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八章 蜜語忠言

第三九八章 蜜語忠言

與錦兒的事情,能夠在去山東之前打成諒解,獲得解決,對寧毅來說,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最近這段時間三件事情總算解決其一,這天下午,錦兒便一切如常地回復了狀態。晚上跟做完事情的小嬋在院子里說話:「小嬋,先前教你的那些,你不練習了嗎?」

「啊,但是……那個很痛……」

然後小嬋便在這樣的遲疑中被拉走了。

太過明顯的態度改變,大概便能讓家裡人猜到發生了什麼事情,與雲竹在檐下坐著休息時,雲竹的笑容里便包含了這些東西。晚上被錦兒折騰了一陣的小嬋當然也能夠明白,只是眼下這一陣她知道寧毅正處於困擾之中,諸事纏身,能夠將這點煩心事解決,她甚至看起來還有些高興。

這天晚上兩人睡到床上去了之後,待夜深了,小嬋依偎在他懷裡,寧毅伸手摟著她,撫摸著她腦後的髮絲:「待到……檀兒上來,你便把這裡的這些事情,如實地說給她知道吧。」

小嬋抬起頭:「嗯?」

「聶雲竹、元錦兒的事情,這些事情說起來,我有些對不住你們。」

聽寧毅說了這句話,原本只是偎依在他懷裡的小嬋伸出手,用力地抱住了他,腦袋埋在他胸膛上,像是要將自己跟他聯接起來一樣,片刻后,在他懷裡笑了笑:「其實……錦兒姑娘的事情,弄得相公有些為難了吧?」

「呵……是有點措手不及……」

「聶姑娘、元姑娘。其實都是好人……」小嬋在他胸膛上說話,「不過有些事情,不是好人就會沒事的……以前在蘇家,一些老爺娶回來的妻子、小妾,一開始也都是好好的,和和氣氣的一家人……但時間慢慢的過去,有些事情就變了……」

月色朦朧,偎在懷裡的這個小妻子說的話,也是輕輕巧巧的,聽起來。沒有太多的情緒:「高門大戶的。這樣那樣的言語。老爺們……在外面受的氣,生意場上積累下來的心事,從外面帶回家裡來。慢慢的,疏遠了誰。親近了誰。差別就出來了。心裏面的事情。是慢慢堆起來的,然後……好人壞人心裡,都有怨氣。都有得意……這些事,姑爺知道嗎……」

懷中的小妻子抬起頭來,目光晶瑩。這些事情,大概也是她的心事,寧毅點了點頭,抱著她,將嘴唇親在她的眉宇間,小嬋閉著眼睛,如此相擁了好一會兒。

「這些事情,有些其實是小姐說的……特別是聶姐姐的事情出來以後,她說,也不是什麼高門大戶都是這樣,總有例外的,總是要夫妻間互相體諒才做得到了。小姐說,姑爺是個奇怪的人,寧願扔下外面所有的事情,都不會扔下我們。小姐這麼覺得,我、我也是這麼想的……」

小嬋將臉蛋在他身體上拱了拱:「小嬋……只是個通房丫頭,有些事情,本來是不該在姑爺面前說的,可……姑爺是個怪人,可能是把小嬋寵壞了。小嬋想跟姑爺說的,不是聶姑娘和元姑娘的壞話。小姐說了,這些事情,其實是夫妻間體諒才能做得到的……」

她伏在寧毅懷裡頓了頓:「小嬋……這輩子其實遇上過很多好事兒了,在蘇家當丫鬟是好事,遇上小姐是好事,有娟兒杏兒她們當姐妹是好事。可小嬋覺得,最好的事情是遇上了姑爺,能夠把身子給了姑爺,而不是其他的人,這是一輩子里最好的事情了。可有時候想到,如果小嬋以後也可能變成整天呆在黑房子里,又嫉妒又惡毒的女人,心裡就會很難受……」

她說到這裡,聲音甚至也有幾分哽咽:「小嬋……只有姑爺了,會做的事情也不多,給姑爺疊疊衣服,倒到茶水,收拾收拾東西。小嬋只希望……姑爺不會不要我,開心了抱抱我,不開心了罵罵我,只要姑爺還在身邊,小嬋就不會變成那個又嫉妒又惡毒的女人的,反正姑爺是個怪人,這些事情,姑爺能記得就好了……只要記得,就不會變壞的……」

她這些話語,大概也已經在心裡想了很久,這時候說出來,寧毅沉默了許久,道:「我知道了。」妻子的這番話,對他而言,也是令人警醒的箴言,過得片刻,補充道:「以後不會再有這樣的事了。」

小嬋卻在他懷中笑了笑:「這個……可就難說了……」

「嗯?」對於小嬋這麼小看他,擺明將他當成花心大蘿蔔,寧毅有些不爽。

「我的姑爺啊,是個很有定力的人,一般的女子,就算對他有好感,他也不會為之所動的。江寧的綺蘭姑娘,那麼多人,都是一樣。可是,姑爺對別人發自真心的好意,又拒絕不了,錦兒姑娘就是這樣了,不是嗎?」懷中的小嬋抬起頭來,看著他,露出了有些睿智的笑容。

寧毅皺了皺眉頭,對於這樣的指控無法辯駁,過得片刻,小嬋道:「就好像……那個大刀西瓜公主一樣,姑爺跟她,往後會怎麼辦呢?」

小嬋與寧毅一同困在杭州,是知道寧毅與劉西瓜之間的整個過程的,她說起這個,寧毅倒是笑了笑:「劉西瓜啊……她乾的是造反和解救全人類的大事,當初在霸刀營,那些事情都是一時權宜,還談不到這個份上來,小嬋你想多了……」

「呃……」小嬋略微遲疑,她其實也只是覺得寧毅與劉西瓜之間有些曖昧,無法確定是否真的有事,「沒有嗎?」

「不算有。」寧毅回答一句,又想了一陣,「而且……相忘於江湖,恐怕再見的機會都沒有了,又哪裡有那麼多事情,我只希望……她不至於被朝廷抓住。將來能得個善終吧……」

對於那位霸刀營的女寨主,雖然一開始也害怕,但後來的來往中,小嬋還是挺喜歡她的。聽寧毅這樣說起,意識到對方此時正在造反的立場,小嬋也不免有幾分惆悵,過得片刻,方才說道:「反正……姑爺只要一直是現在這樣怪怪的姑爺,那就行了……」

「我哪裡怪了。」寧毅笑著捏了捏她的鼻子,「不過。我會一直記得的……你們才是我這輩子最重要的東西……」

來到武朝這麼久。這是他第一次明確地在人面前,說出這句話來。或許也是因為在小嬋的面前,才能如此坦率地說出來。

這天晚上與小嬋談過這事。第二日,寧毅出了門。再去秦府拜訪了一次。他來到汴梁。原本是一件事。後來變成三件,有關錦兒的暫時解決了。第二件是有關整個竹記計劃的雛形,但老實說。此後還有大量的時間可以做,至於對付梁山的準備事宜,則屬於不用刻意去做就能水到渠成的一件附帶小事,雖然也是正事,但不用特意算進去了。

至於第三件事,是節外生枝的有關高衙內的問題,為了這件事,他還可以再多留幾天,但老實說,目前看來,並沒有太多解決的可能。

有關這件事的主要麻煩是,他在汴梁沒有太多的情報消息網,如果要避開密偵司對高衙內做調查,能夠利用的,只有李師師。可李師師對自己雖然不錯,但真能信任到什麼程度,是很難說的。如果寧毅真露出想要殺高沐恩的想法,很難確定她會不會掉頭就跑去太尉府報告,以求把自己摘出去。

寧毅擅長運籌帷幄,也擅長資源運作,但在沒有太多可運作資源的情況下,他也只是個普通人,不是神明。各種書上所謂多智而近妖的人,也都是資源才能堆出來的。要對高衙內動手,對他身邊的人是不是十分清楚,對太尉府的底細、能力、風格,又是不是有概念,這些事情,都非常重要,也是一切陰謀陽謀的前提。

如果一定要殺掉高沐恩,眼下不是沒有辦法,甚至可以有許多備選。但是殺掉他想不被追查到,那就難了,特別是在自己剛剛與高沐恩發生了摩擦的現在,不管任何事情發生,自己一定會被懷疑。而自己若真的被太尉府給盯上,只會讓整個事態變得愈發糟糕,不殺高沐恩,至少有秦府的保護,雲竹小嬋這些人不會有事,若殺了高沐恩,那邊要報仇的話,就真是連秦嗣源都未必保護得住,自己還去什麼山東,馬上帶了人跑路更好。

因為這樣的原因,眼下他也基本放棄了幹掉那高衙內的計劃。來到秦府,則是為了將其他的諸多事情,再確認一次。

檀兒北上后,布行連同竹記需要受到的幫助和照顧,有關於與竹記配套的幾個小計劃,例如,希望相府幫忙收購一家造紙作坊、印書局,希望密偵司能幫忙安排一個師爺對綠林間的各種軼聞、消息做收集和歸檔。這些瑣瑣碎碎的事情之前就跟眾人提過,這時候算是正式確定下來了。

對於秦嗣源、堯祖年這些人來說,恐怕他那個《武林百大高手榜》的想法有點兒戲,但既然寧毅花錢,他們也沒必要做出阻止。而在竹記的計劃真正展開之前,寧毅也知道這事情的作用是不大的。一個文人編了什麼百大高手榜,誰會知道?只有竹記擴大,能在街頭巷尾都流傳起來的時候,才真正有可能出成果。但在目前,也得開始做準備了,總之,在他自山東回來之前,放在這裡再說。

端午節前後的這幾天里,汴梁城內外熱鬧,實際上朝堂內外,也同樣的熱鬧。童貫大軍到位,常勝軍的投誠被完全落實,遼人被金人打得落花流水,當常勝軍投靠武朝,遼人對兩邊都選擇了投降稱臣。

對這樣的事情,有腦子的都知道是遼人想要拖延時間。朝堂內為數不多的主和派還在拚命發表自己的看法,認為武朝其實可與遼國為兄弟之邦,卻不能與金人為鄰。但這樣的言論已經弱得不成樣子了,誰都知道桃子不能不摘,大戰一觸即發,但怎麼打,還有著諸多值得討論的地方。

因為這箭已上弦的氣氛,秦嗣源近來也是十分忙碌,他從推動北伐以來,更多的是在協調後勤,當郭藥師率常勝軍攜兩州歸武,各類瑣事就更加多起來了。這天臨近傍晚,秦嗣源才從外面回來,對於寧毅這兩天便走的事情,倒是之前就知道的了,這天晚上,留在在家中吃飯時,倒是有些遺憾。

「立恆來京這些時日,看起來大家事情都忙,本想讓你參加幾個詩會,湊湊汴梁的熱鬧,立恆你也沒有興趣。看來,只能等你從山東回來了。」

「總是有機會的。」寧毅笑道。

「別的也就不說了,倒是在端午節后,有關你的事情傳得沸沸揚揚,唐欽叟幾次跟我說,既有人才,不該讓你這等明珠蒙塵,你便是有什麼想法,也該讓你入國子監讀書,走科舉正途才好。另外蔡太師那邊聽說也有意見你一見,你若肯去,說不定能夠得付好字。」

太師蔡京,秦嗣源說起這個如今似乎已經淡出權力圈的名字,寧毅心中倒是微微一動。他來到武朝兩年多的時間,雖然偶爾能聽到這個名字,但他之前對武朝政治圈也沒什麼興趣,也就聽不到什麼評價。這次來到汴梁,稍微補充了一點知識,大概知道對方早幾年便已致仕,目前保持這太師的身份,在汴梁城中頤養天年。不過若是再往深挖,就能知道,這位已經七十多歲的老人,才是如今汴梁政壇中,最有底蘊的**oss人選。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九八章 蜜語忠言

32.85%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