛公遠的什麼把柄,以暗語寫出來,令薛公遠不敢再追究。驚疑之中,卻是心中搖頭,掩得了薛公遠的口,可掩不了這麼多人的悠悠眾口,頂多是讓薛公遠也身敗名裂而已。汴梁城中,什麼文壇宿老或是致仕官員好不容易攢下名聲,臨老了卻晚節不保的事情也是比比皆是,她見得多了。

只是那寧立恆倒是聰明,知道局面扳不回來,扔下這種東西就走,若是真能將薛公遠卷進去,此後就算許多人質疑,終究沒有當場被坐實了「騙子」之名,不至於身敗名裂寸步難行。姬晚晴心中想著這個可能。偏過頭去看了看對手李師師一眼。對方坐在那兒一隻手放在唇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但如論如何,人是她的朋友,她帶來的,這次雖然不至於身敗名裂,但已經與她掛上鉤,端午節前這次碰撞。她是大大的吃了虧,想必也已經想到這點,自己若是她,也只能坐在那兒假裝淡定。

ri光灑下,終究是晴朗的夏ri正午。短短時間的喧鬧與驚疑當中,各人有各人的心思與猜測。更多的人一時間當然只是猜想著那是什麼詩,低聲私語:「……木蘭之枻沙棠舟,玉簫金管坐兩頭,這是什麼句子……」

「工整而已,但……也一般?」

只聽兩句,議論起來也沒什麼底氣,嚴令中等人已經圍過去:「薛公……」

「公遠,怎麼了?」

「我來看看。我來看看這廝寫了些什麼。公遠,你放手……」

xing子嚴肅脾氣也直的潘宏達從薛公遠手中跩那詩稿。薛公遠這才反應過來,將宣紙放下,咽了咽口水,看看周圍眾人,神情依舊複雜,瞪著眼睛沒有說話。那潘宏達帶著火氣開始看詩,念了頭兩句,竟又是神sè漸變,嚴令中、墨公等人隨後也望過去。

都是文壇中摸爬滾打這麼久的人了,姬晚晴能想到的,他們也多少能有心理準備。這種場合之下,若要逼得別人身敗名裂,別人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的。他們也想了,若是這詩稿中真有什麼蹊蹺,這邊先看看,就能第一時間選擇應對,想想能不能掩蓋過去。但彼此看過詩稿,神sè都已經驚疑起來,互相對望:「這詩……這種詩……」

他們神情不定,於少元、方文揚等人都已經好奇地圍過來。先前寧毅是將於少元的詩稿與他自己所寫的詩稿一同放下的,這時候於少元笑著拱手道:「諸位師長,可否將寧公子的詩稿,說與眾人品鑒一番。」他料定這其中有蹊蹺,首先便要將事情攤開,自己今天寫的那首《念奴嬌》乃是多年來厚積薄發的jing髓所在,莫非還真會被人壓下不成……

不過,他這樣說完,那邊的潘宏達等人看了他一眼,有人扶了薛公遠先到旁邊坐下。嚴令中看看這局面,再看看於少元,終於嘆一口氣,將詩稿遞與他:「也好,少元你與大家念一念……也好。」

他神情感嘆,於少元微感疑惑,手上則是將稿子接過,直接展開,看看周圍的眾人。已經有人在說:「少元,快念。」方文揚等人到側面開始看,於少元低下頭,直接念了起來:「木蘭之枻沙棠舟,玉簫金管坐兩頭。美酒尊中置千斛,載ji隨波……呵,任去留。」

此時詩詞,都講究韻律,於少元直接讀出來,也是抑揚頓挫,速度中等,足以給人品評記住的時間,前幾句只是工整出sè的句子,倒是讀到「載ji隨波」時,於少元還輕聲笑了笑。周圍有人笑道:「也一般嘛。」但這樣說的不多,因為那詩句,其實是很好的,幾乎無可挑剔,只是還不至於直接將人震住而已。

於少元接著念下一句,那是「仙人有待乘黃鶴,海客無心隨白鷗」,到得這個時候,他的神情卻也已經微微變化了。

然而,周圍全都是在聽著的人,他的臉上一時間也無法表現出什麼來,甚至於口中的抑揚頓挫都不好停。微微頓了頓,看看旁邊的人,照著紙上吟道:「……屈平詞賦,懸ri月,楚王台榭空山丘……興酣落筆搖五嶽,詩成笑傲!凌滄洲……」到得此時,詩作懾人的氣魄已堂堂而出,於少元的語氣順著韻律而走。到得「興酣落筆搖五嶽,詩成笑傲凌滄洲」時,整個語氣都被帶得往上走,這也是因為此時文人從小攻讀詩詞,頗為講究,詩詞氣魄撲來時,照著那氣勢念出來自己都有點壓不住,但他心中畢竟想著不能這樣,語氣拔高後有心壓下,變得頗有些怪異。

他嘴唇動了動,看著最後兩句,一時間沒能再念,目光掃過了周圍眾人。聽著這詩作的眾文人有的呢喃復讀,有的低頭沉吟。手指還在腿上按韻律敲打。沒能注意到於少元的不妥。只是在他的微微失神間,旁邊的方文揚已經看完了詩稿,竟搖了搖頭,就那樣轉身離開。過了片刻,人群中稍微消化完這兩句,半晌不見動靜,才抬頭道:「少元。後面呢?」

「後面……」他的說話像是從喉間輕輕發出,但隨後笑了笑:「……功名富貴若長在,漢水亦應西北流,這詩,諸位品鑒吧。」

他彷彿是有些燙手一般將最後兩句吟出,直接將詩稿遞了出去。立即便有人接過。也有人說道:「這詩也一般……是吧。」旁人接道:「這詩……」在場眾人何嘗不想立刻給這首詩定個評價定個xing,但看著周圍的表情,一時間竟沒有什麼人敢給這詩詞評價定調,誰也不想做那第一個亂說話而被罵的愣頭青,可也沒有誰願意直接說這詩很好,都在等著旁人開口。

眾人本已聽過一遍,又拿著那詩稿傳看,有的已經看過一遍。往往寧毅離開的方向。低頭咀嚼一番,再去看那詩。覺得不想再擠的乾脆到旁邊將詩寫到自己身邊的紙上。如此的片刻間。只是那群文人失態,那邊的晴郡主,這邊的姬晚晴等人反倒有些被冷落。

姬晚晴將那詩聽了一遍,在心中認定它未必能好到哪裡去,只是看看於少元,他卻正在不遠的地方低頭苦吟,拿著自己的那首《念奴嬌》,神sè變化不定。再看看旁邊,師師坐在那兒的蒲團上,一隻手捂著嘴,但也像是在咕噥咕噥的念叨著什麼,她身體輕輕地左右搖擺,眼神在笑,笑容清雅。另一隻手白皙的手指正沾了酒水,就那樣在身前的小桌上寫字,明顯也是寧立恆留下的詩詞,她隨著韻律輕哼,有種旁若無人,自得其樂的感覺,偶爾便又笑出來。

姬晚晴坐在那兒,神態柔婉,帶著微微的笑容,心中卻根本就料不到是這樣的結果,也沒有多少人猜到詩稿上就單純是一首這樣的詩。理論上來說,詩詞再好,放在這裡也有限度,哪怕寧毅寫的詩詞足以比得上於少元的那首《念奴嬌》,可以拿出來說的話,也是很多的。但這首詩,超過了這個範疇。

如果不是因為這幫人的處心積慮與咄咄逼人,寧毅是不想把這首詩拿出來應景的,頂多,蘇軾的那首情詩《浣溪沙》也就夠鎮得住場子了。但事情發展到這一步,拿出這首詩來,意義已經不同。李白的《江上吟》。若要用一句話來形容,這是詩仙壯年時最能代表其思想的作品之一。

千古一人李太白。

若論慷慨激昂,抒發胸臆,李太白的詩,是最能在第一時間就衝擊人的心靈,震撼他人的東西,特別是在這些一輩子與詩詞為伴的人面前。「屈平詞賦懸ri月,楚王台榭空山丘。興酣落筆搖五嶽,詩成笑傲凌滄洲!」幾乎不用什麼複雜的深究和分析,砸在這裡,根本沒有多少人能扛得起。

雖然在後世或許是因為「載ji隨波任去留」什麼的原因,這首詩沒有被選入什麼課本之中,名氣似乎也不如將進酒之類的名篇,但也卻是李太白三四十歲時的大成之作,它相對中規中矩,但磅礴流暢,猶如大江之來,一氣呵成,放在這詩會上,搖的哪裡是五嶽,凌的又何止是滄州。根本就是挾著大勢轟然凌迫在詩會眾人的面前,若非如此,也不至於讓薛公遠說不出話來。

沒人想過,這個耳光會打得這麼凌厲誇張。這時候還在一群一群文人小聲談論,晴郡主那邊一般富貴子弟竊竊私語,他們湊這熱鬧,也是因為周佩將她這老師委實誇得太過,眾人在汴梁長大的,哪裡會服人,但過來看熱鬧,也沒想過要結仇,這時候低聲道:「想不到她那老師真這麼誇張……」

那邊姬晚晴坐在師師旁邊,正自糾結,斟酌著句子說道:「想不到這寧立恆,真能寫出如此好詩,與少元想比,也是難分伯仲了,師師妹子……」她目光鎮定望著前方,側過頭去,看來隨意而親切地與師師說話,而聽得師師「呼呼」「呼呼」笑了兩聲,有些詭異,偏頭看看,師師雖然捂著嘴偶爾笑笑,卻還是一貫清麗引人的樣子,只是這時候手指還在桌上寫,目光沒有看她。

「呼……晚晴姐,小妹都不知道你們在幹什麼……」

「嗯?」

「你們到底知不知道,我這位兄長有多厲害……呼……」

「師師妹子……何出此言……」

「我從剛才坐下……看見你們逼他……就在笑了,呵呵,晚晴姐……」

「呃……」

「我也不知道他有多厲害……但,小妹只知道……」師師笑得低下了頭,手在額頭上撐了片刻:「周美成曾自承,若是在他面前,有些不敢寫詩……晚晴姐,你們為何……非得逼他呢,哼哼……對不住,太好笑了……」

兩人之間雖然表面上一向和和睦睦,但花魁之間爭奪名聲,其實私下裡也已經撕破了臉幾次。師師一貫以知xing清雅、智慧清澈的感覺示人,但若是心懷惡念時,也常常是言辭犀利,往往淡然的一句話,便能將人刺得不上不下,不是那種逆來順受之輩。此時眾人還沒將注意力放過來,她在這兒笑得開懷,姬晚晴的臉sè一時間也被膈應得紅白不定。周美成在他面前不敢寫詩?若真有此事,她回想整個事態的發展,簡直可以清晰看到自己等人在對方眼裡變成了怎樣的丑角了……

她的臉sèyin晴,複雜難言。不過在師師此刻的心中,卻並沒有去關心對手被打臉后的慘狀如何,她更多在想的,也是整個事情的過程。

老實說,眼下寧毅的這詞破局,是連她都有些被嚇到了的,以至於在她心中原本似乎清晰一點的有關寧毅的形象,此時又變得有些模糊神秘起來了。

載ji隨波任去留……雖然說實在是很瀟洒,但他想的……到底是什麼啊……

就在師師自顧自地在心中想著這些事的同時,寧毅也已經帶著周佩,出了那莊園,到了外面的林蔭小道上了。

***************

ok,刷起點普通本,nǎi騎到位,14啦!

月票第二十二名,謝謝大家,咱們先往二十名以內去吧^_^(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八七章 千古一人李太白

31.81%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