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〇六章 卧虎將行

第四〇六章 卧虎將行

;

綵綢招展,旌旗獵獵,水泊梁山聚義廳外大軍集結,氣氛肅穆,殺氣衝天。(百度搜)

「……當今武朝之世,上有奸臣當道,下有貪官作惡,士族豪紳,齷齪勾結,欺壓良善,天下之人,積怨已久,方有豪雄揭竿並起,南有方臘,西有王慶,北出虎王,今我梁山豪傑於此聚義,替天行道!以伐天下不平——」

一層層的台階往上,中小頭目一排一排,依次而站,看著「替天行道」的大旗獵獵而展,聽著上方聚義廳中檄文的聲音慷慨而出,回蕩於空中。眾人都能知道這聲音來自於誰。「加亮先生」吳用,字學究。

曾頭市之後,梁山這一年來的發展大勢,皆操於此人之手。儘管也有朱武、席君煜等眾人配合,但到得眼下,吳用在梁山的聲勢已是一時無兩。外界甚傳其再世諸葛之名,而此時居於梁山寶座上的宋江宋公明,因其仁義,也時有人以劉玄德喻之,劉備與諸葛亮的組合,也在某種程度上,提升著整個梁山的氣勢,引得許多綠林人士趨之若鶩。

「……今,梁山附近有兩地,一名獨龍崗、一名萬家嶺,獨龍崗三庄,祝、扈、李,萬家嶺紀家,勾結官府為富不仁,欺壓鄉里怨聲載道,眾人苦之久矣!我等數度相勸,其人猶不悔改……」

那聲音慷慨回蕩,事實上,與其說這一戰是專為獨龍崗、萬家嶺,不如說是梁山接下來,對著整個天下最猛烈的一次搖旗。一年多以來一直蓄勢待發的梁山,在眼下的實力確實是有史以來的最高點。如果說當初梁山打曾頭市還頗為吃力,一年多以來的再次正式出兵,對上加起來都不如曾頭市強大的這兩處時。沒有人會覺得這一戰會有什麼問題。

此時一戰,只為檢驗梁山實力,而打完之後,水泊周圍大小區域便能真正連成一片,梁山的聲勢便會籍著這一戰如蛟龍入水、鯤鵬展翅,直接進逼鄆洲、濟州等地。此時武朝北伐正處於最關鍵的時刻,附近的武瑞營則早在梁山人手上吃了虧,無力攻伐,梁山也正是抓住了這個最好的時機。終於出手。

在梁山養精蓄銳了這麼久以後,積蓄的力量,不止是可以攻伐獨龍崗這些地方,甚至於真的攻打濟州等地,眼下都可能將之打下來。

只要朝廷再有一年半載無力顧及。梁山的聲勢,便能膨脹到與當初的聖公無異。這是眼下在梁山之中的眾人,多少能夠看得見的遠景。

卧虎將行,便有精氣狼煙。在這已達巔峰的氣勢之下,聚義廳中各種英傑濟濟一堂,在檄文讀完之後,便由吳用開始分配各人職司任務。每分配一人,便發下令箭令符,森然肅殺,井井有條。

萬家嶺並非此戰中心。領軍統帥以「雙鞭」呼延灼為首,「九紋龍」史進為副,朱武為軍師,其下高手有「金槍手」徐寧。阮氏三兄弟,「丑郡馬」宣贊。「井木犴」郝思文,「毛頭星」孔明,「地火星」孔亮,「雲里金剛」宋萬等人,率軍馬八千餘人。

而由於這次戰爭的意義更大於難易程度,對上需要重視的獨龍崗,梁山此次以宋江為首,吳用為軍師,幾乎已是精銳盡出了。

「大刀」關勝!「青面獸」楊志!「霹靂火」秦明!「行者」武松!「急先鋒」索超!只這五人,在梁山之上,身手便是數一數二的,率領前軍先行。

而中軍以宋江坐鎮,吳用跟隨,其麾下打頭的便是「豹子頭」林沖,「黑旋風」李逵,「花和尚」魯智深,「小李廣」花榮,「雙槍將」董平,「沒羽箭」張清,「病關索」楊雄與「拚命三郎」石秀等人。

后軍坐鎮入雲龍,朱仝,穆弘穆春等人。軍隊加起來有幾近兩萬人馬,在戰書下后,要以碾壓之勢,朝著獨龍崗殺去。

戰船載著大軍,離開水泊之後,方才準備兩路分兵。預備分開是在萬家嶺與獨龍崗之間一個名叫將軍嶺的地方,眾首領在山間聚集,漫天紅霞捲起,宋江將軍隊交託給呼延灼,舉起酒碗。

「此戰只是我等聚義之始,此後再取鄆洲、濟州,替天行道,伐天下不義之人。戰事,眾位兄弟多費心了,打完之後,我等再來此地大碗喝酒,大塊吃肉,只望誰也不要落下!」

「定不負公明哥哥所託!」

「他們那種莊子,我們過去,便要殺他們個屁股尿流!」

「可能還來不及打便投降了!」

「哈哈哈哈……」

眾人應和聲中,黑旋風李逵舉起酒罈,哈哈大笑:「那還用說,公明哥哥……我們兵強馬壯啊——」

笑聲之中,漫天遍野的旌旗與士兵,舉起手中的刀兵號呼,剎那間,殺聲震動大地。

如此的朝氣,隱約的,就像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始,至少在這一刻,站在山上首領間的席君煜,是這樣想的。

從蘇家出來以後,落草為寇,於他而言,像是完全放棄了以前的生命,找不到歸宿,然而漸漸的,他才發現他是走到了一個新的世界里,這個世界,比之之前的江寧城,商人之間的些許狡詐、心機,大了不知多少倍,什麼事情在這裡都有可能做到,縱然不久前在江寧受了小小挫折,他心中還是覺得,那片地方太小了。

他舉起酒碗,一飲而盡!

鐵甲如潮,蔓延開去……

同一時刻,獨龍崗的呼聲,就顯得有些單薄。

「哈哈,那幫傢伙終於他媽的來了!是時候讓天下知道我獨龍崗祝家的威名了!」

身騎駿馬,手揮鋼槍,祝彪在校場上的哈哈大笑雖然豪邁,但真正應和的人,是不算多的。對於獨龍崗的莊戶們而言,這樣的戰爭無論如何都是無妄之災。大家為了守住自己的家全力戰備,但不見得都有高昂無比的戰鬥意志。眼下的三個莊子,大伙兒都在行動,肅殺又忙亂。祝家莊這邊,欒廷玉看著弟子的興奮,面容平靜,這樣的狂熱有助於接下來的戰鬥,但在他的心裡,其實是有些忐忑不定的。

梁山……很強大了。

去年曾頭市被攻擊的時候。他離開祝家莊,前去相助史文恭,便已見識到了梁山當時的高手陣容。曾頭市後來被屠殺,他一人之力,無力回天。身受重傷瀕死,傷勢稍好之後,其實是不想再回來祝家莊的。

只因為在當時他就已經看了出來,梁山膨脹以後,與獨龍崗這些安於一隅的小莊子寨子,必有一戰。梁山這一年的發展,也正好印證了他的想法。但是當戰鬥的氣氛真正匯聚起來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回來了。

然後……事情便真的來了。

獨龍崗,或可守一時,然而想要跟梁山耗到對方不再想打的地步,很難。

但儘管如此……他握緊手中的八角混銅棍。睜開眼睛……也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

*******************

獨龍崗完全動員起來時,外面岔道口的小市集上,寧毅正坐在屋頂,手上拿著一串瑪瑙手鏈。看著不多的商旅行人們慌慌張張的趕著離開,情況從昨晚開始就是這樣。到了今天,其實已經快走光了,就連客棧的老闆,此時都已經打算躲進莊子里了。

整個小市集,此時已經變成了一副相當荒涼的景象,除了他們這幫人,便只有三庄的莊戶偶爾為了防禦奔走來回。

王山月在屋頂的另一側看著這一幕,他沉默許久,寧毅在那邊開了口。

「王山月,不過來聊聊?」

往日里彼此聊天都帶著分寸與節制,王山月比寧毅大得一兩歲,按理說他應該稱呼「王兄」,但這時候寧毅語氣雖然淡然,但也夾雜了正式與嚴肅的意味在其中,王山月看過來一眼,片刻:「聊什麼?」

寧毅在那屋檐邊站起來:「你這兩天一直在考慮的事情,我以為你會先開口,但你不問的話,只能我來說了。」

「我在考慮什麼?」

「四十個人對五萬,要說我很有自信,我就是在騙你。計劃往往也趕不上變化,但你有什麼想法,可以現在問。」寧毅道,「這些話,若是進去再說,就真的會要人命了。」

他看著那邊如女子般俊美的男人,王山月目光冷冷地望過來,就那樣過了好久,緩緩地開了口。

「我……不奢求萬全之策,既然你把命押上,我就問一句,這麼異想天開的局面,你真的覺得有成功的可能?」

「有。」

「那我跟了。」王山月點了點頭,「其它事情我們進去再說。」

他說過這兩句,不再開口,寧毅原本是準備了一些說法的,這時候倒也有幾分訝異,隨後搖頭笑笑。

「……那好,該做事了。」

不久之後,祝家莊口,祝朝奉指揮著庄丁構築防禦時,看見那位雷少爺在管事的帶領下朝這邊過來。

「祝老闆!」

「雷少爺,你還沒走?」

「怎麼走啊,十多車貨在外面,現在大家鬧得沸沸揚揚的,萬一路上被搶了怎麼辦,何況我們江湖兒女……」暴發戶少爺雙手叉腰,朝周圍看著,「祝老闆,梁山人到底有多少啊,鬧得這麼大?」

祝朝奉面容複雜:「具體有多少,我們也不清楚。」

「唬人的吧……祝老闆你們這邊三個莊子,光能打的就有一萬多人,有什麼好怕的……別怕,我雷家也是有關係的,剛才我就寫了兩封信,一封給鄆州梁知府,一封給武瑞營的張統領,他們一定會出兵的,到時候三面夾擊包了梁山那幫人的餃子。我們江湖兒女,當然要守望相助,有什麼需要的,祝老闆你開口,我才到這邊打開局面,你們獨龍崗、萬家嶺我是保定了的……現在我也不好走了,一邊是梁山那幫傢伙殺過來,另一邊好像有個叫什麼鄭魔王的在殺人,我十多車貨,祝老闆,我最近住你這裡,沒問題吧?」

祝朝奉心中想著什麼鄆州、武瑞營會來才怪,但這時候能多給梁山一點壓力都是好事,表面上自然大喜,答應下來給他在莊子里安排院落:「……兵凶戰危,雷公子千金之軀,還望不要亂走就是,祝家莊必護得雷公子安全。」

江湖上闖了莫大名號的雷公子仍舊一臉糾結:「居然真的遇上打仗了……咳,我是說,能參與一下也好,祝莊主若有需要的,一定不要客氣……哦,我那些貨里還有些是金瘡葯,等到打起來可以拿出來用……」

於是在五月二十六這天下午,過來經商的雷家公子一行人,便進到了祝家莊內圍的院落里住下。此時是戰爭時期,祝家自然也有些防範,但四十餘人安安分分的,沒有動作,唯有那位雷少爺偶爾會在侍衛與庄丁的陪同下跑到外圍並不敏感的地方去看看。

祝家眾人多少已經習慣了這位雷公子的存在,偶爾也會拱手跟他打招呼。而雷公子在最初的忐忑過後,對於祝家的防守又有了信心,隨後便開始繼續發表各種不靠譜的防守意見了,例如當梁山軍隊攻來,就讓人佯敗,將梁山匪徒引入山谷窄道用火攻之類的,可惜獨龍崗附近沒有這麼理想的窄道。

五月二十七,梁山的軍隊出現在獨龍崗附近,到五月二十八這天上午,開始發起進攻。寧毅不再出現在戰場上,而是靜靜地呆在院落里,以旁人傳來的信息推測戰事的發展和結果。

相對而言,已然陷入這等局勢當中,王山月這邊反倒沒有了任何顧慮。他注意著事態的發展,偶爾會自己去到莊子外圍看戰事的進行,同時也在猜測著這個把命押上了的叫做寧立恆的傢伙到底打算做點什麼。而眼下發生的這場戰爭,即便在許多年後想起來,都令他有些唏噓不已。

在這之前,他在山東一地已經盯了梁山好幾年,看著它在混沌的局勢里一步步發展壯大。景翰十年夏的六月初,它已經發展到有史以來的巔峰,對局獨龍崗的這場戰爭,從一開始,就沒有多少懸念地走向了所有人都能看得到的方向。儘管獨龍崗在開始的幾日里也曾奮力地與其拼到了幾乎平手的位置上,但隨後一切都在預期中的急轉直下,甚至於許多人都看到了那可能是屬於戰敗的頹喪的灰氣。這一切,直到那個一直安安靜靜坐在院子里玩他的瑪瑙手鏈的年輕書生的終於出手。

然後,所有人都看到了一場詭異而可怕的……人性戰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〇六章 卧虎將行

33.57%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