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八章 麻煩事

第四六八章 麻煩事

景翰十一年二月初六,汴梁。

褪去了冬日的寒冷后,京城之中已經開始回暖,街角道旁,樹木已經抽出翠綠的新葉,幾隻鳥兒鳴叫著,偶爾飛過天空。時間是上午,太陽躲在舒展開來的雲層後方,暖洋洋的灑下它的光芒。寧府之中,吃過了早點的蘇文定等人正在陸續出門。

如今蘇家的這幾人各有負責的事情,也大都上了軌道。蘇文定接手的乃是蘇家的布行在京城新開的鋪子,由於初來乍到,布行根本還沒打開局面,暫時只是開起來就好,也就權當給他練手。

蘇文興管的是城外那個大院的運作,每日里院中匠人、仆佣的生活、膳食、賞罰,由於大局還是寧毅在拿,他所做的,也就是些按部就班的工作。

蘇燕平這邊的事情就相對多一點,新的藕煤製作、運送、煤爐的製造銷售。這兩個工坊都還不大,如今與竹記也有瓜葛,依附於竹記生存,大的生意還是寧毅在做,他也是在學習的階段,守住東西,按照寧毅的叮囑能夠慢慢發展也就行了。

從南面一路過來,蘇家相對親近的人也就這幾個。還有個蘇文昱,如今已經再度回到獨龍崗,管理他的勞改營地去了。而除此之外,隨著蘇檀兒上來的一些蘇家掌柜、賬房,乃至於他們家中可用的子弟,此時也都已經被安排到了一個個的崗位上,開始工作和學習。

往日里相對遊手好閒的這些蘇家子弟。要說起天分、資質,其實都是一般般。但人與人之間,其實相差並不多,只要有足夠的機會與教導,按部就班地管理事務總是沒問題,而經驗多了,自然而然的也就會聰明和精明起來。相對於iq,寧毅更相信的,還是磨練后產生的經驗。

這幾個月下來,蘇家的幾人雖然還都算不上能獨當一面。但多少也已經找到了前行的方法。稍稍有了些穩重的氣質。封建的時代里,雖然說聰明人也不是沒有,但大部分的人一輩子難有太多的見識,他們被寧毅操練過之後。其實就算得上是頗為出色的年輕人了。許多在貧苦之中讀書的學子。甚或是進京趕考的書生。一輩子也難有他們如今的風采。

「之前便聽說,蘇家之中的老太公待二表姐最厚。如今分家了,倒是能看出來。這次蘇家之中怕是將能用的年輕人都打發來汴梁了,老太公對二表姐真是寄望太深……」

出身於官宦人家的宋永平倒不至於對此時的蘇文定等人感到太過驚訝。當初他聽父親的評價,知道蘇家年輕的一輩基本上沒有穩靠之人,雖然也有過幾次來往,但與當初他年少,蘇文定等人也年少,基本看不出什麼來。這幾日的接觸之後,也只能得出這樣的結論來。看著他們在早膳時間的打打鬧鬧,聊起各自手下事情時的意氣風發、甚至於遊刃有餘,他心底多少也有些羨慕——但這不過也只是商人中不錯的樣子罷了,終究不夠穩健——他們甚至還被督促著每天早上出去練習武藝,雖說君子六藝也講究健體,但會打到鼻青臉腫的功夫,還是太過粗俗了。

吃著早上的粥飯,心中想著這些事情,望向主人席時,那邊倒是空空如也。

「二姐夫大清早就出門了,竹記那邊的事情嘛,今天畢竟是師師姑娘的表演。」蘇文興對宋永平說起這事,隨後又問,「對了,小四,你晚上的時候要不要去看看?我們下午也都會趕過去。」

「呃……還是不了。」宋永平笑著說道,「畢竟會試在即,尚有些書要看完,今日便不打算出門了。若是發生了什麼趣事,幾位哥哥回來可是得與我說一說。」

雖說來到京城之後,對於那位京師的第一花魁他也早想見見,但這一次他卻並不想去。確實是因為會試在即,真正有緊張感的考生,都已經開始閉門收斂心情,這是大部分的理由,至於其它的小部分,則屬於他自己都不願意去想的,稍微顯得高傲或是黑暗的心理。

這個姐夫到底是怎樣的人,他眼下還看不清楚。當然,會試之前,他也無心去探究這些。父親曾經說過對方很不錯,也提過讓自己結交一下,對方在江寧也有才子的名氣,他的詩詞自己看過,確實非常厲害,但文章千古事,唐朝以後,就沒有多少人能靠詩文做官了,寫些詩詞,終究是小道。另一方面,他經商厲害,又能請來李師師,應該也算是厲害的一部分,不過,一個頗有才名的男人,孜孜鑽營在錢眼裡,原本與李師師見面該是件風雅的事情,到今天的情況里,就未免顯得俗氣了。

這些東西只是在心頭轉過,畢竟是一家人,其實宋永平還是有親切感的。哪怕是寧毅來看,也只會覺得是少年心性,見了出色的同齡人,下意識的比較而已。他這個上午留在家中讀書,不多時,便有人登門來拜訪,乃是他早先幾日在京城裡結交的學子,今日過來,為了幾日後的考試,彼此交流。

留守在家中帶孩子的娟兒著下人送來茶點,眾人便在院落里討論著詩文。說得半晌,待到氣氛熱絡起來,話題便轉到了其它的事情上,待聽說宋永平的姐夫便是那寧立恆,眾人倒是頗為驚奇,隨後又說起竹記、李師師,說起今天表演中要公布的新詩文。

「說起來那竹記小弟倒也去過,布置得挺不錯的,大氣但並不奢華,不過也便是如此了。倒是師師姑娘這次要表演的新作,大家都很期待的,宋兄弟,你既然住在這兒,可曾有幸提前見過?」

眾人問起這個,宋永平笑著擺了擺手。說道這幾日專心準備應試,倒是未有關心。事實上見面前兩次的時候他倒是有想過跟寧毅聊聊詩文,但寧毅對詩文毫無興趣,蘇文定等人也有些苦笑地證實過這事,宋永平便沒有多談了。當然這事他也不會在外人面前說起。

又說得幾句,來人當中有一位名叫張希廉的年輕人,乃是京城的官宦子弟,道:「說起師師姑娘今日在竹記的表演,我倒是聽說了一個消息,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張兄請說。」

「怕是有人要過去找麻煩。」張希廉摸著下巴。說道。「今早出門時,隱約聽人說起,要去找竹記的麻煩。那人乃是京城紈絝,平日里正事不做。儘是與一幫紈絝來往。師師姑娘在京城的名聲極大。為她爭風吃醋的事情不少。可能你家表姐夫這次聲勢鬧得太大,引人妒忌也說不定。當時好像聽說,還要找人去揍他一頓……」

張希廉的父親乃是京官。雖然算不得很大,但各種關係還是有的。在得知宋永平的家世之後,對方也有結交之義。眾人就此議論一番之後,宋永平在院子里踱步想了一陣,隨後做下了決定。

「既然有張兄說的這種事情,畢竟是一家人,在下卻也不能置身事外了,待到下午,在下也得趕過去竹記。諸位若是有事,就請自便,小弟知道京城水深,這些麻煩事,能不卷進去還是不要卷進去的為好……」

他如此說起,眾人連忙起身抗議起來:「宋兄不把在下當朋友么!」

「這種話也能說出來……」

「京城乃天子腳下,王法之地,就不信有人真敢亂來,我等今日過去,倒想看看會不會有此等事情出現。」

那張希廉笑道:「宋兄弟說這種話,實在是太過見外了。你我相交一場,有什麼事情,愚兄自然不能置身事外。老實說,家父在京中官職雖然不高,也還是認識一些人,有幾分薄面的,對方若鬧將起來,就算鬧到開封府尹跟前,也不用怕些什麼……」

宋永平連忙道謝,心中倒是已經在設想對策了。京城之地,各種權貴人物無數,自己的父親在外地是個知州,到這邊未必有用。但無論如何,真起了什麼衝突,官家子弟出面,比商人出面總能多幾分把握。他以往在地方上,對於這種官場來往交手也是明白得很,知道分寸,真出了什麼事,姐夫這邊交給自己出頭最好不過,畢竟是一家人,該幫的總是要幫。

至於張希廉那邊,關係用不用都還是兩說,他有心結交,自己不妨賣個人情。但若真是不行,自己就算抬出與右相府的關係來,狐假虎威一番,也是可以的。這樣一來,也叫對方不要小瞧了自己。

如此想著,到得下午時分,一行人便欣然前往竹記的晚照樓,宋永平也覺得自己出門有意義起來。至於其他人,則想著或許可以在師師姑娘面前仗義執言,多多露臉。

他們一行人去得有些早,但竹記這邊午飯結束不久,已經有不少書生在樓上品茶等待了。幾人才進入樓中,便正好遇上了寧毅。眼見宋永平過來,寧毅笑著與他打了個招呼,然後又與眾人一一見過,寧毅這邊看來還有事情,便讓樓中小二領著他們去二樓雅座暫時坐下。宋永平為的是解決麻煩而來,但這時候情況還沒弄清楚,自然也不好跟寧毅提起來。

一路上得樓去,張希廉也發現了幾個京城書生圈裡的熟面孔,他起身過去打招呼,也為了打聽寧毅到底得罪了誰。宋永平在樓上尋找著寧毅的身影,心道都火燒眉毛了,不知道這表姐夫還在哪裡瞎忙活。隨後撇了撇嘴,也罷,不管怎樣,自己總是要儘力幫忙的。

他坐回座位上,與旁人聊天,不多時,張希廉皺著眉頭回來了,坐下之後,神色古怪。

「你表姐夫……怎麼得罪的是這號人物……」

「誰?」

「花花太歲高沐恩……」張希廉眉頭深鎖,說過這個名字之後,見宋永平不太明白,補充道,「高衙內,當今太尉高俅之子。」

宋永平在那兒愣了半晌。

同一時刻,竹記外,寧毅、聞人不二連同祝彪、密偵司的許多人,都在忙碌著竹記表演之外的一些小事。

汴梁一側的某處,聞人不二的帶領下,十餘人正朝著一個安靜的小院落合圍過去。

寧毅駕駛著馬車賓士在城中的道路上,只轉過了兩條街,他與旁邊的祝彪說了些什麼,祝彪目光銳利起來,點了點頭。

光芒從窗欞中透進來,房間里,陳凡給自己倒了一杯水,才舉起杯子,陡然間停在了那兒。

密偵司的十餘人拔刀擎劍,翻過院牆——(未完待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贅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贅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六八章 麻煩事

39.76%
目錄
共1245章
倒序