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四章 霸刀再現 求援京師

第四六四章 霸刀再現 求援京師

、殺之聲蔓延,箭矢射進樹林里。綠林中人為救方七佛的襲擊本就是想打個猝不及防,失敗之後,便迅速逃散開去。隨後又在附近山林間預定的地點匯合集結。

或許是為了避免中調虎離山之計,官府一邊的人只是稍稍追出,便再度撤了回來。整理隊伍,救治傷員。

綠林中人雖然花樣百出,但官府一邊這次主事的並非軍隊,而是刑部。附近州縣不少有經驗的捕頭都參與其中,對上綠林人士而並非軍隊時,便恰如其分地起到了作用。

此時道路前後,擔架抬了傷患過去,也有死傷的綠林人,一群人在統計著他們的身份。淡淡的血腥氣中,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人朝囚車這邊過來。方才的戰鬥中,隊伍暫停在路邊,將囚車與犯人圍在了中間。這時那中年人道:「可以啟程了,到前方驛站再休息。」隊伍便再度開始前行。

那中年人一身官服,身材看起來雖然高大,但面頰消瘦,不過這消瘦也絕不會給人無力的感覺,只是顴骨突出,目光有神,微微抿著嘴的時候,顯得強悍而精明。他的頭髮不長,雖然經過整理,看起來仍然有些亂,手上拿著一把劍身頗寬的長劍,身上縈繞血腥的氣息,跟在囚車邊走。偶爾便看看被枷鏈束手、鐵鉤穿肩,困在囚車中的那個

「他還好嗎?」他問身邊盯著囚車的看守。

「回總捕頭,逆賊一直在看天。」

「哦。」那總捕點了點頭,「江湖傳言,方七佛佛帥無所不能,會看星相也沒什麼,鐵某倒是很好奇,看了這麼幾天,你看出什麼來了嗎?」

他這話自然是對方七佛在說,囚車吱呀吱呀地前行過了好半晌,方七佛才眨了眨眼睛:「鐵捕頭過譽了,方某書都沒讀過幾本,哪裡會看星相。只是想看看······人將來會到的地方而已。」

「聽起來佛帥是認命了。」姓鐵的總部面色冷然與囚車並肩前行,「只是既已認命,你為何不自殺?累了這麼多人為你死傷?你手足雖不能用,功力也沒有了,抽空咬個舌頭總是沒問題的嘛。」

他的說話沒有多少抑揚頓挫,聽不出感情來,方七佛的神色也是淡然安定:「逆賊方七佛自戕未能如願成了啞巴,鐵捕頭是想把這種消息傳出去給大家聽吧?如果我沒有弄錯,旁邊的兩位捕頭兄弟都是大夫吧?你若是真想要方某的舌頭,何不自己來呢?」

「佛帥好毒的眼力。」鐵捕頭拱了拱手,「沒到京城之前,我們確實是不想讓你死,當然,我倒是很想讓你被他們救去,這樣一來,我們想要圍上那些三山五嶽的朋友,可就簡單得多。只是他們也忒不爭氣我看他們是沒什麼得手的機會了。」

「我也覺得是······」方七佛點了點頭,「只是方某雖然不會看星相,耳朵還是有些用處北面雖然你們打得很好,後來在南邊那裡,倒是傷了不少人……誰過來了?名字可以說嗎?」

鐵捕頭皺了皺眉微微沉默:「是來了高手,不過他們不也一樣沒有得手么。現在就看能不能留下他們而已,宗兄回來,你便知道了。」

方七佛嘆了口氣,抬頭望天。隊列一路前行,不一會兒,有人過來通報情況隨後又有一隊人從後方追上來。為首那人也是穿著總捕頭的服裝,騎了一匹大馬背後兩把鋼鞭鐧,這人的身材更是高大魁梧,極是壯碩,他從馬上翻身下來,過來與姓鐵的捕頭拱了拱手,然後兩人低語一陣:「來的是····…傷了人,還是跑了。」

他們語氣雖然壓低,但旁邊囚車裡的方七佛還是能夠聽到話語中的名字,他的眼睛眯了眯,片刻,還是垂下了眼帘,閉上了眼睛。姓鐵的捕頭扭頭看了看他:「杭州之後,便沒聽說她們的下落,終於還是來了,一個女娃娃,還真講義氣……」

囚車與捕頭們朝前方行進之時,山林之中,綠林人正在聚集,包紮傷口,估計這次的傷亡。山嶺上的一處地方,方百花正在與身邊的幾個人談論這次的劫囚,耳聽得那邊群豪所在之處吵吵嚷嚷,大概是有人要走。

「防備森嚴,果然還是沒有猜錯,最近的那些消息,都是那邊故意放出來的。京城那邊有壓力,囚車夜間前行趕路,防備不足,極易得手,為的是故意引我們去攻。」

「刑部七名總捕頭,有些當然是仗著家世,但鐵天鷹、宗非曉這兩人太不簡單了,原本就該料到。」

「能怎麼樣?這話說給外面那些人聽?現在他們碰了釘子,才該知道利害。」

「不過,最後難免有一撥人趁勢殺進去,鬧得很大······」

青溪敗亡之後,當初的永樂餘眾做鳥獸散,雖然方百花、方七佛這一支吸引了大量火力,但事實上,跟在旁邊的人手已經不多了。再加上彭澤湖的大敗,此時跟在方百花身邊的人手走的走散的散,也有被刻意遣散的,已經沒有足夠救人的實力。

這一次眾人要營救方七佛,主要還是因為天南一帶,方七佛的人緣還是挺好。也有想要打一打官府的主意,趁勢出頭的。總之,人雖然聚集起來,但並沒有統一的指揮。

這段時間裡,外面傳出京城需要押方七佛快速北上,一群官兵、巡捕星夜趕路,防守不足的消息。方百花等人一聽便知道有問題,但在江湖上,確實是什麼消息都有人聽的。

此時屬於永樂朝的威懾力已經沒有,如果說大家都這樣相信,你卻不動,剛剛組織起來的一批烏合之眾可能馬上就要崩盤。因為這樣的理由,大家組織起了一次這樣的攻擊,讓人理解形勢之後迅速撤離,雖然仍舊因為傷亡令得一些人要打退堂鼓,但總比等著大家崩潰要好。

事實上,無論如何,對於此時的方百花等人來說想要救下方七佛都已經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然而永樂朝亡了、軍隊散了、好友、兄弟、丈夫死了,除了營救這僅剩的兄長,方百花也已經沒有可以做的事情。

正說話間,一名跟隨在身邊的女兵過來在她耳邊輕聲道:「陳將軍好像說要走,讓我來說一聲……」

「陳凡?」方百花皺了皺眉,她知道陳凡絕不可能放棄方七佛,但心中自然還是好奇。舉步要去找陳凡,又聽那女兵說道:「最後殺進去的那些人,好像是……現在已經過來了。」!

話才說完,林子那頭便傳來了一陣騷動。說話聲傳來。

「霸刀……」

「劉大彪?他們……」

「確實是啊……」

「你們還敢來·青溪的時候不見你們······」

「你們霸刀的人呢?就你們這麼幾個?」

會說出後來兩句的,自然是原本就在永樂軍中的頭領,他們有的原本對霸刀營便有不滿·說話聲中,一個微帶沙啞的聲音已經響了起來。

「來的就是我們……你有什麼意見嗎?」

「意見?我告訴你,我就是有……」

「如今已不是永樂朝了,你以為你還是那個誰都護著你的公主呢……」

「別說這些……」

「都讓一步,別這樣……」

「想打架,如今天下群豪皆在,你…···」

混亂的話語高亢起來,方百花加快了步伐,但隨後便是鏘的拔刀之聲·金鐵交擊,乒乒乓乓的聲音激烈地響起來,顯然是那位直性子的少女已經舞起霸刀·一路推斬碾壓,接著是人砰砰砰砰摔飛出去的聲音。方百花衝出去,那邊一團混亂·杜殺、方書常等人也已經衝出去,安撫其餘的武林人。

「對不住。」

「沒事沒事,自己家事……」

星光灑落下來,樹林空隙間,少女揮著那把巨刃朝前方點在地上。前頭是被斬飛出去的永樂軍頭目。

「我霸刀庄做事,問心無愧,用不著跟你交代。」

少女站在那兒·目光傲然。方百花急掠過去,將那頭目拉起來。

「我家哥哥嫂嫂於她·如父如母,你們都知道的,還說這種話!各位稍安!都是家事!茜茜你……哎,你跟我來······」

黑暗之中,方百花的目光複雜。她的說話聲中,劉西瓜還刀於匣。這個時候,背著包袱的陳凡也出現在了一旁,方百花前行時想起他要走,便也朝他招了招手:「等等,陳凡,你也過來。」陳凡點了點

一行三人朝前方走去,待到出了樹林邊緣,方百花停了下來,吸了一口氣,回過身來。背著長匣的少女此時卻是沉默地跪在了地上,令得方百花愣了愣,連忙上去扶她,但少女心意堅決,磕下頭去。

「姑姑,我對不住你們。」

「呃……你……」

方百花此時卻知道,少女的這個頭,不止是對自己磕,更多的,還是對著死去的方臘、邵仙英,以及此時被俘上京的方七佛。

「唉……你、你還是起來……」

過得片刻,她扶了少女站起身來,少女的眼中有淚,揮手擦去,但目光之中,仍舊頗為平靜堅決。

「我······姑姑也不瞞你,杭州城破之後,你走了,姑姑對你本是有怨的,但那也只是姑姑這裡。我知道你為什麼這樣做,堂兄堂嫂那裡,也是知道的,而且他們對你,不會有怨……最後的時候,他們還說了,將你一個女子牽涉進來,他們覺得對不住你·`····」

方百花混跡江湖多年,此時雖然已經不是女將打敗,一身江湖衣衫,風塵僕僕,還有些破舊,但依然是英姿颯爽的模樣,只是在說起方臘時,自己也未免有些傷感,隨後笑著揮了揮手,扭頭望向陳凡:「對了,陳凡,他們說你要走。你要去哪裡?」

陳凡張了張嘴,望向劉西瓜:「……鐵天鷹跟宗非曉他們早有防備,而且他們是老江湖,我們這樣救不出師父。

我想去京城。」

「京城?」方百花擰起眉頭,「你去京城幹嘛,告御狀嗎!那邊戒備森嚴,別說救不出你師父,當你把你自己都搭進去!」

「我去找人幫忙。」

「誰?」

「我不能說。」

陳凡如此回答,目光卻放在劉西瓜的身上。方百花愣了愣,片刻,也點了點頭:「也罷,我知道你自己有主意,你自己看著辦吧。其實……你師父如果在這裡,他可能不喜歡你卷進這件事里來。」

陳凡點了點頭,背著包袱,轉身要走,隨後又回過頭來:「劉西瓜,你要去嗎?」

少女的目光晃了晃,罕見的有些失神:「我、我不去······」

「知道了。」這個答案並不出乎陳凡意料,他點了點頭,再度轉身,少女在那邊說道:「事情已經兩清了,過去也只是給他添麻煩。」

陳凡背對著這邊:「我知道你不想給他添麻煩,可當初不管事情的原委是怎樣,他欠我一條命。這件事情我做不到了,他也許可以,我要讓他還這個人情······其實你去的話會好說得多。」

「我不去。」劉西瓜搖頭。

陳凡笑了笑,搖頭轉身離開:「好吧,我先去看看倩兒姐她們怎麼樣了……」

方百花聽到此時,才能察覺到他們說的人到底是誰,她望著少女:「你們說的是他······他在京城幹什麼?他能幫忙救人?」

少女低著頭,有些難堪地皺眉搖頭:「我、我不能說······」

「呃······好吧······」星光之下,風吹過來,方百花輕輕地嘆了口氣,對於西瓜的那個丈夫,其實沒什麼印象。杭州城破之後,寧毅為霸刀營制定了撤往南疆的計劃,然後上京做事,這些事情,陳凡回去青溪后,只是告訴了方七佛,方百花其實是不知道的,也是因此,她也不認為找到某一個人,就這能解決營救方七佛的問題。在她看來陳凡或許也是病急亂投醫,但到得此時,既然已經不抱太大的希望,結果或許就不怎麼重要了……

與此同時,京城之中,被妻子與小妾殘忍拋棄的寧毅,也正心無旁騖地投入到他的經商大計中,為了竹記接下來的宣傳問題,做著準備。

作者(微)威信平台:xianghiaah130,或者搜索「憤怒的香蕉」

企鵝微博:憤怒的香蕉(@zdkl120kj)

有這兩個平台的朋友,都請加一加,心情隨筆、寫作碎片、一些書籍、歌曲、電影、遊戲的推薦分享都會發在上面,最近都在經營這些東西,謝謝大家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六四章 霸刀再現 求援京師

39.44%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