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二章 春雷乍響 舊戲新篇

第四六二章 春雷乍響 舊戲新篇

江寧康王府。

天陰著,眼看便要下雨,偶爾響起的春雷之聲混在王府中喜慶的氣氛里,由於天色陰暗,下人們漲起了燈籠,燈火的光芒將整個王府渲染得更為熱鬧了。

周佩站在屏風后,探頭朝外面看了幾眼。今天是她的文定之期,但她的眼中,並沒有帶著多少喜氣,有的頂多是些許的迷茫。她在這個並不需要出面的文定之禮上,偷瞧了幾眼那個未來她將會屬於或者將屬於她的男子。

已經定下將與她結親的男子名叫渠宗慧。人在之前並不是沒有見過,由於父親周雍的放縱,這位未來的夫婿是她自己選的。在選定的當天,父親拍著她的肩膀笑:「我知道你自小聰慧,所以這些事情,全讓你自己定,我這個做爹的,對你算是夠好了吧,哈哈哈哈……只是想不到你會看上渠家的那個小子。」

原本可以選擇的,有可能是卓雲楓,但是京城一趟旅程后,周佩便不做這樣的打算了。既然成舟海能看清自己喜歡上老師的事實,卓雲楓或許也已經看出來了。渠家在江寧也是望族,渠宗慧排行第二,雖然並非長子,看起來斯斯文文平平淡淡的,但並非沒有主見之人,他十四歲便開始管了渠家的許多事物,據說比其兄長渠宗翰還要厲害。

周佩之所以選了他,主要是因為——對方的行事,看起來有些像是寧毅。當然,這個理由。她是對誰也不說的。

女子之身,無論是誰,最後大抵都逃不脫這條路。她已經看得清楚了,但或許成親之後,並不會像當初想象的那般難受。她已經聽老師說過了他與師母之間的事情,有那麼一段時間,她其實很是嚮往。

渠宗慧或許不會有老師那麼厲害,但他們之間,或許也能慢慢的接觸,慢慢的理解。她也想在王府的閣樓上。與自家的良人訴說一天里做過的事情。有趣的心情。而在另一方面,她其實也發現了,自己有許多事情可以去做,並不是沒有。至少駙馬爺爺那邊。有許多東西她都是可以去幫幫忙的。駙馬爺爺與皇姑奶奶也沒有拒絕。

於是她辨認出那片人群之中謙和沉默的少年人,看了一眼,然後轉身離開了這邊。倒是在經過後院的廊道時,看見弟弟朝這邊過來。

「姐姐。」

「君武你去哪?」

「姐姐今天文定,我自然是要到前頭去看看姐夫了。姐姐你也是剛剛偷看了過來吧?」

「有什麼好看的,渠宗慧你又不是不認識。」

「今天的渠二少可不一樣啦。」

姐弟倆笑著說了幾句。君武比她小兩歲,但實際上,進入十四歲,也已經有了少年人的模樣了。回想去年的這個時候,弟弟不聽話時自己可能還在動手打他,但自從被老師說過,真正立下志願之後,君武便在學習上用功了起來。他對聖賢之書興趣不大,只是與御下、管理、經營之類的學問非常感興趣,周佩是知道的,他想要建一個搜集各種工匠,製造各種古怪東西的大作坊,最終的目的,還是格物。

但為了這個目的去學習御下、管理、經營,大伙兒卻都是喜聞樂見的,畢竟將來的康王府還得交到他的手上。這年月里,只要不是被人懷疑想造反,皇家的人想要學學天子之道統御之學委實不難,而在整個大的規劃下,為了維持商業、資金的運轉,家中人分析給他聽,還得學習交際手腕,而讀聖賢之書,也可以增加淵博的學識,於文人來往中頗有用處,他就連這些也學了起來。

如此一來,雖然時常叫苦,但本就聰明的君武對這些還是有條不紊地開始上手。至於他拿著王府的名字在外面弄的那個作坊,周雍也好,周佩也好,大家都有志一同地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就當是小孩子的玩具,只要他上進,花點錢有什麼關係。

接近一年的時間下來,君武的氣質如今也為之一變,至少有個小大人的樣子了。至於外面那個搜集各種工匠研究諸如「不透風又輕的布匹」「硬又輕的鐵架子」等古怪玩意的工匠營,如今王府的管家管著也算是有了個不錯的規模,其中還請了江寧蘇家的匠人參與,算是給老師面子,稍作照拂。

事實上,當梁山泊覆滅的事情傳到江寧之後,姐弟兩聽說了,終究發現自己與老師之間還是有很大的距離的,但這又如何呢?交談之後,君武朝著前方過去,周佩回過頭笑著看他的背影。自己終於將要成親,想通了心中的事情,而之前一直擔心的弟弟的將來也已經可以放心,如同這春雷破開冬日的沉悶一般,接下來迎接自己的,將是一段更美麗多彩的生命了吧。

老師,謝謝你。

她望向京城的方向,嘴角露出了一個笑容。

你在汴梁,過得很幸福吧。有些事情,我永遠不會跟你說起,但我也會放在心裡,記一輩子。小佩……會一直記得你。

但小佩……要開始忘記你了。

她的心中,如此地想著……

*************

已經成年的小郡主的思緒蔓延中,遠在北方被她想著的那個人並沒有這麼複雜的心情。當然,要說幸福,最近一段時間以來,或許是算不上的,身邊四個最重要的女子有志一同地拋下他跑掉了,因為大家都覺得他有必要將心情放鬆一下。作為一個平日里掌控欲極強的大男子主義者,被身邊人這樣定義了,未必會很爽,但他當然也生不起氣來。

也罷、也罷……他想。自己或許確實是把事情和氣氛弄得緊張了,放鬆一下就放鬆一下吧。來到這裡這麼久。他沒有放下過現代人的思維,至少在對檀兒、雲竹這些人身上,他一直希望對方能夠擁有與自己對等的幸福——一夫多妻的事情除外——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她們會覺得為自己好而拋下自己跑開一陣子,自己的想法,算是初步成功了,不是么?

當然,在用這樣的理由安慰自己的同時,他也在想:接下來,還是不用再深入了……

周佩的親事在過年的這段時間裡就已經拍板決定。消息傳過來。寧毅看了一遍。除了跟秦嗣源說:「可喜可賀,這丫頭終於想通了。」沒別的可說的。

半年之前,周佩從京城回去江寧后,成國公主還曾經往京城發過一封書信。用詞或許委婉。但從意思上來說。就是那位成國公主勃然大怒。覺得自家的孫女兒進京一趟,居然差點被京城裡的紈絝玷污,實在不能忍。

為著這封信。高俅父子又被皇帝結結實實地折騰了一番,以至於這半年來花花太歲高沐恩都被關在太尉府中不能出來,也算是還了京城半年的太平世界。至於後來太尉府著周侗殺寧毅,有沒有這件事的影響,那就難說得緊了。

當然,如今的太尉府,明面暗面上,其實都不敢跟右相府結怨。暫時來說,彼此的事情記在心裡,短時間內還不至於出什麼摩擦。至於日後的事情,自然是日後再說了。正月底的這幾天時間,檀兒離開后,寧毅便投入了工作里,竹記的宣傳、營銷,另一方面,則是來往於相府與王家之間。

祝彪與扈三娘來到京城之後,王家的局面變得比較有趣。感情受挫又被歸類成「完全不會泡妞」還沒辦法反駁的寧毅,對這件事情是很感興趣的。

抵京之後,扈三娘住到了王家,祝彪則跟隨在寧毅這邊。據說王山月還沒有理清楚心中對扈三娘的感情,王家的老太君與姑娘們便喜歡上了這位山東來的農村姑娘,理由在於扈三娘的武藝真的很厲害。初到王家是,她還特別拘束,但僅僅半天,就被王家的老太君留了下來。

扈三娘心中是肯的,王山月倒是糾結得不行,跑到寧毅這邊來,跟祝彪解釋不像解釋,道歉不像道歉。這位在山東打架靠吃人的兇狠角色當天晚上甚至沒有敢回王家,第二天寧毅才帶了祝彪,隨王山月回去,當時扈三娘已經被王家的一些女子纏著耍刀了,在寧毅的示意下,祝彪叫著:「這有什麼了不起的。」下場與扈三娘乒乒乓乓地打了一場,一幫女子雖然都幫著扈三娘說他欺負女人,但看得出來,祝彪的英武還是讓這一個有著數十女子的人家頗為中意的。

王家的老太君名叫錢英,作為能夠在王其松死後撐起這樣一個家庭的老婦人,也是有著眼光與主見的,與寧毅交談一陣,便能心領神會。祝彪與扈三娘的婚約,在禮法上還是個大問題,假如家中真有那位女子與祝彪之間有好感,能夠成事,雙方攤開來說才算得上是皆大歡喜,眼下還是不可能三三五五的就說清楚,但大家應該都會樂見其成。

寧毅與王家合作的,主要還是書鋪。與錢老太君聊了一陣這個,已近中午,老太君便留下了眾人用膳。也在這個時候,聞人不二找了過來,蹭飯的同時,告訴寧毅一件事情。

「老師讓你下午有空的話過去相府一趟……對了,你那個武林高手排行榜現在還沒整理好嗎?」

「竹記又沒有弄好,排行榜有什麼用……相府有事?」

「早些時日,彭澤湖南岸打了一仗。」聞人不二低聲道,「方七佛為掩護方百花等人逃亡,斷後被俘,如今正被押解進京,有些麻煩。」

寧毅微微愣了愣:「……怎麼?」

「方百花以及一些綠林人想要救他,麻煩倒不是十分大,不過老師想聽聽你的想法。」

寧毅看看聞人不二,點頭表示明白了,不久之後,大家入席,雙方沒有再說什麼。寧毅的心頭閃過一道身影,那個在淪陷后的杭州街頭,以一人之力面對數十綠林豪雄,為了一幫孩子,要誅殺包道乙的年輕人。

「陳凡……」

方七佛是他的老師,這場戲里,如果他沒死,不會不在的……

************

作者(微)威信平台:xiangjiao1130,或者搜索「憤怒的香蕉」

企鵝微博:憤怒的香蕉(1120xj)

有這兩個平台的朋友,都請加一加,心情隨筆、寫作碎片、一些書籍、歌曲、電影、遊戲的推薦分享都會發在上面,最近都在經營這些東西,謝謝大家了^_^(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六二章 春雷乍響 舊戲新篇

39.2%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