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往事滋味

第四十七章 往事滋味

(ne?

漂亮的碗碟從籃子裏拿出來,切開的松花蛋一角沾上調配出來的鮮紅色醬料,紅黑相對,鮮艷無比。聶雲竹正將這小碟往櫃枱上放,此時也看清楚了那邊的兩名男子,眨眨眼睛,微微露出疑惑的神情,片刻之後,似是記起了什麼,臉上收斂了笑容,微微彎了彎腰,扭過頭來,繼續將松花蛋往外拿。

「那……小二哥,麻煩你了,如果有什麼醬料不夠,過去取便是……」

顧燕楨這時已經帶着滿臉疑惑的表情走到了櫃枱旁邊,扭頭看着她做這些事,那小二大概也看出些不妥,一時間猶豫着沒有過來問顧燕楨需要些什麼。待到柔聲細語地跟小二拜託完事情,聶雲竹收拾好竹籃,方才笑着朝他點了點頭:「顧公子。」

「雲……竹?」顧燕楨看着那些松花蛋,「你怎會……怎會出來售賣這些東西?」

「有何不妥嗎?」聶雲竹收拾東西往外走,微微皺了皺眉,反問一句。顧燕楨跟上來,想了好一陣子,話到口邊又遲疑住,片刻后才終於吸了一口氣,撫平情緒。

「我、我自東京回來,去金風樓找你,才知你已不在了。我問了你如今在哪,她們不肯說,只以為你得了個好歸宿,也為你高興。可你如今……怎會如此?拋頭露面地出來售賣這些東西?」

街道上人來人往,聶雲竹低頭走着,略想了想,方才微笑道:「謝謝公子掛心,雲竹此時雖然拋頭露面,但也只是以雙手勞作賺錢,並無不妥之處。相對於以前那些生活,此心已得歸所,公子勿需擔心了……呃,尊友尚在樓中等待,公子還是儘快過去吧。」

顧燕楨嘆口氣,苦惱地搖了搖頭:「無妨……方才那人乃是沈邈沈子山,當初也曾與你有過幾面之緣,你方才沒認出他么……」聶雲竹低着頭,他看不見表情,隨後又笑了笑,「也是,你方纔此等打扮,他也是未有認出來……」

雲竹一直低着頭走,他也就在旁邊跟着,不知道該提什麼話題才好,只好瑣瑣碎碎地說些往事:「……猶記得那年白鷺洲頭,雲竹一曲琴音技驚四座,在下當日就曾說過……那年選花魁,本以為雲竹必能獨佔鰲頭,誰知雲竹連爭奪的心思都沒有,在下方知雲竹淡泊心性……離去之時,本欲與雲竹吐露心聲,可到得後來,還是幾句簡簡單單的客套話……可我在東京之時,卻是日日都在思念你……」

想着想着,心緒涌動,幾年的想法一次爆發了出來,最後這句話,算是豁出去了,話說完便要去挽對方的手。只是聶雲竹或許經商擺攤是新手,這方面卻早就經驗,陡然蹙眉朝旁邊挪開了步子。顧燕楨微微愣在了那兒,聶雲竹看了看他,皺着眉頭沒有說話,過得許久,終究還是露出一個微笑,斂衽一禮。

「雲竹……姓聶。」

「嗯?」顧燕楨遲疑片刻,隨後才道,「你……此時夫家的姓?」

雲竹搖了搖頭:「家父便是姓聶。之前淪落風塵之地,以色娛人,雲竹不願到最後連這姓氏也賣了,因此只用了雲竹之名。當初在金風樓,這姓氏未跟旁人說過,然而如今總算贖身離去,總算能回復全名了……公子當初青睞,雲竹心感高興,此時公子還記得那些,雲竹也只有榮幸二字可說,因此公子將來若真記得有那樣一個女子,妾身也希望,那是聶雲竹,而並非是金風樓的名妓雲竹。」

這番話她從頭到尾都是微笑着,和煦但自立,中間拿捏著距離感。顧燕楨自是能聽懂話中含義:「你……你是怪我只記得當初在風塵之中的你……可是……」

「並無責怪,當日雲竹,的確身處風塵之中,賣藝、賣笑、以色娛人,事情是這樣,便是這樣。公子是真的關心雲竹,雲竹也是真心感激的,因此想告訴公子,如今雖是拋頭露面,但云竹心中安樂,比之當初在金風樓,不知要快活多少倍,公子勿需為雲竹擔心了。」她微微屈身一禮,「妾身還有事情,先走一步,公子請回吧。」

還有一家酒樓的松花蛋要送,她心中想着這事。畢竟是好不容易打開的銷路,不敢去得太晚。至於顧燕楨……當初各種才子見得多,也有一些縱橫歡場自命風流,頗得女子歡心的男子,顧燕楨在這其中也算是相當出眾的,風度才學、舉止心性,都讓他能被許多的女子喜歡上,只是如今對於自己,那也只是一個印象深一點的普通男人罷了。

記得他當年似是上京趕考去了,之後不久自己也為自己贖了身,如今能再遇上,確實有些意外。但這也僅僅是遇上了而已,以後或許還會遇上很多人,不算出奇的。

金風樓的花魁往事,在她心中並不覺得有多少風流雅緻,也不覺得有太多可歌可頌的高雅情緒。在那些才子學人眼中,或許一場詩會一場風流韻事可以被嘖嘖稱道許久,誰又被某某名妓看上了,做了入幕之賓,甚或是得美人傾心,心甘情願地獻上了處子之身之類的,乃是男子最高最風雅也最令人羨慕的成就。可在她來說,那不過是一個女子在諸多看不見未來的日子裏,心中惴惴不安地一步步挨過去的可悲時日罷了。

自教坊司中出來,不安地承受着成為妓女的命運,好在琴棋書畫都懂,算是給了她一個小小的機會,隨後努力向人展示著自己,努力地拿捏和學習著如何吸引他人,卻又不至於讓人想起粗俗肉慾的法子,暗示他們這樣的談詩聽琴乃高雅之事。縱然有了些名聲,仍舊心頭惴惴,害怕哪一天會突然出些意外,那些有權有勢之人真的豁出去了要將某個女子得到手,不是什麼「名妓」、「大家」可以扛得住的,各種牽制、制衡,也不敢真把自己的名聲弄得太響,成了什麼花魁,變成男人展示自己魅力的工具……

金風樓的那些日子裏,這能保住自己身子的女人,沒有幾個。真的沒有其它價值又想三貞九烈的姑娘,哪有那麼好,被強行灌了葯的,綁起來的,各種鞭打折磨的,沒有哪個女子能扛到最後,真有勇氣自殺的也沒幾個,或者自殺不成,最終還是改變不了任何事情,也有的姑娘,便算是賣藝不賣身的頭牌,到某個時候被有權有勢的人給強行要了身子,又有誰真能給她撐腰。

最可怕的是,那些姑娘便是一開始反抗得激烈的,不久之後,也會漸漸的適應,漸漸的麻木,漸漸的開始與人說話,漸漸的開始學會這種生活,漸漸的開始在屋檐下與其他女子述說自己遇上了怎樣怎樣的男子……那段時間裏,她每天都在害怕著那便是自己將來的寫照。或者如同極少部分的女子一般,自盡了,又或者瘋了,再無價值之後,被扔出金風樓,變成個乞丐婆,衣服也不穿的便能在街上跑,最終過了不了冬季,便變成一具腐爛的屍骨。

顧燕楨提起往事或許很懷念,但那其中沒有她覺得懷念的事情,心頭是有些不悅的。不過,這自然也不是他的錯,如同立恆不久前說過的,有人惦記,終究是一件好事。他的想法是善意的,她便也該露出笑容面對對方,謝謝他的善意,並讓他明白這些事情。當然,他或許有些不明白自己說的歸宿的意思,便認為自己嫁了人也罷。

一路去到翠屏樓送了松花蛋,顧燕楨一直在對街看着這些事,這才讓她微微覺得有些麻煩,但現在也是無法可想,說不了什麼。「我在東京……日日都在思念你……」他所想的,他們所想的,或許皆是那個笑着、彈著琴、唱着曲,或者在別人的樂聲中跳着舞不斷地取悅他人的雲竹——這也不是他們的錯,她生不了氣,但眼下,也只能是覺得為難了……

幾年以來,或也有自彈自唱自娛自樂的時日,但確實想過,從今往後,再不以這些手段和笑臉取悅旁人了。這顧燕楨,便算說起這些又怎麼樣呢,自己若不彈琴、不唱曲、不舞蹈、不再附和那些詩詞或者讚美某某才子文采高絕,那麼大家坐在一起,又能有幾句可談的話?不過想到這裏,卻又不由自主地想起某個例外的情況來……

如今想來才發現,原本做那個決定時那般堅定,可是年前立恆問起琴曲之事,自己竟是絲毫沒有往這些事情上想,而是毫不猶豫地開了「幾層樓高呢」這樣的玩笑。後來也是彈琴譜曲,好幾次他聽那伽藍雨、長亭送別時,自己與他談笑間,竟都在想着要是能在他面前展示多些便好了。想要跟他說,我其它曲子唱得更好,其它的詞曲或許比這些古怪的小曲更好聽,當他隨口說起對單調的詞樂不喜歡的時候,自己心中甚至還微微有些氣惱,有些小小的表現欲,想要說:「若是我唱起來,可不是那樣的哩。」

心中其實已經明白,如同對方沒有在自己面前刻意地表現才子一面一般,自己也沒有表現出以往的那些技藝,可那並非因為陰影,而只是因為沒有真正談到而已,若那人真正想聽,自己也肯定會願意以這些才藝去取悅他,而完全不會覺得與之前在金風樓中類似。

回想起前幾日胡桃跟她說的那些話,她如此想着,這樣的心情,或許已是改變不了了……

她想着這些,抱着籃子淡淡地笑起來,一路回到路口的小攤,胡桃湊過來,以為她在為松花蛋高興。

「小姐,這下一天可以賣出很多了吧?」

「是啊,三十隻的任務,肯定沒問題了。」只是……事情似乎與立恆無關,因為立恆平日裏,大抵是不跟這些才子往來的……她為此疑惑著……隨後扭頭看看周圍,顧燕楨似乎已經沒在跟了……

「小姐,你在看什麼呢?」

「呵。」她微笑着搖了搖頭,「沒什麼……」

****************

另一方面,顧燕楨回到酒樓之上,與那沈子山碰面,神色複雜。

「子山,德新與那買松花蛋的小攤,到底是何關係,你……知道嗎?」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七章 往事滋味

3.86%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