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一夜魚龍舞(五)

第三十九章 一夜魚龍舞(五)

(ne?

東風夜放花千樹。

舊雨樓二層廳堂,李頻清朗的聲音傳入眾人耳中,旁邊的案几上,寧毅刷刷刷的舉筆疾書,只這第一句年出,便有許多人臉色變了些,有的凝神肅容,仔細等待下句,有的則皺起了眉頭,心頭泛起不好的感覺來。

在座眾人之中,對於蘇崇華來說,他是更傾向於寧毅這人僅有小才的說法的。什麼水調歌頭是由一道士所作的**他自然不信,但他人在豫山書院,對於寧毅每日里的做法卻有著相當的了解,他那教書方法簡直白話到兒戲,基本經史子集或許是讀過,要說才學什麼的,實在令他難以相信。就算那日宋茂親口說過寧毅在教書上有一套,在蘇崇華看來,這也不過是取巧小道,一時或可建功,時間一長便不成體統。

其實說起來,他對寧毅怎樣混日子過其實毫無意見,蘇老太公的打算他從一開始便清清楚楚。作為經歷過官場的人,對於亂七八糟的事情他承受能力強得很,買一首詩詞成個才子之名而已嘛,自己當年若能這樣也不會客氣,所以對寧毅的教學,他從來不發表意見。可是到了宋茂的誇獎就不同了,到了大年初一老太公找對方談教書,他所感覺到的,就是濃濃的威脅。

寧毅以往行事低調,不與太多人來往,無懈可擊。作為蘇家一員,蘇老太公發話之後,想要在家中拆掉他的台,那幾乎也是完全不可能。但今晚這下確實是個好機會,他無意間逛到這裡來,真是推也推不掉。他只是想了想,立刻便做了決定,開口讓濮陽逸叫他上來,只要他上來了,自己作為長輩,開口讓他作一首詩,他便根本推不過去,更何況還有薛進在這裡推波助瀾,再加上周圍這麼多的文人。俗話說文人相輕,你中秋一首詞就蓋過所有人風頭,此後就什麼動靜都沒有,誰會真的服你?

他的這種算計其實與宋茂抵達蘇府那日蘇文興等人的想法類似,都是讓旁人來揭穿他的底細。蘇崇華已經做好了今晚就讓寧毅身敗名裂的準備,隨後的一切,也真如他所想的那樣,眾人的竊竊私語當中,確實是不肯放他走,薛進的表演誇張,但在這裡的確恰到好處,而他的那一句話,就等若是壓垮駱駝背的最後一根稻草,落得恰到好處。

然而如果說寧毅隨之而來的那個眼神讓他覺得意外,隨後對方那樣乾脆的動筆,就頓時讓蘇崇華心中咯噔一下,意識到了這個算計有誤,而這第一句詞句的出現,他已然明白,在他布局到最得意的時候,被反將一軍了。

太乾脆了。

縱然著眼點或許不同,但他與薛進都一樣感受到了這一點,寧毅這樣從容的態度,只能證明他在這方面不會有問題。第一句詞的出現,旁人都還來不及真正揣摩它,當然,單句頂多能說無可挑剔,也不能說好或不好,然而當片刻之後李頻念出「更吹落,星如雨」時,這詞句的最初輪廓,就已然出現在眾人眼前,大氣而瑰麗的氣象,隨著這詞句的成型,鋪展開去。

刷刷刷。

「寶馬雕車……香滿路。」

「鳳簫聲動……」

「玉壺光轉……」

「一夜——魚龍舞——」

上闋即成,蘇崇華坐在那兒,微微嘆了口氣,舉起前方的酒杯喝了一口,閉上了眼睛,知道今天晚上的想法皆成了泡影,這感覺就像是在官場上算計別人不成一樣,計算完全失誤,絕不好受。他現在實在是覺得有些看不透眼前這個小子了。而另一邊,薛進微微張著嘴,表情訝然,眨眨眼睛說不出話來。整個大廳都是一片靜寂的,有人在復讀這首詞,外面的喧鬧聲傳了進來。

如果說中秋那首水調歌頭的是循序漸進,從平淡起手,以毫不令人感到突兀的高超手法拓開整個清逸雋永的大氣象,那麼眼前這首,便從起手就是毫不含糊的大開大闔,如同潑墨山水,狂草疾書,從一開始就用最瑰麗的筆調展開氣象。「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僅此一闕,不斷提起的比喻便已將整個上元夜景描寫得淋漓盡致,彷彿將這熱鬧濃縮了數十倍,再重放在眾人眼前。

這大廳里的氣氛變得有些肅然,寧毅停了停,回頭看看,表面上像是在打量眾人反應,實際上,卻依然在注意那名走動的青衣侍女。方才一邊寫詞,他也一邊撇上幾眼這女子的行動,她僅僅是朝這邊疑惑地看了一眼,又是專心地走動,倒酒之類的,這時候微微側身站在一根柱子旁邊,目光斜斜地朝窗外的走廊望過去。整個大廳內,除了寧毅,大概也不會有人去注意她。

寧毅轉回來,毛筆在硯台內轉了轉,低喃了一句:「蛾兒雪柳黃金縷……」那邊李頻沒聽清:「嗯?」見寧毅毛筆落下,隨後才明白過來。

「蛾兒雪柳黃金縷……」

字仍然在寫,寧毅的視線一側,那青衣侍女再度轉過身,為一個人倒酒,目光不動聲色地轉到另一邊,走廊之上,兩名藍衫男子也已經轉了過來,正往裡面瞧著。濮陽逸似是發現了這事,一名大概有些地位的與會者過去詢問、交涉,在門口小聲地說起話來,旁人正專心聽詞,自是無人理會。

寧毅舉筆寫下下一句「笑語盈盈暗香去」。

兩名藍衫短打的軍漢終是不敢攪這麼多文人的聚會,那邊聲音壓得也低,隨後終於轉身朝走廊那頭過去,路上還從窗戶望進來,寧毅寫完這句停了停,兩人消失在了那邊的窗口,青衣女子也沿著圓形的道路,端著酒壺往門口去了,在門口附近的桌子又給人倒酒,稍微等了等,應該是在計算著那兩人上去三樓的時間。

「眾里尋他千百度……」

李頻的聲音中,寧毅從眼角注意著那女子的動靜,此時終於不動聲色地走出門外,她朝走廊那端瞧了瞧,許是藍衫漢子已經不在了,舉步將行,隨後的一句「驀然回首」剛剛響起來。那女子似是注意到了什麼,身形一停,目光朝這邊望來一眼,彷彿微微蹙著眉。驚鴻一瞥,寧毅不動聲色地收回目光,專心寫下這首詞的最後一句。

最後一筆落下之後,旁邊的李頻也嘆了口氣,目光掃視周圍:「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這句話完,安靜中有人嘆息出來:「好啊……」,廳堂那邊的綺蘭大家早已聽得眼中異彩漣漣,聽完這「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卻是不由自主地站了起來,想要說點什麼或是舉步朝這邊過來,隨即才發現這樣有些不妥,輕輕咬了咬下唇,雙手揪著手帕,扭頭朝旁邊看了看。更多的人還在咀嚼著這下闋的意境,寧毅擱下了筆,李頻將那宣紙小心地拿起來晃了晃,再仔細看了一遍方才遞給旁邊的濮陽逸,看著寧毅,目光難言地嘆了口氣,隨後退了一步,做了個揖。

這詞句上闋極盡繁華,以令人佩服的筆鋒刻畫上元盛況,即便只是這半闕,也已經是讓人驚嘆的好詞句。然而到得下闋,竟又將一份意境自這最為繁華的刻畫中抽離出來,前闕入世,后闕脫俗,兩相對應之下,巨大的衝擊力難以言喻。在座的眾人中有人還在揣摩,有人明白過來,也只是隱隱嘆息,目光複雜。這份意境放在眼下,畢竟還是有所指的。

當然也有幾人第一時間注意著旁人的動靜,例如薛進,便是第一時間注意到了那邊綺蘭大家的起身。他方才說了那些話,這時候被一首詞直接打成笑柄,當然眼下沒什麼人有心思理會他,但一時間也有些憤懣難言,畢竟方才說起來是他與寧毅在對峙。片刻之後,忍不住說道:「那……那你為何要對家中長輩說什麼水調歌頭乃一道士所作?」

寧毅擱了筆,心中計算著那青衣侍女消失在窗外的時間。他對薛進這等人原就是什麼感想都沒有,這時候聽他出聲,笑著看他一眼:「薛兄此事從何人處聽來?」

薛進愣了愣:「雖是道聽途說,但卻是繪聲繪色,你……你到底有否說過?」

寧毅看他幾秒鐘,眨了眨眼睛,笑起來:「說過,不過謠言止於智者,薛兄或許少聽了半句。」

兩人對話,薛進語調稍高,但寧毅卻是淡然開口,聲音怕是傳得沒李頻那樣遠,不過這句話一出,那邊的蘇崇華也瞪了瞪眼睛,顯然想不到他竟會這樣說。薛進一臉錯愕,還沒說話,寧毅朝周圍拱了拱手:「在下確實尚有要事在身,絕非欺瞞,這就告辭了,再會。」

這下子已經沒人敢阻攔了,有人還拱手行禮,道:「寧兄有事速去便是。」或者「無妨無妨。」

這邊薛進瞪了瞪眼睛:「你……」話音才出,寧毅拍了拍他的肩膀,做出要說點什麼的樣子,周圍李頻、烏啟豪、濮陽逸等人都凝起神來聽著,兩秒鐘后,「那道士當日……」只聽得寧毅說道:「……吟了兩首。」

這話沒有真的壓低聲音。寧毅一本正經地說完,點點頭轉身離去,薛進臉上一時間漲得通紅,說不出話來。小嬋原本在旁人身後默記那詞句,這時候連忙笑著跟了出去,兩人一前一後,消失在走廊上。

場面一時間有些安靜,旁人暫時找不出多少話題,李頻看看那詞語,開口笑道:「此詞一出,上元詞,怕是也不太好寫了。」

濮陽逸點了點頭,彈彈那宣紙,嘆道:「好詞……」隨後與他人傳閱起來。那邊,綺蘭扭頭望著寧毅與小嬋消失的窗戶,有些悵然地坐了下來,片刻之後,便再度笑了起來,與周圍幾人如常說話,調動起氣氛。等待著那詞句傳過來,自己要表演一番了。

半個時辰之後,這首《青玉案》往江寧各處傳開……

***************

說下皮蛋,話說香蕉從小就是直接吃皮蛋的,蘸醋啊、蘸醬油啊,或者這樣那樣的拌來拌去的吃法是不喜歡的,真吃不下,我那一片,認識的人似乎也都是這樣吃,腌得不好才有鹼味,不過我可以理解大家有各種各樣的吃法。我比較不能理解的是認為直接吃不可能,或者直接吃甚至會吃死人的說法……世事各種各樣,各種各樣不同的活法,各種各樣不同的人生和幸福,貌似小時候有顆皮蛋吃也蠻幸福的。

味精也是一樣,有些人可以不吃,但有人吃,似乎也沒什麼不能理解的,不是么,很多店鋪還是用味精出味的。我清明節回農村的時候,那裡的菜味道總是很腥,但老家那邊的人覺得是了,習慣了嘛。古代調味料沒現在這麼多,會是什麼樣子呢?書評區也有人說古代有人憑藉海腸子成了御廚,海腸子百分之九十就是味精。此事不做多的討論了。

新的一周又開始了,求推薦票^_^

凌晨應該還有一更——可能會到明早,畢竟這章碼得太晚了,不建議等。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 一夜魚龍舞(五)

3.21%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