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五章 鐵臂無敵 三拳之約

第四四五章 鐵臂無敵 三拳之約

;

轟的一聲空響。◎◎

荒村村口,這是吞雲和尚絕對想象不到的一擊,超出意料、忽如其來,簡直像是陷入了早有預謀的陷阱一般。

隨著那老者的單手出拳,拳風在頃刻間呼嘯壓來。在第一時間裡,他的眼中甚至只有那簡單的一拳,揮出、放大,形成渦旋……

而放在寧毅等人眼中,那老人只是微微偏頭,朝著吞雲和尚推出了一拳推出,然後響起的渦旋卻並非是那老者打出來,而是吞雲和尚在第一時間陡然縮起了身子,在那老者的拳風上,身體與袈裟像是形成漩渦一般的凹陷,巨大的袍袖捲起了聲響。然後直接向後飛出兩三丈外。

他武藝高強,尤其以輕功著稱,這一下腳底看來還沒有多少動作,整個身體只是被那拳風一激,卻如同觸電一般飛出兩三丈遠,甚至還舞出轟的破風之聲。純以觀賞而言,比那老者的側身出拳不知厲害了多少倍。只是他退到三張外一間土屋牆邊停下,已經變了臉色。寧毅此時或許還看不懂老者拳法的厲害,於眾人臉色反應可是看得清楚,輕聲鼓掌道:「好輕功。」身邊的紅提極細微的笑了笑。

相對於寧毅此時微有些狹促的話語,那邊的眾人卻是臉色凝重,有人疑惑有人驚駭。寧毅口中雖然這樣小聲說話,心中其實也與那邊人的臉色一般,疑惑於這忽然出現的老者的身份。他此時其實也已漸感不妙。只是那老者還並未針對於他,隨著那一記出拳,老人也已經轉過身去。

「陸文虎。」只聽他說道。「你們真是越來越不講究了,竟也開始與這等匪類為伍!」

陸文虎皺著眉頭,神色肅然,那土屋邊。吞雲和尚口中還在說:「你是什麼……」但隨即閃過的一個名字讓他反應過來,「鐵……你是……」

「哼,吞雲和尚,我在這邊官府的通緝令上見過你的名字。既然有緣遇上,老夫便為此地百姓,除你一害吧。」

老人說話,收回身側的手掌轉動,握拳,跨步,一切看起來都如雲淡風輕般尋常,只是隨著這一步跨出,一切陡然變得不再一樣。

兩三丈的距離一步而過。看起來竟也是尋常無比的一幕。而又是架子沉穩如山的一拳。朝著吞雲和尚揮了出去。面對這一拳,才站穩身形的和尚沒有多說的餘暇,身體狂舞擺動。像是在剎那間換了五六種身形,但就像是在大炮炮口拚命飛舞的蚊子。又是轟的一聲,這一拳打上鐵袈裟,頓時間,後方泥土飛濺,吞雲和尚在那拳風與土屋牆壁間擠了出去,身形如同泥鰍,只是將那泥磚的頹牆擠得陷下去一塊。

他這身形擠出、一晃,又是丈余距離,抓起一名同伴便推向那藍袍老者,但砰的一下,那老者竟直逼眼前,大手抓來。側面轟然巨響,被吞雲推出的那名武者讓老人一拳打飛,直接撞進旁邊的土屋裡。這房屋本就年久失修,被吞雲僧後背一擠,又挨了這一撞,這便轟隆隆的倒塌下去。旁邊那老者與吞雲和尚砰砰砰砰的已經交手數下,穿著寬大僧袍的和尚不斷後退,袍袖雙拳瘋狂揮格反擊,但每每被老者單臂揮砸又或是簡簡單單的一拳便被擊破防禦。但他也是高手,每次被砸開,立即便變招還擊,配合著步伐的後退,以快打慢,看來竟沒有再吃方才那樣狼狽的大虧。

這樣的狀況,大概只維持了五到六次呼吸。

寧毅還沒看得懂整個局勢的具體狀況、雙方的高下情況,只聽得吞雲和尚喝了一聲:「周侗!你欺人太甚——」

寧毅心中一個想法落地,也只有鐵臂膀周侗,才能符合眼前這老者的身份了。而在這句話后,吞雲和尚身形再退,抓起一輪石磨朝著周侗砸了過去,周侗揮掌一推,將石磨打飛進旁邊的土牆裡,與此同時,吞雲和尚腳下一點,周侗冷哼:「想走!」伸手一抓。

吞雲和尚身形才剛剛躍起,周侗的手掌抓上他的僧袍,旁邊土牆倒下的煙塵里,兩人揮手互拆了兩三次。寧毅聽到砰的一聲響,一道身影高高地被打飛了出去,滾落地面后吐了一口鮮血,起身就跑。

那一件袈裟還抓在周侗手上,金蟬脫殼的吞雲和尚躍過荒村外的一處水道,衝上已經荒蕪的田地,瘋狂奔行。或許是感到危險未除,他連話都沒有撂。寧毅也是第一次看見能跑得那麼快的人。

周侗皺著眉頭隨手扔開那鐵袈裟,走出幾步,在地上撿起石磨碎裂后的一塊石頭,照著遠處奔行的吞雲僧扔了出去。石塊破風呼嘯,炮彈一般的越過上百米的距離,直中那身影後背,吞雲和尚一口鮮血吐出,在田地的蒿草中滾出五六丈的距離,然後再爬起來,奔向遠方。

寧毅與紅提的後方,那已經過來,與周侗同道的中年人看來有些想追,但最終還是沒有追過去。眼見著對方奔入山林之中,周侗背負雙手,搖了搖頭。

片刻的沉默之後,周侗才又將目光望向寧毅與紅提。陸文虎等人試探著拱手:「周、周前輩,這次過來莫非是……」

「我過來為何與爾等無關,莫要再讓我看見爾等與那等姦邪之人為伍,走吧!」

這句話后,陸文虎等人如蒙大赦,連忙離開。寧毅的心中卻有些不爽,自己身邊的紅提據說也是宗師身手,名氣不大,這幫傢伙就不要命地殺過來。周侗也是宗師,有個天下第一的名頭,他單打獨鬥吞雲和尚時,什麼陸文虎就不敢出手,這點膽識還想當什麼盟主,真是玩笑!

圍攻的話,也許有機會的啊……

心中是這樣想著,對於周侗的身手。寧毅雖然無法去客觀地評價強弱,但他成名多年,盛名無虛。方才打吞雲和尚時,幾乎出拳如山。從每一拳都壓得吞雲和尚這種強人無法避開的氣勢看來,估計比紅提還要高上一籌。而且隨著眾人的離開,某種感覺,已經從心底變得明晰。讓他不由自主地去感受大腿一側的火槍位置。

不久之後,那感覺便應驗了。

老人背負雙手,望著這邊,再開口時,已經沒有方才對著陸文虎一幫人時的倨傲:「寧人屠、陸姑娘二位,老夫周侗,今日路過此地,受命取兩位性命。」

「早知道該跟大家一道圍攻你的……」寧毅嘆了口氣,「太尉府的命令?」

周侗原本將目光一直鎖定在紅提那邊。倒是寧毅的這句話后。望了望寧毅:「不愧是心魔……」他將目光轉回紅提身上。笑道,「所以……這位陸姑娘,你來接我三拳吧。」

這位一代宗師在說起這話時。沒有多少盛氣凌人的壓迫感與畫外音。原本就在看著周侗出手的紅提目光也很平靜,這時候點了點頭。將手中的長劍交給寧毅:「好。」

寧毅接過長劍,仔細看了看她的表情,卻看不出太多的東西來。陸紅提走向前去時,寧毅朝那走過來的藍衫中年拱了拱手:「前輩好。」

那中年人也笑著朝寧毅拱了拱手:「寧公子好。」寧毅心想這人可能是個下人,隨後又反應過來,可能是周侗跟在身邊的家僕,若是自小就跟著,跟周侗這等高手到四十歲上,也就成了高手了。

寧毅想著下一句話怎麼說才好,那中年人倒是靠近過來,笑道:「不知寧公子如何知道命令乃是太尉府所發?」態度和氣,寧毅搖了搖頭:「最近就結了這個梁子,可能是梁山的動靜太大了……你說,三拳應該沒事吧?」

他旁敲側擊的便是想問接下來會怎樣,那中年人笑了笑,卻搖頭:「這個……難說,寧公子也要做好準備才是。」

此時紅提走到距離周侗五六丈的地方,抱拳鞠躬,看來雖然頗為鄭重,但並沒有一般中說得那樣氣勢滔天。這場宗師之戰,顯得極為簡單,畢竟這也不是什麼高手打起來就氣勁亂飛的世界。只是聽得那中年人的說話,寧毅陡然變了臉色:「你開什麼玩笑……吞雲和尚也不止接了三拳,那我們得拿劍……」

話音未落,那邊紅提擺了個架勢,虛步踏出,周侗也已經不再是背負雙手,笑了一笑,舉步前行,他舉步,紅提也陡然發力,逼近過去,五丈的距離,兩道身影陡然間沖在一起。在那高速的衝刺中,寧毅隱約覺得紅提的身形踏的像是太極拳的步子和架勢,只是速度快了不知多少倍,奪身搶攻,在那邊,周侗弓步跨出,出了一拳,拳鋒斜向下,取的是對手小腹,算是最正規的沖拳打法。

轟的一聲,紅提手掌壓下,巨大的力量沉入地面,寧毅看見紅提的身影矮了一矮,像是壓著周侗的拳頭將力量引導向下。在兩人的腳下,黃土的地面上甚至激起了灰塵的波紋。寧毅能看清周侗的動作,卻看不清紅提的,只是在這一下卸力之後,紅提身形暴起,轟的一下,像是用肩背的力量直接將前方的天下第一人撞了出去,灰塵揚起,周侗的身體被撞飛出去,紅提一個轉身,虛步,擺開拳架,那一瞬間,竟有種後世「春麗」的颯爽既視感。

寧毅儼如看到了神跡,根本料不到紅提的武藝已經到了這個程度,正面對上周侗一拳,竟還將對方給直接震退了。只是這樣的喜悅與錯愕還沒能從心涌到喉嚨,耳中傳來周侗的笑聲。

「哈哈……好——」

那聲哈哈還是周侗在飛退之中發出,而後陡然喝出的那聲「好」,卻如同雷霆怒濤,隨著周侗身影的一退、一進,陡然間席捲而來,寧毅耳中轟鳴擴大,視野那頭,周侗在被震退之後,身形直進,雙拳轟向紅提。

拳重,卻無聲。

紅提雙手封、架了只是一瞬,身體朝著後方空中飛了出去,噴出鮮血,滾落地面。

寧毅腦袋中空白了一下,根本想不到,兩人的戰鬥會在剎那間開始、又結束。而身邊中年人的聲音,此時才完全傳入寧毅的耳中。

「我家主人年紀越高,修為日深,只是身體終究跟不上修為……他迫至巔峰,頂多也是出個三五拳而已,只是這三五拳在普天之下,怕是沒有幾人能夠接得住的……」

寧毅偏了偏頭,朝前方走過去……

ps:作者(微)威信平台:xiangjiao1130,或者搜索「憤怒的香蕉」。

企鵝微博:憤怒的香蕉。

請書友能加一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四五章 鐵臂無敵 三拳之約

37.27%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