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三章 情之一字(二)

第三九三章 情之一字(二)

可以聽一聽王菲的《明月幾時有》

*********

寧毅這些天來的忙碌,是全都落在了身邊人的眼睛里的。不過,下午聽說了那些事情之後,錦兒多少也有點心痒痒,如果是在江寧的時候,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寧毅多半是會過來跟她和雲竹姐說的,但是此時他忙起來,很顯然也沒有將此事掛在心頭。當然,就算他真過來說,錦兒也不太知道該如何與他交流。

如此這般,吃過晚飯之後,錦兒與雲竹在院子里玩繡球,拋來擋去,一次錦兒正挺起胸脯停住繡球,卻見寧毅出現在了那邊門口,她連忙將繡球抱住。雲竹也望過去時,寧毅在門口揮手笑了笑:「這兩天一直沒什麼空,明天端午節了,大家出去逛一逛,看看龍舟賽吧。」

「好啊。」雲竹點頭道。

「早些睡……還有你一起去哦,元寶兒。」

「哼!」

錦兒扭頭,寧毅笑了笑,轉身走了。眼見他這樣,錦兒有些生氣:「什麼叫還有我一起去,說得我好像會耍什麼小孩子脾氣一樣!」

她跟雲竹投訴,雲竹笑道:「哦,原來不會嗎?」

「當然不會……」錦兒扭頭咕噥。

不過……那個寧毅還是沒有留下來跟她們說起白天的事情。

錦兒有些失望,去到前方二樓大廳里找了個有屏風的桌子喝茶,想要繼續聽白天里的新聞。可惜汴梁之大,就算事情真的傳到了那些書生口中的「人盡皆知」,也不見得能在這嘈雜的夜晚茶樓間隨意聽到。她喝了一肚子水,回去時夜風輕撫,緩緩走過寧毅這邊院子時,一個個的燈籠正灑下馨黃色的光芒,院子里月季花開了,在光芒里像個病了的美人兒,她踱著步子,有些沒有精神。慢慢經過那房門時。偏過頭望進去,只見寧毅仍在那邊的書桌邊書寫,偶爾翻開旁邊寫好的看看,蹙著眉頭。

可能這就是男人在做大事時專註的樣子吧……

她心中這樣想著。沒有了之前的想要找茬抬杠的心情。甚至還不自覺地微微笑了笑。當然。不久之後,她走過房門后,心情還是低落的。因為這些事情,她有些不好面對雲竹姐,甚至於連面對著小嬋的時候,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原本她還想要教小嬋壓腿,將小丫鬟教成一個狐狸精后讓他家宅不寧的呢……

如此過得不久,她在那邊院門經過時,無意間卻見到寧毅已經從房裡出來,似乎還換了一身衣服,正在跟小嬋說話,準備出門。

「有些事情,今晚還要去一趟礬樓。」

「哦……相公去見那位師師姑娘嗎?晚上回來嗎?」

「當然回來的。」

寧毅笑了笑,朝門外去了。

自己還以為他要做什麼大事呢,哼!

他今天白天寫了那麼多好詩給那狐媚子,這麼晚上過去,一準沒好事!就算他不想,那個李師師也不會放過他的……

錦兒在那兒想來想去,頗為不爽,這天晚上到得快睡覺時,寧毅都還沒回來。她洗完澡,吹熄燈火與雲竹睡在床上,側身抱住身邊的雲竹,將手放在了雲竹的胸口上。雲竹只以為她是隨手摟著自己,抱錯了地方,輕輕地將她的手往下挪了挪,但是錦兒又挪了回去,隔著肚兜覆住雲竹的右邊胸部,還輕輕捏了捏,不肯放開了。雲竹不知道她又在想些什麼,笑了笑,將自己的手覆上她的手背,就這樣睡了過去。

錦兒卻沒能睡著,到得午夜時分,隔壁院子里寧毅方才回來,她聽見那動靜,心裡想著寧毅跟李師師也許做了什麼壞事。當然,這種想法她自己也不怎麼信,不久之後才漸漸睡去,這天晚上輾轉反側,做了很多古怪的夢,第二天端午,起床時頂了黑眼圈,頗為憔悴。

端午節從這天早上開始,就鑼鼓喧天熱鬧非凡,寧毅抽了大半天的時間出來,一家人出去逛街、看龍舟賽、湊各種熱鬧,上午不久,郡主周佩也參與其中,到茶樓吃東西、聊天、猜謎語等等等等,到得下午,又去秦相府上登門拜訪。寧毅也大概說了說昨天在翠微別院那邊的來龍去脈,到得今日,其實已經能從別人口中聽說關於寧毅的隻言片語了。

熱鬧總是一樣的熱鬧,對於端午節的慶祝,官府組織,皇室參與,也有各種花魁表演,晚上回到文匯樓,大伙兒聚在一塊吃了粽子。

端午節過後,時間又回到平靜的線上了。這種平靜只是透在時間與日光里的感覺,作為眾人主心骨的寧毅正在埋頭工作,於是對大夥來說,或許也有些沉悶。往日里寧毅曾說過,邀人去不同的茶樓青樓,這些日子也停下來了。

他的時間,顯得很趕,書寫著那些稿件,有時候會在院子里思考半天,雲竹錦兒等人過來時,固然也會笑著聊幾句,但她們都能感覺到寧毅這段時間的忙碌,在這樣的忙碌與投入中,他顯然是想盡量分出時間來與她們閑聊,這也是一種關心吧,就連小嬋,最近也剋制著不與寧毅閑聊太多。有時候雲竹或者錦兒半夜醒來,會看見這邊院子房間里還亮著油燈的光芒,有時候是清晨,寧毅出來打拳,卻有些分不清他是起床了還是沒有睡。

好在他練過武功,精神看來還是不錯。

雲竹也會問他,是不是很忙,他則只是笑著說,快搞定了。

外界的事情,被寧毅擋在了門外,詩會的事情傳出之後,文匯樓的老闆曾經特地登門拜訪,寧毅見了一面,此後據說什麼詩會上的幾個老頭要登門致歉,寧毅也見了一面。時間並不長。再接下來的,就全都拒之門外了。

但汴梁城內,他的名氣終究還是漸漸傳開了。寧毅沒有時間事事親力親為的時候,家中的眾人,其實也在做著各自的事情。小嬋與蘇文昱蘇燕平他們得將新買下來的院子布置起來。雲竹與錦兒這邊,也得去整理相府附近的那個要住的小院,有時候出門,能聽見有關端午節前那次詩會的事情。

縱然端午節的表演上一眾花魁也表演出不少好的詩詞,但這一次汴梁的端午詩,終究還是被節前那次詩會的風采稍稍蓋了過去。十幾首風格各異的詩詞。加上那詩會上曲折的故事,在青樓茶肆間流傳著,說者、聽者,無不津津有味。回顧江寧時的情況。一首明月幾時有。一首青玉案后的節日情景。恍然間有異曲同工之感,即便來到汴梁,寧毅還是將那種一首壓全城的氣魄帶來了。

這樣喧囂熱鬧的情景里。作為詩作的作者,卻一直在客棧的院子里處於閉關狀態,完全未與外界同步,想起來真是一件頗為複雜有趣的事情。而由於他的閉關,錦兒也有點陷入了這種情緒。

當然,這時日里有些讓錦兒覺得氣悶的還有一件事,那就是寧毅偶爾也會出去,快去快回,目的地卻總是礬樓,顯然他與李師師聯繫不少。

偶爾與雲竹出門,看東西,布置院落。心中想的,是有些話沒跟寧毅說,她也不清楚自己具體想說什麼,但眼下的情景中,似乎就更加沒有說的機會了。

晚上老有些睡不著,這天早晨醒來,又有些沒精神,雲竹姐今天與相府的芸娘約好了要出去,錦兒決定在家休息一天。早晨吃過早餐后,雲竹姐、小嬋、蘇文昱那些人先後出去了,她坐在檐下,看著漸烈的陽光將檐下的亮線朝這邊推過來,天光明媚而寧靜,蝴蝶飛過遠遠的檐角,蟬鳴聲響起來。她穿著模仿雲竹姐的白色的衣裙,走了一陣,又坐下來,不知道該幹些什麼。

想起江寧的詩會、汴梁的詩會,她曾經聽過的,關於寧毅的一個個的傳說。嗯,一開始她也是聽說的,那個名字,可不像個傳說一樣么,那時候她還在金風樓,還給雲竹姐送錢,當時沒想過自己會有一天在這裡過這麼寧靜的一個上午吧。這樣想著,倒是忍不住哼了起來:「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手中坐著手勢,輕輕地跳舞,不自覺的,歌聲就是寧毅曾經唱過的那個調子了,雲竹姐也唱過這歌,表演過,雲竹姐的性格與氣質最適合這首歌了,她的性子就有些跳,不太適合這些慢慢悠悠的,倒是沒想過,今天哼起來唱起來,仿著雲竹姐的舞,就覺得很投入……

上午的時光悠然逝去。

寧毅便在隔壁的院落房間里寫東西,她是知道的。這兩個院子,就剩下他們兩人了,不自覺的,她端了茶水過去。客棧的小二雖然也可以使喚,但估計他會忘記喊。如此去到那邊,寧毅大概是暫時地離開了一下,她推開虛掩的門,過去那邊書桌上換茶水,果然,壺已經空了。她將茶壺換好,看看房間窗戶關著,光便有些暗,過去將窗戶打開,想看看狀況,風便吹了進來。

寧毅放在桌上的一小疊稿紙,嘩啦就吹起來了。

錦兒連忙關上窗戶,看著那些稿紙翩然落了半屋,連忙去撿起來,她知道寧毅這些天是很忙很忙地在寫這些東西的,這下可糟糕了。房間里的撿起來后,還有幾張被吹到了屋外,她跑到院子里將幾張收起,還有一張在空中被風吹著去往那邊的廊道,她連忙追過去,跨上廊道邊的矮欄杆往另一邊一躍。但不知道為什麼,腳上有些酸軟,輕輕躍起來,抓住了那張紙,身體卻摔了下去,腦袋碰在對面欄杆的木頭上,砰的響了一下。

有點痛,還好不重。她心中想著,耳聽得寧毅的聲音陡然響起來:「怎麼了?」出現在那邊的寧毅飛快跑過來。

錦兒從地上爬起來,舉著手上的稿紙,向他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我想給你換茶,但是不小心讓它們被吹飛了,我都撿回來了,你不要罵我。」

身體爬到一半,半跪著想用力的時候,使不上力氣,眼睛里的畫面晃了晃,不知道怎麼了,但在身體完全軟倒下去之前,寧毅過來抱住了她:「你搞什麼……」她聽見他有點凶。

「我說了對不起了……你不要罵我了……」她想著,要說這句話……

****************

之前倒是沒想過這首明月幾時有居然會適合錦兒,不過今天碼字的時候想起寧毅跟錦兒以前的一些劇情,不自覺地在哼,就像是看到了一個穿著古裝白裙的女孩子在前面的屋檐下輕輕哼唱跳舞一樣,希望那種孤單清冷的感覺還是寫出來了。

情之一字,最易傷人了,這句話應該還適合檀兒跟西瓜。

——最愛虐女角的香蕉大魔王記。(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九三章 情之一字(二)

32.45%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