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〇三章 混元霹靂手雷鋒

第四〇三章 混元霹靂手雷鋒

;

蒼鷹飛過天際,天空之下,大地遼闊,群山大河,原野海洋,浩渺無際。訪問下載txt..

人如螻蟻,在這樣的大地上自不同的方向來、去,在白駒過隙的一瞬間追求着各自的意義。就在這亘古漫長時間中的這一刻,這片名為華夏的大地以北,數十萬的軍隊在茫茫山野間對峙,以蕭干、童貫為名的兩隻螻蟻以各自的意志與存在,在茫茫長河中留下自己些許的印記。

北面,為了消弭這場災禍,一股一股的力量在奔走運作,南面,為了維持這場對峙而形成的整個後勤線,從軍隊連接至小小的雁門關,再一路南下連接至人群聚集的名為汴梁的小小城池,最終擴散到整個武朝的大地上,這期間的每一個人如同細微得幾乎看不見的齒輪,承接着各自的因果,最終匯成能夠看見,卻仍舊微不足道的命運大cháo。

武朝東北大地的小小水泊里,一艘艘的船艦彙集,新的船隻正在建造,從天空望下,如同小小的火柴盒。更為微小的人影聚散,如同螞蟻銜食,隨着迅速的ri升月落,**聚了又散,這些小而jing致的工藝品逐漸成形。水泊周圍的山嶺、道路間,渺小的生命因各自的意志聚散、彙集又或是死亡、腐爛,夜sè降臨的片刻,水畔山邊,浮起斑斑點點的光影。

在俯瞰的瞬間,我們能夠看見畫面掠過眼前,人的恩仇、人的生活,或激烈或平淡。光點昏黃的小小客棧中,有人安然沉睡,聽外面雞犬相聞,有時候在山間,也會泛起血腥。

山麓間的一處客棧里,刀光交錯,銅錘揮過的一刻,樣貌俊美的年輕人陡然衝上,將對手抱住,在對方晃神的瞬間,一口咬了過去,將那身材壯碩幾乎是他兩倍的男子按在桌子上,嘩的咬斷、撕開了他的脖子。燈火之中,鮮血衝天而起,詭異的一幕將正在交手中的其它敵人嚇壞,聚於一旁,其中還有女子,拿着武器躲藏在後方,哭泣尖叫。

「什麼人、什麼人……我們銅錘門與你們無冤無仇,此次只是要去梁山,你們幹什麼……」

俊美的年輕男子滿臉鮮血,口中嚼著被撕裂的喉管,然後呸的吐了出去。

「狼盜……去梁山的,都要死。」

人影撲上。

不久之後,客棧里屍體匯成一片血泊,屍體中有男有女,屍體殘破不全。「入梁山者有同此例」的巨大血字寫在牆上,字字端正凜然,卻是頗有名家風範。

狼盜隱入山林之中,最後的一幕里,有人過來,到那半身血腥的俊美男子身邊。

「小良傳來信息,京城來人已至袁家集……」

月光撥上天空。十餘裏外的山頭,名為六羊寨的小小寨子裏一片屍山血海,月光下,刀鋒斬落人頭。頭髮披散的男子將屍體踢飛眼前。

「老子叫鄭彪,江湖人稱鄭魔王!如今與梁山眾好漢一同聚義!你們敢與梁山作對,老子便讓你們統統死無葬身之地!還不投降——」

刀鋒所指,一名名手下衝殺而上,鮮血肆流。

山風拂過夜空,不久,屍體成堆。月光照耀的大石之上,鄭彪仰頭喝酒,然後用酒水沖洗手中的大刀。

「鄭大哥。」視野那邊,有人走來,「咱們梁山,比之聖公軍隊如何?」

「不錯!」鄭彪回答,遞過酒罈,「而且痛快多了!」

「哈哈哈哈。」笑聲響在空中,「我等聚義,便是要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快意殺人!哎,鄭大哥,說說那天南霸刀庄如何?聽說霸刀劉大彪,竟然是個女人?」

「我遲早殺了她!」鄭彪目光凶戾,「還有你們說的那寧立恆,不過狡詐無能小白臉一個。當初在杭州,若能知道……我早便一刀劈了他!」

「鄭大哥放心,兄弟之事!便是我等之事!到時候咱們一塊動手……這幫不識抬舉的東西,鄭大哥,等咱們這些人掃完外圍,宋大哥他們拿下獨龍崗、萬家嶺,周圍連成一片便可以跟朝廷叫板了。哈哈,痛快!」

山風吹過,月落,ri升。三處莊子連成一片,是名為獨龍崗的地方,來去的客商業協會在外面的市集歇腳,最近這段時間裏,三處莊子也是戒備森嚴起來。遠遠的山嶺間,有人騎馬過去,望向這裏。

「獨龍崗三庄、萬家嶺紀家……這些大戶盤踞一方,剝削商旅,為富不仁,民怨已久,我早聞有幾位兄弟在這些地方受歧視欺壓。如今我梁山替天行道,當其時也……」

「軍師哥哥,你只說什麼時候動手便了,我鐵牛早已有些收不住手了。到時候我等蕩平這幾家,助公明哥哥成就大業,真是痛快……」

「鐵牛,此事我等乃是替天行道,你殺xing太重,只知胡說。我輩當只殺該殺之人。」

「是,公明哥哥你說誰該殺,我才殺誰!」

「軍師,你說還要多久能動手?」

「如今我等聲勢大壯,天下好漢紛紛來投,大概月內便能動手。獨龍崗、萬家嶺皆不比曾頭市,此時征討,如土雞瓦狗爾,只是動手之前,也須得有大義名分才好,我已着手下記錄這幾處莊戶惡跡,不ri便能整理完畢,到時候,必可打得漂漂亮亮的……」

「有勞軍師準備了,另外,鄭兄弟那邊聽說也是捷報連連,真虎將也。」

「哈哈,鄭兄弟江湖上人稱鄭魔王,在聖公方臘那邊,也是一員猛將,衝鋒陷陣所向披靡。有他帶隊,周圍這些與大戶豪紳勾結,利yu熏心的小馬匪,自然無人能擋。」

「唉,一個鄭兄弟都是如此厲害,他師父包道乙是何等風範,難以想像,聖公麾下真是人才濟濟,令人神往啊。」

「可惜方臘xing子狹隘,失道寡助,聽說那霸刀劉大彪只是一女子,因他視若親女,便因矛盾設計殺了包天師。若非如此,怕也不至於此時被朝廷團團圍困,難以支撐。不過他麾下方七佛、厲天閏等人,聽說乃是真正的英雄豪傑,或許似盧大哥、林兄弟那等英傑方能與這些人相比擬。」

「我那可憐的盧大哥……我等ri后必要為之報仇雪恨……」

晨光之中,聲音遠去。時間飛快,傍晚的光景里,祝家莊口,一道身影踏夕陽而來,在庄口玩耍的孩子認出他來,蹦蹦跳跳地到他身邊,一路簇擁着他進去,隨後,也有大隊人迎出來,當先的是莊主祝朝奉,朝着男子拱手相迎:「欒教習,你回來了!」周圍幾個年輕人皆稱師父。

「祝莊主多禮了,在下當初為曾頭市之事不告而去,實是心中有愧於莊主厚待。聽說梁山有心對祝家莊動手,此時方才歸返,請莊主見諒。」

「欒教習哪裏的話,我祝家莊便是欒教習的家,龍兒他們視欒教習如師如父,千萬莫要見外了。去年聽說曾頭市被屠,我擔心教習出事,還曾派人去尋,可惜一直無果。回來便好,回來便好啊……至於梁山之事,如今也只是猜測,最近梁山聲勢越來越大,不少人都是望風來投,也有經過這邊的,我們才緊張了一些……」

祝朝奉笑了起來,大手一揮:「不說這些了,有欒教習在,就算梁山匪人趕來,我等也能讓他們有去無回!哈哈,設宴,今ri為欒教習接風洗塵——」

天又暗下去。

茫茫山嶺間,人影狂奔,交錯,俊美的男子勒住馬。

「被盯上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聲隨夜風襲來。鄭彪衝過山林,穿過小道,拔刀飛躍。

「受死——」

兩股人群衝殺在一起!

又一天之後,山嶺之中的岩洞邊,寧毅等人見到了「狼盜」的全部,與作為首領的王山月。

與畫像上一般俊美的容貌,乍看起來,甚至偏於柔弱,像個女子。這附近的傳聞之中,狼盜首領武藝高強來去如風,而且生吃活人,但他的身材並不魁梧,有些單薄,看來不像是武藝練得非常高強的人,只是眼中的冷漠與怨恨給他平添了肅殺之氣。雙方見面時,他帶着人正從外面回來,據說還死了幾個,不少人受傷。

這位名叫王山月的男子同樣受了傷,言談冷漠,只是在接過了秦嗣源的書信,又聽寧毅說了京城的情況之後,表情上才稍稍溫和一些。

「梁山已經發了聚義令,要狼盜的人頭。不過這次是遇上了他們的埋伏,我們死了幾個兄弟,仗着對地形的了解才殺出來。領頭的很厲害,說是叫什麼鄭魔王。」

「哦。」寧毅點了頭。

「老師在信里說了,一切聽寧兄弟的安排。所以寧兄弟不必顧忌太多,有什麼事情要做,我必全力配合。」

「好,我有些想法,需要狼盜這邊做配合的,便不拐彎抹角了。我們人手不多,時間也不多,接下來幾天,大夥養傷的時候,我希望給大家安排一些事情,做一點言談上的培訓。」

「嗯?」

「另外,有關梁山的所有情報,這邊了解的,我全部要。」

「……好。」

之前沒什麼交情,秦嗣源也說了這王山月xing情有些古怪,他乾乾脆脆,寧毅便也在第一時間擺出公事公辦的姿態,而不打算過多的套近乎。這樣的態度,倒像是受到了對方的認可。狼盜此時一共只有三十多人,基本上其實都屬於密偵司,一部分還是王家的家僕,加上這次過來的寧毅等人,一共四十人左右,便是目前可以動用的全部人手。

接下來的三天,按照計劃對眾人做了一些簡單的訓練,屬於說話方面的,若是識字的,則需要掌握一些簡單的歸檔知識,這樣古怪的事情弄得大家都有些疑惑,好在王山月對這些人有着絕對的掌控,配合得還好。至於有關梁山的信息,這邊幾乎沒有任何記錄,所有信息全都記在王山月一個人的腦子裏,他便一面養傷,一面樁樁件件地說給寧毅聽,寧毅將東西記在小冊子上。

暫時還沒有太多的交情可談,一切變成公事公辦,寧毅還是相對喜歡這樣的模式。王山月心中明顯是有疑惑的,一個外地過來的書生就這樣過來,竟像是有着明確的計劃,想要對付如今已有數萬人聲勢的梁山泊,讓他覺得不解,但秦嗣源的信函足夠他壓下一時的疑惑,看着這個京城過來的人到底想要做什麼。

三天之後,狼盜的眾人還在山上養傷以及做訓練。寧毅、王山月、齊家三兄弟、蘇文昱與隨行的五名侍衛便一同下了山,去往獨龍崗做第一步的準備。

寧毅穿起華服,戴起扳指,挎上刀劍,將自己打扮成一個好武且又浮華的暴發戶公子哥,在獨龍崗停留半ri之後,朝三庄之首的祝家遞了帖子,代表京城一地有名的大商戶雷家過來與獨龍崗談生意。

有關的證明皆是通過秦老、官府各方面正當渠道而來,那雷家在山東一帶的走私業中也頗有名氣。隨後一行人得到了祝朝奉的隆重接待,陪同的甚至還有祝家莊的三位公子,祝龍、祝虎、祝彪。事實上,寧毅寧立恆這個名字在梁山已經有了備案,這次過來,他冒充雷家的子侄輩,也早給自己改了名字。

「在下雷鋒,自幼好武,闖蕩江湖數年,也小有成績。」見面之後,寧毅拱手自我介紹,「江湖人送匪號,混元霹靂手。這次聽說山東這邊不甚太平,才主動請纓過來,既做生意,也交朋友,今ri得見祝家莊各位英雄,實在榮幸。」

寧毅不過二十歲出頭,此時也沒什麼武林高手的氣勢,名字一出,眾人臉上有些疑惑,但嘴上自然客套:「原來是混元霹靂手雷鋒雷兄弟,久仰大名,幸會幸會。」

「其實生意還在其次,最重要的還是行俠仗義,不平即鳴。這次聽說梁山匪人意圖對獨龍崗不軌,雷某自幼熟讀兵書,一直想上戰陣瞧瞧,可惜家中太過迂腐,這次北伐未能趕上,近ri若有梁山匪人來攻,還望諸位務必讓雷某留下,旁觀一二,哈哈哈哈,他ri必有重酬啊……」

他雙手叉腰,一番說話,旁人臉上表情一陣紅一陣白的,尷尬不已……

幾個人qq上問小佩,呃,劇透一下吧,她會是後期最出彩的女主之一,虐肯定是要狠狠虐的啊,但不會糾結文青綠帽的,我不喜歡那種故弄玄虛的東西,如果能用喜劇打動人,我絕不會用悲劇,當然,我的虐女主,也是喜劇的一部分,你們會喜歡的^_^

有人還說什麼會相忘於江湖淡出主角的生活,以此表達青chun,開玩笑,落在我手裏的女角怎麼可能跑得掉,真是圖樣圖森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〇三章 混元霹靂手雷鋒

33.33%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