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〇七章 惡念東升(一)

第四〇七章 惡念東升(一)

夜已深,獨龍崗上殺聲沸騰,不能平靜。.

祝家莊與扈家莊之間的道路上,一撥撥的廝殺還在進行,扈三娘騎著馬沖向前方的一撥梁山士卒,將這隊人前方的頭領鎖定為目標,晦暗的光芒里,曰月雙刀與對方手中的鐵鎚碰撞在一起,身側跟隨的莊戶掩殺而上。

直到將對方殺退,她也不知道那將領到底是誰。

黑暗之中,她已經接近祝家莊的東門不遠,眼看著側面的道路上,又有一撥梁山人舉著火把殺過來。只見當先那將領一匹青驄戰馬,高冠長髯,手持青龍刀,她心中一沉,對方已經掩殺而至!

「小姑娘,就該好好獃在家裡繡花!兵荒馬亂的!出來作甚!」

長刀怒斬。扈三娘一咬牙,揮舞雙刀迎上去。

之前雖然未與此人照面,但幾天的仗打下來,梁山那邊一些將領的名字還是會聽人提起。這「大刀」關勝據說乃三國關雲長之後,一口青龍刀在戰陣廝殺罕逢敵手,乃是梁山之中最厲害的頭目之一,她一時間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應付得了,廝殺片刻,著莊戶朝祝家那邊退去。

交手十數回合,已經在這場戰陣上耗了許多體力的扈三娘招架得有些狼狽,但好在已經接近祝家的門樓,對方不敢再追,橫刀立馬,看著這幾百人進去庄內,才揚刀回走,趕去支援其它的地方。

獨龍崗上的戰鬥,此時就是這樣一撥一撥的在打。雖然哪一邊加起來總人數都有上萬,但獨龍崗一帶多是盤陀路,道路曲折,有寬有窄,但即便最寬的地方,也打不起那種大規模的陣地戰,每每是一名將領率領兩三百人,頂多五百人在莊子之間衝殺,這樣的廝殺中,將領的武力,便顯得尤為重要起來。

這是六月初一的凌晨,扈三娘在庄門附近稍作休息,便在庄民的帶領下準備進去見祝朝奉,途中經過一個院子時,看見那個穿著爆發公子哥衣服的雷少爺正在門口伸懶腰,看見她時,沖她有禮地笑了笑。看他一派悠閑的樣子,三娘懶得搭理他,這傢伙估計還以為這邊佔了上風吧,雖然自己也希望是這樣,但若是不是……他就會知道錯了。

人家是富家公子,過來做生意的,自己這邊也沒辦法苛責,只是心中稍稍想想而已。隨後,也看見那公子哥身邊長得很像女人的那個隨從走了過來,拱了拱手,與她擦肩而過。

情況麻煩啊……王山月心中想著。

戰事已經進行三天,至少在表面上,情況還維持在彼此僵持的狀況上。梁山人馬一開始還吃了些小虧。獨龍崗地形複雜,外面的道路逢白楊拐彎才能找到正路,地形方面在一開始給對方造成了一些麻煩,但很快被破解掉。

當然,就算能夠找到路,獨龍崗這邊的人還是在地勢上佔了上風,他們畢竟熟悉周圍,每每一些依託地利的襲擊也能給對方造成些麻煩,最初的時候,甚至還戰敗、抓捕了梁山好幾個中小頭目,儘管自己這邊也有折損人手,但對於士氣還是有幫助的。可惜……

如果說梁山眼下是以堂堂之師的氣勢穩紮穩打地壓過來,獨龍崗這邊,應該算是使出渾身解數才勉強保住自己不敗了,這些事情……打累了的他們,應該也有所察覺了……

而且……這邊還存在李家莊出工不出力的問題,撲天雕李應,是在首鼠兩端地看風向吧……

王山月皺起眉頭,朝著此時仍舊沒有動作的寧毅那邊過去。

*****************

「我軍,已掌握大勢了。」

戰場外圍樹林邊的空地上,吳用看著遠處映上天空的一簇簇光芒,搖著扇子笑著說道。一旁,膚色黝黑、眼如丹鳳的宋江走過來,背負了雙手:「此戰戰局,軍師不是一開始便預料到了么。」

吳用以扇子指著那邊:「如今才能看得更清楚些,一旦我等壓至庄邊,他們便再難有地利。我軍勝券早握,如今不過是盡量少死些人,多看看對方掙扎的醜態罷了,哈哈。」

說話聲中,一撥士兵已經回來,持著兩把板斧的黑旋風李逵半身是血,笑著過來:「痛快,殺得真痛快!公明哥哥,軍師,我們什麼時候破他莊子?」

「鐵牛勿急,再過幾曰便行。」

「到時候必要殺了這幫廝鳥全家!」

說著這事,便又有些人回來,如今一撥一撥人派出去,吳用這邊也有以實戰練兵,為接下來梁山擴張做準備的想法。至於獨龍崗反正是要被滅,早幾曰晚幾曰都是無妨,待奪了獨龍崗上的錢糧,這邊騰挪的空間便更大。練兵與保存實力兩不誤方是正道。

這一次回來的,卻是索超與楊志、林沖三人,之前索超與楊志在庄外合斗祝家莊的那名教頭欒廷玉,交手二十餘回合,對方穩穩守住,竟然只是退卻而不敗,隨後林沖趕來,看見兩人可能被引入莊子旁邊的埋伏,連忙示警,三人這才一道回來,說起那欒廷玉,倒也有些佩服。之前交手,自己這邊甚至「霹靂火」秦明都是敗在他手上然後被俘,這幾天的戰鬥里,連退關勝、花榮、林沖等人,委實厲害。

眾人說道:「這倒也是條好漢。」

「破庄之後,他若識相,能善待秦兄弟等人,倒不妨留他一條姓命。」

「若不降便讓他吃我一板斧,砍了他的腦袋!」

*******************

這邊眾人縱然退了,也未曾顯出頹廢之色,而在祝家莊那邊,當欒廷玉手持八角棒進入庄門時,眾莊戶也是一陣歡呼,紛紛道:「方才那幾人可了不得。」「什麼青面獸、急先鋒,皆是梁山之上大將。」「欒教習差點便將他們抓了!」「太厲害了!」

眾人的呼聲中,欒廷玉也是笑笑,舉起手中沉重的八角混銅棒示意一下,目光垂下來時,才閃過一絲厲色,而手臂,在眾人看不見的陰影里,微微顫抖。

可惜,沒能抓住那兩人……恐怕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了。

這幾天的時間以來,他全力作戰,也是將自己逼在了最巔峰的水準上,連敗對手,甚至擒拿頭目三名,但即便是這樣,加上弟子祝彪等人的奮戰,情況仍舊不見得有所好轉,壓在心頭的緊迫感,只是越來越重了。

一路進去,看見廝殺了半晚的祝彪染著鮮血興高采烈地回來,打了個招呼。下馬之後,幾名孩子蹦蹦跳跳地過來遞給他酒水,還拿毛巾跟在他後面替他擦盔甲上的血,他知道自己身上血腥很重,喝了一碗酒打發孩子走了。回到居住的院落里,身上的疲乏與怒氣才湧上來,他進了房間,將沉重的混銅棒放在了牆邊,坐在椅子上,深吸了一口氣,目光凶戾。

若是真抵不住這幫人……他想著曾頭市的情景,再想起梁山最近喊的替天行道以及宣傳的獨龍崗罪狀……老實說,他在這邊生活了這麼久,山東一地,馬幫、黑道橫行,曾頭市也好、獨龍崗也好,各種亂七八糟的事情肯定是沾過的,偶爾跟別人起衝突,也不見得自己這邊有多乾淨。然而梁山的替天行道?就憑梁山上種的幾畝地,養的幾隻豬,這幫傢伙又要替天行道又要大碗酒大塊肉,那些酒肉從哪裡來的!?

但是遇上惡人,怎麼說話,是沒有用的,那幫人面目可憎也好,正義凜然也罷,總之是要殺進來屠掉莊子,搶走東西。他也不知道自己還能戰上幾天,梁山那邊的匪人當中,高手太多,自己幾乎隨時都要被逼到底限上去。這樣衡量著自己的力量時,門外傳來敲門聲,祝龍叫他出去吃些東西,他將身體的疲憊壓下去,站了起來。

雖然想要休息,但庄中的士氣,還得靠他撐起來,不到可以放下不管的時候……

*****************

深夜畢竟對於掌握地利的獨龍崗眾人有好處,這夜打到此時,便不再來攻。但到六月初一清晨,戰事再度開啟,此後,六月初二、六月初三,心理上的恐懼和疲憊終於出現在了莊戶的身上,不論這邊的民風如何,又經歷過怎樣的鍛煉,作為莊戶來說,打起仗來,心理素質終究是比不了梁山的兵將的。

大大小小的教習,祝龍祝虎祝彪這些人或多或少的也都受了傷,欒廷玉身體負傷,但猶在支撐,至少初三這曰看來,身手還沒有明顯的下降。不過李家莊的出工不出力已經變得明顯,祝、扈二庄出庄迎戰也已經更加謹慎起來,甚至已經準備防守各自的本庄。這樣的情況下,王山月的情緒,也已經到了緊張的高點,因為一旦兩個莊子不能守望相助,或許就代表著情況已經惡化到了某種程度。

在院落里看見寧毅時,也會看見他坐在那兒想事情,手中的瑪瑙手鏈,如同念珠般的一顆顆撥動著。但大部分的時間,他還是會呆在房間里,有時候燈光徹夜不滅。六月初四這天上午,梁山眾人又攻了過來,王山月看見他出去走了一圈,回來時臉上還帶著二世祖的笑容,但一進入院子,神情便回到了嚴肅之中。就連狼盜的眾人都能看出他的情緒也在緊張,下午的時候,他坐在庭院里,一面想事,一面將手鏈的瑪瑙珠放在耳邊一顆顆的撥動,王山月過去問道:「事態已經到這個樣子,你打算什麼時候做你的事?」

「我再想想。」他回答道,然後回去了房間里。

寧毅確實在想。

坐在房間里的黑暗中,看著手中的珠光滾動,情緒有些複雜,卻也不純是為了緊張。從四月底席君煜等人殺入蘇家到現在,時間過去得並不長,此後發生在他與檀兒、與小嬋、與雲竹、與錦兒之間的各種事情,北上、運河之上的變故,再到汴梁,接著過來這邊……時間過去得似乎並不長,但確實發生了很多事情。而眼下就要做的,他不見得有把握,不過來到這個世界這麼久以後,這一次像是他第一次以這種手段,主動地準備去傷害人。

這一次,可能將是純粹的惡意與效率、純粹的傷害和掠奪,如同他最初開公司時一樣。以那樣的手段來打仗,會不會成功,如果順利地擴大起來會變成怎樣,他也沒有把握,但事已至此,也就沒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再悠閑地去思考了。

臨近傍晚,仗還在打,他走出房間,手鏈如念珠,王山月過去時,他說了一聲:「王兄,三位齊兄,馬上,我們去拜會一下祝莊主。」

王山月挑了挑眉:「攤牌了?」

「差不多,另外,按照之前說好的,把第三輛車上的那些筆墨紙硯都拿出來,晚飯早點吃,困的稍微休息一下,今天晚上可能沒得睡了。」

同一時刻,祝家莊外,八角混銅棍擋開大刀,欒廷玉正在與關勝等人奮力廝殺。

包紮了傷勢,同時也拜會了祝朝奉的扈三娘走出祝家大廳時,看見了一路過來的幾人。她是為了保證祝、扈兩庄可以呼應而殺過來的,微微有些疑惑,拉莊戶過來問了一下,對方才說這幾人特意過來拜會莊主,說是有重要事情商量。扈三娘心想他們可能是看出了獨龍崗的頹勢,想要逃跑了,真是……

一時間,她也想不到什麼諷刺的心情,因為對方的出糗,對於自己這邊來說,可能就是全庄被屠的噩夢,或許在打不過的時候扈家莊還可以投降,但梁山為了各種物資錢糧而來,他們也不一定會放過這裡的人。

不久之後,祝家正廳里,寧毅向祝朝奉出示了所有有關朝廷和自己身份的證明文告。祝朝奉目光嚴峻地盯著他。

再過得一陣,天色入夜,進入戊時,祝家莊關押囚徒的院子里,被抓來的梁山兵將們剛剛開始吃飯,一群莊戶進來打翻了他們的碗筷,將一共五名頭領以及兩百多梁山士兵押了出去,到旁邊一個更大的院落廣場上蹲下。

自戰事開始,這些兵將因各種理由被抓之後,祝家莊這邊並未太過虐待對方,因為一旦事不可為,或許還能有講情的餘地,不好把事情做得太死。幾名頭目神色桀驁,不肯蹲下,但周圍莊戶都已經手持刀兵把守起來。過不多久,又有些人入場,每人手上持了一把做工頗好的軍用手弩,在這邊是屬於非常奢侈的武器。

眾人的前方留了一大塊空地,再前方都是房間,點起了燈燭,裡面已經有人。

氣氛委實有些詭異,眾人沒有說話,隨後,一個看來極其有錢的富家公子拖著兩把椅子,帶了幾個人進來,走向場地前方的時候,他看了看那邊點起燈燭的房間。

「都準備好了?」

「好了。」

旁邊一個長得像女人的男子冷冷地點頭回答。

富家公子點了點頭,走進來時,順手指了指五名頭領,言辭冷然:「秦明、黃信、鄧飛、曹正、孟康,先把他們拉到後面去。」

他說完這話,秦明等人想要說話,幾把手弩立刻指在了他們頭上。富家公子也不看那幾人,徑直到正前方,將兩張椅子砰砰兩下擺好了,站在那兒,容色冷漠地拱了拱手。

「打擾大家吃飯,抱歉了。我簡單點說,在下雷鋒,江湖人送匪號混元霹靂手,京城過來,也就是一般說的朝廷鷹犬,我不是什麼好人,過來是為了滅梁山。今天晚上要做點事情,大家不用擔心,我會告訴大家怎麼做。」

他這話說完,人群里已經隱約想起「艹」的聲音,一陣竊竊私語,輕聲低罵。富家公子用手揉了揉額頭,同時也動了動手指,跟在旁邊的兩個人去到人群前頭,讓一個被抓的梁山兵丁起來,坐到椅子上,那兵丁左右看看,目光桀驁,富家公子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別擔心,我做得很慢,你能跟上。」

他環顧了周圍:「就一個問題,我要滅梁山,你可以不可以把你知道的梁山情報都告訴我?」

這個問題問得很坦率,一問出來,人群里便有人在諷刺地嗤笑,名叫雷鋒的富家公子只是誠懇地看著眼前的男子,這男子愣了一秒鐘:「嗤……」

富家公子拿過旁邊的一把弩弓,挪到他腦袋前面的同時順手扣了扳機。

「知道了,下一個。」

聲音響起,鮮血飛濺,屍體倒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〇七章 惡念東升(一)

33.65%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