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〇五章 屏息等待(下)

第四〇五章 屏息等待(下)

;

清晨,獨龍崗前方小市集,客棧前的空地上。..免費電子書下載(百度搜)齊家三兄弟中,齊新義、齊新翰正在空手切磋,印證武藝,齊新勇監督著幾名跟隨而來的侍衛蹲馬步,店小二趕著幾隻小雞從旁邊過去,另一邊,衣著華麗的寧毅正一邊默念「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一邊在做跳躍運動,由於對他這種運動覺得有種羞恥感,眾人都躲他躲得遠遠的。前方道路上,莊子里的教習正領著晨起的莊戶走過去,欒廷玉拿著手中的八角混銅棍,朝這邊看了一眼,目光略作停留後便轉開了。

做完那樣特立獨行的廣播體操之後,他坐在客棧前的桌邊喝茶與想事情,手指沾了茶水在桌上畫了畫,王山月出來時,在前方打了一套拳,收氣之後,過來坐下。

寧毅坐在那兒,靠著椅背,正以富家公子哥的形象在仰頭髮呆,王山月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之後,問道:「雷少爺,你在想什麼呢?」

「在想今天該不該出去走走……」

「嗯?不是要等在這裡嗎?」

「亂七八糟的事還多啊。」寧毅嘆了口氣,然後坐直了身子,手指敲打了桌面上水漬畫出來的簡單地圖,「不過還是不去了……鄭彪。」

「嗯?」

王山月皺了皺眉,看寧毅一眼,又看看桌上的簡陋圖示,但這樣的情況下,其實是看不出什麼東西來的:「那個……鄭魔王?」

「昨晚應該又屠了一個小寨子。接下來應該是在烏雞山那邊,武瑞營如果出動兩三千人,就能把他包了餃子,不過為大局計還是算了吧……」

「為什麼不?」王山月攤了攤手,「大戰之前,讓武瑞營打一場小的勝仗。也有其必要,何況這鄭魔王武藝高強,他一直帶人在周圍殺來殺去,只會漲梁山的聲勢。」

「都是些四五十人,最多上百人的小匪寨,不服梁山,被他挨個平過去。現在被他打的只有四個,估計也刮不了多少油水。還是等等吧,等他多殺點人。手頭上油水也足一點的時候,再讓武瑞營出動掃了他。要不然這幫當兵的,打個勝仗沒有好處,積極性也不會太高的。另一方面,也更加能讓獨龍崗和萬家嶺這些人知道梁山的心狠手辣。」寧毅給自己倒了一杯茶。「不過,鄭彪武藝高強嗎?」

「很厲害吧。」王山月點了點頭。

「以前沒怎麼覺得啊……」

「雷少爺認識他?」

「哦,有過幾面之緣。」寧毅點頭,「年前在杭州的時候,還跟他師父發生了一點小矛盾。」

王山月看著他,沉默片刻:「後來呢?」

「後來鄭彪的師父就讓他弄死了。」

「嗯,包道乙。」

那邊練武的齊新義齊新翰走過來。在旁邊坐下,插了句嘴。王山月吶吶無言,寧毅舉杯喝茶,回憶著杭州的情況:「我只知道他想替老包喊冤。差點被砍死,後來幾次見到我,就沒什麼好眼光,長得有點像只螃蟹吧。再後來城破被俘。他給抓了押解上京,應該是過江寧的時候被救走的。我對他印象也不是很深。」

當初在杭州時,身邊的大多都是劉西瓜、陳凡一類的人物,陳凡當街刺殺包道乙,一個人打幾十個差點成功,哪怕是霸刀庄的總管劉天南,「袖裡乾坤」的外號寧毅也一直覺得很拉風,恐怕也是能與包道乙放對的高手。對於包道乙這個弟子,大家就都沒怎麼上心,或許武藝上不比包道乙差多少。

當時他給包道乙喊冤鬧事,出言太過激怒了劉大彪,少女在金殿上拔刀砍人,若不是方百花、鄧元覺這些人的出手,估計這鄭彪也就被砍死了。對此寧毅是聽說過的。

對這樣的交情沒什麼好留念的,就算真見了,也不會兩眼淚汪汪。回憶一下,寧毅好奇起王山月的身手來:「左右無事,王兄若有空,你我不妨來搭搭手,切磋一番如何?」王山月稍稍遲疑,隨後也就答應下來。

然後兩人就打了一架,彼此挨了一拳幾腳之後,多少便有點失望。

寧毅的武藝主要來自各種花招,搏命時的狠辣,以及陸紅提教的那些陷阱式的功夫,這時候點到即止的正式切磋,其實發揮不了多厲害的身手來。而另一邊,王山月領導的狼盜在這一帶頗有惡名,但武藝也只是高出此時的寧毅不多。打完之後,每人拿了個雞蛋敷臉上的傷,對於彼此身手,想必是更加疑惑了。

不過,這幾天雖然都是公事公辦的交流,還談不上多少私誼,但兩人之間,一些話還是可說出口了。王山月面容疑惑:「雷少爺的功夫……也不算太高啊……」

「我練武練得有些遲了,沒有從小練起。靠頭腦吃飯嘛。」

「我自幼體弱,小時候家中請來師傅教我習武,也是為了讓體魄稍稍強些,後來真練起來,也練不到太厲害上去。」王山月表情淡然,但對此明顯有些不甘。

寧毅道:「那小弟倒是奇怪了,這樣一來,狼盜是如何在這邊闖出偌大名頭的?」

王山月的眼神便冷下來了,起身準備離開:「殺人靠的是狠,吃起人來,他們就都會怕。」

寧毅皺了皺眉:「真的吃人?」自來之前,秦嗣源便說了這王山月性情有些偏激,認識以後,他也大概了解了這點,只是對於狼盜吃人的傳聞,還一直有些不解。在杭州之時,方臘麾下的軍中也不乏凶神惡煞之人,各種惡劣的傳聞都有,但真會將吃人作為樂趣或者揚名手段的,那就一個都沒有了。

聽他說起這個,王山月冰冷地瞥了他一眼,片刻,轉身離開:「往後你有機會知道的。」

眼下這個小團體內部的私下交流,對於隨之而來要發生的事情,沒有任何影響。夏日的蟬鳴聲聲中。小市集來去的客商卻是隱隱的少了許多。獨龍崗的三個莊子氣氛緊張,但這樣的年代里,除了最上層的一些人,其實普通民眾也不容易預料到將會發生的事情。白日里訓練,梁山可能打過來的說法也在傳,但大伙兒的心中也都還懷著僥倖,希望只是一時的敏感。

這中間,倒也不獨是莊戶,就連扈成、扈三娘這些年輕人。雖然已經在做準備,心中還是希望著事情不要發生的。倒只有祝家莊的三公子祝彪,整日里都在期待著戰事的到來,準備要給梁山眾匪一個好看,不時到校場上與庄中厲害的年輕人切磋。頗有種「我的大槍已經饑渴難耐了」的感覺,他武藝高強,一時間倒也將祝家莊的備戰氣氛帶動起來,一幫年輕人摩拳擦掌,士氣頗高。

這樣的氣氛里,跑來做生意的雷鋒公子偶爾穿插其中,卻是與三個莊子的武裝防衛不怎麼搭噶的微小存在了。對於三庄來說。這位雷公子過來,是背負著家裡生意的任務的,在獨龍崗盤桓的時候,帶來的其它手下也還在周圍採購各種東西。這兩天,便也有一輛輛的大車過來,都是在附近買了的各種貨物。

雖然口頭上說對生意無所謂,但這位雷公子。其實在做生意上反而很有一套。而他口中唧唧歪歪的行俠仗義,男兒何不帶吳鉤之類的話。就純屬不知天高地厚的扯淡了,對於排兵布陣,他一竅不通。雖然過來的前兩天口中豪邁地說著,這邊可能要打仗,他要圍觀、插手之類的話,但是接下來看見庄內氣氛肅殺,有時候就會有點疑惑地問:「不會真的要打仗吧?」旁人自然能看出來,這才是他心中真正的想法。

幾個莊子里有各自的防禦體系,這些他是接觸不到的,但許多時候還是能在校場邊津津有味地看庄民操練。由祝朝奉引薦之後,這位江湖人送匪號「混元霹靂手」的雷鋒雷公子甚至主動要求與欒廷玉欒教頭切磋。

交手幾下,被打得東倒西歪,欒廷玉為人不錯,下手是極有分寸的,幾次點到即止的交手,能夠讓對方明白差距也就夠了。在不屈不饒地挑戰了幾次之後,這位雷鋒公子也表示:「今天拉肚子,可能來的日子不長,水土不服不在狀態,欒教頭武藝果然不錯,改日再行切磋。」

這樣的比試之時,祝龍祝彪等人牽著馬從旁邊過去,旁邊圍觀的還有恰巧路過的扈三娘,目光之中,有些鄙夷,但更多的是無聊和無奈。因為這位雷公子在生意上確實厲害,最近幾天據說給庄中小作坊提了些意見,負責管理生意的總管對他頗為推崇,祝朝奉也很重視這點,對他少許不知天高地厚的少爺脾氣,也就可以忍耐了。甚至三兄弟中的祝虎對他還頗為客氣,有時候會跟他說起莊裡跟其它山匪打仗的故事。

「……三個莊子,態度不同,但目前來說,也算是有個數了。」旁人目力難及的間隙間,寧毅也會跟王山月、齊家兄弟等人說起得到的信息,縱然一直談生意,許多東西在這其中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祝家莊為主,那位祝朝奉祝莊主是最強勢的,他一定會打,要保證獨龍崗在自己的手下,也是祝家莊的力量最強。跟我談生意的時候,他喜歡聽的是莊子在他手下發達起來的遠景;扈太公比較保守一點,他喜歡安安樂樂的過日子,看兒孫滿堂,能好一點當然是好的,但不見得迫切。扈家莊跟祝家莊的關係也最密切,祝家莊打,他們一般會跟。至於那位李莊主……」

寧毅皺起眉頭:「『撲天雕』李應,莊上總管叫做杜興,外號『鬼臉兒』,這兩個人……咳,聽說年輕的時候很能打,不過這個李應反而是對生意、大勢最熱心的人,我談生意,他很喜歡,談京城、各地的發展大勢,他更喜歡,自己也有各種見解,審時度勢……骨子裡就有點隨波逐流明哲保身,這他媽算什麼江湖人啊……」

這兩個人寧毅知道他們最後是上了梁山的,這時候當然不好說自己未卜先知。不過單是從這些人的性格上,就能看出些許端倪來。

「杜興看起來倒是很忠義,不過李家莊跟梁山是有聯繫的,去年聽說跟梁山發生一些矛盾,是病關索楊雄通過杜興的關係,讓李家莊出面講情。當時曾頭市的事情剛剛發生,祝家莊退了一步。這事情不大,古龍崗跟梁山相隔不遠,都是黑道,說起來各種矛盾摩擦很正常,也不止這一起。但是如果真打起來,對李家莊就得先有個心理準備……」

寧毅這幾天雖然在武藝、韜略上表現惡劣,但能夠以生意經就簡簡單單的將莊子里幾個首腦折服掉,再從中推導出各人的性情、立場,這份本領也委實驚人。獨龍崗的備戰氣氛中,王山月就看著他這樣子迅速瓦解掉了祝朝奉等人原本在心中的些許警惕。

他本是外人,但一來幾天時間裡,莊子里的好幾個作坊都受了他的指點,二來他眼下是雷家的少爺,若是在這邊出了事,雷家固然滅不了梁山,但若是出現最壞的情況,獨龍崗真的守不下去,他在這裡出事也算是對梁山的一種報復。由於這樣的心理,祝朝奉等人沒有刻意地要讓這位雷少爺離開,而是在安排了人作陪以後,隨便他在這邊留下,發表幼稚的戰爭言論,只要不觸及獨龍崗這邊的防禦情況便好。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燥熱與壓抑籠罩的獨龍崗,各人都在做著最重要的備戰之事。而按照各方面收集到的情報歸納,梁山之上,必然也已經有了同樣的興奮與狂熱。兩邊七八萬人都被捲入、籠罩起來的大局裡,這個看起來毫不起眼的書生就像是隱藏在了所有人都沒有注意的黑暗之中,靜靜地等待著他想要等待的東西。在知道他曾經幹掉過包道乙的事情之後,王山月偶爾也會覺得這一幕令人脊背生寒,看他這樣成竹在胸,莫非真有可為?

對王山月來說,如今讓他有著些許猶豫的,也就是這一項。狼盜的三十多人已經押著大車小車的貨物來到獨龍崗,預期中的戰事如果開始,跟這名叫寧毅的書生入場,也就是把命壓上去,沒有反悔的餘地了,他經營狼盜數年,如今背負的也並非只有自己的性命。老師的書信與命令在前,他也只希望開戰之期能稍微遠一點,多一點時間來考慮清楚這個局。

然而梁山沒有給眾人太久的時間,雖然一開始就有許多人感到了預兆,當他忽然到來時,還是令得參與者的心中,陡然的一沉。

景翰十年夏,五月二十五,傍晚,霞雲彤紅時,白馬、銀甲、背負鋼槍長弓的騎士出現在了夕陽當中,在兩百步外搭箭、挽弓,朝著獨龍崗外的小市集不急不緩地射了三箭。前兩箭射飛了市集外守著的庄丁的帽子,第三箭穿著一封戰書,砰的釘進寫有「獨龍崗」三字的牌匾上。

騎士掉轉馬頭,緩行而去。寧毅當時正站在外面,饒有興緻地看完了這一幕,咂了咂嘴,轉身回客棧。縱然之前並沒有見過,他也能夠大概猜到對方的身份。

小李廣——花榮!

還不到晚上,梁山將伐獨龍崗的事情便已經傳開,小市集上混亂起來了……

**************

這章發出去,好像就連更了十五萬字,三十章了^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〇五章 屏息等待(下)

33.49%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