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五章 笨拙(上)

第三九五章 笨拙(上)

;

蟬鳴隨著風聲自遠處傳來,房間里有些安靜,能夠聽到的,是寧毅坐在那兒翻動稿紙的聲音,偶爾聽見墨塊在硯台里不急不緩地磨了幾下,但她沒怎麼聽見動筆的聲音。**

腳步聲漸漸地過來,她躺在那兒,感到男人在旁邊坐下了,拿起她額上的毛巾,探了探額頭,然後用毛巾隨意擦了擦她臉上,起身離開。

水盆的聲音就在不遠處,錦兒只好繼續裝睡。房間里,男人洗乾淨毛巾,大概還在那站了一會兒,隨後來回踱步。

此時房間只有兩人,她沒有醒來,他也就只好清閑一下,或者做自己的事。偶爾聽見男子低哼的歌聲,像是搖籃曲一般,隨意的詞曲,歌詞有的她倒是聽過,有的則沒有。

「……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

這麼慷慨的句子,被他哼得像是睡前兒歌一般,倒也真是有些古怪。不過,房間里的時間,就在這樣清閑的氛圍下一點一滴的過去。有時候錦兒心想,乾脆就這樣睡過去算了,然而此時心裡雖然平靜,卻也睡不過去,周圍空蕩蕩的,房間里的一靜一動,他的一靜一動,都能夠聽得仔細,如此一來,他哼出的歌兒,走下的步子,都像是有迴音了一般。

好奇怪的夏天啊……

她在心裡想,過得一陣,便聽得他在她身邊坐下,大概在側著臉看她:「怎麼……」他咕噥了一些什麼,只是聽不清楚,走開時。又聽得他道:「庸醫……」

水聲又響起來,毛巾回來了,擦她額頭上臉上微微滲出的汗珠。先前倒並不覺得有什麼,這時候確實有點熱,要保持身體一直不動,身上還被他蓋了床毯子,她感到寧毅在為她擦汗,然後將毛巾蓋在額頭上,清涼的感覺傳來。身上卻愈發熱了。好在寧毅隨後替她掀開了毯子。

風吹過窗戶,穿過房間,帶來涼爽。寧毅坐在她旁邊沒有動,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先前蓋在身上的毯子一旦被掀走。立刻感到的反倒是身體上衣物的單薄,她忽然間甚至有種衣服被扒光的感覺,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一絲不掛地躺在他旁邊。

但當然,衣服還在,只是片刻之後,聽得寧毅有些疑惑地「嗯?」了一聲,她也有些疑惑。不知道寧毅發現什麼,不久,寧毅的手伸過來,落的位置是……她的衣領。

咚咚咚……他要幹什麼……

她心中忐忑。但隨即,寧毅已經解開了她上身第一個衣扣,然後將領子拉開了一點。反應過來寧毅是察覺到她呼吸的急促時,那隻手的動作又停了停。然後挪開了。

衣領只敞開了一點點,應該是看不見肚兜的。她心中第一個閃過的是這個念頭,隨即而來的是:假如他剛才不是為了給自己鬆開衣領,而真是要脫掉自己的衣服,不論是為著怎樣的想法,自己會不會繼續裝下去呢。這個問題心頭只能提出來,實際上是不好去想的。也在此時,寧毅坐在那邊嘆了口氣,似乎……這樣照顧一個女孩子,也讓他有些悶了。

「病嬌……」錦兒聽他輕輕說了一句,聽來是自言自語,「還說要跟我搶女人……」

錦兒也對自己今天一下子撞暈掉覺得有點糗,但此時聽他這樣說,卻不免在心中腹誹一下,想著自己努了努嘴對他不屑的樣子。過得片刻,身邊的寧毅站起來了。

「平時里活潑成那樣,這種事情,說完以後就跟個鴕鳥一樣……」他走去書桌邊,絮絮叨叨的,錦兒彷彿能看見他的搖頭和臉上的無奈,「你不知道該怎麼辦,我也不擅長啊……私下裡都被蘇文昱那幫傢伙笑了,現在都還不知道怎麼對雲竹交代……」

那我也不知道怎麼對雲竹姐交代啊……她心中委屈。

「汴梁的事情,我也很麻煩啊,過幾天也許就要走了,有些事情還沒完全理出頭緒來,你還一天到晚給我板著個臉……那個什麼就了不起啊,我又沒欠你的……唉……」

錦兒覺得有點不對,寧毅自言自語地,又過來了,拿走她額頭上的毛巾,放到不遠處的臉盆里。

「現在還動不動就暈過去,不醒來,害我以為剛才那個庸醫嚇我,解你衣扣時你手上動了一下,被我看到了啊……你要是還裝,待會我過來就真的把你脫光……」

寧毅在那兒洗著毛巾,錦兒一個激靈,在床上睜開了眼睛,她一時間也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但隨後坐了起來,低著頭手指捏在一起,寧毅端著水盆要出去的時候,她猛地咬了咬下唇,跳下床來,鞋都沒穿好,低頭朝門外衝去。這個反應寧毅也嚇了一跳,連忙將水盆放下,衝過去抓她:「喂。」

他一把抓住錦兒的右手:「喂,我想的不是這個反應啊……你幹嘛……」錦兒掙扎幾下,回過頭來,左手手背遮著口鼻,眼裡已經有眼淚流出來,委屈極了,手上也晃得激烈,哽咽地說:「反正就是我的錯了!反正就是我的錯了!你放開我,我不要在這裡,放開啊……」

她不是大喊,但哽咽的聲音哭得卻極是凄然,右手猛晃,不顧一切地想要抽出去,寧毅抓住了哪裡會放,兩人的力氣根本不是一個量級的:「喂,我……說錯話了好不好……」

「放開我,你沒說錯……你放開我……」

「呃,我只是想說點有道理的話讓你不再裝睡,肯跟我談而已啊,怎麼變成這樣……喂……」

「反正是我說喜歡你的,才變成這樣,都是我任性,我不喜歡了好不好,你放開……」

寧毅一陣頭痛,看來自己在泡妞上確實天賦不夠。又或者跟錦兒這邊范沖?原本想說點顯得自己很有風度內涵的話,調侃一下她又讓她肯跟自己聊,卻不想此時錦兒掙扎激烈,根本不肯停下。

她原本也是挺有氣質,此時卻甚至背過身去,跨著步子要拔河一樣的往前逃,腳下匆匆套上的繡鞋都被踢飛了,砰的趴倒在地上,流著眼淚繼續掙扎。寧毅有些無奈,放開她的手讓她爬起來:「你聽我說。」

「我不聽。」

她滿臉眼淚,回答得乾脆,起身便跑,出了門在廊道上跑出幾步。陡然間,身子被後方過來的寧毅攔腰抱起,這一次,寧毅沒有說話,就那樣將她抱了回去。

「我要跟你說!」

「我不說我不說我不說我不說……」

抗議聲中,錦兒被扔到床上,寧毅陰沉了臉。對於這個都把自己憋出病來卻還要這樣的少女頗為頭疼,雖然也是自己沒找到更好的辦法:「我說了……不要鬧了!」「就要鬧!」少女扭來扭去中,啪的一聲響起在她的屁股上。

她趴在那兒愣了愣,大概沒想過寧毅會對她這樣。第二下、第三下之後,客棧的房間里,少女「哇——」的哭了出來。

「我不說我不說……」

她哭鬧著,想要伸手到背後擋住寧毅。哪裡擋得住,屁股上還是被啪啪啪的打。

「哇。你打我……」

「我不喜歡你了你放開我……」

抵抗一陣,毫無效果之後,錦兒就只是趴在那兒哭喊了:「我不喜歡你了,我不喜歡你了,你放開我,我不說了,哇……你別打我了……」

寧毅下手當然不會重,但這種事情給人的衝擊或許不在痛感上,他此時臉色也有些不好,打了幾下之後,錦兒完全放棄反抗,就那樣哭著挨揍,他便也吸了一口氣,坐到旁邊,聽著錦兒喊已經不喜歡他的話:「哦,不喜歡了啊……」

錦兒趴在那兒哭了片刻,寧毅的手還停在她的屁股上,她哽咽抽泣一陣,開口繼續哭,說的卻是:「喜歡……我喜歡你……」

寧毅偏了偏頭,此時也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只是首先還是將手掌挪開了:「我不想再鬧來鬧去了,你總得跟我談談……」

「我不想談……」錦兒哭著低聲說,眼見寧毅偏著頭將目光望過來,她猛地一縮頭,哭道:「談啊、談啊……嗚……」吸著鼻子,看見寧毅一副頭痛的樣子,咽聲道:「痛……」

「呃……那……」寧毅坐在旁邊皺著眉頭,無奈得一塌糊塗,片刻,用手撐了撐額頭,「那……現在到底談些什麼……」錦兒趴在那兒還在哭,偏頭看著他,哭一陣子,將手附在嘴邊,似乎又有點笑的樣子,維持一陣又哭又笑的情緒,隨後又是捂著嘴真心的哇哇哭出來,寧毅都不太清楚她到底是在傷心還是已經肯跟自己和好。如此哭了一陣,她兩隻手用手肘撐著,要往床上爬上去,寧毅看著:「等等。」

錦兒:「嗯。」趴在那兒不再動了,鼻尖抽泣。

「翻過來啊。」

錦兒聽話地將身子坐起來,大概臀部有些痛,她將雙腿伸直了承受一點點力量。她方才跳下床就跑,後來又掙扎得厲害,繡鞋都給踢掉,此時赤足之上全是泥灰,黑一塊灰一塊的。

她也不清楚寧毅要幹嘛,直到寧毅將桌上的水盆拿了過來放在床邊,然後蹲在那兒。她看著這一幕,張了張嘴,手伸上來,握住了她的足踝,讓她浸近水裡,少女的身子縮了縮。

「女孩子的腳,是不能亂碰的……」

她低著頭,輕聲說了一句,寧毅抬頭看她一眼。

「金風樓里……梳攏了的女子,也是不太給人碰的……」

雖然低聲說著這樣的話,她此時坐在床邊,雙足被眼前的男人握在手中,沒有絲毫的反抗。

「幫你拖鞋的時候就已經碰過了。」直到這句沒什麼人情味的話傳過來,錦兒嘴巴一扁,浸在水中的雙足才掙了一掙,然而被寧毅雙手按住以後,便沒有再掙扎了。

她看著寧毅低頭為她清洗雙足的動作,雙手撐在身後,眼淚又流出來了。

就那樣一邊流著眼淚一邊靜靜地看著這件讓她感到有些溫暖的,又等同於正在強暴著她的事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九五章 笨拙(上)

32.61%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