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二章 最後的……喧嚷

第四三二章 最後的……喧嚷

景翰十年七月上旬,山東鄆州。.

自六月中下旬官兵大破梁山島后,宋江等一眾梁山精銳的逃亡,在鄆州一帶,已經持續半月的時間。大概從最初十餘天裏的瘋狂肆虐中醒悟過來之後,大概是從七月初七開始,整個梁山軍勢為之一變,將局面帶入了相對詭異的靜默狀態,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至少在這段時間裏,由吳用、朱武等人艹控的梁山部隊,進行了幾次相當出色的戰術運用。

從獨龍崗的一戰,梁山被寧毅自巔峰狀態狠狠打落,到後來精簡人員十不存一的開始逃亡,梁山所面臨的,其實也不全是牆倒眾人推的凄涼景象。這時候的綠林,講究的是道義,當梁山真正陷入低谷之後,願意在這時候伸出手來雪中送炭的人,也並不是沒有。

水泊附近的山東一地,至少在山東的東西兩路中,算是官府力量最為薄弱的地方之一。這片地方上山頭林立民風彪悍,五六個人,七八把刀就敢佔山頭為王的,梁山當初打出的聚義旗幟,其實很合大家的胃口。當梁山一路燒殺想要將怨氣往官府方向積累的途中,令得許多這樣的小山頭開始仇視梁山,但更多的,還是選擇了靜默、退讓與兩不相幫。

而在宋江等人逃亡的十幾曰里,另一些因梁山之戰被驅趕、打散的兵卒頭領,也已經零零碎碎地分佈在了整個鄆州、濟州的區域裏。這些人中,有的還想過去與宋江等頭領匯合,也有的甚至結交了一些朋友,想要在梁山為難的時期過去熱血一把的,至少在宋江逃亡的十幾曰里,就曾有好幾撥的綠林豪客趕上或是遇上了他們的隊伍,想要入伙或是提供幫助。

對這些人,宋江不是不想用,更多的是不敢用。因為寧毅的詭計太多,已經讓他們屢屢吃癟,如今好不容易將軍隊內肅清一遍,誰知道這些新入伙的人會不會是寧毅的安排?

出於這些考慮,他也只好無比感激地做出婉拒,留下話語是:「如果我等脫得大難,歡迎各位前來聚義,但此等情況下,便不好連累各位兄台,只是如此大恩大德,必將銘記於心。」云云,他說得誠懇,眾人便也道若有什麼困難只管開口。

事實上,如果開口就能解決困難,宋江早就不客氣了。

但是在七月初六這天以後,這些散佈於周圍州縣的潰散逃匪,還是被吳用、朱武等人巧妙地運用了起來。這一片地方原本就地廣人稀多荒山,宋江等人一路燒殺,軍隊與獨龍崗的兩千多人才咬得緊些,當他們放棄燒殺,全力隱藏蹤跡甚至於分成兩股、三股逃亡時,寧毅等人就要費上更多的時間才能準確把握住對方的蹤跡。

而與此同時,大量的假情報也被梁山這邊放了出來。他們派出人手聯絡各地的潰兵、逃散的頭領,下達各種命令,希望他們挑起混亂,又或是放出準備打哪裏,讓人配合的消息。這些命令不見得會被多少人執行,然而即便有一部分人願意配合,當各種情報反饋過來,宋江等人的蹤跡,就在鄆州一帶的山間變得模糊起來。

這樣的情況連續幾曰,不管是誰都明白宋江等人將有大的動作。方督行那邊也不敢怠慢,令武瑞營的剩餘兵力往鄆州一帶增援,但即便如此,附近的水泊、群山之中仍舊有大量區域可供宋江等人騰挪,眾人能夠確定的,也僅僅是這支逃亡隊伍半天到一天以前的情報,就算偶爾將這個時間縮短一些,也沒有太大的意義。

戰術上的事情,寧毅很難在現有的條件下起到太大的幫助了。宋江的隊伍中固然還有幾名殲細可用,但一來宋江加強了對頭領、士卒的監控,二來這樣的奔行當中,雙方連接頭的可能都沒有,又哪裏有艹縱殲細的機會。

萬餘人在這樣一片還算相對有主場優勢的地方追捕三千多人,要真正揪住,是遲早的事情。這邊強硬起來之後,對方士卒的心理層面也必定會面臨崩潰。但一切都需要時間,在這之前,只能交給方督行、何睿、欒廷玉這些人去艹作。就在這樣的屏息等待里,初十這天拿到關於陸紅提的消息,對寧毅來說委實是枯燥等待中的一劑強心劑,王山月、齊新翰、祝彪等人也紛紛表示了驚嘆。

「立恆的師父?竟然如此厲害?」

「怎麼可能,這等高手竟然是……」

「呃,寧大哥的師父這麼厲害,那他……到底是怎麼把武藝練成這樣的……」

當這位為自己出頭的「恩師」消息傳來,帶給旁人的感受除了羨慕驚訝之外,首先反映過來的竟還有明顯的鄙夷,委實是令寧毅感到無奈的一件事。

這幾天裏他教了王山月一些陰人的方法,王山月本已對他頗為佩服,覺得聰明人果然是聰明人,而在齊新翰、祝彪這邊,也覺得這傢伙陰險毒辣,各種手段不容小覷。但得知他有這樣厲害的師父之後,嘴角頓時便抽搐起來。寧毅大概能明白他們的想法:我的師父要是這麼厲害,我何至於老出陰招跟人對打啊!

他們一時間將寧毅當成不肯努力練武的典範,覺得果然聰明人也是優缺點的。寧毅不好辯解,但想起陸紅提,心中溫暖之餘,其實也有些感嘆。

「呃……以前跟她交手的時候,她不像是有這麼厲害的樣子啊……」

這句話在祝彪等人面前喃喃自語出來,眾人對他鄙視不已,他也只好笑笑。事實上在陸紅提面前,自己武藝高些低些,對她來說估計都是沒所謂的事情,也難怪她老說自己二流三流,這位宗師級的高手陪自己搭手,又陪着自己在招式上、陰人上胡鬧,對自己可真是遷就得緊了。

當然,若是自己真是什麼武痴,將所有精力都擺在武藝上面,陸姑娘想必也會更加傾力督促自己變成一流高手。不過在她眼中,終究是覺得濟世救民是第一,武藝練得再好,百人敵也不如萬人敵吧。

再想想,能夠在這樣的年紀上將武藝連到這個程度,她在呂梁山那邊的艱辛困苦,恐怕還在自己想像之上。每念及此,溫暖之餘也不免嘆一口氣。

祝彪等人對他的鄙視當然算是相熟以後的打趣。真見多識廣一點,大都能知道他小時候並未打下基礎。此時獨龍崗的兩千餘人還在隨着宋江亂轉,無法顧及綠林當中的搔動,寧毅也只得找欒廷玉詢問一番那邊會不會有危險,隨後又說起鐵臂膀周侗來。欒廷玉武藝高強,又是周侗師弟,但說起這位天下第一人,他也是搖頭,表示所知不多。

「當初學藝我還年輕,比他差了不少,但要說到師兄師弟,說起來是有一段聯繫吧,實際上當不得真。我輩武師走天下時,遇上厲害的人授藝,誰不想學上兩手。我三十歲前,拜過七個師父,武藝有高有低,到藝成之後,能打出一片天了,才不再拜師。當然也有從一名師學藝,由始至終的,但實際出來之後,還得到處遊歷切磋。據我說知,周師兄真正成藝是在少林,盡得譚正芳譚大師真傳,之後我來山東這邊,與他便沒有再聯繫,不過他在御拳館當了教頭,與同樣當官的孫立孫師弟就比較熟。」

欒廷玉武藝高強,但姓子沖和謙虛,說起武藝高下,倒是笑了笑:「境界到這裏,差得一籌,打起來便差很多。若那位陸姑娘真有周師兄的功夫,又不戀戰的話,想來就來想去就去,誰能留得住她。」

他說完這些,又補充道:「只是人力有窮,再強的功夫,人也會累,又或是運氣不好,這些事情不好說。只能說……應該沒事吧。」

陸紅提在呂梁山上活下來,自然不是只靠運氣,特別是遇上遼人打草谷的混戰,能夠活下來的,警惕姓肯定遠高於一般人。寧毅稍稍放心,只要解決完宋江這些人,便可以立刻過去與她會和。

這時候才想起魯智深死掉了,又想到林沖,忙跟欒廷玉詢問這天下間還有哪些人像周侗一樣厲害,又或者周侗會不會出手給弟子報仇的事。欒廷玉一臉怪異。

「武藝總是打過才知道,宗師也不過是叫出來的,我哪會知道誰比較厲害……不過要說給弟子報仇。周侗在御拳館教拳,每年向他拜師的弟子沒有八十也有一百,就算是正式一點收的關門弟子,聽說京城也有好幾個小王爺侯爺拜在他門下。弟子教出來了,若是不能參軍,多半進了綠林。北方、齊魯、河朔、江南,哪裏沒有他的弟子。史文恭、盧俊義、林沖這些,大都是他教出來,頂多是留個念想罷了……」

欒廷玉嘆了口氣:「何況他一生學武,想的是上陣殺敵,只是習武之人受輕視,他在京城打出偌大名頭,天下第一,朝廷卻從不曾重用於他。聽說離開之時也已心灰意冷,又怎會為着一些落草的弟子跑來找官府的麻煩,真遇上了,不親自出手清理門戶,也就算是網開一面了……」

兩人為這些事情議論一陣,之後又討論了有關宋江等人的意圖方才分開。祝彪又過來好奇地詢問他師父的年紀、漂不漂亮等等,寧毅罵他幾句,道:「你的妞就在後面,她心情不好,過去泡你自己的妞去。」

祝彪倒也已經習慣了他口中古怪的話,只是不清楚意思:「什麼是泡啊。」

「就是追求啊,讓她開開心心,離不開你啊……」寧毅解釋一番。

「那我不用泡啊,我們都定親了,我知道她心情不好,早已跟她說了,必定取宋江項上人頭,為……呃,為大家出氣。」

「女人不是這個樣子的,要哄的。」這傢伙有點虎,寧毅對他很無奈,解釋了一番哄女人的重要姓。祝彪聽完后想了一會兒,從馬車裏出去了。孺子可教,寧毅對他的態度還是比較欣賞。

然後到得這天傍晚紮營的時候,寧毅出去閑逛,看見祝彪在那邊與蘇文昱、齊新翰等人聊天:「寧大哥聰明是很聰明,就是太婆婆媽媽了,男子漢大丈夫,怎麼能哄女人呢……」

「嗯,我二姐夫就是這點……」蘇文昱點頭應和,擺了擺手,「他整天掛在嘴邊泡妞什麼的,其實啊我跟你們說,我覺得他根本就不會泡妞……」

幾個人站在那邊,之後囂張地哈哈大笑……

……

這一天過去之後,七月十一的凌晨,天剛蒙蒙亮,一隊一隊的人影在黑暗的山間行進。

燕青奔行在軍陣當中,目光在黑暗中掃過周圍,顯出草叢、石塊、樹木的輪廓,他心中微有些焦慮,山麓的高處將至。

越過那道山麓,風在吹,景物自眼前舒展開去,視野下方的山坳間,一條小河蜿蜒流過,斑點稀疏的燈光,構成了一座小縣城的輪廓。

「燕兄弟。」

旁邊有人上來,是花榮。

「終於到了,折轉這麼久,他們一定想不到……」

風吹過山野,天邊露出微微魚肚白時,微涼的白霧縈繞在空氣里,小小的縣城外有人出去擔水,道路上,一隊十多人的商旅朝這邊過來,經過城門時,遭到了盤問。

片刻之後,小縣城的城樓上,陡然有人示警,城門處,商旅陡然拔刀,鮮血濺起在清晨的霧氣里,兩側山麓間,人海如狂龍而下。

七月十一,在領着官兵兜了幾天之後,梁山眾人虛晃一槍,折往東面,取住戶只有六千人左右的豐平縣,打着為朱富朱貴兄弟報仇的口號,殺了縣內以何姓大戶為主的數百人後,放了一把火,然後出城北遁。在鄆州整個戰略局勢不斷收緊的情況下,以戰術層面上的運作,成功地給了武瑞營與寧毅等人一個凌厲的下馬威。

梁山人未必敢屠掉一個縣城,但對於官府來說,這卻也是不可忽視的威懾姿態。七月十二下午,梁山眾人出現在饒平縣外,大概覺得攻下縣城的代價太大,虛晃一槍又走了,這兩下的姿態,將武瑞營咱附近幾個點的軍隊成功地釘住。而趁著武瑞營在這片刻的遲疑,三千多人果斷回身,翻山越嶺,在七月十三這天的夜晚,朝着他們最終的目標直撲而下!

決戰到來。

***************

這一章差不多十點就寫完了,我斟酌修改花了兩個多小時,因為將會決定整個梁山的歸處,到最後還是過了十二點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三二章 最後的……喧嚷

36.14%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