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一章 惡念東升(五)

第四一一章 惡念東升(五)

喊殺嘶啞,烽煙瀟瀟,獨龍崗的這場戰鬥,彷彿就在這個誰也沒想到的下午,毫無徵兆地攀向了激烈的高點。

戰場之上情況混亂,吳用匆忙到了大帳,才知道宋江已經著令幾名頭領去救援。奔行而去,聲勢浩大。

稍一詢問,才知道就在不久之前,欒廷玉故意佯敗引誘索超,周圍祝家莊的幾支隊伍則依靠熟悉的地形將幾支梁山隊伍引開,然後他們打了個時間差,以最優勢的兵力合圍過來,堵住了道路,中間有四十餘把弩弓輪番射擊,在獨龍崗的盤陀路上,這種弩弓猝然出現,最佔便宜,祝家莊也算是精銳盡出。林沖等人隨後過去救援,已經在路上打成一片了。

這邊事態還未說完,新的消息就再度傳了過來,欒廷玉鐵了心將林沖等人截在路上,那邊上千人合圍索超,已經抓住了他以及麾下三百餘人,此時往祝家莊轉移。這樣的戰鬥,要抓人要轉移,祝家莊就算佔了便宜,損耗也是極大,幾日以來,他們從不敢死磕,但此時這樣抓人,吳用皺起眉頭,心知不妥。

這場變故來得迅速,若在平時,就算也是索超失陷被抓,至少在吳用這邊看來,也是常事。寧毅那邊所謂「有名字的」,只是後世水滸傳造成的印象,真要說兩邊打起來,祝家莊那邊除了欒廷玉,祝家兄弟之外,自然也有其它武藝高強些的莊戶、教頭,有來有往的戰鬥里。只要這邊也傷了對方的力量,有人被抓,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然而自今天下午起的這些古怪事情加在一起,彷彿有什麼東西顯出了端倪。吳用是不相信還有什麼東西可以撼動此次戰局的形勢的,但下午聽了的各種說法在他心頭浮現上來,祝家莊里的兩次審問,任務的交代,俘虜被放回,再加上此時索超被圍事件里有人報信,不管那邊做了什麼。事情不可能這麼快奏效。

但如果對方不是病急亂投醫的被沖昏了頭。而是有條不紊地在做些什麼,情況就未必一樣了……有些東西的可能性,開始撩撥他腦海里那條危險的線。

「混元霹靂手雷鋒……」他低聲念了一次這個忽然冒出來的名字,陡然下了決定。

「公明哥哥。叫諸位兄弟準備。從此時開始。強攻祝家莊!」

因為他的這個命令,陡然間,整個獨龍崗的戰情。拔上七天以來從未有過的巔峰!

隱約間,他想起那個人在說:「你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

如果真是你做的,我看你怎麼接……

*************

兵鋒如潮。

梁山一邊吳用在陡然間所做的果決判斷後洶湧而來,也造成了祝家莊一邊的驚悚與混亂。

欒廷玉、祝彪等人退回庄內之後,那邊梁山眾頭領的群聚而來,做出要搶佔陣地的姿態,委實將庄內眾人嚇了一跳。獨龍崗這邊各種工事、陷阱已經被毀得差不多,唯有莊子附近還有些殘留,梁山之所謂還未強攻,便是因為強攻的損失還太大。但在此時看來,多抓了一個頭領,竟然令得對方陡然間像是炸了毛一樣,所有人都被嚇得懵了懵。

就連此時站在莊子外牆上做運籌帷幄狀的寧毅,都眯著眼睛看著這一幕,有些疑惑:「他們怎麼了?」

只片刻,莊戶們朝著圍牆洶湧而上,已經是在祝龍等人的吆喝下準備正式防禦。欒廷玉、祝彪才從外面打了回來,身上帶傷,這時候衝上莊子的圍牆,也有些驚異。假如梁山真的不要命的亂來,祝、扈二庄到最後也肯定是撐不下去,他們方才還為著抓了三百人而高興,此時祝彪手持鋼槍,看著寧毅這邊:「你做的好事,他們要強攻了!」

「三少,不要亂說!」欒廷玉看了寧毅一眼,「咱們才抓了人,對方反應就這麼大,說明雷公子的計策有效,他們害怕了!這是好事!」

「好事便是讓莊子早兩日破嗎!」

「比之前那樣等死好!」欒廷玉笑起來,朝寧毅拱了拱手,「雷公子,你可還有其它計策?若沒有,欒某便按照一般狀況來防守了。」

寧毅還在那邊探頭探腦地看梁山人的集結,這時候望了望欒廷玉:「若沒有計策,欒教頭還能守多久?」

「扈家莊若願意出力,守到後天當無問題,他們想要破庄,也要付出幾倍的代價。我們只能硬抗,讓梁山人受不了這損失,或許會退走。」

欒廷玉一開始打的便是這主意,獨龍崗若奮力抵擋,當梁山不願意承受損失,就有可能保全。可惜連日的奮戰並未令對方望而卻步。他之前對寧毅的態度還是不冷不熱,但這時候看見梁山的變化,卻明顯親切了許多。寧毅笑道:「那我還是有些想法的。」

他將方法告訴欒廷玉與祝彪二人,二人離開之後,祝朝奉與祝龍等人過來,他才請祝龍準備將索超、秦明等梁山頭領帶來:「若事不可為,對方非得強攻,便請祝兄將這些頭領推到陣前,他們若要強攻,就挨個砍了。」

將事態的轉變寄托在對方的義氣上,這樣的事情未必能成,祝龍下去時,祝朝奉道:「雷公子莫非早也預料到了他們會強攻?」

寧毅卻是搖頭一笑:「這哪裡猜得到,我還未與那吳用對壘過,這幾天看他風格穩健,顯然也是用正之人。這一下倒確實沒料到。」他躲在大盾牌后朝外看,「接下來的,慢慢看吧……」

******************

夕陽如火,鼓聲擂起。

吳用方才那決定做下,不可謂不果決。此時的如火夕陽當中,軍營這邊便已經準備傾巢而出。吳用與宋江在營帳外看著那邊的前線之地,事實上,在吳用心中,也在等待著更新的情報到來。

方才的命令之後,他便在心中一直權衡事態的得失,不過是今天出現的這些雜事,值不值得這樣去做。但命令還沒有必要修改,這邊軍隊還未準備好,祝家莊那邊。殺聲響起來。對方先動了!吳用的目光盯著那邊,過得片刻,有人便來報告情況。

「欒廷玉、祝彪等人,帶隊襲擾。然後他們……他們好像在放人……」

「什麼?」宋江問了一問。那探子只好再說一遍。對方一面打一面跑,偶爾放出三兩名自己這邊被俘的兄弟,弄得前方的頭領有些猶豫。不知道對方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只好回來詢問一下。

宋江望向吳用,吳用張了張嘴,片刻,臉上露出複雜的笑容,咬牙道:「陽謀……雷鋒?」

*****************

轟!轟!轟!

如火的夕陽中,擂響了鼓聲,梁山的兵丁蔓延、彙集,祝家莊上人頭涌涌,遠處欒廷玉等人的襲擾還在持續,廝殺聲傳來。在這個傍晚,對峙的氣氛終於拔升上去。所有人都心弦緊繃,戰陣兩邊,都是肅殺的等待。

距離祝家莊一箭距離之外的道路、山坡上,一撥撥的士兵彙集在那兒,將領騎著戰馬,氣氛蕭殺森然。戰事的主導權顯然在他們。莊院的圍牆上架起弓弩,人們咬緊牙關,心頭忐忑。這一刻,沒有人能夠預料到事情發展的方向,甚至於作為事件主導一方的主事人心中,都在天人交戰。

沉悶的對峙前後大概持續了一盞茶的時間……

鼓聲毫無預兆地停了下來。

在梁山後方遠處的營地內,名叫吳用的男子放下了手:「今日……暫且收兵。」

「他們……收兵了?」城牆之上,聽著梁山軍陣之中吹起的收兵號聲,隨後眾梁山將領逐漸蔓延歸去,都有些傻眼,但隨後才有些驚疑地歡呼起來。

就連已經戰得疲憊不堪的欒廷玉等人,陡然見到這一幕,先是錯愕,隨後也眨著眼睛,獃獃的、感到鬆了一口氣。

誰也沒有料到,獨龍崗鏖戰的第八日,當梁山軍隊擺開強攻的架勢之後,成為了他們第一個在深夜到來之前就撤兵的日子。

這樣詭異的一幕,沒有多少人能夠明白其中的所有緣由。

「便讓他們多苟延殘喘一日……」梁山的軍營當中,吳用對著眾人,如此說道,就戰局來說,梁山強勢依舊,幾乎沒有改變。

而在這邊,寧毅呼出一口氣,望望天空,也笑了起來:「恭喜大家,又多活了一天……」隨後又跟身邊的人感嘆,「有沒有看到,真是厲害,梁山軍隊來來去去,令行禁止。雖然我不太懂打仗,但是下了強攻命令以後還能這樣把人全撤回去,說明宋老大他們對手下人掌控很強,這種朝氣,真是如日中天……」

旁邊的王山月看了他好一陣:「其實……你在那邊有姦細……」

「噓。」王山月聲音既低,依舊望向庄外的寧毅卻也輕輕豎起了手指,低聲肅容道,「當然是有的,那才是真正可控的布置。」

「放出了這麼多煙幕,若是控制得好,倒是真可以考慮幹掉宋江……」王山月輕聲低喃。寧毅看了他一眼。

「為什麼要幹掉宋江?」

他笑了起來,這句話倒是令得王山月皺起了眉頭:「那你要幹什麼?」

寧毅指向庄外,夕陽之中是梁山兵馬退去的身影:「你看,他們兵強馬壯,令行禁止,說來就來說退就退,是因為宋江夠仁義還是黑得夠帥氣?」

「……」王山月還不夠適應寧毅這種現代化的調侃,一時不好回答。

「他們想要造反,他們夠強大,他們可以搶更多的東西,他們心裡明明白白,我們已經打不過他,所以他們不計較一時得失。整個軍隊,都霸氣外露,武瑞營跟他們在外面遇上,恐怕都是一波平推。弄死宋江,小範圍的爭鬥之後。新頭領上去。至少在他們大概滿足,擴大到方臘去年那個程度之前,他們都不會停下。」

寧毅目光嚴肅:「就算是最好的結果,宋江一死,大家分贓不均一拍兩散,已經嘗到過甜頭的人不會再甘心做以前的小山賊。山東之患一時可解,但過一段時間,恐怕就是流寇四起,到時候變得更麻煩。而且,總會有人嘗試整合這股力量……事情要解決。他們大部分都要死。而且我也有私人上的理由做這件事。」

「……做得到才行啊。」

「想起來是有點難,但事在人為。」寧毅笑了笑,眼見著祝朝奉與祝龍祝彪欒廷玉等人都走過來,依舊低著聲音。卻沒有避開眾人。

「現在的梁山。對外正是最強大的時候。但在內部,他們山頭無數,義氣跟自覺。比軍紀更嚴格,而人心隔肚皮,三個人之間就會出現猜疑,要不要將事情上報,要不要先上報,要不要觀望,什麼想法都會有。有想法就有差別。兩百人放回去,三分之一會被隔離,三分之一會跟著自己原來的頭領,就算有事,頭領也會罩著,另外三分之一,會被真正的包庇起來。」

「哪裡都不缺聰明人,特別是能當老大的。我兄弟被放回來了,我知道他的清白,要不要去坦白,坦白了以後,哪怕上面豁達,這一次也肯定被防備。只要看到這一點,猶豫了,或者覺得不去坦白也無所謂,以後就都要把人藏起來。為了眼前一點點的好處,認為我是在大勢之中,怎麼做也無所謂的,這就是所謂的鄉愿,德之賊也。」

「出去坦白了的,沒有招供的固然可以豁達,但你坦白說出來,上面信不信?招供了的,小房子里,沒人看到,他是會說自己是硬漢呢,還是把自己招了的內容說出來,堅持自己是硬漢的,心裡有秘密,完全坦白的,心裡有慚愧和芥蒂。再接下來,出來坦白了的,看見那些沒坦白,卻不願意出來的人,認出來了,怎麼辦。再再接下來,沒有被抓的人,如何看待這些回來的人,特別是我給他們的任務里還有在睡覺的時候砍下同伴腦袋這種事情,傳開以後,就算上面不追究,大家會怎麼想……心裡有鬼,就能做文章……」

「放回去兩百個人,真正被隱藏下來的也許到最後就是三四十個,因為身份被認出來,願意幫我們做點小事的,或許還要更少,絕大部分人也會選擇觀望。這些人是誰,誰做事誰不做,連我都不知道,我也不在乎,只要或多或少的有,就可以了。」

「十幾個人或許幾個人潛伏進去,還不算大,今天晚上……或許現在,那邊就已經完全弄明白我做了些什麼,事情我不介意他們知道,原原本本地攤開給他們看。第一道題已經出了,接下來,就看看那位加亮先生怎麼解吧,說不定真有人中龍鳳,不過……在最好的時機上,他們或許已經慢了一步了……」

此時祝家的幾人都在旁邊聽著,寧毅笑起來,隨後拍了拍手:「不過他們怎麼做,是他們的事情了,王兄,新翰兄弟,事情還沒完,兩百人走了,這邊又多了三百,工作量太大,我一個人是做不來了,今夜還得請兩位幫一幫忙。另外,希望祝家幾位兄長與扈家莊交涉一下,將他們那邊抓來的兵將也一併押來這裡,兩百多人的題目如果不夠,咱們再加幾百,也請莊子里派出一些見多識廣的,可靠的,來認一認人,只要名字記上去,這些人全家就都拴在繩子上了。」

這話說完,祝龍等人便是興奮地應了,這等複雜的計策,他們就算聽不懂,也覺得實在是太狡猾了,太一肚子壞水了。祝朝奉、欒廷玉、王山月等人則還在咀嚼其中的道理,寧毅回過頭去,望向梁山軍營的方向。

他現在能夠想到,事實上,或許有那麼一刻,那個叫吳用的是隱約察覺到了這個局裡的危機的。那是屬於聰明人的預感,或許也是因此,那一刻,他會忽然選擇讓梁山全軍準備強攻祝家莊。那一瞬間,是連寧毅都有些意外的。

假如這樣的想法真能剽悍地貫徹下來,寧毅能夠騰挪的空間,就真的不多,或許接下來,只能選擇說服祝、扈二庄全力突圍,以保存實力。若到了這一步,自己就真是狼狽了。

可惜,聰明人總是聰明人,當時間過去,他能夠冷靜下來,就能理智地判斷全局的狀況。比之之前幾倍的損失,加上被放回來的人可能在最混亂的戰局上造成變故,將損失進一步加大,再加上自己頂的朝廷的名頭應該也提醒了他武瑞營漁翁得利的可能。他還是理智地選擇了退兵。

只要整肅軍紀,將這些許隱患除掉,梁山的優勢依舊,反正祝家莊已經是囊中之物了……他應該也是這樣想的,可惜啊,外傷易除,癌細胞卻是會迅速擴散的……

聰明人總是比笨蛋好猜的地方,就在這了。

他搖了搖頭,揮去心頭些許餘悸,祝家已是疲兵了,事情才剛剛開始,梁山兵強馬壯,時間也未必充裕,事情還算不得樂觀。他從不在戰術上小覷旁人,假如那邊還有怎樣的天才,或者說出了怎樣的意外,能夠破局,自己也不是不能理解。心理壓力總是一分一分地加上去的,在崩斷最後的那一根信任之弦以前,自己還是要按部就班地做下去。

接下來,便看那邊怎樣解題吧……

夜風吹過。

如同寧毅所說,題目已經出了,到得夜間,梁山營地中幾乎所有的將領便都知道了出現的事態,情況明明白白地擺在了所有人的面前,這真是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的陽謀。而「混元霹靂手」雷鋒這個名字,也已經在不長的時間內就傳遍了營地,讓所有人疑惑著這到底是個什麼人。

篝火燃燒,明明暗暗的光芒中,一向形象端正的關勝都將酒碗拍在了桌子上。

「衝出來個鬼!」

************

今日兩更已有九千字。求雙倍月票!(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一一章 惡念東升(五)

33.98%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